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符文训练日
明月千堆雪2020-02-12 19:123,607

  “你别想多了!”胡丽雯懒得看他表情,说道:“我想去见见赵道长他们,看有没有办法把狐小仙叫出来,我自己试过很多方法,不管怎么样她都没有理我。”

  真失败!害自己想了半天,还计划着两人单独相处时,用什么样的开场白打破尴尬,原来都是自己自作多情的幻想,家里还有两个大男人在。

  但是到家后看到的情形让他疑惑了,赵全能和陈全雅并不在,房间里却乱七八糟,垃圾桶翻到在地,茶几和沙发被移动了不在原位置,那几个倾覆杯子残留的茶水正往外流溢。

  他们本来决定的是明天早上和张全有会合后再回山,以他们的修养来说不会不辞而别,至少也要把钥匙留下,从现场看来,一定是什么发状况,使得他们离开的时候相当匆促。

  这些人为什么就这样排斥电话呢?如果有手机,马上就可以问个清楚。

  杨子江无奈的摇摇头,说道:“好像他们有急事走了。”

  胡丽雯坐在沙发上打量了一下房间没有说话,杨子江心想刚才计划的开场白终于有用,了,正要说点什么,她却站了起来,一边向外走一边说:“那我回去了!你收拾房间吧。”

  胡丽雯言出必行说走就走,说她高冷吧又不是全部,情绪多变也会哭会笑会害羞,难道是被狐小仙折磨成人格分裂了吗?目送着她的离去,杨子江无奈的叹息。

  原以为赵全能和陈全雅临时有事,还有可能会回来,但是直到午夜3点也没有等到结果,看来他们是真的离开了。杨子江也练习了一晚上,总算是完全弄熟了妙笔的操作。

  后来不知不觉的睡着,不过在梦里也没有踏实,狐小仙、胡丽雯、妙笔、隐山派这些人和事交替不断的浮现,最后在一个从未见过的怪物血盆大口咬下来之前惊醒。

  这一觉竟然睡到了中午,醒来觉得口干舌燥,想起昨天桶装水就喝完了,忙打电话给送水店,对方却说这两天天气燥热,供不应求早就送光了,只好跑到厨房猛灌自来水。

  工作群里老板10点多钟发布的消息,是感谢同事们的辛苦,显然他们通宵加班完成了任务,现在都在补觉而没人说话,徐工发布的标书稿样内容涉及一款正在开发的网络游戏,暂定名为【War of Magic |魔法战争】,单看文字可能不会让杨子江特别留意,毕竟游戏大多数都是魔幻之类。

  但那个WM字母组成的logo却和魔族印记毫无二致,正如色天师所说,魔族喜欢留下印记喻示他们无处不在无所不能,结合文字魔法战争,分明是赤裸裸的野心宣言。

  昨晚回来就问过色天师,他只说是魔族已经在行动,至于和这款游戏有关的事并不在他的“记忆里”,或者在他的历史中没有经历过,他提出了一种可能性:

  “玄门洞开仅仅过去了一天,按说魔族还不够时间汲取足够能量转生形成气候,最大的可能,是来自未来的那部分魔族渗透人界,企图利用人类力量让两界的混沌末日降临。”

  看来只能自己来调查了,徐工说明天会陪同老板会去这家游戏所属的开发公司,参与竞标其中的美术项目,正好可以利用这个时机顺藤摸瓜,所以他给徐工留言,说明天也想去现场“学习学习”,并承诺了请吃大餐,徐工大概也在睡觉没有回复,心想只有等他醒了,实在不行的话还有胡丽雯这位背景深不可测的大神呢。

  解决了肚皮问题后,杨子江又把妙笔操作方法练习了几遍,确定自己已经滚瓜烂熟后唤醒了色天师,面对面成功通过了他的问答测试。

  “嗯,虽然反应有点迟钝,还算是都对了,对于小白来说已经相当不错!”

  “能不能不叫小白,好歹我是你们万里挑一的天选之人,给点面子行不了?”

  “我是即时演算直观表达的结果,没有办法自己改变,除非你能证明你不是小白,那样的话系统会根据你的表现,给你恰当的称呼,知道了吗小白!?”

  你妹的!杨子江极度不爽,但没法和机器人计较,问道:“现在能进行第二步了吧?”

  “嗯,应该可以了,接下来我会给你展示一些在新维时代破译的指令,它们是最基础的符文,在你玄能还没有开发的情况下,只能用来做些最基本的编译操作。

  这些符文综合了东方西方古老玄术玄术精髓,其中包含星象、五行等玄属性的生克逻辑,通过图形方式转译自成系统,你暂时不用了解太多,只需要知道作用。

  符文根据作用大致分为几类,首先你要学的是第一类,最常用到的‘写意’指令。”

  色天师一边演示各种被闭合路径框起来的图形符文,一边介绍着作用效果,那些符文极像是简单线条所组成的某种文字,但自己一个也不认识,心想真TM的是天书啊!

