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三坎子,阎王跳
伪戒2020-02-25 13:492,990

  爆炸过后。

  秦禹倒地甩了甩脑袋,满嘴酒气的冲老猫问道:“你没事儿吧?”

  “多亏老三他们来了,不然……咱俩动手真完了。你别说……老三他们还真是铁血战士……。”老猫惊魂未定的擦了擦汗水。

  秦禹一看这货没啥事儿,立马伸手推开他,扭头扫向四周,随即冲着不远处的一个同事低声喊道:“枪给我。”

  对方躲在一张木桌后面,脸颊惊恐的扫了一眼秦禹,眼神明显有些懵。

  “枪给我!”秦禹再次低吼一声。

  对方回过神来,连想都没想的顺着地面就把枪扔了过去,随即继续蹲在桌下不动。

  枪是A2911型号,但模子却是M1911的模子,只不过被改良过,弹量加大过,足有九发,是一线警队专用枪。而秦禹之前没接触过这种枪,只在杂志上见过。可枪械构造以及手感都是共同的,他拿过来扫了两眼,才习惯性的先退出弹夹检查,再重新撸动枪栓,动作一气呵成,非常简练。

  枪在手,秦禹猫腰站起,横迈了两步拉开角度,左臂横摆当枪架,单手握枪果断扣动扳机。

  “亢亢亢!”

  三声枪响,左前方刚才扔雷的中年后脑爆开,当场倒地。

  是的,秦禹没有选择击伤,而是击毙。因为对方全部持有枪械,并且下手极狠,你留有余地就意味着可能有其他人伤亡。

  连开三枪后,秦禹根本没往别处看,就弯下了腰。

  “砰砰砰……!”

  果然一排子弹打过来,崩的墙壁碎屑横飞。秦禹听声辨位,身体猫腰前倾斜,闪电般冲着外面甩了两枪,但子弹射空。再加上对方两个雷子反应也很快,素质颇高,一人掩护,一人踹开窗户就钻了出去。

  没走门,是因为他们也不知道外面是否还有警队的人在围捕,而走窗户却有一定突然性。

  秦禹见两人逃跑,也就没有再追,持枪顺着楼梯就往二楼跑。

  大厅内,老三坐在地上,左手捂着屁股蛋子,目光惊愕的看着连眼珠子都不眨就选择击毙的秦禹,整个人显得有点懵B。

  “卧槽,小秦这么生吗?”老猫惊呼着起身,冲着三哥等人喊道:“追啊,帮帮小秦,他就自己。”

  老三斜眼看着他,肺都要气炸了。他觉得自己的丧气跟这个李富贵有他妈的直接关系,只要碰上这B准没好事儿。

  ……

  二楼。

  秦禹跑到后门方向,低头往窗户下看了一眼,透过玻璃见到那个矮个子中年已经拽着姑娘过了马路,钻进了对面的一处老旧楼群的胡同。

  斟酌再三,秦禹咬牙骂了一句:“妈的,没有接应?就剩一个人了,可以拼一把!”

  “咣当!”

  秦禹打开窗户,迎着嗖嗖灌进来的冷风,纵身就跳了下去。

  落地后,秦禹爆发出他这个身体素质应有的速度,不到三秒横穿马路,孤身一人卡在了胡同口,枪口抬高三分扣动了扳机。

  “亢亢!”

  两声枪响泛起。

  不远处,矮个子中年听到枪声,立马拉着姑娘躲在了胡同墙边,站在阴影里,眉头紧皱。

  “待规划区的兄弟?!”秦禹喊了一声。

  矮个子中年低头检查了一下枪械,用生涩的中文回应道:“是啊。外面的路面都饿死人了,进城里混口饭吃。你们在哪里盯上我们的?”

  “没盯,是人撞上事儿了。”秦禹如实应道。

  “能抬抬手吗?我包里有票,你说句话,就能拿走。”矮个子中年舔了舔嘴唇。

  秦禹眨了眨眼睛:“外面的路面冷,我理解。但我穿这身衣服,人又撞上事儿了,那就不能不管。票我不要,人你留下。”

  矮个中年目光有些犹豫:“我兜里还有个金鱼儿,人我带走,票和它都给你留下。”

  “抬不了。”秦禹果断回绝。

  “……行吧,人我留下。”矮个子中年犹豫一下,伸手推了一把姑娘:“你往前走,先慢点,三秒后快点,不听话,我一枪打死你。”

  秦禹舔了舔嘴唇,探头往胡同里看了一眼:“过来。”

  姑娘犹豫半晌后,立马迈步就往前走,而胡同内的脚步声听着也凌乱了起来。

  三秒后,姑娘加快了步伐。

  秦禹短暂犹豫一下,迈步走进胡同,摆手喊道:“快过来!”

