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回 古寺神僧
翁墨宸2020-01-08 17:352,153

  知客僧人应了声“是,师傅!”,这才对白愁飞等人施礼道:“三位施主请随小僧入内。”

  在知客僧人的引路下,白愁飞等人逐一进入石壁岩寺。白愁飞细声道:“没想到提慧大师竟有如此深厚的内功修为!”

  翡翠少保闻言只是微微一笑却不答话,也不知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三人随着知客僧人由寺门而入,经放生池、大雄宝殿,来到一条长廊之侧。知客僧人躬身站到一旁,停步不前道:“三位沿着长廊向西直行便可见到师父的禅房了。”

  白愁飞等人对视一眼,沿着知客僧人所讲的方向而去。来到几间禅房前,只见禅房的漏窗板门木柱斗拱均为松木搭建,和一路行来经过的佛堂相比反差极大。

  翡翠少保对寺庙颇为熟悉,想必是时常到访之故吧!白、岳二人在他的领路下进入一间比较宽敞的禅房中,但见一位身穿粗布灰色僧袍,外披一件袈裟,身材枯瘦须眉皆白的老和尚盘膝坐在蒲团上,两道细长的眉毛由上而下垂着,双手正不停地拨动着念珠闭目念经。

  此僧正是石壁岩寺主持——提慧禅师。

  白愁飞等人与提慧禅师寒暄之后,各自寻了个位置坐定,翡翠少保逐一一介绍一番。

  提慧禅师听闻眼前这个年轻的后生便是近些年在江湖上颇负盛名的“惊魂剑”白愁飞,不觉眼前一亮,默念了一声佛号道:“没想到令黑白两道闻风散胆的‘惊魂剑侠’竟是个少年郎儿!”

  “大师缪赞了,在下岂敢当一个侠字。”白愁飞惭愧不已。

  “白少侠过谦了。正所谓‘惩奸除恶侠之小也,为国为民侠之大也’,不论你行的是哪类侠义之举均称为侠。”提慧禅师见白愁飞谦逊有礼颇为喜欢。

  “就是就是,白兄绝对担得起这个侠字。”翡翠少保附和道。

  白愁飞无奈地摇了摇头道:“哎,白某人何以担得起这个侠字!”

  “白大哥为何有此感慨?”岳清灵见白愁飞唉声叹气的模样询问道。

  白愁飞想起这数个月来一直追踪花太岁至石溪古镇,好不容易照了面,却奈何自己的武艺还稍逊于他,自己既无法惩奸,又何谈侠义!

  室内瞬间一片寂静。

  为缓解这种尴尬气氛,岳清灵眼珠子一个打转道:“大师,小女子对佛学禅理颇感兴趣,不知大师可否点拨一二?”

  提慧禅师闻言微笑道:“女施主既与我佛有缘,老衲又岂会吝啬不言。”

  岳清灵思索片刻询问道:“敢问大师,佛门中的事情是否可以跟不学佛之人讨论?”

  提慧禅师梳了梳白须道:“佛门信徒所学的是正大光明的真理,哪有不可对人言之事。故而,一切的经论法门完全向世人公开,不论哪类人均可以研习佛法。”

  岳清灵点了点头又道:“那女子可不可以学习佛理呢?”

  提慧禅师喧了一声佛号道:“当然可以,虽然女信众有家务牵累,也需养儿育女,但习佛念佛都是随时随地的,操作家务时可以念,哺乳抚养时也可以念。而且女信众的心要比男信众更有恒心,静定的能力也较强,所以她们学佛的成就也就比男信众更快。”

  岳清灵见白愁飞和翡翠少保目不转睛地望着自己,均是一脸诧异之色,不禁“噗哧”一声笑将出来道:“你们莫要如此看着灵儿,灵儿只是对佛门不甚熟悉,故而得此良机向大师多问几句罢了。”

  白愁飞与翡翠少保面面相觑,好像心有灵犀般的委屈“我们又没有阻挠你问问题!”

  岳清灵眯着眼睛道:“让灵儿再向大师请教一个问题,可否?”不等白愁飞和翡翠少保答话,她便转头向提慧禅师请教道:“大师,世上真的有佛吗?”

  “灵儿,不要胡说。”白愁飞闻言连忙对提慧禅师道歉道:“大师莫要见怪,灵儿年纪尚小胡言乱语的,大师不必理会。”

  提慧禅师本在数着念珠,闻言后双手合十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所问之事正是世人不解之处。正所谓佛在灵山莫远求,灵山只在你心头。人人有个灵山塔,好向灵山塔下修!三位施主,老衲就讲一个故事给各位听。”

  白愁飞等人均聚精会神地聆听起来。

  提慧禅师说道:“当年,达摩祖师千里迢迢从天竺来到中土传受佛法,在面见梁武帝时,梁武帝曾质问过达摩祖师‘大师,朕一生行善无数救灾扶贫,造桥修路仗义疏财。请问大师,寡人有多少功德?’达摩祖师只用‘无功无德’四个字回答。”

  听到此处,翡翠少保不禁笑道:“若我是梁武帝,听到这样的回答不气死才怪!”

  提慧禅师微笑道:“正是如此。梁武帝听后心中的确很不舒服,但却很克制自己的怒火,毕竟达摩祖师乃从天竺佛国而来,这才未立即发作于是继续追问‘那世上可有佛?’”

  白愁飞和翡翠少保闻言,不约而同地朝岳清灵望了过去,岳清灵见状做了个鬼脸道:“你们瞧,这个问题可不是灵儿第一个问呦!”

  白愁飞和翡翠少保无奈对望一眼竟不知如何反驳。于是,翡翠少保闪烁其辞道:“那达摩祖师如何回答?”

  提慧禅师说道:“达摩祖师很平淡地回答了‘没有。’当时梁武帝的脸色一沉,一腔的怒火终于还是爆发了,他厉声问达摩祖师‘你可知自己是谁?’达摩祖师还是回答了两个字‘不知’。梁武帝气不打一处地转身离去。”说到此处,提慧禅师环视众人一番望了望询问道:“老衲想请问三位施主,达摩祖师的三次回答是何意?”

  白愁飞等人同时陷入了沉思。

  片刻,白愁飞率先回答道:“达摩祖师说梁武帝做了那么多的善事却无功无德,是因为梁武帝做了许多的善事本是功德无量,只因他常把做来的善事好事挂于嘴边成了‘口业’之罪,故而善恶相抵,功德与罪过同互抵消,自然变得无功无德了。”

继续阅读:第十三回 无计可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