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初见风水局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3,787

  “这四栋楼,不是正经角度摆放的,东边窄,西边宽,你再看楼层,东面的楼层矮,西面的楼层高,而且东西两面都被挡住了,东面还好,是房子挡住的,西面直接是那么大一堵高墙,监狱的墙都没那么高大威猛啊,再说这一头大一头小的设计,你说像什么?”

  超哥说完直愣愣的看着我,我想了想说:“西面那是个大商场的后墙,五六层呢,当然比监狱的大了,形状么…馒头?蛋糕?”超哥冲我竖了下中指说:“你这智商基本告别蛋糕了,棺材啊!只有棺材才是这形状。”

  我白了他一眼说:“说的跟你真懂似的,我问人家中介了,东边矮西边高是为了让所有房间的光照时长尽量一样,这是建筑学好不?”

  “叮咚~”

  说完这话,电梯也到达了十三层,超哥走出电梯左右看了看,又走到消防楼梯口看着窗外的小区院子说:“千哥,不是我说,盖你这小区的人就算不懂,起码也信风水,你看地上那两个小花园,一圆一方,中间还融会贯通着那样一条把整个小区一劈两半的小路,天圆地方懂不?”

  我无所谓的耸耸肩说:“就你懂,走了,赶紧回去开饭,这都几点了?”

  超哥皱着眉若有所思的跟着我回到新家,直接入席,开吃开喝开聊。

  几杯冰啤酒下肚,大家渐渐都打开了话匣子。和往常每次聚会一样,这些同事们先是各种数落猪八戒的不是,接着就是各种支持我的决定,最后就是强调他们早晚肯定也会辞职。

  同事们一个个全都慷慨激昂义愤填膺,仿佛跟猪八戒不共戴天一样。但我知道,等见到猪八戒,他们一个个又会立刻变得奴颜卑膝,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刘哥是单位里资格最老的员工,也是这帮人里演技最好的,他曾经不无感慨的教育过我和超哥,说这就叫‘成熟’。

  但我跟超哥都觉得这不是成熟,成熟不代表就要人前一套人后一套,成熟不代表就要对谁都耍心眼。

  忽然一阵敲门声响起,我们马上安静了下来。

  我起身开门,门外站着个看上去四十来岁的中年男人,一看到我开门就很热情的问到:“您好,您是新搬来的吧?”

  我连忙说:“是是,您是…”

  中年人说:“哎,您好,我姓王,就住您旁边1303,是这样,我老婆怀孕了需要静养,这时间也不早了,您这边…”

  我低头看了一眼手机,已经是晚上十点了。想想我们刚才好像声音确实有点大,我便说到:“啊,不好意思王哥,我头一天搬来,朋友过来认认门,我们这就结束,不好意思。”

  老王说了两声“谢谢”便转身离开,我关上门说:“那…”刘哥率先起身说:“得,你刚搬来,可别得罪邻居,做人嘛,人脉就是钱脉,那咱们这就撤吧。”

  我们唠着嗑一起下楼,大伙分乘几辆出租车各自离开,最后超哥却推说有事没跟他们一起走。

  同事们都知道我俩关系铁,也就都没当回事,人走光后我问超哥:“回去接着喝?还有酒。”超哥说:“酒必须喝,还有个事我得跟你说。”我问:“啥事?”超哥说:“你那个新房的风水也有问题。”

  我白了他一眼直接自顾自往回走,无意间瞥见没开灯的门岗里坐着一个门卫,这里的门岗很小,也就比超人用来变身的那个电话亭大那么一丢丢。

  黑灯瞎火的,里头一个昏暗的人形轮廓看着还有点吓人。

  忽然手机响起,我掏出来一看,是李小萌发来的微信:你怎么好像…不想理我?

  “那,你这个户型是个长条形,一进门就是一个客厅然后在整个房子正中间竟然是厕所跟厨房,厕所厨房后面才是卧室,你长这么大,见过把掌管五谷轮回的厕所和厨房建在一栋房子正中间的吗?”

  一回到房间,超哥就又开始宣传他的风水理论,我面无表情的听完后说:“说完没?”超哥撇撇嘴说:“我跟你说,这从风水布局上来说,绝对是会要…得得,我不说了行了吧?反正你也不信这些。”

  眼看我表情不善,超哥嬉笑着转移了话锋。

  菜还有很多,酒也是,我俩小声的边聊边喝。

  过了会儿手机又响了,我掏出来一看,还是李小萌的微信:我们到家了,放心。

  我依旧没回复她,再次直接把手机揣回了兜里。

  第二天早上超哥摇摇晃晃的起床去洗漱,我躺在临时地铺上准备睡个回笼觉。

  不一会儿超哥收拾完毕对我说:“哎,千哥,我撤了啊,今儿还得上班。”我一动不动的应了一声,“咣当”一声关门声过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我再次昏昏沉沉的睡去…

  “梆梆梆…”

  持续不断的敲门声越来越响亮,不知道响了多久,我才确定这不是在梦里。

  开门,门外站着的依然是昨天晚上那位隔壁老王,我打了个哈欠问道:“王哥早上好,有何贵干?”老王继续保持着那种看上去感觉很假的谦恭态度说:“你好你好,还没问,小兄弟你贵姓啊?”

