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该死的狐媚
明月千堆雪2020-02-12 19:123,164

  哥还有很多问题啊,这么快没电?杨子江暗叫着,想了想问道:“怎么充电,怎么开机?我找半天也没发现有按钮和充电口。”

  “考虑到会有小白,大部分无线充电器都能用,语音指令能开启所有功能,开机指令是‘天师在此,百无禁忌’,连接妙笔后也能自动唤醒。”

  色天师说道:“为了确保警觉功能正常,电量不能完全耗尽,我先休眠了。”

  他刚说完投影就消失,随之手环呼吸灯和屏幕灯光也全熄灭了。

  说走就走,动作真快!杨子江嘟囔着,莫名其妙成了天选之人,一下子步入魔幻世界许多疑问未解,想说不信这超前科技又都真实存在于眼前。

  窗外仍然电闪雷鸣,暗云低垂,妖异怪诞的氛围此时显得更为浓重。

  看起来颇像色天师所说的玄门已开,万妖倾巢越界……

  但除了场景诡异,也没见看到什么妖魔鬼怪现身。

  正在杨子江满心疑虑之时,蓦地传来一声凄厉尖叫,在空寂无人偌大的办公室里回响,瞬时惊得他心跳加速汗毛直立,炸出一身冷汗。

  尖叫声忽然转成了女人的嘤嘤抽泣声,仿佛伤心欲绝,鬼声凄凄。

  “卧槽,有没有搞错,一晚上吓哥几次?”但杨子江毕竟不是吓大的,稍微冷静下来,心想:“该不会是真的有妖魔…闹鬼了?”

  壮起胆往哭声来源的前台方向找过去,发现在惨淡的应急灯光线里,一个女性身影趴在台子上,低垂着额头抽泣,散乱长发中露出半张苍白脸庞。

  “胡丽雯!你妹的,吓我一跳!”

  杨子江认出了这是本该下班离开的前台胡丽雯,不禁觉得有些可惜,还以为自己真的能有幸见识到传说中的女鬼。

  听见有人叫她,胡丽雯坐正了身体,飞快的抬手擦了下眼睛,看清是杨子江后,假装语气平静,说道:“你一直在里面,我怎么没听到你说话?”

  “我也没听见你声音,可能雷声太大了吧?”

  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莫名其妙的尖叫哭泣,杨子江无从得知,忍不住问道:“你不是早下班了,怎么还在这里哭?谁欺负你了。”

  “不用你管,停电这么久现在才出来,躲里面干什么好事?”

  “哦,不用你管。你慢慢哭,我要走了!”

  杨子江见她回避问题,赌气学了一句,然后回座位打开手机电筒把东西收拾好,再回来时发现胡丽雯仍然坐在那里。

  她双手扶住额头双肘撑在台上,闭着眼睛表情痛苦,似乎泪水还在从眼角渗出来,忍不住把电筒移近想看仔细点。

  “拿开,不准看。”胡丽雯感觉到光线临近,忙捂住双眼。

  “这乌漆嘛黑的你不怕吗?我准备走了,要不要一起?”

  胡丽雯再次擦了擦眼泪,说道:“外面还在下大雨,你不怕被雷劈死?”

  那不然怎么办?在这等啊,黑灯瞎火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难免……

  杨子江心里想着,忽然觉得太邪恶了,好歹自己是三观正确的有为青年,于是说道:“打个车呗,总不能在这等着过夜,我顺路送你吧。”

  胡丽雯想了想,说道:“那好吧,你等我先洗把脸。”

  密集的闪电群仍在天空闪耀,刺眼的光芒透过玻璃窗,间歇地把室内映得通亮,一忽儿又归入黑暗,桌椅家具的影子也在忽隐忽现中,变幻出稀奇古怪的形状。

  胡丽雯的影子也极其诡异,随着她往洗手间走去,影子拖在身后地面上,扭曲变形不似人形,有某一个瞬间,像极了一只扭曲四肢挣扎的动物。

  杨子江没有仔细考虑,他更多是盯着她摇曳生姿的身体,脑袋里充斥着一些邪恶的想法——卧槽!不对!他在心里狠扇了自己一耳光。

  他心想怎么从来没发现自己这么有邪念,所谓君子不欺暗室,不能再胡思乱想了,转过头望向窗外以分散注意力。

  “洗好了。”胡丽雯从洗手间走出来,洗漱整理之后,几缕头发湿淋淋挂在额头,刚刚她哭过眼窝有些红肿,颇有些我见犹怜的感觉,一时间竟然让杨子江怦然心动。

  此时她的影子被投射在墙上,在她双手甩动下,那形如利爪的影子也挥舞着,随着她的移动,那影子剩下的部分也赫然显现出来,像一条毛茸茸的尾巴。

  确切的说,她的影子轮廓清晰,尖腮利爪长尾摇曳,像极了一只——狐狸!

