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将计就计
姿年2020-02-15 09:103,117

  我入了宫,封了妃,却连那幽王的脸都没看清楚,还被赐居在离他十万八千里远的和鸣殿,在幽宫的每一天对我来说都是种折磨,只要一静下来,我满脑子都是仇恨,我只想尽快杀了他,如果早一天杀了他,我就可以早一天结束这种煎熬。

  不知为何,这几日,我发觉和鸣殿好像新来了些许陌生的面孔,殿门内外值守的人也多了些。不由得问起甘棠:“和鸣殿仿佛新添了些许宫差。”

  “王妃英明,确有此事,奴婢还没来得及向您禀报。这是太王太后为王妃的安危着想,特意选送来的。王妃刚入宫不久,和鸣殿先是南院失火,后又沉香溺亡,太王太后担心王妃受到了惊吓,便让内务监加派了人手,凡事多些照应。”甘棠婉声道。

  “我虽初来幽宫,但毕竟是这和鸣殿的主子,眼皮子底下接连发生状况,我也难辞其咎,本还想着如何去向太王太后请罪,却不想反过来还要劳烦太王太后为我操心,实在是罪过。如此,更要亲自去一趟寿康宫了。”我伸出右手轻轻拂了拂左手的衣袖,那鸦青色底子的袖子上绣着的一只褐色丝雀,仿佛“扑腾”一下要从那深邃里跳脱出来,连带我的心脏也随之突突地剧烈跳动着。

  甘棠嘴角一抹淡笑,一面替我添茶,一面似有犹疑道:“请恕奴婢多嘴,王妃……好像未曾向奴婢们问起过南院之事?”

  我浅浅一笑,抿了口茶,淡淡道:“既来之,则安之。如你所言,我初来这和鸣殿,本就陌生,生性又不是爱热闹的,有些事不问也罢。”

  “王妃圣明。”

  “只是发生那样的事,怕是我想不知道也难,近来偶尔也能听到宫人们私下谈论此事。那南院住着的是左贤王的母亲——雨滴夫人吧。”我淡淡道。

  “回禀王妃,正是。内务监的总管昨日已查明,是值夜的小宫娥一时贪睡,灯笼随手搁在了草地上,被野猫子掀翻了,才着了火的,那小宫娥已去领罚了。”甘棠低眉垂首在一侧,虽镇定,目光却不看我。

  “原来如此。”我佯装大悟,接着道:“只是雨滴夫人为何会禁足在南院?”

  甘棠仍是垂首在一侧,顿了顿,缓缓道:“王妃有所不知,当年雨滴夫人触犯了幽宫的规矩,先王在世时不忍处置,只在临终前留下遗诏,命人将其终身禁足在和鸣殿南院。”

  我淡淡地点了点头,便不再问下去。这甘棠和云夕所言相差甚远,甘棠言辞闪烁,自不可信,而云夕所言也无从证实。那日误入南院,与雨滴夫人寥寥几句,便觉得事情绝非这般简单。只是按理说,雨滴夫人算是太王太后的亲侄女,太王太后又如此偏爱左贤王,以当时今日太王太后在朝野中的势力,即使左贤王没有登上王位,雨滴夫人又何以沦落至此呢?

  “替我梳妆吧,已来了这几日了,早该去给太王太后和太后请安了。”我放下手中的玉碗,淡淡道。

  甘棠应了声“诺”,便起身搀着我径直朝着梳妆台移步。

  先是去了寿康宫给太王太后请安。一进寿康宫,绿庭生葳蕤,菊意满庭芳,想必太王太后甚爱赏菊,满院子上品的菊花开的恣意而自得,香气清冽,色彩缤纷,衬得整个寿康宫宁静祥和、威仪不凡。

  一入外殿内,便有凝息香的气息细细蔓延而来,这凝息香是用薄荷、香草、富丽菊、竹叶、石斛配制而成。从前,西虬宫中对焚香极为讲究,宫中一等一的制香高手是代夫人,但比代夫人更胜一筹的不是别人,却是我已故的母后。

  此时,左右两个红衣宫女上前打起了步入中殿的帘子,三面紫檀木框白玉支脚屏风映入眼帘,绣的是一位穿着战袍的女子骑马带兵征战图,画中女子貌美而矫健,神姿英发,栩栩如生。对太王太后的智勇早有耳闻,昔日曾亲自带兵出征坐镇指挥,想必这画中女子便是昔年太王太后的样子,当真是位有着英雄胆的美人。绕过屏风,中殿陈设十分简单,却极其讲究。大约每一盏青铜灯盏上,均特制了八棱四角鎏金灯罩,四角下皆有玉葫芦流苏坠子做陪衬。

