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最后的猪八戒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3,719

  第二天一早,醒来后超哥一脸郁闷地思考着还要不要去上班。

  我俩综合考虑了好几秒,最终他还是决定先去单位看看,毕竟昨天我俩在一块这事儿猪八戒并不知道,他最多对超哥也就是略有排挤,不会明着做什么太过分的事。

  超哥走后我继续收拾家里卫生,寻思着什么时间去家具市场把床拉回来,作为一个正常独居老男孩,没张大床怎么行?

  忽然又是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从猫眼往外看去,还是老王,猫眼里的他脸孔有些变形,看不清表情。

  说不清为什么,经过昨晚那一出后,我好像对他多了一丝反感,也许是因为他变脸的功夫跟我那些阴阳脸的前同事们太像了吧?

  我深吸一口气,打开门,还没说话就觉得有点别扭,因为老王又露出了前两次见面时那种过度客气的虚伪笑容。

  我问道:“王哥,有事?”老王笑道:“哎呀,小赵兄弟早啊,王哥有点事想找你帮忙。”

  我心说,难怪这么客气呢,想到毕竟以后都是邻居,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我便尽量客气的说:“哦,王哥您说,都是邻里邻居的,有啥能帮上忙的您别客气。”

  老王脸上的笑意瞬间多了几分,连忙对我说:“哎呀,小兄弟就是懂事,那我就不客气了,是这样,这不是你嫂子现在正怀着孕嘛,医生说安胎很重要,所以想请你帮个忙…不是什么大事,你看,你最近能不能不要开火做饭?”

  我有点愣,这要求…老王似乎是看出了我脸上的不解,他补充道:“是这样,因为呀,油烟这个东西对人体是百害无一利的,咱们住的这么近,您要是一开火,这油烟飘到我家来,熏到你嫂子…这…不大好吧?”

  我觉得老王不是在找我帮忙,我觉得他是在挑战我的耐心底线。

  我尽量挤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说:“王哥,那您的意思是…我最近别吃饭了?”

  老王连忙摆手说:“没有没有,绝对不是那意思,你不吃饭还不活活饿死啊?是这样,你看,这段时间您能不能不在家吃?或者就跟您刚来那天扰民时那样,从外面买现成的,不是一样吃吗?”

  其实之前住在猪八戒给租的那个集体宿舍时,因为条件限制根本不能开火做饭,所以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同事们还真是在外面买现成的吃,几乎都已经习惯了。

  而且我租的这毛坯房厨房根本没拾掇,所以我原本短时间内也没打算自己开火做饭。

  但是我做不做饭是我的事,轮不到邻居来指挥,何况刚刚老王说话的用词实在是让人不爽,什么‘饿死’‘扰民’的,怎么听着这么扎耳朵?

  我收敛笑容,转移话题问道:“王哥,昨晚跟嫂子吵架了?”老王一愣,显然是没想到我会问起这个,他轻轻的摇摇头又点点头说:“没有,就是和你嫂子在一些事情上有点分歧,我们聊了聊,你听见了?”

  我说:“昨晚上您气色看着不是特别好啊。”老王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的反问道:“有吗?”

  不知道老王是在装傻还是真没听懂,他昨晚那德行搭配上此刻的反差,真是让我一阵恶心。

  看着他的样子,我本着少看一眼就少恶心一会儿的原则,打发他到:“王哥,我这边厨房还没收拾,本来暂时也不会开火做饭,您放心,我要是开火做饭的话,肯定提前通知您,行不?来,您退后一步。”

  老王不明就里的后退了一步,我看他站的位置合适了,猛的把门一拉,“嘭”的一声把他关在了门外。

  返回卧室继续收拾,敲门声再次响起,我没理,这次只响了几声老王便不再继续敲了,大概他也知道害臊吧?

  忽然微信响起,我拿起来一看,是李小萌发来的文字信息:你知道朱总在哪儿吗?

  直到手机屏幕自动变黑,我都没明白李小萌这条微信的用意。

  试探我?或者要和猪八戒联手做个新的套套坑我?

  想了半天理不出个所以然,我干脆直接给超哥打电话,问问他单位里的情况。

  拨通超哥的电话,老半天他才接起来问到:“喂?千哥,咋了?”

  我问他:“你在单位不?”超哥说:“在啊。”我再问:“猪八戒在单位不?”超哥说:“咋了?你想他了?”我问:“你周围有人没?”超哥说:“没有,看到是你电话我就直接出来了,要不你以为我为啥这么久才接?到底啥事?”

  我告诉超哥李小萌给我发的那条信息的内容,超哥说:“猪八戒今天还真没来,我还以为他又去医院养伤复查了呢,你这意思,猪八戒不见了?”

  我说:“不知道,你能不能想法打听一下?”超哥想了想说:“行,你等我电话,拜拜。”

  过了将近半个小时,超哥才给我打过来电话,我一接通就听超哥说:“哎,千哥,猪八戒可能真有事儿嘿。”

  他的语气像是在幸灾乐祸,我追问到:“啥情况?”超哥接着说:“是这样,我说有事急需猪八戒亲爪签字,然后让财务妹子帮着找他,结果你猜怎么着?猪八戒的三个手机号还有他家的座机,统统打不通。”

  我说:“这说明什么?他是不是在医院?然后正好手机没电?”

