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回 锦江会友
翁墨宸2020-01-08 17:352,111

  岳清灵眼圈湿润了不依道:“不嘛,人家也要去。就是因为危险,我才愿意和你去共患难,何况白大哥你武功高强一定不会丢下我的。”

  看着白愁飞无奈地点了点头,岳清灵才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很快,二人便来道了石溪码头的旷瞻楼。旷瞻楼楼临九龙江,楼中建有一个西湖亭。

  白愁飞看着旷瞻楼诗兴大起,念道:“飞楼直欲接天开,选胜登临独自来。云物不随尘事扰,闲情岂为俗缘催。蒲荒远带晴烟去,沙鸟抵御夕阳回。携侣倚栏频啸咏,只惭未辩仲宣才。”

  岳清灵惊讶地望着白愁飞,柔声道:“白大哥不止武功了得,连吟诗作对也不逊色,清灵得此夫君还有何所求!”她回神望着旷瞻楼道:“登临纵览,云物披列,景色真是优美。白大哥,不如上旷瞻楼欣赏一下风景好吗?”

  白愁飞苦笑道:“灵儿,正事要紧,待以后有闲情之时,愁飞再相陪上旷瞻楼。”顿了一下道:“对了,你在这里稍等片刻,我去找一个朋友谈谈有关花太岁的事情。”

  岳清灵娇嗔道:“我等你,不过你不要让人家等太久哦!”

  白愁飞点头应诺,刚要转头离去时,忽闻西湖亭上有人吟诗:“西湖亭上坐,帘卷一溪晴。画栋临江起,疏林隔岸呈。诗题山色翠,酒笙海潮萦。”白愁飞定睛往亭内望去,只见一个英俊潇洒锦衣华服,金色腰带上斜插着的那把翡翠扇在阳光的折射下闪闪发光,手举酒杯自斟自饮自吟。真是位风度翩翩的青年啊!

  白愁飞展开轻功飞身入亭施礼道:“阁下有此雅兴在此亭自饮观潮,真是羡煞旁人啊!”

  青年公子背对着白愁飞道:“白兄见笑了,不如坐下来同饮一杯鄙人家传的翡翠玉泉酒。”说完转身提起桌上酒壶斟了一杯酒递给白愁飞。

  白愁飞这才看清此人的脸,大惊道:“翡翠少保,你怎在此?”

  “还不是等你?”翡翠少保回答。

  白愁飞接过翡翠少保递来的酒一饮而尽,道:“果真好酒。哈哈……哈哈。正巧,我也想介绍一人与你相识。”说完便向岸上的岳清灵招手示意。

  岳清灵缓步走入亭中白愁飞介绍道:“少保,她叫岳清灵,是我来锦城相识的红颜知己。”说罢又向岳清灵介绍道:“此人便是翡翠堡堡主,人称‘翡翠少保’。”

  岳清灵微笑着向翡翠少保轻盈地施了一礼。

  翡翠少保笑道:“姑娘有礼了,我看姑娘应是白兄的红颜知己才是。”说完“哈哈”地调侃起白愁飞道:“白兄不止剑术卓著,连眼光也如此独到,小弟真是望尘莫及呀!”

  “你小子从小到大都是一个德性,老是寻我开心。”白愁飞很是无奈。

  “好了,别都站着请入座吧。”翡翠少保邀请众人坐下一同饮酒赏帆。

  东边的天空飘浮着火红的霞,晨风吹拂,停靠在锦江码头的两桅帆船轻轻地晃动着,使初升的晨曦在微波粼粼的水面上荡起一条火红色丝绸,随风舞动。

  白愁飞看得神往道:“锦水东来映彩霞,千帆临岸有人家。携眷同赏江中景,只遗名篇万古传。提杯共饮一朝醉,十年江湖百年关。剑舞飞花明月夜,刀挂长虹仗天涯!”

  “又想起旧事?”翡翠少保听出了白愁飞句中之意道:“旧事已去何苦再提。”

  白愁飞缓过神来闪烁其辞道:“我正想登门拜访,岂料在此亭相遇,真是巧合得很啊!”

  翡翠少保取笑道:“白兄为何如此客气,想必在岳姑娘面前装出来吧!”转眼看了看岳清灵,见她脸现红霞垂首不语又是一笑道:“白兄一到石溪我便已知晓,故一大早就在此处等你到来。”

  “我知道这是你的地界”白愁飞顿了顿续道:“有件棘手的事想请你帮个忙。”

  “说吧什么事?”翡翠少保询问。

  白愁飞直言道:“为兄想请少保帮我查查‘一跃飘沙’花太岁的行踪。”

  翡翠少保惊道:“白兄想找的便是魔教四魔之一的花魔?”见白愁飞点了点头续道:“我早就想把他铲除了,只是我的能力有限。早前和他过了数招险些败在他手中,哎,惭愧啊!”

  白愁飞反倒惊道:“此人武功真有如此之高?连少保也……”他想如果把“打不过”三字说了出来,怕会让这个老朋友有失颜面,所以便把后面的话硬生生给吞入口内。

  翡翠少保微怒道:“并不是我武功不如他,只因我和他对招时,他的什么狗屁四大护法从中捣乱,我是双拳难敌四手啊。”翡翠少保与白愁飞都是相交多年的老友,说起话来百无禁忌,所以如“放屁”之类的粗俗之语也说将出来。想想真的和他的服饰身份有着天壤之别。

  白愁飞咬牙切齿道:“他杀人无数奸淫少女更是不计其数。为此,我才千里迢迢地追查至此,可惜还是未能为民除害,故想请少保帮忙追查他的老窝,你我一同联手铲除此江湖败类。”

  翡翠少保拍案叫好道:“好,小弟正有此意。只要他没离开石溪镇就好办。”顿了顿道:“其实,之前我便追查到了他的行踪,他就住在镇外东郊百里的花万谷中。”

  白愁飞大喜道:“既是如此,我们便前往花万谷与他们血拼一番。”

  翡翠少保连忙阻止道:“不忙不忙,今晚二位便在舍下住着,一来顺道让小弟尽尽地主之谊;二来因你我有数年不见了,小弟想向白兄讨教几招,看看这些年谁的武功精进得多些。待得明早再起程花万谷也不迟。”

  白愁飞看了看岳清灵,见她一直注视着自己忙笑着对翡翠少保道:“那就恭敬不如从命,只好烦劳少保费心安排咯!”

  翡翠少保喜道:“哪里的话,白兄太见外了。”说完二人“哈哈”大笑起来,随后与岳清灵结伴离去。

继续阅读:第六回 石溪古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