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零点喜事
天赐三千2020-05-26 14:053,132

  小夕,那个傻萌傻萌的女业务员,也是公司里唯一的女性业务员。

  一米七的大高个,一米六的大长腿,要不是性格有点傻,皮肤有点偏黑,单从背影看,绝对女神级别的人物。

  可是因为性格原因,大伙儿一直把她当小弟弟对待,平时时常会忘了她的性别。

  原来是她啊?不过超哥不是说老妖婆因为吃醋,已经不允许所有女同事出现在她的酒会上了吗?

  不管了,先睡觉吧,反正有超哥在,小夕肯定吃不了亏…

  第二天下楼吃早饭时,我顺道去小超市买了个电磁炉外带一大堆方便面,准备当作懒得动弹时的口粮。

  买完东西回到小区,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昨天老古给的心理暗示起的作用,我总觉得在小区里碰到的住户们,个个脸上都洋溢着喜气,仿佛老王的喜事是所有邻居的喜事一样。

  回到家放下东西想了想,我又下楼买了些吃的,准备今天就不出门了,既然答应了老古晚上我不出现,那干脆从现在开始就闭关得了,反正出去也没啥事。

  再次返回家时,刚进小区就看到了老古,老古也看到了我,远远的冲我招招手喊道:“小赵,忙着呢?”

  我会意的回应他说:“啊,出来买点吃的,下午有工作要忙,就在家里呆着不出门了。”

  老古笑了笑点了点头,我知道这正是他想要的答案,我也笑了下,笑完直接回家。

  走出电梯没几步就是老王家,看着老王家的大门我不由笑了一下,他的门上被人贴了个“囍”字,只是这副字的颜色跟别人家成亲常见的那种红色不太一样,明显有些发暗,偏紫。

  这颜色让我觉得有些奇怪,老王的婚礼是要晚上办,晚上的光线下,这“囍”字还不得跟黑色似的?

  这也是‘低调’的一种表现方?

  我一边想着一边返回了自己家。

  下午查资料,联系供货商,研究网店,一直忙活着,直到看不清本子上的字才反应过来,竟然一口气忙到了天黑。

  伸个懒腰,开灯准备接着忙。

  忽然我想起隔壁老王的事,老古说他是晚上办,那这会儿是不是快了?

  咋一点声音都没有?还没开始?

  我静下心来认真听了听,走廊没有什么特别的声音,一墙之隔的老王家,也没有任何动静。

  算了,不管了,反正不关我事。

  一边想着我一边起身烧水泡面,等泡面的空档,我点开微信扫了一眼,我手机上有所有同事的微信,但是一直没加猪八戒和他家人的。

  猪八戒办公不用微信,所以我没加过他,他妈在公司时倒是经常摇微信,但是从没主动提过要加我们这些员工,好像只有刘光正死皮赖脸的主动加了猪他妈,其他人都没有猪他妈的微信。

  对了,刘光正。

  我翻到他的微信号,点开看了下他最近的朋友圈。

  昨天,今天,全是猪他妈酒会的现场报道,群魔乱舞一样,配的文字倒是高雅的让人蛋疼,一溜水的拍马屁,看他写的话感觉比看快手硬搞笑土味视频还尴尬。

  再看超哥的朋友圈,基本都是不配图不指名道姓的骂闲街…

  至于其他同事的,几乎都没发跟酒会有关的内容。

  吃面,吃完面接着忙我的事,想到超哥晚上还要继续陪酒,我便没给他打电话闲聊天。

  一直忙到夜里十点,还是没听到外面有一丝特别的动静,不会就这么悄无声息的办完了所谓的二婚宴吧?

  我使劲压抑着自己的好奇心,毕竟已经答应老古了,说不出去,就不出去。

  算了,洗漱睡觉吧。

  夜深,一阵有些嘈杂的声音传进了我的耳朵里,直到被完全吵醒我才反应过来我不是在做梦。

  外面有杂乱的脚步声,还有旋律很奇怪的歌声。

  怎么这么吵?

  睡的迷迷糊糊的我起床去开门想看看外面在干啥,推门的一瞬间我忽然想起来,这就是老王的婚礼吧?大半夜的办?

  与此同时我还发现了另一件事,我的门被人从外面用东西顶住了,推不开。

  手机显示现在是凌晨零点十六分,我的防盗门依旧关的死死的,推了又推,连一条缝都打不开。

  是老古干的吧?有必要这样吗?

