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追鲈2020-02-12 14:053,493

  秦美和按耐住心里的激动,这画面真的是可遇不可求,跟童话再现似的,她边激动边拍摄,手根本停不下来。

  “完美!”

  拍完之后,秦美和满意的转身,以后把这些照片洗出来裱好,以后小两口看到这些照片会是什么表情呢。

  快走到门口的时候,秦美和又折返,刚才光顾着拍照,两小孩的被子似乎没盖严实。

  能把被子睡得像是龙卷风来过似的也是本事,两个小孩的被子都是歪歪扭扭,秦美和轻手轻脚的把小被子挪开,方方正正的摆好。。

  被子下面,陆菲菲粉嫩的小胳膊小腿并用地缠住苏欧斐,粉色蓬蓬睡衣也因为她的动作上卷,露出肉嘟嘟小肉肚。

  柯柔走之前还带来了纸尿裤,说陆菲菲换床睡可能会尿床,那纸尿裤上印着卡通图案,配上那两条肥嘟嘟的小腿,可爱死了。

  苏欧斐侧着身子,睡姿很好。

  就连睡觉,苏欧斐也是安安静静的,平躺着,双手交叠在腹部上,呼吸轻缓而有节奏,因为闭着眼睛,没有往日的高冷。。

  一白一粉,一容貌精致,一容颜可爱。

  秦美和眉眼温柔,帮着两个小孩子盖好被子,有多少人能这么幸运,在童年时就有青梅或者竹马的陪伴,这是得不来的缘分。

  不再打扰两人,秦美和退出房间。

  ……

  苏欧斐睡眠质量很好,昨天由于晚睡,所以有些不踏实,迷糊中感觉有一股热源席卷而来。

  因为还没到生物钟的时间,他好困,所以犹豫之后放弃了睁眼的打算。

  又一会过去了,苏欧斐无意识地翻了个身,已经有些清醒,小手摸到了冰凉的床单,虽然他很早就不尿床了,但这体验还是知道的,苏欧斐瞬间清醒,忙起身打开床头的壁灯。

  房间里开了空调,除了加湿器的味道外,还有一股淡淡的异样的味道,他捞起还在滴水的睡衣,低下头闻了闻。

  蓝色的床单上多出一大片深蓝色的地图,陆菲菲趴着睡觉,把头发睡成了鸡窝状,还啧啧有味的吃着小手指。

  苏欧斐绝望的拎着衣服下摆,竟然拧出了不少水珠,这个丫头不是穿了纸尿裤了吗,为什么还会尿床……

  苏欧斐自己就是小孩子,现在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处理另一个小孩的尿床事件:

  “陆菲菲,再和你睡一张床,我就属猪!。”

  苏欧斐愤怒地吼了一声,疯狂的摇醒还在呼呼大睡的陆菲菲。

  ……

  “菲菲,欧斐,怎么了?”

  经过走廊的秦美和听到儿子暴躁的声音连忙开门进来查看。

  房间里的灯光亮了起来。

  苏欧斐站在地上光着脚丫,气鼓鼓的看着一脸无辜,被吼醒吼还在状况外的陆菲菲。

  陆菲菲茫然的跪坐着,小手揉着眼睛,又困有委屈的嘟着粉嫩嫩的嘴,她是被吵醒的,意识还没有清醒。

  “娘子,我好困。”

  小人软糯的嗓音含着被吵醒的委屈。

  “好困还不好好睡觉,低头看你都做了什么。”

  苏欧斐炸毛的指着蓝色床单上一大摊深蓝色的痕迹,眼神控诉的拉高自己的衣服下摆:“多大了还尿床!”

  这臭丫头!

  就不能有一天不惹他生气吗!

  苏欧斐从知道尿床是羞羞的事后就很克制,晚上也从来不多喝水,坚决不尿床。

  他星眸牢牢的锁住似乎在委屈述说‘我没有’的陆菲菲,这一次如论如何他都不会心软的,臭丫头必须道歉。

  陆菲菲绷着小脸否认,“我才没有。”

  “你居然说没有!”没等来道歉却等来狡辩的苏欧斐震惊,这小丫头片子脸皮得有多厚?

  “这不是我的?”

  陆菲菲的话点燃了苏欧斐的炸药包,“不是你的还能有谁。”

  苏欧斐气的点在这丫头不承认尿床,这里只有两个人,不是臭丫头难道还是他么。

  秦美和呆呆地看着两个人吵架对峙的小人,刚刚还相亲相爱地抱在一起睡觉,怎么还没天亮了,就开始反目成仇了?

  陆菲菲指着戴得好好的纸尿裤,非常认真的解释:“阿姨,菲菲有好好戴着纸尿裤。”

  言下之意:真的不是她尿床。

  苏欧斐听到陆菲菲颠倒黑白,疯狂炸毛,他从懂事起就没尿床,男子汉大丈夫才不会尿床,气得脱口而出,“你放屁。”

  “我没放屁,不信你闻闻。”

  苏欧斐:“……”

  这是在骂你啊臭丫头,能不能按照套路来,这样他怎么接。

  陆菲菲眨巴着清澈水润的大眼睛,为自己解释,“菲菲穿了小裤裤,所以不会尿床!”

  “也不可能是我!”