  “玄维生物因属性不同,克制方法也不同,比如风系符文,能在敌人周围产生空气漩涡,让飞行中的敌人失去平衡,也可以形成真空结界,让依赖呼吸空气生存的敌人窒息致死,也能直接作用于属性相克比如‘土’的敌人躯体,破坏它的玄维代码一举击破。

  但这种直接作用于敌身的符文,需要破译后才能生产出对应的反编译指令,一个符文也许只对某一两种敌人有效,对其它属性的敌人就毫无作用。

  属性并不止于地水火风四大体系,还有星象、方位、八卦等玄学概念,是极为复杂的代码集合序列,现在你所看到这些,就是已经被破解转译后的一部分基础符文……”

  “才这么几个?够不够用啊,那要怎么才能破解?”

  “那是在你拥有玄能之后的事,目前你还不够实力,所以你最需要的是把这些基础符文学会,在实战中的每一次有效反编译,MW系统会把对象分解的玄维代码碎片,注入你的玄维集合中,你需要自我训练融会贯通,这些激活后的潜能量就是‘玄能’。”

  这不就是和游戏一样打怪嘛!不过是把经验值换成了能量碎片。杨子江想着,隐隐又觉得哪里不对,问道:“我又不是玄维生物,也没有修行得道,怎么能接收玄维代码?”

  “忘了告诉你,从拿到画笔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和MW签订了契约,已经是玄维生物了,当然你只是其中的最低级别,严格讲只能算是半个玄维生物,知道了吗小白!”

  知道是知道了,但是杨子江觉得有些纳闷,这不是和魔族契约一个性质吗,而且可恨的是自己毫不知情的时候就变成这样,忍不住说道:“你们这算不算是是强买强卖啊!怎么不经过我同意,就把我变成半魔半人了?”

  “魔由心生,通常所说的魔是邪念和恶行,是魔是玄取决于你自己的心念,还有你的确是签了契约,本来是要先告诉你详情,让你自己决定接受不接受。

  但刚拿到妙笔系统还没自检完,你就迫不及待亲手写上了大名,你的名字也是你的表达式之一,代表了你的承诺,以后可要注意了啊,别随意投名,也别随意承诺或赌誓。

  因果循环天道昭昭,每个人每个举动都是要负责任的,不要像网络上的键盘侠那样,以为可以喷人一时痛快没人知道,俗话说得好,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

  “行了行了,废话真多!”想起当时的确是自己出于好奇,用妙笔写出了自己的大名,既成事实没法改变,也只好接受现实。

  色天师继续往下讲述着那些符文的作用,并特别声明练习时不要闭合外框,因为闭合后产生破坏作用,而且消耗电量,由于擅闯魔域的前车之鉴,杨子江不得不老老实实听命。

  杨子江按着他的指导用‘写意’状态来练习,像是临摹一样,但是凌空操作手腕没有支撑物,力道以及平衡、速度都需要耐心掌握,想要准确无误的画出来并不是那么容易。

  练习中途徐工发来了消息,同意了杨子江的请求,会和老板争取带上他去参加投标,当然他很直接的申明,无论老板同意不同意,请吃大餐都是跑不掉的。不过他既然答应了基本上没问题,毕竟他是首席设计师,公司赖以生存的中坚力量多少有些发言权。

  色天师又陆续给出了一些符文,他没有一次性的全部展示出来,以他的说法是要循序渐进,一下子给太多会让杨子江无法专心,所以一天下来总共只认识了8个符文,而杨子江却一个也没有100%的的把握,能在一分钟内画成功。

  据色天师说对图形误差的要求相当严格,笔画长一点短一点或者中间断线就算是废品,光是成功画出一个符文就消耗了不少时间,还不能保证第二次还能做到。

  他曾想把这些符文打印出来,真正临敌时照葫芦画瓢,但得到了色天师无限鄙视,战场上分秒必争,不可能有机会临时抱佛脚,不能投机取巧,唯有不断练习以勤补拙。

  和当初画六芒星结界有所不同,结界范围大而且基本上是直线,这些符文却是毫无规律歪歪扭扭的线条组合,也不可能画得很大范围,色天师的建议是越小越好,最合适的大小大约相当于一张A5纸,范围太大的话笔的行程过长,时间上根本不够。

  折腾到晚上总算是有了进步,至少是把它们牢牢记住了,欠缺的只是手头上的熟练,他专注于其中一个符文心无旁骛,终于能够十有九次成功,勉强得到了色天师赞许。

  当他心满意足打算吃个宵夜慰劳自己的时候,却听到了急促的敲门声。

  这么晚会是谁?杨子江心里奇怪一边问着一边开门,却不料门把手刚旋开,房门被重物挤开撞到侧墙上,一个人的躯体跌扑着倒在了房门中间的地面上。

  那人艰难抬起头,赫然正是不告而别的陈全雅,他脸色苍白显得非常虚弱,门外却没有看见其他人,杨子江还没来得及发问,他已经先开口,挣扎说出两个字:“救…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妙笔玄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