  我很快就想明白了是怎么回事,这肯定是老古担心我忽然出门才这么干的。那估计等到天亮老古就会把挡着我门的东西挪开了,得,安心睡觉吧。

  虽然想睡觉,但是外面实在有些吵,返回床上翻来覆去都睡不着,二婚婚礼竟然在夜里十二点办,这风俗可真够扰民的。

  外面主要是东西磕碰的声音和脚步声,基本听不到说话声,时大时小,没什么规律。

  不知道响了多久,迷迷糊糊中我听到外面的嘈杂声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这是什么?京剧么?

  很小声的锣鼓伴奏下,有一个很有中国传统戏曲特色的女声响了起来。

  初听有些像京剧,但是细听能听出来跟京剧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听不清内容,只能听清唱腔。

  这种唱腔每一句的前半段都和京剧差不多,但是在后半段时,相对京剧而言曲调更加婉转,而且每一句的结尾一定会是一个上挑音,听起来有点尖利,又有点诡异。

  听着这声音,我想睡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闭上眼使劲努力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意识开始渐渐变得有些模糊,只有那奇怪的唱腔却仿佛越来越清晰。

  朦胧中,仿佛有个一身花旦扮相的女人正在我身边边唱戏边起舞一样,近在咫尺,触手可及…

  这感觉就是鬼压床吧?

  我忽然发现自己动不了了,一动都动不了。

  原本有些飘忽的意识却变得清晰起来,外面唱戏的声音,我自己呼吸和心跳的声音,全都变得清晰无比,当然我仍旧听不懂那曲调的内容。

  不受控制的呼吸和心跳开始加速,过快的呼吸频率让我的鼻腔变得火辣辣的,心脏跳动的频率仿佛要爆炸一样。

  我努力想让自己动起来,但是全身像被放在一个严丝合缝的人形禁锢里一样,连手指头都动不了哪怕分毫。

  人形禁锢?不知怎的,想到这个词时,我脑中立刻出现了小区里那五个福娃,但只是一闪念我便把注意力重新放回了自己身上,因为我觉得我快撑不住了…

  对了,骂脏话!

  林正英白求恩郭德纲都曾经说过,遇到鬼压床,就骂脏话,绝对管用!

  可是嘴也动不了啊,那就先在脑子里骂吧。

  想到这儿我开始在脑子里组织词汇,还好平时有经验,关键时刻不用太费劲。

  无数以三到四个字为一组写出来肯定会变成星号的词语迅速在脑子里排好队,然后就是脑内加特林,冒着蓝光哒哒哒开启骂街模式…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自己的嘴能动了,于是立刻用尽可能大的声音骂出了刚才想好的词。

  瞬间,第一个音节脱口而出的瞬间,我就发现自己能动了,我失控般的向空中用力踢了好几脚,两只手臂也胡乱舞动了几下,这才像弹簧一样弹起上半身坐在床边,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良久,呼吸终于平稳了一些,我扭头看了一下自己刚刚躺着的位置,那里已经被我的汗水浸出了一个人型,虽然体型确实很好看,但我仍不免有些心有余悸。

  站起身才发觉,两条腿软的跟刚跑完马拉松似的。

  跌跌撞撞的起身上卫生间洗了把脸,接着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水,一饮而尽,终于好受了一些。

  这时我才开始想刚才的事,无缘无故怎么会鬼压床呢?是不是辞职以后作息太不规律的原因?

  是从哪个时间点开始的?

  看了眼手机,竟然已经凌晨一点二十了,我放下手机,习惯性的起身走到窗边看着外面的夜景。

  好静的夜…哎?隔壁的曲子啥时候结束了?

  我仔细听了听,确实是不唱了,太好了,停了就能安心睡觉了。

  想到这儿我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窗外地面上,十三层,不高不矮的楼层,借着路灯能大概看清地上的情形。

  我所处的角度位置能看到小区正门口,就在我把视线对准那里时,忽然看到从小区里出来十几个人,在这些人的簇拥下,有两个人一前一后抬着一顶深色的,造型很古老的方形轿子。

  一群人步履缓慢的走出小区正门,在和从门卫室走出来的门岗大叔说了几句话后,一起步行抬着轿子进入了一旁地下停车场的入口。

  靠…这么古典啊?

  在所有人都进入地下停车场后,还没返回门卫室的门岗大叔忽然缓缓抬起头,看向了我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人未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