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素妆待嫁心犹寒
姿年2020-02-15 09:083,494

  战鼓凄嚎,风啸马嘶,飞沙漫天,兵器交锋的声响夹杂着战士厮杀的怒吼,鲜血四溅,我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在我身边倒下,血流成河……我惊慌无助地张大嘴巴想要哭喊,却怎么也喊不出声音。突然,一个穿着钢盔战衣的彪悍男子手持长刀带着凛冽的笑意向我走来,我看不清他的长相,那长刀欲落之时,我恐惧的几欲窒息。我想要逃跑,双脚却似乎被困在了原地,怎么都动弹不得,危急之时,我终于喊出一声:“父王,救我!”

  “公主,公主!”我隐约感觉到有人在轻轻地推我,猛然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的却是一脸焦急的千织。

  原只是一场恶梦,那感觉却像是亲身经历的一般,我又看了看千织身后那一干熟悉的面孔,再次确定自己是虚惊一场。我心神未定,只觉得浑身无力,额发与后背汗津津,十分难受。

  “几时了?”我有气无力地问了句。

  “寅时。公主可是这几日身心俱乏,做了恶梦?”千织关切地看着我,小心地问。

  我怅然地点点头,昨夜睡得沉,可并未能好睡。

  “臧儿呢?”我随口问道。

  千织迟疑了一下,柔声说:“公主怎忘记了,臧儿姑娘现在已是太子殿下的人,此刻自然是在太子宫中。”

  许是习惯了臧儿在身旁,我差点忘记了昨日的事。

  “她可好些了?为何迟迟不来见我?”我心中闪过一丝疑虑。

  “臧儿姑娘虽然未能痊愈,但已经好了很多了,公主大可放心。太子殿下说怕臧儿与公主见面之后,一时情绪激动既伤到自己的身子,又会惊扰到公主的情绪。毕竟,毕竟今日是公主和亲的日子。”千织缓缓地说着,许是怕触及我的痛处,因此最后一句说的格外小心。

  我怎会忘记呢,昨日那番信誓旦旦绝非戏言,我一定要嫁给那个人,一定。

  想到这儿,我不禁咬紧了已经干裂的下唇,唇齿间有血的腥气,似要漾到嗓眼里。

  千织许是被我愣神的样子吓着了,有些战兢兢地说:“公主,刚刚有人来报,说幽国迎亲使者丑时已到达西虬,已经见过王上,只等公主一切妥当,即刻便可动身。”

  “那就梳洗吧。”我淡淡地说了句,转眼看了看千织身后的宫人们,个个面色憔悴,眼睑浮肿,昨夜定是又没得睡,光是准备那些东西,也够她们忙活的了。

  一切似乎跟往常没什么不同,她们按部就班地伺候我梳洗打扮,我只需坐着,什么也不必做。

  洗漱停当,正准备为我梳头的千织忽然想起什么似得,拿了牛角梳子的那只手停了下来,向身边的宫人问到:“这时候怎么不见素禾?”

  宫人们面面相觑,似乎都不知道素禾的去向,只见仲云怯怯地凑了上来,低声说:“回姐姐的话,早起的时候,见素禾姐姐面色不好,刚才奴才们各自捧着东西进来的时候,素禾姐姐说是肚子疼的厉害,就将这嫁衣交与了奴婢,这会子估摸着还在,还在沃头。”(先秦时期古人称厕所为沃头。

  仲云本来年纪小,语气总是稚气未脱,胆怯起来还有些结巴,这会子说了这些,一旁的其他宫人早已忍俊不禁。

  千织听罢,正声道:“事先吩咐了由她负责梳头穿衣,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躲懒?还不赶紧去催一下。”

  我轻扬起一只手,细声道:“罢了,连日来你们都已十分辛苦,她许是真的不适。不过就是梳头而已,就由你们来梳吧。”

  我说罢,又扫了一眼仲云双手捧着的那件繁复而华丽的嫁衣,丹色底子上金丝银络绣了整幅赤金腾龙与凤凰,周身围绕着银线绣制的祥云图样,领口袖口所在之处全是金线饰了边的,更配有九翚四凤攒珠金步摇一支,好不奢华!

  我冷冷笑道:“这件嫁衣实在太过华丽,我怕是穿不了,不如就穿去年生辰叔母后送我的那件新衣吧,发式也尽量梳得简单柔和一些,妆也要淡一些。”

  “可是……”千织面露难色,支吾着说:“这嫁衣可是王上命代夫人亲自为公主挑选的样式,并命了上百人连日连夜赶工制成的,在宫中,怕是只有公主您出嫁才能穿上这样奢华的嫁衣啊,弃之岂不是可惜了?”

  我伸出手抚摸着那件嫁衣,嘴角漾起一丝寒意,柔声道:“我怎会不知这样的嫁衣是王上殊爱才能拥有,只是你可知道这样的嫁衣是何人可穿得?”