  太王太后正斜倚在六脚软塌上闭目养神。

  “狐玺给太王太后请安,愿太王太后凤体康健,欢愉常在,容颜永驻。”我微微低着头跪在地上施礼,不知为何,久久未得到太王太后应允,便只得一直跪着。

  太王太后这儿的凝息香里薄荷的比例颇重,薄荷有提神醒脑祛头风之效,看来太王太后定是时有头风之症发作。离得近,软塌茶几上的凝息香的薄荷气味令我有些不适,险些失礼,眉间微蹙,换作浅浅地呼吸,极力维持仪态。

  “起来吧。”

  不知何时太王太后已起身站在我身侧,一旁的甘棠赶紧搀着我起身,膝盖有些酸麻。刚刚站稳,便见着云姑带着一众宫人全部退到寿康宫殿外。

  太王太后背对着我而站,发尾梳着郁葱髻,一只连环扣式翡翠钗斜插在左侧,一袭绛色缎面银线滚边的长袍,系着玄色腰封,身姿依然娉婷。

  “倘若要论起辈分,你本该管我叫一声姑祖母的。”

  “是。”我温声应和道。

  “所以啊,这于情于理哀家都得令你多跪一会儿。这幽宫不比别处,我们西虬的公主一旦嫁入他国,就注定只有两条路可走。”说到这儿,太王太后顿了顿,接着道:“你是个聪明的孩子,很多事情不必哀家多言,你理应明白。”

  不知为何,见到太王太后今日这般气势,我心中深感恐惑,此刻手心里已出了些许汗,恭恭敬敬地立在一侧温声道:“狐玺不敢,请太王太后教诲。”

  只见她慢慢踱到我面前,两颗明亮漆黑的眸子似笑非笑地注视着我,一字一句道:“要么成为这后宫之主,要么甘做阶下死囚。”

  心下猛地一惊,惶恐至极。细细想来,这偌大的幽宫上下,真正能令雨滴夫人落得如此境地的,怕是也只有太王太后一人。

  没准儿,太王太后大约已料到了我入幽的动机,此番话语许是试探,又许是拉拢。太王太后不是一般的女人,此时若是轻易暴露了自己的需求感,不仅得不到她的帮助,他日定会沦为她翻覆天地的工具,下场也绝不会比雨滴夫人好到哪里去。可是,我若不表现出想要向她靠拢的诚意,怕是日后也别想有好日子了。

  我屏住呼吸,缓了缓,怅然道:“狐玺7岁那年父王母后先后离世,幸有叔父叔母念及手足亲情,待我视如己出,然而叔母后却在我入幽前离我而去。如今又只身在异国,狐玺心中的孤苦,旁人怕是不能理解的。狐玺本是为了两国百姓能免于水火,才自愿嫁入幽国的。既不曾想过要成为这后宫之主,也不愿轻贱自己随便就丢了性命。这幽宫之中,狐玺无依无靠,日后还请太王太后多多教诲。”

  说罢,我便屈膝向她跪拜行礼,手心里全是汗,低着头心里不停地告诫自己要保持镇定,不能露出一丝惊惶之色。

  太王太后随即喜颜悦色,十分慈爱地双手扶着我起身,温声道:“好孩子,快起来。我从第一眼见你,就知道你是个不一般的孩子,聪明懂事识大体。你自幼就是长在宫里的,在西虬那也是备受宠爱的长公主,跟其他几位嫔妃那是有天壤之别的。往后你只要肯听哀家的教诲,哀家保证,这整个幽宫都将会是属于你的。”

  太王太后一面说着,一面轻拍着我的手背,脸上挂着意味深长的笑容,慈祥又暗藏锋利的双目,直直地盯着我的眼睛,看得我不由得低下头去,心下有些惊慌,赶紧谢恩道:“狐玺谢太王太后垂怜。”

  此时心里已十分清楚,眼下我是逃不出太王太后的手掌心的,只有将计就计,假装向她靠拢以自保。太子傅曾教导说:善于借力者善成。倘若真能借着太王太后之力除掉幽王,待我大仇得报,已然无憾,哪里还会在乎这条性命?

  从寿康宫出来,就没见着甘棠的身影,这甘棠屡屡行踪不定,其中必有问题。一想到她是太王太后派来的人,便觉着由她去吧。

  一路上心中不停碎念,莫非叔父王所说的西虬内应是太王太后?可转念一想,又觉这似乎不太可能。太王太后虽是西虬公主,可她当年远嫁西虬可是迫于家族遭难。想当年,她娘家作为西虬王室的一脉,在一场内乱争斗中,死的死,贬的贬,流放的流放,她当恨毒了西虬才是。何况她已在大幽把持朝政多年,因此她根本没有任何理由帮助西虬。而若以当今天下大势来看,如果我猜的没错,她应想要灭掉西虬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宫有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宫有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