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回 刁蛮玲珑
翁墨宸2020-01-08 17:352,140

  翡翠少保尴尬地笑了笑,随后抽出插于后颈的翡翠扇打开扇了扇道:“小弟认输,小弟认输了。”说罢感慨万千道:“真是惭愧啊,我练习擒拿手已有三、四年之久,一直以来都自负此为小弟的绝技之一,没想到竟比不上白兄一盏茶工夫之所学,小弟甘拜下风。佩服佩服!”

  白愁飞拱手微笑道:“承让,适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

  在一旁观战的岳清灵连忙跑将过来,拍去白愁飞身上的灰尘关切道:“刚才你们哪像切磋,简直是在拼命,都快把灵儿吓死了!”

  翡翠少保笑道:“我们都是学武之人,出手抬脚自有分寸,让岳姑娘担心真是抱歉。”

  岳清灵甜蜜一笑道:“没事就好。我这颗心终于可以呕下去了。”

  白愁飞抬头望了望天色,与翡翠少保和岳清灵走到提慧禅师跟前,叹了一口气道:“古寺烟中隐,斜阳松际微。长歌山下路,孤鸟逐人归。天色已经不早了,晚辈也该告辞下山。”

  提慧禅师双手合十喧了声佛号道:“白少侠的轻功造诣非凡,若能勤加练习这套天龙八式擒拿手,老衲相信要对付‘花魔’绰绰有余。”

  白愁飞点了点头表示清楚。

  提慧禅师继续说道:“三位既已决定下山,就让老衲送三位出寺吧。”

  三人均感不妥,但提慧禅师执意相送便也不再多说些什么了。

  提慧禅师与白愁飞等人一路行至寺门外,双手合十道:“三位施主听老衲一句话:心好命又好福贵直到老。命好心不好福变为祸兆。心好命不好祸转为福报,心命俱不好遭殃且贫夭。心可挽乎命最要存仁道,命实造于心吉凶惟人召。主命不修心阴阳恐虚矫,修心一听命天地自相保。切记切记!”

  白愁飞也双手合十道:“得大师一席话胜读万卷书!有机会晚辈定当再来拜访请教佛理。告辞!”说完念了声佛号,与翡翠少保和岳清灵一同跃上马背,驱骑直奔下山。

  待三人回到石溪镇时已近黄昏。

  翡翠少保领着白、岳二人正要入堡,突然身后蹄声骤响,三人不约而同地回头张望,只见远处一骑正疾弛而至。

  白愁飞定晴一看,立时愕然。

  原来,骑马之人竟是一位身穿白袍劲靴的美貌少女。少女生得美赛天仙,肤色雪白晶莹,腰身纤细美好,胸脯胀鼓丰腴,比起岳清灵亦毫不逊色。少女一手握弓一手拉缰,活色生香,策马疾弛,逢车过车,遇骑过骑,尽显巾帼不让须眉之姿。

  白愁飞不由心中喝彩。正看得动容时,那少女忽然弯弓搭箭,同时又借脚力侧翻至近乎贴着地面,然后由马肚下扳弓射箭,漂亮悦目。

  “飕!”的一声,箭离弦而出。

  箭如同闪电流星般朝白愁飞等人飞射而来。

  白愁飞眼见一支劲箭向自己面门射至,眼疾手快贯劲于右手食、中二指,运用惊魂剑式的“惊讶诧异”,化剑式为指法立即伸出,轻而易举地将这突如其来的劲箭夹在两指之间。

  当箭尾仍在白愁飞手指间晃动之时,少女已驰骋至近前,借腰力翻身回跨马背上。少女秀美的俏容挂着一丝既骄傲又自得的笑意,立即呈现在白愁飞等人面前,只听少女勒马喝问道:“你便是惊魂剑白愁飞吗?”

  白愁飞拱手施礼微笑着说道:“在下正是白愁飞,不知姑娘有何见教。”话音未落只闻耳际风声响起,原来少女手持马鞭在头上旋了数圈蓄满力道后,照着他的身上挥打过来。白愁飞怒眉竖起心中大怒:这刁蛮女真是太过霸道,自己与她素不相识,哪来如此深仇大恨,何以见人便打,真是欺人太甚。双耳微动听声辨势,继而扬手一抓,少女挥来的马鞭之端立时落在了白愁飞的左掌心。

  若对方是个男子,白愁飞定会运劲反拉让对方翻跌马下,当场出丑。可是对方却是一个如此娇美动人的青春少女,怜香惜玉之心促使白愁飞手下留情。

  少女娇呼一声用力回扯。

  白愁飞不禁身体微斜向后运劲相抵,心中踌躇,想不到这么一个年纪轻轻的少女竟有如此强劲的内力。岂知,少女左手向身后马背上的箭囊抽出一支箭,手一扬将箭抛出朝白愁飞射去。

  白愁飞见状连忙将适才接住的那支箭运劲掷出,只见两支劲箭箭头相交,“铛!”的一声,火光四射同时落地。

  这时,站在白愁飞身旁的翡翠少保怒喝道:“玲珑,白兄是翡翠堡贵客不得如此无礼,还不松手。”

  少女闻言作了个鬼脸,才慢慢卸下力道,看着白愁飞放掉鞭端后,右手一缩收回马鞭,翻身下马。

  翡翠少保转身面向白愁飞赔礼苦笑道:“白兄,还请多多见谅,此女正是令妹翡翠玲珑。”转身怒视翡翠玲珑喝道:“还不过来向白兄请罪。”

  翡翠玲珑看了看白愁飞不屑地说道:“他又没有受伤我何罪之有?”说罢白了白愁飞一眼,独自一人跑入翡翠堡。

  翡翠少保见状心中虽气但又无可奈何,只能抱歉地对白愁飞说道:“小弟教妹无方还望白兄海涵。”

  白愁飞笑了笑道:“无妨无妨,令妹英姿飒爽武艺不凡,适才只是闹着玩罢了,我又岂会生气。”

  翡翠少保闻言知道白愁飞是给自己面子,让自己有一个台阶下,心中不甚感激道:“令妹刁蛮任性是白兄不嫌才是。”

  岳清灵“噗哧!”一声笑道:“两位越说越生分了。”

  白愁飞与翡翠少保闻言相视一笑,同岳清灵朝翡翠堡走入。

  翡翠少保吩咐宁伯备下酒菜,四人围坐一席,席上酒菜香味扑鼻甚是丰富,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

  翡翠少保为众人各斟了一杯酒,然后举杯对白愁飞笑了笑拱手赔礼道:“白兄,适才令妹多有得罪,在此小弟自罚三杯,替令妹赔个不是。”说完酒杯贴唇一饮而尽,连续三杯皆是如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城剑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