  千织摇摇头,我见宫人们也是十分疑惑,便浅笑着正声道:“一来这嫁衣并非我这样在自家受宠的公主就可穿得,那幽王早已有妻妾,虽是和婚,但我左右不过是妾室,何以穿得这样张扬?只怕到时会被人笑话我轻狂而不知天高地厚。二来想必那幽王已见过天下无数绝色女子,既然如此,我又何须大费周折浓妆艳抹呢,不如只略施粉黛,别失了礼数,留我本真,如此便好。”

  千织听罢,似乎明白了些,眼波一转,随即露出笑容,巧笑道:“难怪王上这般器重公主,咱们的公主果真是不一样的,容貌自当是天底下无二的不说,心思也总是最特别的。”

  她说着似乎又犯了难,支吾着:“可是,若代夫人问起来……”

  我柔声说:“就说是我自己的心思,国丧并未结束,我既不能为叔母后服丧,便要穿着她送的衣裳出嫁,以敬女儿之孝。”说罢,语气已有了几分哽咽。

  许是听到我声音有变,一干子人齐齐地应了声“诺”,便不再出声,只麻利地伺候着梳妆更衣。

  我只要一想到叔母后,就会想到叔父王的话,那种有如剜心的痛真是无法用言语名状,而我每痛一次,对东方甫尹的恨就加深一层,那些恨层层冻结,坚如寒冰。

  去年生辰叔母后送的这身衣裳已足够华贵,今日是第一次穿上,样式、色彩、图样,果然与我很是相衬。桃红色织锦卷藤纹的宽袖紧身曳地长袍,周身有银线绣制的雏凤及麋鹿图样,腰间是茜色织银的丝带。头发只向后绾成一个松松的环髻,发髻之上斜插着平日里常戴的那只幽兰泣露白玉簪子,既明艳又素净,既尊贵又低敛。

  我仔细端凝着镜中的自己,颜如舜华,佩玉琼裾,可似乎还少了点儿什么。复又坐下来,顺手拿起妆台上画眉的笔,在清水里沥干净,蘸了桃红的胭脂,以那眉心的朱砂痣为花心,对着镜子画了朵五瓣桃花,只是细小的那么一朵,但自觉是增了几分妩媚。

  千织在一旁惊喜地赞叹道:“公主亲手描上的这朵桃花简直太妙了!远远看着真像是自那眉心开出来的,这天下绝不会有比咱们公主更美人了。”

  我微微一笑,转身环视着茂兰殿,怅然道:“我走后,这茂兰殿怕是要荒芜了的,你们大约也要被充到别处了,我最担心的莫过于遣了你们做苦役。倒不如都去太子宫里做事吧,臧儿一个人也是孤单的,若你们都在,她总算有人照应了。”

  我说着,心头又是一阵凉意,遂又转身,打开妆台上那只木匣子,里面是一只白玉雕兰镯子,也是去年生辰的时候,太子送我的贺礼,一眼便知是极其珍贵玉材,准是各地进贡的珍品中的珍品。因为知道太子的心思,为了不令他误解,所以这白玉雕兰的镯子我从未戴过。

  我将那镯子递到千织手上,细声说:“我走后,你将此物交到太子手上,把我这番话告诉他,就说是我临别之时最后的心愿,他定会想办法将你们留在臧儿身边。”

  我说罢,给千织使了个眼色,她会意凑上前来,我贴在她耳边私声说:“代我转告臧儿,要她好好照顾自己,。”

  千织会意地点点头,跪拜在我跟前,应声道:“诺。千织记下了,奴才们深感公主隆恩!千织只恨不能随公主入幽,还请公主多多保重自己。这茂兰殿,奴才就是再忙再累,也会想尽办法来打理的,不为别的,只为公主哪日想回来探亲时,能和从前一样舒舒服服地住在自己的屋子里。”

  话语未毕,千织便哽咽着说不下去了,接着一干子人也呼啦啦跪了一地,轻声啜泣起来。

  我生平最怕离别的场面,此时被他们这么一感伤,眼泪已忍不住流出来。我怕哭花了妆容,只好将视线迁往别处,强忍着内心的不舍,佯装镇定地吩咐了句:“此去不知是何年月才能归探,哪里能由得我想回来便回来的,只是你们此番忠实我心领了。好了,都起身吧。千织,你快快去趟羲和殿,就说我已经准备妥当,即刻便可动身。”

  千织边拭去眼角的泪迹,边欠了欠身子离去。

  我一个人走到院子里,倚着廊柱,失神地看着那曦光微亮的天空。

  从未踏出过宫门的我,如今要只身去到那个遥远而未知的国,跟那个传说中暴虐成性,又与我有着血海深仇的陌生男子虚情假意……忽有缕缕寒意袭上身来,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茫然与无助,甚至还有一丝恐惧。

  不知为何,我想起我的父王和母后来。记得我幼时,父王常为母后画眉,丝毫不避讳我在跟前,母后一面嫌他画的不好,一面是满面娇媚的喜悦,那样的伉俪情深,只像一对平常人家的夫妇。有时父王还会问我,玺儿,看父王为你母后画的眉好不好?我总是咧着小嘴笑着拼命点头说好,父王给母后画的眉最好。

  那样温馨的画面,我至今想起来仍觉得心头暖热。

  这才是我所期待所憧憬的日子,彼此钟情相惜,郎为我画眉,我陪郎君写,知我心意解我忧愁的如意郎君。

  而今,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幽王,只要一想起这个名字,我就浑身冷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宫有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深宫有狐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