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小风波
没刺的榴莲2019-12-14 16:063,290

  一座客栈内,说是客栈,其实就几根木头,上面盖上茅草搭建起来的然后隔几个小房间,再在里面摆上些桌子凳子,就成一个客栈了,这种客栈在大陆上荒僻的地方到处可见,一般是用来给过往的路客休息吃饭的地方。

  虽然偏僻,但每张桌上都坐满了人,有宋人,也有蒙古人,虽说宋人和蒙古人之间有敌意,可是只要坐在了这种客栈里,他们哪怕有灭门之仇,也不能发生争斗,好像如同约定好的一样,出了客栈以后,生死当别论。

  在这些客人之中,便有一老一少坐于边上一张桌前,这两人自然是一路过来的阳顶天和童颜老者。

  老者喝了口茶水,不耐烦道:“你要我说多少次,我说了不收徒弟就不收徒弟。”

  让老者这么烦的原因,还是刚刚一路过来,老者明白一件事,原来刚刚在悬崖边上是自己搞错了,眼前的少年根本就没有跳崖的打算,只是自己自作聪明,以为对方要跳崖,所以才在紧急情况说出教他修炼的话来。

  老者真的是越想越生气。

  一路上,阳顶天多少了解了些许老者的脾性,是一个极其在乎名誉的老者,所以就赖定他了,讪讪笑道,“前辈,虽然我现在还不知道你的名号,如果现在你反悔,以后我把这件事情传播出去,说前辈对一个后背出尔反尔,倒时前辈就成为整个修炼界的笑话了,其实那也不是小辈我希望看到的情况。”

  “你……”老者顿时吹胡子瞪眼睛,坐立不安上蹿下跳,“气死我了,气死我了……”

  老者干脆懒得搭理阳顶天,猛的一拍桌子,生气道:“小二,我的菜怎么还没上?”

  小二拖着托盘,托盘里面放着两个菜,一壶酒,来到老者身边,弯腰微笑道:“不好意思,让您久等了。”

  说完把酒菜放于桌上,见老者没有说话,才退身下去。

  “呸,这是给人吃的菜吗?”老者嚼了几口刚上上来的菜,连忙吐掉,面色难看。

  阳顶天夹起一点盘里的菜,嚼了几口,疑惑地看着老者,“味道还可以啊,前辈。”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刚刚老者的一句话本来就是一句气话,不过却带来了不一样的反应,只见其他饭桌上的人都怒视着老者,特别是有几个蒙古人已经来到老者身边。

  “刚刚你说什么?”说这话的是一个手拿弯刀的蒙古人中年男子,从他的穿着可以看出他是蒙古的一位将军,在他身后还跟着四个身穿奇异服饰的男子。

  虽说这里不能打架,但从四个奇异男子身上所发出的气势,阳顶天明显感觉整个人都受到了莫大的压力,双臂强撑着按住桌子,不让自己垮下去。

  老者看了一样阳顶天,刚刚的怒气转化成了笑意,暗道:不错。

  虽说四人带来的气势对自己无效,但面前的少年可经不起这种气势的长久压迫,老者轻喝一声,一股无形的气势为阳顶天阻挡了四名奇异服饰男子发出的气势,同时老者的气势同时向四名奇异服饰男子发去。

  老者轻敲着桌面,“一,二,三……”

  “噗……”四名奇异男子同时后退几步,每个人嘴角都挂着一丝鲜血,而那位蒙古将军在四人的保护下,搀扶情况下,却没有受任何伤害,只是多少有点狼狈。

  虽说这种客栈不能争斗,但这种暗斗,一般人根本看不出来,就算看出来了,也不会说什么,因为这里的东西根本没有任何损坏。

  而坐在其他地方的宋人,一开始对老者还颇有微词,现在反而转观了,虽不敢大声叫好,但在那些宋人的眼里,分明透露出兴奋的神色,暗暗叫好,这是给宋人长脸的时刻,哪怕是以后走在外面都可以向好友吹嘘一番。

  蒙古将军甩开四名奇异男子手,整理了下军装走上前,来到老者面前,“不知前辈何许人也,刚才有所冒犯。”

  虽说蒙古人看不起宋人,但蒙古人对于强者还是尊重的,从成吉思汗开始,就教导后辈,尊重强者,交好他们,让那些强者成为自己的人。

  老者没有理会蒙古将军,而是觅了一小口酒,自言自语,“我还以为是多强的高手,三个数都没撑住,就敢拿气势来压人,看来蒙古守卫法师也不是特别厉害啊。”

  后方的四位奇异男子听了老者的话,脸色非常难看,但偏偏又发作不了。

  而蒙古将军却在这时接话,“前辈此话差矣,我们蒙古草原英雄辈出,他四人虽说是蒙古的法师,但并非是最厉害的法师,就拿我们护国法师敖帝法王来说,在我们蒙古是一等一得高手,哪怕是前任护国法师金轮法王,也无法和他媲美。”

