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回 比武较技
翁墨宸2020-01-08 17:352,076

  其实,面对关勇的挑衅白愁飞是胸有成竹的,他心中自然知晓决不会败在此人的剑下。但是,他最担心的是如果七煞门的门众一拥而上,在双拳难敌四手直下又有何能力去保护岳清灵的安危呢?思索再三后这才低声下气地向关勇求了个情。

  关勇笑了笑道:“冤有头债有主,关某人寻的是你白愁飞与旁人有何干系?关某人保证,不管胜负如何绝不动你二位朋友便是。”

  白愁飞点头说道:“关门主此言还算是个好汉。”顿了顿续道:“如果白某人侥幸胜得一招半式,望关门主弃暗投明解散七煞门,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关勇双目厉芒亮起,萧然道:“好,一言为定。”突然吼道:“白愁飞此时不出剑更待何时。”

  岳清灵这时花容失色,虽知白愁飞绝不会被打败,但想起刀剑无眼关心道:“白大哥,小心为上!”

  白愁飞望着岳清灵心中比蜜还甜,微笑道:“灵儿放心吧,我不会有事的。”

  “锵!”惊魂剑终于离鞘而出,在万众期待中,惊魂剑像阳光长虹般由鞘内拔起,随着白愁飞前冲的势子化为迅雷急电般往严阵以待的关勇刺去。

  关勇吃了一惊,想不到白愁飞一出手就是舍身猛攻的姿态,忙横移一步,沉腰坐马,以守代攻提剑相迎。

  “当!”一声激响,震慑全场。

  围观者人人张口瞠目,却没有人能叫出声来。这时,有‘江湖小百晓’之称的文琰急冲冲地从后院跑了出来,手持笔墨纸本开始记录下这场激烈的较量。

  剑锋凌凌,剑气呼啸!

  先是惊魂剑剑风破空的急啸声牵引了所有人的感觉,再到双剑交锋之时,关勇随着响音虎躯剧震倒退三步。他虽然化解了白愁飞这威力无匹的一剑,但绝非轻松容易。

  白愁飞不让对手有喘吸的机会,一剑刚落又展开“惊魂剑法”,指东打西,左挑右刺,竟迫得关勇手忙脚乱起来。

  每次惊魂剑劈中关勇时,关勇的长剑都崩出一个小缺口,而它的主人却躯体剧震,有如被裂岸的惊涛拍击一般,震得东歪西倒脚下踉跄步步后退。

  围观者只觉白愁飞的剑法有若羚羊挂角去留无游,完全把握不到他剑势的取点和落点。而身在局中的关勇更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自己知。

  突然,白愁飞大喝一声,如影随形抢前三步。紧接着将惊魂剑高举过头,当踏出第三步时则纵身一跃而起,凌空使出“惊魂剑法”第四式“惊涛骇浪”,惊魂剑由上疾劈而下,往关勇额头正中处猛砍下去。

  关勇此时退已不及,心中踌躇:我若后跃定能逃过这小子的一剑,但在场围观者不计其数,且大部分还是我七煞门的门人弟子,如若我这时倒退一步,定会被他们所耻笑。以后,我还怎么统领七煞门,我这个门主还怎么当!好,我就不相信你一个乳嗅未干的小子有多大内力,倒要看看你能奈我何。

  心念在关勇脑海中电转即逝,但见半空中的惊魂剑已近面门,关勇后退蹬地前脚委屈,使出浑身之力运于剑身,继而横剑于头顶,硬生生地格挡下白愁飞威力无匹的一剑。

  “当!”的一声双剑交击,关勇怎会料到白愁飞这一剑竟把自己手中的长剑劈为两截。就在惊魂剑破额而入之际,白愁飞连忙卸力收势还剑入鞘。

  关勇再次跄踉倒退了三步,脸无血色地握着只剩下半截的长剑,额际虽未被惊魂剑劈中,但惊魂剑的剑气却在他的额际上留下了一道淡淡的血痕。

  围观的二十来个练武者见状,不禁发出喝彩鼓掌之声。而站在一边的六、七十个七煞门的门人却是怒气冲天蠢蠢欲动,正等待着门主一声令下便立即一拥而上,将白愁飞等人剁成肉酱,但心中不免又对关勇之败感到无地自容。

  白愁飞与关勇二目相交,天地之间若似停止了下来。

  片晌后,关勇露出了一丝苦涩的笑意,抛开手中断剑佩服道:“惊魂剑果真名不虚传,我输得心服口服。”口上说着一套,心中却暗骂道“想不到一个乳嗅未干的臭小子竟有如此强悍的内力,看来只能由主人亲自出马才能叫他吃不了兜着走。”说罢转身喝道:“走,还在这里丢人现眼啊!”迳自离去。

  郑万也只能灰溜溜地带领着一众七煞门弟子随后离开了谈剑楼。

  这时,岳清灵飞跑着来到白愁飞身畔,双眼脉脉含情地望着他,眼泪如帘似地夺眶而出,那带着沙哑的声音激动道:“真是吓死灵儿了,如果……如果白大哥出了什么事,灵儿愿陪白大哥一同……灵儿绝不苟活于世!”

  话还未说完,白愁飞便用手轻轻地捂住了她的嘴安慰道:“灵儿,别胡思乱想了,白大哥不是没事吗。能得灵儿真心相待,白某人死由何妨!”说完用手轻轻地擦去岳清灵脸上的泪滴,微笑道:“别哭了,再哭灵儿就不漂亮了。你看,都快变成一只大花猫了。”

  岳清灵闻言“扑哧”笑将出来,芳心大羞地握紧拳头象征性地轻轻捶打着白愁飞的胸膛。

  白愁飞“哎哟!”叫了一声,假装疼痛的样子道:“好痛啊!别再打了。”一把将岳清灵拥入怀内。

  翡翠少保在这样的情况下如同多余一般,不觉尴尬地苦笑道:“岳姑娘,白兄武艺高强,别人不相信他难道连你也怀疑他的能力吗?”说完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地“哈哈”大笑起来。

  岳清灵听罢带着哭腔争辩道:“我……我才没有呢,我只是……”

  翡翠少保不让岳清灵把话说完道:“别再争了,我知道你是怕失去一个如此有为的好情郎才对。”

  岳清灵脸现红霞,转哭为笑地白了翡翠少保一眼,又趴回白愁飞胸膛。

继续阅读:第十回 翡翠城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