  姑娘抬头注视着秦禹,眼神焦急的喊道:“他没走。”

  话音落,矮个子中年从阴影内一步迈出,抬手就对准了胡同口。

  “亢亢亢……!”

  急促的枪声炸响在黑夜之中,姑娘吓的双手捂着头发,蹲在地上就尖叫了起来。

  一秒后,胡同内泛起咕咚一声闷响,矮个子中年倒地。

  秦禹站在姑娘身前,谨慎的没有向里面走去,而是抬起了胳膊,毫不犹豫的冲着匪徒脑袋连补两枪。

  “啊!”

  姑娘捂着耳朵还在喊着。

  秦禹没有搭理她,拎着枪迈步走到矮个子中年身前,用脚踢了一下他的脑袋,才扭头看了一眼自己肩膀上的流弹划伤,松了口气骂道:“鬼精鬼精的,悬透了。”

  “艹,干死了?!”

  胡同口处,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秦禹闻声回头,看见了老三捂着屁股,自己站在昏暗的灯光下:“老猫他们呢?”

  “那边也在追,枪声乱了,他们跑左侧去了。”老三喘息着回头:“匪徒打死了?”

  秦禹眨了眨眼睛,迈步来到老三身前,扭头看了一眼四周,突然伸出左手,一把就将他拽进了胡同。

  “你他妈干什么?”老三有点懵。

  “你要跟我干一下啊?!”秦禹突然面无表情的问道。

  老三愣住,这才想起来自己来饭店是要收拾秦禹的。

  “刚才你要找我谈,谈什么?在这儿说吧。”秦禹眯着眼睛又问。

  “你啥意思啊?”

  秦禹抬手将枪顶在老三脑袋上:“CNM,你去过待规划区吗?!部队的粮车路过三坎子,阎王跳,都得下车拜佛撒香火钱,老子单枪匹马从那儿杀出来,到这儿了还能让你教规矩吗?啊?!”

  老三愣住。

  “亢!”

  一声枪响,魂飞魄散。

  数秒后,老三喘息着倒地,眼珠子瞪的溜圆。

  秦禹将枪扔到老三身上:“以后这种危险的活儿,咱们得一块干。你别他妈惹我,不然下回老子一害怕,那枪口该冲着谁都不知道了。”

  说完,秦禹走到姑娘身边,低头问了一句:“你这是遇到什么扣儿了,姐们?!”

  ……

  一个半小时后,警司直属医院内。

  老三躺在手术床上接通电话:“袁队。”

  “你在哪儿呢?”袁克声音清冷的问道。

  “我在医院呢。”

  “你刚才在饭店遇到案子了?”袁克又问。

  “对啊。”老三听到这话,立马唾沫横飞的吹起了牛B:“我们正常巡逻,在二姐饭店碰到了几个区外来的亡命徒。我一眼就看出了不对,立马上前临检,谁知道对方就掏枪了。我一看这是大案啊,带人就跟他们干了……呵呵,主犯和从犯被当场击毙了,但跑了两个。不过没关系,区里已经下令在抓了……嘿嘿,袁队,我刚才听司里说,那个主犯好像叫松下什么的……是四年前就在系统挂名的大匪,身上挺多命案呢……你说咱兄弟是不是挺有点啊,他不但让咱碰上了,还让咱给他击毙了,一下把积案破了。袁队,你一定得帮我跟司长美言几句,这种大匪居无定所,一般人能抓到吗?我已经干两年二级警司了,是时候往上走一走了。而且案子是咱一队拿的,那在全警司都有光啊!”

  “有光你妈B!”

  “袁队,你咋骂人呢?”

  “骂你M了个B,你妈死了啊?我是真的想一枪崩了你……。”

  “???!”老三懵了。

  “CNM的,松下是我哥找来的人,眼瞅着活儿就干完了,让你给见义勇为了。”袁克咬牙切齿的骂道:“你真是个废物!”

  “不是,袁队……你听我说……。”老三一阵蒙B后,唾沫横飞的解释道:“我刚才吹牛B了,我重说……事情的真实情况是,我要去揍秦禹,没想到碰上老猫那个傻B了,他说有案子……。”

  “嘟嘟!”

  袁克已经挂断了电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九特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九特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