  苏欧斐扯着自己的湿衣服给陆菲菲看,但是陆菲菲很会举一反三,也指着自己湿漉漉的衣角,眼神清澈。

  “就是你吖,妈咪说了,敢于承认错误的都是好孩子,娘子我不会笑你的。”

  苏欧斐瞪大眼球。

  如果不是陆菲菲尿床的时候,他有感知,还真是信了陆菲菲的鬼话。

  苏欧斐快气炸了,求助似的看向秦美和。

  “妈咪,你为我作证,我已经很久不尿床了。”

  陆菲菲同样鼓着面颊寻求公正。

  “阿姨,菲菲穿小裤裤了,不会尿床的。”

  秦美和左右为难,承载着两个小孩希望的她压力真的很大。

  苏欧斐确实是一岁多的时候就不尿床了。。

  陆菲菲那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让她说不出怀疑的话来,其实刚才陆菲菲已经尿床过一次了,她重新换上了纸尿裤。

  秦美和感觉自己现在就像是蛋糕里的夹心奶油,哪个小孩她都不好意思。。

  她讪讪地笑了笑,“要不就是你们两个同时尿床的。”

  苏欧斐黑着小脸:“不可能。”

  陆菲菲:“不是我。”

  “你尿了。”

  “我没尿。”

  “尿了。”

  “没有。”

  苏欧斐叉腰爬上床,找了块干净的地方站着和陆菲菲对峙,小手依旧叉在腰上,头抬得高高的,用不可置否的语气道,“既然你喊我娘子,就是我最大,我说你尿穿了,就是尿床了,不能反驳,反驳无效!”

  小小的苏欧斐绝对不允许自己犯尿床那种错误,所以抵死不承认,甚至愿意承认外号。

  陆菲菲继续盘腿坐着,仰头眨巴着眼睛看着霸道的苏欧斐,非常大气道:,“知道了知道了,我尿的可以了吧,娘子你太娇羞了,不过没事,我可以宠着你。”

  苏欧斐:“……”

  秦美和拿来干净的睡衣帮陆菲菲换,而独立的苏欧斐自个抱着衣服去了浴室。床单也换上了新的。

  苏欧斐下定了举行要和陆菲菲分开睡。

  他不肯靠近床沿,斜眼看着团子似的陆菲菲,“妈咪,送给你了,我不要。”

  “这可是你说的。!”

  见苏欧斐坚持,秦美和抱着陆菲菲出了房间。

  苏欧斐冷哼,爬上了散发着清香的新床单,眼睛一闭准备继续睡觉。

  也不知道是被陆菲菲给传染了,还是因为陆菲菲尿床的事情印象太深刻,苏欧斐隐隐约约的感觉很不对劲,等到睁开眼的时沉默了很久。

  他……也尿床了。

  苏欧斐无语的站在床头看着床单上的深色地图,很冷静的把脏掉的被单扯下来全部塞到衣柜里,然后换上了新的睡衣,当然这也逃不过次日家政阿姨毒辣的眼睛。

  ……

  今天天气非常好,蓝天白云小鸟啾啾,自带花园的阳台晒着两张蓝色的床单,床单上的大片地图格外显眼。

  陆菲菲今天梳着两个羊角辫,格外的可爱,她看到阳台外面的两条小被单后兴冲冲的跑到苏欧斐身边,“娘子,妈咪和阿姨洗被单很辛苦的,记得和他们道歉哦,你尿了两次,要道歉两次。”

  “……”

  苏欧斐无语,这个小丫头居然知道教育了了,不对,什么叫尿了两次?

  他承认,自己确实尿床了,但绝对只有一次。

  另外一次他敢发誓绝对是陆菲菲,不过看陆菲菲和秦美和的样子,他就算解释了,估计也美人信。

  苏欧斐憋屈啊,今天过得实在是太憋屈了,小孩的世界真的很艰难。

  ……

  “娘子,我跟不上你。”

  苏欧斐疾步走在前面,陆菲菲的小短腿尽管已经努力在迈着,可还是追不上。

  苏欧斐在楼梯口忽然停下,追在后面的陆菲菲眼看要追上了,立刻加快了步伐,刹不住车导致两人滚做一团。

  “鼻子好痛哦!”

  陆菲菲捂着撞疼的小鼻子,眼泪打转,黑葡萄一般的明亮大眼似乎在无奈,自家娘子真的很任性,幸好她是个包容性强的小孩。

  “不许你再跟着我,离我两臂远。。

  “两臂远是多远?”

  苏欧斐忍着怒火亲自示范,用眼神警告陆菲菲不准再贴得这么近,一定要两臂远,他心里羞愤得快要埋个坑蹲着藏好,怎么就尿床了呢,偏偏在臭丫头留宿的时候尿床,丢脸丢到了姥姥家。。

  ……

  ……

  幼儿园

  一整个上午,苏欧斐面无表情的看电视,看书,拼图,周身弥漫着一股冰冷的低气压。

  陆菲菲每次只要屁股,苏欧斐就会伸出手臂做出两臂宽的动作,只要陆菲菲要开口,他就装作没听见。

  陆菲菲委屈了。

  中午一吃完饭,小朋友们排队去午睡室,陆菲菲抱着小枕头,背着小被子就走。。

  陆菲菲不干了,冷暴力不伺候,最开心的还是李质。

  他拍手叫好,“菲菲,你把苏欧斐气死吧,这样就不用回去了。”

  李质非常欣赏自己的主意,气死了苏欧斐,陆菲菲就是他一个人的朋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国民校草是竹马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