第四章 皇上似乎不行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242

  宁伊婉这一才到康寿宫,便是被太后娘娘身边的刘嬷嬷拦在外面,因为昨日锦帕上无落红一事儿罚跪。

  宁伊婉乖巧的跪下,也没有辩解的意思。

  直到两盏茶后,刘嬷嬷才将人领进来,宁伊婉红着眼睛委屈道:“儿臣给母后请安。”

  太后看见她上不得台面的样子,眼中闪过不喜,摆了摆手,“坐下吧。”

  “儿臣谢过母后。”

  “昨日你没有与皇上圆房?”

  宁伊婉这才刚坐下,太后就直奔主题。

  宁伊婉低着头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太后,面上一红,带着小女儿的娇态,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又是轻轻皱起来,“母后,昨儿皇上前头挺有兴致的,只是到了关键时刻……”

  太后拧着眉头,作为嫡女出生的太后,最不喜欢的就是女子小家子模样的状态,见着宁伊婉要说不说的模样,拧着眉头,“快说!”

  “关键时刻,皇上似乎不行。”

  太后微微放大了瞳孔,大声训斥道,“胡说!”

  宁伊婉立马低下头,“母后,儿臣说的是实话。”

  太后见着宁伊婉这模样,倒也不像是在说谎,只是太医院那边也没有消息传来,莫不是被那些狐媚子勾搭的身子不行了,脸色一黑,“以后这话就莫要胡说了,哀家给你三天的时间,必须跟皇上圆房。”

  “到底还是处子,男女床弟之事你是不明白,哀家让文嬷嬷教导你房事,至于宫中其他的嫔妃哀家会让她们在乞巧节前与哀家一共抄书,”太后淡淡的目光落在宁伊婉身上,“哀家这样做的目的,你可明白?”

  宁伊婉面上带着笑容,满脸感激的跪在地上,“儿臣谢过母后。”

  太后见着她这般,面上和蔼了些,点点头,“起来吧,希望你肚子争气一些。”

  宁伊婉娇羞的点点头。

  两人又说了些话,太后乏了,就放了宁伊婉回去。

  她前脚出康寿宫,后脚太后娘娘便是下旨到个嫔妃宫中,让她们抄书。

  而皇上那儿太后也没有落下,到了午膳时,送了好些的牛虎鞭大补之物。

  云景宫。

  景妃一袖子将桌上的糕点全都扫到了地上,恶狠狠道:“贱人!宁伊婉那个贱人!”

  她的贴身宫女立马上前,“娘娘,你消消气。”

  景妃瞪着眼睛看向宫女,“你叫我如何消气,昨日也是本宫的洞房花烛夜,可是皇上却是被宁伊婉那个贱人给叫去,今日太后娘娘又下旨,让我抄书,我现在是连皇上一面都见不了,让我如何消气!”

  宫女小心的看着景妃,缓缓说道,“娘娘,太后想让皇后娘娘侍寝,要是皇后娘娘侍寝不了呢?皇上今天从凤寰宫离去以后,还特意赏赐了‘貌丑无盐’四个字给皇后,想来皇后也是不得皇上宠爱的。”

  景妃一听,扬了扬下巴,心里面的怒气少了些许。

  心头也多了一条毒计,“你附耳过来。”

  午膳,萧墨君看着御膳中的牛虎鞭大补之物,脸色发黑。

  知道肯定是他的皇后将事情说道太后那儿的,心里面憋着一口气。看着看着,却突然冷笑出了声,阴沉的笑容让人不禁背脊一寒。

  他的这个皇后真的是不断地给了他意外,不知道她以后还会有什么惊喜带给他。

  如此大胆,如此放肆。与在他面前表露出来的样子完全不一样,藏着两幅面孔。

  萧墨君的脑海里浮现出宁伊婉的脸庞,只觉得那一颦一笑还挺勾人的。意识到这一点,突然脸色就阴了下来,就她那样的貌丑又贪恋权势的女子,怎会让他欢喜。

  这一定是他的错觉!

  “去,宣景妃来。”

  “奴才这就去。”

  等了半晌,小伦子回来了,却是一脸犹豫。

  萧墨君一个冷眼扫过去,小伦子立马跪在地上,“皇上,奴才去云景宫景妃没在宫中,说是被皇后娘娘请去御花园欣赏皇上您写的字了。”

  这话一说出来,自然是越来越顺溜,他道:“皇后娘娘不只是邀请了景妃娘娘一个人,是将后宫的嫔妃都邀请过去了。”

  在小伦子眼里面,宁伊婉现在算是一个奇人了。

  闻言,萧墨君眼中兴味越发浓厚,他道:“朕赏赐的字,貌丑无盐?”

  小伦子连忙点头,“回皇上,是的。”

  “有趣,有趣。”

  他突然大笑,来了兴致,道:“走,咱们也去看看!”

  萧墨君直觉告诉他,宁伊婉是要搞事情,她可不是个蠢笨之人,甚至太过于聪明了。

  左右闲着也是闲着,去看看宁伊婉要耍什么马戏也好。

  可千万别让他失望啊,宁伊婉。

  御花园湖心亭。

  今天是难得的盛况,宫中的妃嫔都来了。宁伊婉坐在亭中,身边有两个小太监将皇上赏赐的貌丑无盐四个字展开供大家欣赏。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好好敲打一番不安分的人,尤其是——景妃。

  “皇后姐姐,皇上怎么就赏赐了你貌丑无盐这四个字呢?”

  景妃站在宁伊婉右手边第一个,眼睛一边瞧着那四个苍劲有力的大字,看向宁伊婉的时候眼睛里面不无讽刺,自然的目光在宁伊婉额头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这宁伊婉,貌若夜叉,呆板无趣还十分的要面子。

  宁伊婉侧过头看向景妃,“本宫听景妃的意思,对皇上写的这四个字,有自己的见解?”

  景妃一听,娇笑道:“皇上写的这四字自然是写的好。”

  话还没有说完便是被宁伊婉打断,“景妃这是在说本宫丑?”

  景妃脸上的笑猛然僵住,目光落在宁伊婉额头上的胎记,是挺丑的。

  其他脸上还带着笑容的嫔妃,此时也发现不对劲,不敢放肆。

  景妃心里面纠结,张了张嘴,半个字都没说出来,宁伊婉冷哼一声,“景妃,怎么了,这个问题让你这么的难以回答吗?”

  景妃身边的宫人,立马跪在地上,“皇后娘娘,您乃一国之后,凤命加身,尊贵雍容,牡丹之颜。”

  宁伊婉脸上露出了笑容,心道这景妃倒是有一个好奴才,“小嘴倒是甜,只是你这意思岂不是在说皇上的字写得不好?”轻飘飘的话说出来,那宫女身子顿时僵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