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聊
雨桐榭2020-03-23 13:072,289

  从没见过他醉酒的模样。

  苏清浅凑过去,又喊了他一声:“梁书彦?”

  听见有人唤他名字,他抬头,悠悠地睁开眼,视线懒懒地扫过她的脸。

  双眼似笑非笑,半分清醒,半分迷醉,勾的人心里直发痒。

  “怎么喝醉了?”她摇了摇他的肩膀。

  梁书彦看着她浅浅地笑,过了好一会儿才软软的说:“浅浅,我们回家吧。”

  声音清醇,乖巧的模样,该死的迷人,苏清浅的心猛然一跳,差点没抑制住将要脱口而出的“好”。

  “我工作的事,你别为难江淮好不好?”她柔声细语,觉得自己像在诱骗小孩。

  他乖乖的点头。

  “那就这么说定喽,我要走了。”她刚准备起身,就被梁书彦扯住了手。

  “带你看个好东西!”他摇摇晃晃起身,哥俩好似的揽住苏清浅肩膀。

  “看什么……哎!梁书彦,你太沉了,快放手!”苏清浅被迫支着他的身子,到了另一个包间。

  门打开,她看见里面被捆成粽子,鼻青脸肿的刘海洋。

  “怎么回事?”苏清浅侧头,望着身边这个醉成烂泥的男人问。

  他垂着头,仿佛已经睡了过去。

  他们身后的两个助理接过梁书彦,好心地给她解释“梁总听江总说了,那天酒吧发生的事情。”

  苏清浅捕捉到“江淮”两个字,但没太在意。

  他这一刻为她出头的行为是真的。

  但如果她不说,也许他也不会问,会一直沉浸在他到底哪里没有满足她的问题中。

  她也许该庆幸至少他在听说后,没有无动于衷。

  他们往外走了几步,又顿住:“梁总很爱你,送给你的衣服,是他带着一群人挑了好久的,他最近老是失眠,现在这种喝得烂醉的样子,也都是因为你!”

  “你们在说出这种话的时候,心里肯定想着:这种作天作地、不知好歹的女人什么时候消失之类的话吧”苏清浅出声。

  “你们心疼你们的老板,那是你们的事。你们不是当事人,所以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也因此,你们没有立场来指责我!”

  苏清浅越过他们,两个助理同时让开,她就这样推开门,头也不回的从里面走出来。

  听到身后关门声,她知道此番举动又得罪了梁书彦身边的人。

  梁书彦的举动让她心动,但两个助理的责备,又牵出她的理智。

  身体里像是困着某种情绪,挣扎着,冲撞着,搅的她怅然若失,心神不安。

  垂着视线快步往前走,苏清浅只想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走没几步,突然从一个包厢里面晃出一具身影,两人皆是避闪不及,就这样撞了个正着。

  苏清浅被撞了个踉跄,倒吸几口凉气,混着那人从包厢里带出的烟味,呛得她轻咳了几声。

  她抬起头,看到对方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她张嘴,刚要出声道歉,但是看到对面的人,不由得神情一滞,于是两人同时开口:

  “清浅?”

  “江淮?”

  江淮亲昵的叫声惹得苏清浅与他皆是一愣,然后又双双笑开。

  “刚才见你出去,没成想又回来了。”苏清浅突然想起门口撞见江淮时,他冷漠的神色。

  “你可能撞见了我弟弟,我没出去过。”

  “弟弟,难怪!”苏清浅好奇,“你弟弟和你长那么像,是双胞胎吗?”

  见她感兴趣,江淮便解释道:“我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很奇怪,我们长相几乎一模一样。”

  见她提着包往外走,又问:“这是要回家?”

  苏清浅柔柔轻笑:“对啊,你呢?”

  “巧了,我也要回家。”他说着往前挪了几步,“一起吗?顺路,我送你。”

  她点头。

  但其实不顺路。

  江淮家在城东,苏家在城西,他每次都是在送完苏清浅后,又慢悠悠的折往城东。

  江淮觉得自己这几天,可能是病了。

  他总是在和苏清浅独处的时候,会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会在弟弟问起女友的事情后,脑中浮出苏清浅的脸。

  明明不顺路,他偏要和人家说顺路。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单身太久了,看什么都眉清目秀的。

  当你喜欢上一个人,你会开始发现她的与众不同。

  比如青春、活跃、热情;比如沉稳、冷静、镇定。

  在他询问苏清浅几个策划方案时,她说话条理清晰、有逻辑,见解独到。

  完全不像圈子中传的那样,是个完全沉溺于情爱的傻逼。

  她在谈及自己兴趣时,眼里迸发出来的光彩,就像是被锁在笼子里的雄鹰,突然可以展翅时,那种从容又兴奋的姿态。

  车上的氛围太过安静,有些尴尬,苏清浅将头靠在窗上,不知不觉间竟然睡着了。

  车停在苏家楼下,江淮却没叫醒她。

  许久未见的理智突然涌上心头:她是别人的未婚妻。

  即使那个人是自己的竞争对手,他也不该对苏清浅怀上这种非分的心思。

  要么就在这种感觉还不深的时候,掐断这些念想;要么就放任自己,说不定她真会和梁书彦分手。

  江淮揉了揉眉心,一时间有些挣扎。

  直到电话铃声打破了这沉寂。

  苏清浅迷迷糊糊的睁眼,接起电话:“喂?妈?还没睡呐?”

  电话那头的人应该是训了她些什么,她连连点头。

  “是是是,在回来的路上了,你别急。”

  她说完,转头看了下窗外。

  接着话音一转:“哎,我已经到楼底下了,您等等,我马上就上来。”

  她挂断电话,朝江淮愧疚的问:“我睡了多久?肯定耽误你太久时间了吧?”

  “没事,快回去吧!你爸妈还等着你呢。”江淮无所谓的摇了摇头。

  “谢谢老板,下次请你吃饭。”苏清浅下车,朝江淮招手。

  等他的车倒到一半时,苏清浅突然回头:“工作的事我已经和梁书彦商量好了,你可千万别辞退我啊!”

  “知道了,不会。”江淮无奈的看向她。

  此事作罢。半夜,苏清浅睡得正熟,突然被电话铃声吵醒。

  “喂?”她的声音睡意朦胧。

  对面悦耳的男声委委屈屈,却像炮弹似的在她耳边炸开:“浅浅,你能不能,不要离开我。”

  苏清浅松手,手机砸落在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莲花黑化之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白莲花黑化之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