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茂兰殿
姿年2020-02-15 09:062,413

  翌日,我醒来时已到了晌午,这一觉竟睡了这样久。尚未梳洗,一眼就见着屋子里陡然的明亮,已等不及左右侍婢细细整理,只匆匆更衣,便斜倚在有兰草及绿萝藤叶簇偎的轩窗前,盼着见一见这久违的明媚。

  湛蓝的天色云朵稀落,阳光泛泛有些刺眼,凉风拂落梧桐叶,偶有惊鸟掠过,愈显得高远而清静。茂兰殿内外皆是这碧落生幽、风姿洒逸的兰草,衬着院子里几株月白色大丽菊,清雅之趣自不必言表,更遮掩了秋萧索之意。

  我微微仰起头,不知不觉吟诵起5岁时写的那首《幽兰吟》:“隅有一株兰,幽幽独自芳。年年复相见,采采映君心。隅有一株兰,娈娈不妖娆。蓁蓁又灼灼,众香唯拱之。”

  我自幼极喜爱兰草,因作了这首诗而得到父王赞赏,赐名“茂兰殿”,前朝百官纷纷敬献各地兰花良种,又请了一干花匠悉心栽植照料。由于品种繁多,我也只认得一部分,其中有好些个稀有品种都是我至今仍叫不出名字的。若父王与母后还在,定会教我一一认得,想到此处,我忽要落泪。

  不知站了多久,臧儿从身后为我披了一件绛红色雏鸟祥云织锦图样的狐毛镶边披风,轻声叮嘱我:“秋意渐浓,今日好容易放了晴,屋子里是该多通通风的,可公主别光顾着赏景,忘了添件衣裳,当心着凉。”

  接着,唤了一干女婢打开所有的小窗,整间屋子里顷刻弥漫着阳光、泥土与植物混合的芬芳,我当即会心一笑,柔声说:“还是臧儿解我心意。”

  臧儿浅笑,柔声说:“臧儿自7岁进了宫,就一直跟在公主身边侍奉,是公主向来待臧儿真心,臧儿才解得了公主心思。昨日风波刚过,公主心神不宁,刚刚对着窗外满目兰草面露忧伤,臧儿猜想公主必是触景生情,思念先王和王后了。”

  “臧儿。”我轻声念她的名字,伸出手去握住她的一只手,心里是说不出的感动。

  话音刚落,平日侍奉我梳洗的侍婢千织和素禾捧着大大小小的水盆进来,说:“让奴婢们伺候公主梳洗吧,一会儿早膳都要凉了。”

  我点点头,开始洗漱,随后就坐在铜镜前,从镜子里看着千织与素禾为我梳头,臧儿则在一旁捧着妆饰盒子。

  “公主今日想梳什么样式的?”千织问到。

  我想了想,说:“梳个蝉翼吧。”

  “诺。公主可否让素禾来梳?素禾手指细长,最擅长梳蝉翼。”千织笑说。

  我说:“好,那就让素禾来梳吧。”

  素禾是新进的宫女,刚进宫没几日,因原先的梳洗宫娥染了风寒,被移出茂兰殿养病,她便顶替进来。

  素禾年十五,白皙细弱,眉目极为清秀,素白色宫装贴裹在身上,衬得身段玲珑有致,淡雅之处又多几分出尘的气质,姿容要在一般宫娥之上。

  她腼腆应了声“诺”,怯怯地走到我身后,开始为我梳蝉翼的发式。蝉翼是将头发分成上下两层,上层造型薄如蝉之两翼,轻盈别致,下层简单束起即可。

  只见素禾伸出一双手纤细如葱玉,果然是灵巧细致,与千织平日手法不同,不一会儿就梳成了。臧儿递上了一只幽兰泣露白玉簪子,千织将它斜插在那“蝉翼”的一侧。我对着镜子左右搬看,觉得配得甚妙,与今日这身淡白色墨兰叶子织锦图样的衣裳极衬。

  “公主当是天下最美的女子了。”素禾静静退在一边,对着镜中的我细声赞美。

  “素禾也当是天下最会梳头的女子了。”我微微一笑,看她一眼,她却羞涩地低下头去。

  “公主谬赞了,素禾不过只擅长这一种罢了,而千织姐姐却擅长多种,素禾日后还要多多向她学习。”她仍是低着头,声音细软。

  “你过谦了,这蝉翼的发式我从未见宫娥中有人能梳得如你这般精薄,只是见你梳头的手法与千织素日的手法很是不同,听你口音也不太像西虬人,你是哪国人?”

  “回公主,奴婢是原是幽国人。”

  她说罢,抬头看了我一眼。

  我一听到幽国二字就如芒在背,心生敏感,一时好奇,便又问她:“那为何会来到西虬,又入宫为奴的呢?”

  “奴婢小的时候,父母死于战乱,与胞弟相依为命,乞讨为生。十岁那年,胞弟感染风寒,没钱治病,我在街上四处乞求,幸得一位好心人救助,这位好心人是西虬的大商人,那日他去幽国做买卖,刚巧在路边碰到我与性命垂危的胞弟,不仅治好了胞弟的病,还给了我与胞弚许多钱,从此我便与胞弟生活西虬了。说到入宫为婢,也不过是为了养家糊口,混口饭吃罢了,不想一直增添那位恩人的负担,也想着将来能有机会报答他的恩情。”她说罢,眼中泛起点点泪光,那清凌凌的眼波里带了淡淡的哀愁。

  我听着她的身世,心底却忍不住伤感起来。这天底下的孤儿,不管是生在王宫还是民间,不管是幸运的还是不幸的,倘若没了双亲在左右,就算得到再好的照顾,总归还是像无根之草一般,遇上点风雨,就没了底。

  许是见我一直愣神不再发话,她忙着用袖口拭泪,强颜柔声道:“素禾回忆起往事,一时感慨,话多了些,忍不住落泪,在公主面前失仪,还请公主恕罪。”

  我微凉一笑,说:“何罪之有,我只是没想到你竟也有如此凄凉的身世,只是幸好,你也遇上好心人,不至于流落街头。倒是我,不该无端惹你想起伤心事。”

  “公主哪里的话,公主这样说,真的是折杀奴婢了。奴婢能进宫侍奉公主,实在是奴婢几世修来的福分,公主一时关心奴婢,才会问起奴婢的身世,奴婢感恩戴德还不及,怎可说是公主惹的奴婢伤心呢?”

  “你很是知礼,一点儿也不像新进宫人,姿容气度也不一般,真是难得。”

  “谢公主夸赞,素禾就是再怎样,也比不上千织与臧儿两位姐姐,两位姐姐已如同九天仙女,而公主更是天上才有的公主,是众仙女之首。”

  千织与臧儿听了,相视一笑,只说素禾实在是个伶俐人儿,句句不离对别人的溢美之词。

  我笑而不语,只觉得她言语行状实不一般,心中略有疑惑,但很快一闪而过。从昨晚到今早我滴水未进,此时已是饥肠辘辘,遂命了她们退下,将桌上的饭菜吃得个杯盘无粒。

  饱腹之余,顿时心生满足。

  忽来了兴致,移步到院子里赏兰,我伸出白皙细长的手指轻轻抚摸那些翠绿垂然的叶,低头闻那一小朵一小朵精细的白色花瓣,只觉得像吸了仙气一般,神清气爽。此刻早已将昨日之事抛在九霄云外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宫有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宫有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