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听墙角
袅袅鱼音2020-01-09 09:542,220

  萧墨君摇了摇头,强迫自己不要再想下去了。

  “皇上,您这是怎么了?”一旁伺候的公公是个有眼力见的,忙上前去问道。

  “今个是十五了吧。”抬起头,萧墨君状似无意的开口,心中竟然有些小兴奋。

  “是的。”公公不明所以的回道。

  抖了抖手腕,萧墨君走到窗前,透过楠木窗棂望去,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竟然这么快就到晚上了。

  今晚,又要去凤寰宫了。

  “皇上,要歇息了么?”

  “摆驾凤寰宫。”萧墨君抬脚朝外面走去。

  ……

  云景宫。

  “今晚皇上又去了凤寰宫?”景妃沉下脸喝道。

  “是的。”面前跪着的一众宫女颤颤巍巍的开口。

  “该死的。”景妃握紧拳头狠狠的敲在了桌子上上。

  本来因为刺客的原因,掌管御林军的官员大多数都被罢免,皇上将那些关键重要的职位都换上了自己的人。

  自己额弟弟就在其中,从一个小小的八品校尉升到了从五品的游击将军,这也能看得出来皇上对自己的看重,可眼下自己被宁伊婉整治的受了风寒不能接近男主。

  虽说自己受宠,但这后宫之中向来是只见新人笑不闻旧人哭,皇上又不见得不待见皇后,虽说皇后貌丑无盐,但也未必不会得皇上的宠爱啊。

  景妃是越想越气,把宫人们都打发下去了,一个劲的往肚子里灌茶水来压制心中的火气。

  窗棱处传来异动,景妃侧过耳朵,放下手中的茶杯,小步走到窗户处打开了个缝,便听见有人开口说道:“娘娘,属下今日无意间发现一些事,皇后身上藏有催情药,似乎是太后给她的。”

  景妃呼吸急促,强压着声音问道:“你确定么?”

  “属下确定。”

  “你继续盯着皇后。”

  “是。”

  窗外重新恢复了平静,景妃心情却是好转了许多,重新坐回去,慢条斯理的轻啜了一口清茶。

  有意思,太后居然要皇后给皇上下药,若是被皇上知道了,可就有好戏看了。

  一思及此,景妃控制不住的笑出声来,声音越来越大,传到外面去,吓坏了守夜的宫人们,只是没有人敢出声。

  至于另一边宁伊婉眼见着夜深了便开始洗漱,靠在浴桶边缘舒服得喟叹出声,若不是有“任务”在身,她都快要睡过去了。

  裹上浴袍,宁伊婉走到一旁将准备好的催情香点上,余光随意的瞥了瞥窗外,见窗外的人影还没有要走的意思暗叹一口气。

  等萧墨君来到凤寰宫门外之后见到的便就是这么一幕景象,女子随意的披着一袭红色长袍,毫不保留的把她那玲珑有致的身段淋漓致的展现出来。

  脸上还带着淡淡的沐浴后的红潮,曾经让他无比嫌弃的胎记在烛光的照耀下也更显妖艳,萧墨君只觉得一股难以言喻的冲动从下身袭来,让他一下子沉下了脸。

  自己居然这么轻易的就被撩拨了心神?

  皇上来了凤寰宫,不出意外的话,太后娘娘的事算是成了,窗外的嬷嬷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身就要离开。

  却没想被人叫住了。

  “等一下。”萧墨君开口。

  “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被叫到的嬷嬷一怔,莫非是皇上不满太后的行为要对自己下手?

  还是一旁伺候皇上许多年的大太监李公公最了解皇上的心思,上前回道:“这位嬷嬷莫非是太后娘娘的人?”

  “是的。”

  “原来是太后娘娘关心陛下派来的人,那为何这么快就离开呢?怎么不多待一会?”

  “老奴不敢。”嬷嬷更加确定了自己的想法,瑟瑟发抖,头都不敢抬。

  “有何不敢的。”萧墨君冷笑一声,大步迈进了寝殿大门。

  “皇上又没有怪罪你的意思,既然太后是关心皇上与皇后的感情状况,不如嬷嬷迟些再走也更清楚些,更好跟太后娘娘汇报才是。”李公公扶起嬷嬷,俯下身子小声说道。

  莫非皇上是要我去听墙角?

  望着李公公小跑跟上皇上的背影,嬷嬷有些不知所措。

  整个寝殿内飘散着若有若无的香气,宁伊婉半靠在藤椅上,任一旁的人锤着肩膀,时不时的轻拈起一块糕点放进嘴里,思绪却是飘到了前世。

  前一世,就是这样,太后也给了自己催情药,只是是药三分毒,那个时候的自己心系萧墨君,生怕这药对他有半分伤害,怎么也不肯给皇上下药。

  更何况,自己可是世家嫡女,又是一国之后,骨子里的骄傲不允许她做出这般下作的事情,便将药藏了起来,只是没想到后来竟被景妃发现并陷害。

  那个时候太监从她寝宫中搜出药,她百口莫辩,萧墨君大发雷霆羞辱自己是离不开男人的荡妇,还给自己灌了药软禁在寝宫中,导致自己欲火焚身狼狈至极在宫人面前丢尽脸面,成为皇宫的笑柄。

  太后还嫌弃自己没用,烂泥扶不上墙,对自己的重视也少了许多。

  只是,想到上一世,自己还会因为同时失了太后和皇上的心而失意,就觉得自己无比的蠢。

  而这一世,她只会利用太后和皇上之间的矛盾来为前世的自己讨个公道。

  “皇上驾到。”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一听到外面人的呼声,宁伊婉才站起身来,莹莹行礼:“臣妾拜见陛下,陛下万福金安。”

  “起来吧。”萧墨君轻咳一声,眼神不舍的从宁伊婉身上移开,他怎么觉得自己的皇后没有那么丑了。

  “陛下,歇息吧。”起身之后的宁伊婉也不多废话,走到萧墨君身后就要给萧墨君更衣。

  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知羞的?

  萧墨君不着痕迹的瞪了宁伊婉一眼躲开了宁伊婉的手,坐在了一旁,端起茶水喝了起来,不得不说凤寰宫的茶水味道还是不错的。

  屋内的人都是有眼力见的,各自退了出去,没了人,宁伊婉也就没了做戏的心思,坐到了一旁,柔柔开口:“皇上,您觉得今日这香味道如何?”

  萧墨君没有多想,回道:“还好。”

  难道是宁伊婉为了自己来特地准备的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废后千岁:邪帝枕上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