  “金轮法王。呵……”老者轻念着这个名字,轻笑一声,“当年襄阳一战,金轮法王当场身死,连你们的大汗忽必烈都差点死在那场战役中了。”

  “你……”蒙古将军有点气结,转而哈哈大笑,“你们宋人常说,胜败乃兵家常事。而且最后夺得这天下的,还是我们蒙古人,这片土地的主人还是我们大汗。”

  “哈哈……”边上传来蒙古人的笑声,“将军说的没错,现在的天下归大汗管。”

  蒙古将军看到边上人的呼应,明显有点得意,“这位前辈,既然现在天下是大汗的天下,蒙古人和宋人都被大汗视为自己的子民,如若前辈效忠大汗,也是理所当然之事,而且我也能为前辈在大汗面前美言几句,虽成不了护国法师,但蒙古勇士称号必然少不了……”

  “枯燥。”老者端起酒杯朝蒙古将军脸上泼去。

  “你……哼。”蒙古将军想发作,可是想到自己手下刚刚才吃了一个大亏,多劝也没有任何用处,而且留在这里只有给他人看笑话,只能一甩手,对着身后四名奇异男子命令道,“走。”

  随着这五位的离开,其他桌上上的蒙古人也一个个相继离开了。顿时周边传来了不少宋人叫好声。

  阳顶天刚刚受到其实的压迫,虽然强撑着,不过当那股气势退去的时候,全身软摊着,趴在桌上看着眼前的老者,一脸崇拜,更加坚定了他心中的想法,一定要拜他为师。

  老者吃了几口菜,喝了一口酒,抬头的一瞬间,看见阳顶天正笑眯眯的盯着自己,身上不由一阵恶寒,“小子,想干嘛?我可没有那种嗜好。”

  这时客栈的老板送来一壶酒,另外加了一份切牛肉,放在两人的桌上。

  两人好奇的看了一眼客栈老板,然后相互对视了一眼,互相摇摇头,老者才开口道:“店家,我们没点这么多东西啊。”

  店家善意笑道:“误会了,误会了,这个是白送给你们的,虽然在这里不会发生任何争斗,但也时常能看见宋人被蒙古人欺压,我也身为一个宋人,对于被蒙古人欺压,我们也没有办法,但是今天前辈为我们宋人争脸了,我看着过瘾,所以这些东西都是小小意思。”

  “对,店家说的没错,前辈给我们宋人争脸了。”

  “好久对没这样扬眉吐气过了。”

  “店家,帮我准备一壶好酒,我也出一壶好酒送于前辈。”

  “哈哈……”

  周边饭桌上也传来附和之声。

  等到两人酒足饭饱,老者脸色已经红彤彤的。

  阳顶天看着桌上一个个没吃完的美食,满脸陶醉,可惜肚子已经装不下去了,突然阳顶天像想到了什么,掏出一张油纸,把那些白切牛人狗肉之类的打包起来,一边打包,一边调趣老者,“师傅,你的脸好红,有点像那,那啥……”

  “猴屁股”三字自然不敢说出来,不过说的也是实话,童颜白发,配上通红的脸蛋,还真有点像。

  老者拿起筷子醉醺醺的朝阳顶天手背敲去,“干嘛呢?”

  “师傅,反正我们也吃饱喝足了,这么多菜留在这里也是倒掉浪费了,我打包好了,以后也可以吃啊,而且我们不可能每天都能碰到这等好事。”

  老者思量片刻,点点头,“你说的有那么点道理,那好,这些,这些,还有这些都装起来。”

  老者指着其中几个迫对自己胃口的菜,然后自己拿出身后的葫芦,把一些美酒倒入葫芦中。

  虽说美食和美酒被其他顾客送来,可是那些顾客也明白,阳顶天两人和他们不是一路人,送酒送菜,只是表达自己的一种心意,还没到敢上前和阳顶天两人搭讪,眼前的老者一看就是个高手,如果被蒙古人看见自己和老者搭讪,蒙古人自然不敢对老者怎么样,可是自己只是个普通人,如果真遇见有心害自己的蒙古人,那么自己的危险就大了,而送点小菜和小酒又是另一回事。

  别人的心思,老者和阳顶天自然无法明白,两人只顾着自己的狡辩。

  “臭小子,还有你刚才说什么呢,我的脸像什么?”老者吹胡子瞪眼看着阳顶天。

  “没什么,就觉得师傅非一般人也,哪怕是脸红,也红的比别人好看。”

  “打住。”老者做了个暂停的手势,“别再叫我师傅了,而且刚才我就说的很明显,我不可能收徒的,你哪怕再怎么溜须拍马都没用。”

继续阅读:第四章 沼泽地的考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魂破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