  我说:“哦,不好意思,忘说了,我姓赵,您叫我小赵就行。”老王说:“哦,姓赵啊?好姓好姓。”

  说到这儿老王好像有什么话说不出口一样,停顿了一下,我问:“王哥,您…是不是有什么事?”老王说:“啊,一点小事,是这样,王哥想问问你,你这里是几个人住啊?”我说:“就我一个人啊,怎么了?”老王说:“那昨晚那些人…”

  我忽然想到老王昨晚打断我们聚餐的原因,于是跟他解释道:“哦,王哥放心,那些都是我原来的同事,就是我刚搬来所以才聚餐,他们大部分以后永远都不会来我这儿,您让嫂子放心,我平时不吵的。”

  老王立刻笑逐颜开的说:“哎呀,小兄弟真是太…太…那什么,那谢谢你了!”我无所谓的说:“谢啥,王哥太客气了。”老王接着小声说:“那,那就麻烦赵老弟,平时在走廊走路也小点声可以吗?孕妇嘛,多多理解哈。”

  我没多想就点头答应到:“王哥放心,我肯定不吵不闹,这都小事儿。”

  老王再次很客气的对我谢了又谢,我也学着他的样子跟他客套了一阵。

  被这么一闹,我也睡不着了,于是干脆洗把脸开始打扫卫生。

  收拾了半天,中午随便吃了点东西,下午上家具市场寻思先买个床,总不能天天跟昨晚似的打地铺啊。

  在家具市场逛了一会儿,刚选好一张双人大床,手机就响了起来,我一接起电话就听到超哥急不可耐的说:“千哥,你现在在家不?出事了!你快出去躲躲!”

  我边跟着家具师傅坐上运床货车的副驾驶,边对着手机说:“来,小超超,冷静点,发生什么事了?跟叔叔仔细说说?”

  对面超哥语气不变的说:“别特么逗了,猪八戒!他今儿上午就来单位了,除了我,挨个找同事谈了个话,刚才刚谈完,王洋偷偷跟我说猪八戒在打听你的新住处,他要找你报仇去!”

  王洋是公司里管财务的,特别单纯勤奋的一个妹子,工作以外的性格有点大大咧咧,平时都把我们这帮男的当哥们,昨晚她也在。

  听到超哥这么说,我稍微严肃了一点跟他确认道:“啥意思?”

  超哥说:“猪八戒刚走,他联系了人,要去堵你,咱同事有人把你新家的位置告诉他了,我问了一圈,没人承认谁说的,但是猪八戒已经走了,刘哥说看那意思猪八戒这就要带人去打你出气!”

  说到这里时,超哥已经有些喘了,听起来正在跑步。

  我问他:“你干嘛呢?做剧烈运动呢?交女朋友了?”超哥说:“我出来打车,这就过去找你。”

  我心里一暖,却嘴硬的说道:“你来干嘛?又来蹭饭?还能要点脸不?”超哥骂道:“蹭你大爷啊,等这事儿过去,你特么欠老子一顿饭!豪华大餐!”

  电话挂断,我没再回拨回去,超哥说要来找我,我知道他是想和我一起扛猪八戒的事。

  我没想过拒绝,因为如果反过来是有人要这么对超哥,也没人能拦住我去找他。

  家具市场距离我住的小区不是很远,不堵车也就十几分钟。忽然一条微信信息弹了出来,又是李小萌:千哥,你在家吗?

  我刚想再次直接收起手机,忽然心里有种很奇怪的感觉,于是回复到:在,什么事?

  李小萌过了一会儿才回复到:没事,外面热,你难得有时间休息,在家少出门吧。

  在家等着?免得猪八戒扑个空?

  我想了想忽然冒出个想法,于是对货车司机说:“哎,师傅,咱调头往回走吧?”师傅看了我一眼说:“干啥?遛我呢?”我说:“不是,钱不少给您,我刚想起来我还得买桌子椅子床头柜衣橱冰箱电视洗衣机电冰箱电磁炉电脑…”

  师傅打断我说:“小伙子你以前是收废品的还是干喊麦的?嘴皮子咋这么利索?跟报菜名似的连个标点符号都没有。”我说:“不是,反正咱们先不回去了,钱绝对不少给您,行不?”

  司机师傅无所谓的说:“只要不少我钱,给你送叙利亚我都干,那咱这就往回走。”

  我说了声“谢谢”,随即拨通超哥的号码,超哥瞬间就接起了电话,我说:“超哥,你回去接着上班吧,我人不在小区。”

  超哥说:“几个意思?你已经跑了?”我说:“嘿嘿,有人给我通风报信,你别管了,反正今天猪八戒抓不住我,你赶紧回去上班吧。”

  超哥却坚决的说:“上个屁班啊?老子不干了!大爷的,所有同事都挨个问了一遍,偏偏不问我,这针对的也太明显了吧?再干下去也没意思,你在哪儿?找你喝酒去。”

  我说:“那你来洛阳路家具市场吧,我在这儿等你,对了,猪八戒最后问的谁?”超哥想了想说:“最后问的…好像是李小萌,咋了?”我说:“没啥,好奇,一会儿见。”

  最毒妇人心啊…

  我心里想着。

  其实我跟猪八戒没多大仇,他平时除了爱克扣我们工资,克扣我们假期,让我们免费给他加班,给他家里干活,天天骂我们无能以外其他方面都还挺好的。嘿嘿,可惜了,让他扑了个空,不知道过后他会不会动摇自己对李小萌的信任呢?

  其实我跟猪八家真没多大仇,如果我知道因为我这次放了他鸽子,就把他们一家三口害的那么惨,那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