  超哥说:“你这才离职几天咋就不记得了?猪八戒什么时候三个手机同时关机过?而且你别忘了,他老婆可是全职太太,猪八戒为了自己在外面干点啥都方便,而且怕他老婆像他一样乱搞,所以平时根本不让他老婆出门的,没理由家里电话也没人接吧?”

  我想了想说:“有没有这种可能,猪八戒回医院复查,他老婆去医院陪他,碰巧他三个手机都没电…”

  超哥直接打断我说:“不能!刚才刘正光拎着一筐水果回来了,李小萌去套他话,他才说他一早联系不上猪八戒就怀疑他又去医院了,所以自己买了水果想去献殷勤,结果在那家猪八戒上次治伤的医院找了个遍都没发现他,猪八戒家附近就那一家有点规模的医院,他那人又不可能去小诊所,总不至于为了复个查穿越半个城市去别的区医院吧?”

  我说:“超哥你先冷静一下,你这么兴奋我怪不好意思的。”

  超哥哈哈一笑说:“说正经的,这都中午了,猪八戒失联起码半天了,你猜会不会跟昨晚他去找咱有关?”我说:“屁,他都没找着咱,再说这也才半天而已,还不至于用‘失联’这词,何况咱俩对他干啥了?”

  超哥把情况跟我说完,他语气中的兴奋才仿佛终于降低了一些,喘了两口气对我说:“不管咋说,猪八戒这事儿不太正常,他这人贼拉抠的,要没什么特殊情况,不会做这么影响工作的事的。”

  我说:“是啊,像上次他家死了亲戚这种‘小事’都没耽误他赚钱,得,明天再说吧,这失踪才不到一天,你报警人家都不给立案。”

  和超哥聊完,我挂断电话有些心思飘忽,手机通讯记录界面最上面显示的三个号码,一个是超哥刚刚打的,一个是我始终没接的李小萌的轰炸电话,还有一个,是昨晚猪八戒和我通话的那个号码。

  这号码,就是猪八戒叫的帮手的号码吧?这号码的主人会知道猪八戒的下落吗?

  我以前一直很喜欢李小萌身上的那股纯,这事儿我没刻意表达过,也没刻意掩饰过。

  超哥最懂我在想什么,他也知道我对李小萌有好感,所以时不时会开我俩一些暧昧的玩笑。

  李小萌对此从来没有反驳过,这一度让我误以为李小萌也对我也有着同样的好感。

  直到那件事之后,我才明白,李小萌同学只是演技比较纯熟而已。

  看着手机犹豫许久,我还是决定给她打个电话。

  李小萌接的很快,我想她也在等我…或者猪八戒的电话吧?

  接通后我直接问她:“小萌?你刚才给我发那条信息什么意思?朱总不见了?”李小萌似乎早就想好了措辞,她答到:“嗯,千哥…你还好吗?”

  一瞬间,我心里顿时冒出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只是还没来及仔细品尝,就听李小萌说:“是这样,朱总昨天上班时交给我一份资料,让我必须整理出来…”

  我打断她说:“说正事。”

  李小萌略微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昨晚我因为工作和朱总联系过一次,他说他去找你谈了一些工作上的事,后来他跟我说今天大家正常上班,可是自从昨晚他给我打过那个电话后,我就没再能联系上他,他今天也没来单位,按那个电话的意思,他最后是在你那里…”

  我说:“他最后出现在我这里,然后就失联了,所以你觉得我会知道他在哪儿?”

  李小萌没否认,轻轻的“嗯”了一声。

  我忽然有点奇怪的感觉,李小萌这么上心猪八戒的事,她不会是真的喜欢上猪八戒了吧?

  我依旧没揭穿她出卖我住址的事,只是对着手机说到:“昨天我根本没见过猪八戒,他来没来找过我我也不知道,真的,只跟他通过一次电话,他用的还不是他自己的手机,除此之外,昨晚我跟他没有任何联系。”

  对于这个答案,李小萌肯定是不满意的,但她似乎也并不觉得意外,她也只是对我说了句:“哦,知道了,打扰你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结束和李小萌的对话,我心里的疑惑更重了,如果只是猪八戒失联,而她老婆还能联系上,那十有八九是猪八戒出去鬼混去了。

  可现在这样…按李小萌的意思,猪八戒具体是什么时间失联的还不好说了。

  难道是昨晚后半夜发生过什么?才导致了猪八戒的全家失联?

  难道真的冒出个唐僧,带着八戒取西经去了?

  我理不出个所以然,盯着昨晚猪八戒跟我联系的那个号码,要打吗?

  算了,他失踪才好呢,我操这心干啥?

  我收起手机简单收拾了一下,出门,准备去拉我的床。

  站在电梯门外等了好久,两部电梯,一部一直停在一楼,另一部从20楼往下降,奇怪的是显示着电梯所在楼层的数字每降一个数就停一停,仿佛是每层楼都有人进出似的。

  这楼有那么多人吗?

  一直到电梯终于到达我这层,当电梯门打开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么回事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