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剑楼遇险
翁墨宸2020-01-08 17:352,141

  翡翠少保笑了笑故意捉弄道:“如今有白兄在此,姑娘以后便可跟随左右,闯荡江湖,走南闯北游尽天下名山古迹了,过不了一年半载,姑娘再回到石溪镇时,便会对我说:‘少保,本姑娘过的桥可比你走的路还多哩!’到时,小弟我只有让姑娘吃闭门羹了。”说完与白愁飞相对一眼,嬉皮笑脸地“哈哈”大笑起来。

  岳清灵见状气的直跺脚道:“不跟你们说了!”

  这时,观景台的小二端来了酒菜放在白愁飞等人面前,并替三人斟了酒后才告退离去。

  岳清灵用柔和低沉的声音低语道:“这些酒菜有古怪,我们还需小心为妙。”

  白愁飞惊讶地看着岳清灵地道:“灵儿,你怎晓得……”

  不等白愁飞问完,翡翠少保心生一计低语道:“咱们假装把酒喝干,然后伏在桌上,倒要看看他们能玩出什么把戏。”说罢又故意放大声音道:“来来来,今日小弟做东,先干为敬。”话毕做势饮酒。

  白愁飞和岳清灵也端起酒杯假装一饮而尽,其实三人早将杯中酒水倒到了楼下。

  紧接着翡翠少保使了个眼色,三人假装头昏眼花便先后伏在了桌上一动不动,等待着接下来将要上演的一出好戏。

  掌柜见白愁飞三人已经中计,连忙走了过来冷冷地笑了笑,然后伸手入腰间抽出一把亮晃晃的匕首大笑道:“白愁飞啊白愁飞,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死忌。我倒要看看是你的惊魂剑厉害还是我的夺魄刀更强。”话音一落又是一阵大笑,才咬牙切齿地提起手中匕首朝白愁飞背部刺去。

  白愁飞耳听八方仰面出手,出其不意地一指点中了掌柜手臂上的“支沟穴”。

  掌柜握着匕首的手顿时垂了下来,酸麻无比有如蚊虫蚂蚁叮咬般,再也无力握紧匕首,“铛”的一声匕首掉落在地。他心知事情有变,连忙退开大声喝道:“还不给我上。”

  在大厅酒席上顿时站起了二十来个彪形大汉,手提利刃分三面攻向白愁飞等人。

  立时之间,钢枪铁叉大刀小锤,长刃短剑如同一张无缝可寻的大网般笼罩着白愁飞等人。

  白愁飞不紧不慢地拿起放于桌上的惊魂剑纵身跃起,左脚凌空一个旋转踢出,立刻把冲在前头的四名彪形大汉踢倒在地。手中的惊魂剑上下挥舞左右齐攻,只听金铁交击之声不绝于耳,立时又有七、八个敌人血溅当场呻吟不止。

  翡翠少保站在一旁也不闲着,忙把岳清灵护于身后,抽出刚插入腰间不久的翡翠扇展开家传绝学“八式翡翠功”,向手提长枪大刀冲向自己的三、四名彪形大汉攻去。

  但见翡翠扇在翡翠少保的手中一开一合翻转挡格,如同一只出枷的猛虎张牙舞爪地把冲向自己的敌人一一制服。顿时,这三、四个彪形大汉如断了线的风筝,各自仰后摔出跌落在身后的桌凳之上,立时将桌凳压得粉碎。

  不到一盏茶的工夫,二十多名敌人已被白、翡二人击倒了十来个。这时,翡翠少保心念一转:擒贼先擒王!忙使出轻身功夫,身影一闪一跃来到掌柜身后,左手五指如钩使出一招“天龙八式擒拿手”第二式“紧那罗锁”,狠狠地掐住了掌柜颈项愤怒地对众人说道:“还不住手,否则本少保立刻将他一把掐死他。”

  剩下的几个没有被白、翡二人击倒的彪形大汉只得乖乖退开,眼望了望躺在地上不是手断便是腿残的同伙,又望向掌柜一时不知所措起来。

  白愁飞心头大怒,眼中精光暴射直视掌柜。

  掌柜给白愁飞这样一逼视不由低下了头,心想这下我命休也。

  只听白愁飞逼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我与你们无冤无仇为何要暗算于我?”

  掌柜“哼”的一声把头别了开去,冷冷地笑了笑并不去理会白愁飞的问话。

  翡翠少保见状左手掌的虎口用力一紧,掌柜骇然的面色如纸,张开口贪婪地想呼吸几口气,但却无能为力!翡翠少保森然道:“再不说出实情,休怪本少保手下不留情。”说完五根手指又是一紧。

  掌柜颤声地冷笑几下艰难地道:“要杀……要……要剐,叙……叙随尊便,大……大丈夫死又何惧,有……有……有种就……就把我们全杀……杀……杀咯。”

  白愁飞“哈哈”大笑一声,“砰!”的一掌击落,“喀喇喇”一声响,一张梨木桌子登时塌了半边。

  众敌见状不由心中一颤。

  白愁飞厉声道:“阁下的头颅有无这梨木桌子的硬呢?如果阁下能将暗算我们的事全盘告知,我白某人保证绝不为难你们。”

  掌柜被翡翠少保扣得无法呼吸,整张脸涨得通红,眼睛的惊恐显示此时的心情,心下沉思着如果不讲,自己的命就操纵在别人的手上,只要别人手上五指再运功收紧,自己便要魂飞西天了。想到此处,掌柜不由的打了个冷颤,心头实是惊惶失措,刚才的视死如归已风吹云散了。他不敢拿自己的性命做赌注,于是不住地点头,声音战战兢兢地道:“我……我说我说。大……侠……可……可否松……松一松手。”

  翡翠少保心知自己太过用力,已把对方掐得难以呼吸,更加不用说讲话了。便把手轻轻一松,但五根手指还是未离开他的咽喉,喝道:“还不从实道来。”

  掌柜吞咽了几下口水,躲开白愁飞咄咄逼人的眼神嗫嚅地接口道:“是。我们……我们是‘七煞门’的人。小人叫郑万,是七煞门南方分坛的坛主,今日的事全是奉了门主之命,只要见到惊魂剑白愁飞,不管用什么手段立即抢其兵刃,杀无赦。”

  翡翠少保有些疑惑不解:就算他们知道白兄来了石溪镇,又知道我们进谈剑楼用早膳,但这些都是我临时才决定下来的,他们又怎会一早便在谈剑楼埋伏呢?于是追问道:“你们又怎知白兄来到了石溪镇,又怎会知道他将到谈剑楼中?”

继续阅读:第八回 恶战前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