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阮轻你找死
洛七七2020-01-14 14:552,387

  次数多了,老夫人再善良的性格也被磨灭,导致如今一提到阮轻,老宅所有人都头皮发麻。

  王叔摇头,表情沉重:“夫人说可以等等,而且一副很恬静的模样。”

  中年妇女一听,脸色大变:“莫不是夫人改变策略了?这让老夫人可怎么办?”

  “阿岚,夫人可能真的懂事了,说不定事情没有我们想的那么复杂。”王叔看着中年妇女沉吟。

  岚婶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这可说不准,行了,你去忙吧,我先去和老夫人说一声,免得措手不及。”

  岚婶进了老夫人的房间后,将这事说了出来,老夫人并没有午睡。

  只是有点担心阮轻会接着这次机会告状,闹得特别凶不好收场。

  所以才故意的晾着她。

  而秦歌这边,当她看完一本杂志后,刚起身,就发现不远处多了好几双眼睛,她一扫过去。

  发现大概有5双眼睛,在她看过去的时候立马挪开。

  秦歌狐疑的看了眼小葡,小葡默默地低着头,内心祈祷:夫人,都是您以前作得太多,导致她们都防范着啊。

  这时王叔立马走过来,神情隐约紧张:“夫人是要去找老夫人吗?”

  一脸懵的秦歌见王叔如此警惕,这才明白过来,笑道:“不是,我想去洗手间。”

  不料,她这话一出,非但没有让王叔放松,反倒是让周围的佣人都警惕起来。

  但王叔还是恭敬的带路:“夫人这边请。”

  茫然跟上的秦歌内心更懵,按理说她也算是半个顾家人,为何她去上个洗手间,王叔还特地在前面带路?

  不等秦歌多想,等她从洗手间出来后。

  这才发现佣人的数量比刚刚要多上一倍,而每一个看她的眼神都非常的警惕。

  随时戒备着怕她会做出出格的举动。

  秦歌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怎么有种犯人的感觉?

  “轻儿来了?怎么不让人叫我呢?”一道温暖慈祥的声音在客厅处传来。

  秦歌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走过去,入眼是穿着一身华贵旗袍的中年女人,面容精致,白皙紧致的皮肤处处彰显着她年轻,怎么看都不像是五十来岁的女人。

  中年女人一头乌黑的长发盘起来,雍容华贵的坐在沙发上,只是一个动作,便彰显着她的尊贵和优雅。

  秦歌收起打量的眼神,倒吸了口气上前:“妈?休息的还好吗?是不是我打扰你了?”

  顾老夫人招手让她坐在身旁,在秦歌打量她的同时,她也打量了秦歌一眼。

  一身浅蓝色的纱裙衬托着她白皙的皮肤,身上的首饰华贵却不俗气,脸上的妆容精致却不浓厚,她身上的一切都恰到好处的凸显出她的美。

  这样的阮轻让她眼前一亮。

  恍惚间,误以为她不是印象中的阮轻。

  “妈?你怎么了?”秦歌拧眉过去走下后,轻声问道。

  顾老夫人忽然让她回来,大概是因为报纸的事情,可现在却盯着她走神。

  让她有种很不安的预感。

  顾老夫人收回目光,疼爱的拉着她白皙的手指:“你和凛儿还好吗?听说他要和你离婚……”

  这一次她怎么不来告状?

  秦歌微楞,随即打着哈哈:“挺好的啊,妈,之前是我不懂事,现在我想开了,他不喜欢我,我也不会勉强的。”

  言外之意是她同意离婚,前提是属于她的她要拿走。

  顾老夫人被她的话说楞,她们虽然没有住在一起,但具体的情况她还是了解。

  顾远凛和她提离婚不是一天两天的事,现在却……

  “凛儿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老夫人岔开话题。

  “他说公司有事回不来。”秦歌淡定的接上她的话,紧接着道:“妈,我和他的事我相信你心里也有数吧?”

  毕竟之前阮轻这么做,顾家人还如此从容,忍受到极限也是正常不过的事情。

  老夫人不知道该点头还是摇头,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

  秦歌也不打算藏着掖着,婆媳大战她真不合适,索性打开天窗说亮话:“他要和我离婚,我答应了,但在财产上他并不想分我一毛钱。”

  “什么?”老夫人惊呼。

  不知是因为秦歌同意离婚还是因为顾远凛不掏一分钱而惊讶。

  半响,回过神的老夫人,这才拧眉问道:“轻儿,你……当真是同意了?凛儿这些年……”

  “妈,我知道,他不喜欢我,继续缠着他对彼此都不好,我也想明白了。”秦歌一脸淡定的解释。

  老夫人深吸了口气,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说。

  可在看见和以前完全不同的阮轻,内心却不知道该不该信。

  以前阮轻用过很多招数,唯独从来不说要放过彼此,一心只有顾远凛。

  在老夫人内心翻涌的情况下,秦歌巧笑倩兮的开口:“妈,我们年轻人的事情会自己解决好,这些年辛苦你了。”

  老夫人头一次见如此懂事的阮轻,心里更加不好受。

  思及此,她看了眼岚婶:“去将凛儿叫回来,一定是他对轻儿做了什么!”否则变化不可能如此大!

  “……”这是什么操作?

  懵了。

  岚婶点头遵命,看了眼秦歌后就往外走去。

  “别!不要叫他回来!”秦歌大脑迅速作出反应。

  可早已经为时已晚,岚婶已经出去了,老夫人一脸不解的看着她:“轻儿是担心他欺负你吗?别怕,有我在,他不敢的。”

  秦歌扯了扯嘴角笑着,内心却一阵吐槽。

  以她的直觉,顾远凛这甘蔗男,进门后的第一件事,一定是质问她告状有意思吗?

  老夫人见她沉默,担忧的问道:“轻儿,你是不是累了?要不先去休息会?”

  为了接下来有更好的状态,加上避免和老夫人的接触,她理所当然的点头,毕竟阮轻做过更多过分的事。

  她先长辈一步休息会,倒也不是大事。

  当她站起来准备往客房走去时,出去不到三分钟的岚婶急匆匆的跑了进来。

  她一脸着急、担忧的看着老夫人:“老夫人,不好了,少爷、少爷气冲冲的进来了!”

  老夫人拧眉,不解地问道:“你不是刚打电话过去吗?”

  岚婶连连点头,喘着粗气:“是啊,电话还没挂完,我就看见少爷的身影,似乎非常的生气!”

  而秦歌一转头,就看见门口长廊处,一道黑色身影气势冲冲的走来,若是在古代的话。

  他的手上一定会提着一把剑!

  不等秦歌琢磨清楚,顾远凛阴沉着脸,浑身散发着低气压,他低沉的声音如鬼魅般响起:“阮轻,你找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顾总别凶,萌妻认怂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