  她款款走来莲步生风,曲线婀娜多姿,举手投足间透着妩媚,似有万种风情极尽妖娆,扬子江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心想:“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狐狸精?”

  发现他痴痴盯着自己,胡丽雯巧笑嫣然:“你是不是很喜欢我啊?”

  杨子江气血翻腾,忍不住说道:“是又怎么样?”

  胡丽雯用手指头勾了勾,舔舔嘴唇说道:“你过来,亲亲我。”

  这是赤果果的挑衅啊!杨子江意乱情迷不受控制的向她走去。

  就在差不多要亲上之时,“啪”地一声脆响,脸上立即感到火辣辣的疼。

  胡丽雯爽快给了他一记耳光,双手叉腰怒道:“你想干嘛?”

  这下杨子江灵台清明,发现她并没有任何媚态,难道刚才是幻觉?他捂着脸,感觉无尽委屈,又不知怎么解释,支支吾吾说道:“对…对不…不起……”

  见他突然图谋不轨,胡丽雯不明所以,下意识打了他一巴掌,情急出手力气比较大,这时有些过意不去,说道:“打重了吧?我看看。”

  杨子江拨开她伸过来的手,一边转身一边说道:“没事,走吧。”

  他此刻情绪不对头,胡丽雯没追问,低头默默跟着走了出去。

  因为停电电梯没法用,好在公司所在楼层15层,走楼梯下楼不算费力。

  一路无语气氛尴尬,到了中途时,胡丽雯冲到了扬子江面前拦住,直盯着他说道:“给姐笑一个!不然就不走了。”

  有没有搞错!这情况还能笑得出来?哥羞恨交加,不哭算好的了。

  杨子江不敢看胡丽雯眼睛,低头想绕过去,但无论怎么走胡丽雯都抢先占了位置,又不敢碰她,心里直叫苦,暗想:别把哥逼得恼羞成怒狗急跳墙啊!

  “你要怎样啊姐姐?我错了还不行吗。”

  “不行,我都没生气,你摆个苦瓜脸干嘛?”

  “刚才是我犯错了我认,心情不好怎么还笑得出来?”

  “让你亲一下,你就开心了是吧。”胡丽雯说道:“好,就只准这一次啊。”

  杨子江一惊,难道又是幻觉?发现胡丽雯表情很严肃并且闭上了眼镜,他赶紧掐掐自己手臂,有痛觉不像是假的,但因为前车之鉴他努力克制住了冲动。

  万一是又打我,万一是妖魔在引诱我,万一真亲了以后赖上我……

  杨子江用力甩甩头,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甩开,然后说出了一句以后都后悔的话:“你是老板的女人,我不敢!”

  胡丽雯身体猛地一抖,睁开了双眼,可以看见怒火正在燃烧,她的手扬起来,但最终并没有挥出,慢慢的的放了下来,眼神也渐渐转为平静。

  公司一直有传言说她是老板的小三儿,她也知道这些风言风语,但从来没有人会当着她的面说出来,此时杨子江不合时宜的说出口让她瞬间恼怒。

  最终她克制住没有发作,淡淡说道:“那算了,走吧。”

  语气中明显透露着失望,看着她的纤瘦背影,杨子江忽地感觉有些心痛,知道自己又犯了错,默默说了句:“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

  胡丽雯没理他,两人各怀复杂心情下了楼,这时候雷雨已经停息,之前阴云密布的天空云开雾散,建筑物与路面湿漉漉,在月光下闪烁着妖异光点。

  这一整片地区都停电了,没有灯光毫无生机,惨淡月色下尽显荒凉冷寂,如果不是各处传来纷乱嘈杂的喧哗声,杨子江差点怀疑这是一座死城。

  依稀听见远处消防警笛传来,应是有地方发生了火灾之类。

  胡丽雯走到了街边等出租车,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回头看一眼,杨子江知道她心里还有怒火,也不敢主动,尴尬的站在一旁。

  受恶劣天气影响,附近没有多少车辆经过,等了十多分钟终于远远看见了车灯光束,还没有看清到底是不是出租车,胡丽雯已经先走出去站在了路中间。

  那辆车疾速驶近,积水路面被挤压出水花往旁边溅射开来,但不知何故它,并没有减速的意图,行驶路线左右飘忽无法保持直线,像是失控一般,距离胡丽雯越来越近。

  “小心!危险!”杨子江惊呼一声,同时疾步冲了过去,此时车头离胡丽雯仅数米之遥,车速极快,即使紧急刹车,在这湿滑的路面上也无济于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