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带血的狗尾巴
申椒2020-01-16 16:015,199

  耳边孙父还在温声嘱托着:“如果有记者问起来,你可千万不要回应。”

  孙宣朗才回过神:“不回应只是逃避,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尤其是我,我不能逃避。”

  孙父一愣。儿子语气坚定地好像在下定什么了不起的决心似的。

  “也是哈,像你这种身份怎么能不回应。不过那个科研中心之前还用过咱们全家的照片做宣传,恐怕会有好事之人翻出来做文章……”孙父有些着急了:“不过当年咱们看在陈市长的面子上,可是一分钱也没要啊,是不是没有给我们版权费就和咱们没有关系。再说他们早就换了那个博士主持人当代言,囝囝你要学会珍惜自己的羽毛。”

  “爸爸,我明白你的担心,但如果这座城市需要我,我肯定不能只顾自己的。有些事情我一两句话没有办法跟您解释清楚,以我的身份,我必须做些什么的。”

  “我们囝囝是甄江城的英雄,我晓得。”孙父自豪感油然而生,“但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啊……”

  寒暄道别后,孙宣朗站在办公室的穿衣镜前打量着自己,拿起卸妆棉卸掉额头上的妆,决定让红彤彤的痘代表他表达忧城忧民的内心。这是他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不完美地出现在镜头前。

  公文包里的遮瑕膏也就画蛇添足了,拉开抽屉,没等他把卸妆膏放进去,就被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

  一条带血的狗尾巴。

  “这是皮蓬的尾巴。”好友徐杰斯皱着眉头,捏起手指把尾巴扔进垃圾箱,按下粉碎键。“行了,处理干净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可能就是恶作剧……”

  “恶作剧?你哄孩子呢,这就是恐怖袭击!”孙宣朗并不害怕一条死狗的尾巴,但他被这种不堪的行为激怒了。“皮蓬是谁?我要在市长办公室会议上公开讨论这一行为,这太无耻了。现如今怎么还会有人做这种事情,这简直是城市的耻辱!”

  “皮蓬是咱们局里最后一条自然狗,他昨天被安乐死了。”徐杰斯顿了顿,又说,“它才一岁。”

  它,才,一岁。孙宣朗注意到徐杰斯的语气。

  “你知道定制人对语言有着特别的敏感。你想说什么,它的死是我的错?要这么说的话,我是不是还要为恐龙的灭亡买单,要为猩猩没有成功进化成人感到羞愧?!”

  “哎呀,我没有这个意思啊。你真是……”徐杰斯叹了口气。

  “这肯定是王臣武做的!”孙宣朗的眼前又出现了那张又黑又圆的脸盘子,小圆眼镜后的小圆眼睛经常对他露出不屑的眼神。每次看见孙宣朗都会冷嘲热讽地打招呼道:“哟,孙局长亲自来上班啊!”

  但连孙宣朗自己也明白,王臣武没有恶意,他只是个单纯的人。王臣武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热爱为民请命,但他却黑白分明。有人因为智能科技丢掉饭碗生活困苦,王臣武就认为智能科技是祸害,自然,定制人也是祸害。

  “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孙宣朗气呼呼地在办公室里转圈。

  普通人三个字,让徐杰斯很不舒服。

  他也是普通人。

  徐杰斯和孙宣朗同年,因为家庭成分相似度极高,顺理成章穿着短裤但光着肩膀长大。他从来不知道孙宣朗是定制人,后来因为是好朋友,在徐爸徐妈的申请下,他被安排和孙宣朗一起接受研究。

  所谓研究,就是竞赛。

  徐杰斯的爸爸妈妈不甘心,认定儿子由我不由天,对徐杰斯期待值极高。有期待就有压力,徐杰斯背不过九九乘法表就得跪祖宗排位。但有压力就有逆反,徐杰斯在青春期的时候开始破罐子破摔。一家人集体大彻大悟,毕竟人家定制人没有青春期,比不了比不了。

  有时候徐杰斯也会自己嘀咕,如果当年自己没有青春期,使劲儿跟孙宣朗较量一下,说不定孙宣朗也就不会活成一个牌坊。

  是我成就了孙宣朗,徐杰斯一边背靠牌坊好乘凉,一边鼓舞自己。

  “也不是所有普通人都这样,你可倒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徐杰斯有些期待地看着孙宣朗。

  “你说的没错,我爸爸妈妈就不是这样的人。”

  得。徐杰斯递给孙宣朗一杯咖啡,笑道:“你这些年四处征战舌战群雄,甄江城被评为先进科技城市你功劳不小,有人看你不顺眼也是正常的。”

  孙宣朗冷笑。“他们算什么群雄,无知无畏的普通人。你们都以为我去嘉铭县签项目那么容易,谁都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实验种的事儿听老局长说是一早就确定下来的,你去就是签个合同走个过场,怎么还出什么幺蛾子了?”

  孙宣朗有苦难言。他没有办法说,就算是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但也没有办法。他觉得无奈,讲不清辨不明就像拴在自己脖子上的乱麻,紧固到威胁生命却没有空隙剪短。

  徐杰斯看出他的为难,也不想知道太多,宽慰:“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儿……不管怎么说这个项目也算是你签成的。”

  “什么叫也算!”孙宣朗委屈极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一面把我捧为英雄,一面贬我是个花瓶,为什么?我真的想不明白这些愚蠢的人们都在想什么!”

  “哎呀,怎么会不需要,怎么又捅出这么个马蜂窝,您老人家这些年大项目小项目推动了多少就业机会。懂懂懂,上至八十岁老母,下至吃奶的孩子都感谢您老人家呢。好了好了,不气了不气了……”徐杰斯拍拍孙宣朗的肩膀,却招的孙宣朗像弹簧一样避开。才暗自懊悔,怎么忘了拍肩膀是孙宣朗的大忌。

  孙宣朗几乎怒目圆睁。“你是我的好朋友,怎么会不记得,我们定制人的肩膀上有两盏灯,拍肩膀就是想要把我们的灯扑灭,你也想折断我的翅膀吗?”

  “我?我!我……”徐杰斯诧异地看着对面这个已经不说人话的人,“放心吧,您老人家的翅膀不怕折,就算折两条也比庙里的千手观音多。你也就是不飞,飞起来航天飞机在你面前都不是个儿,顶多是个竹蜻蜓。”

  孙宣朗被逗笑:“迷信!这个世界哪里有观音菩萨……”

  徐杰斯:“你啊,这个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孙宣朗:“我没有改脾气,你不也一直在我身边嘛。”

  终于听到和缓的话语,徐杰斯竟然觉得如沐春风。“对了,都说嘉铭县定制人科研中心出事儿了,还闹得挺大,但谁也说不明白到底因为什么,要是今天有人问你,你可千万不要回应。”

  孙宣朗对着镜子往胸前挂奖章,一个到一片。他突然冷笑:“记者这帮普通人就是自作聪明,天天正事儿不干,就知道针对整个精准定制智能体系,巴不得回到他们的笔杆子时代。科技进步近百年,这些普通人还是不能面对现实,无论他们怎么胡搅蛮缠,鲜花已经不再需要脚下的粪土了。他们也不动脑子想想,粪土就是粪土,凭什么获得鲜花的一丝芬芳。不,他们这种人,没有脑子……”

  徐杰斯走出孙宣朗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地嘬了一口烟,长长呼出一团乌云。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世界有人会主动吸毒。

  耳边孙父还在温声嘱托着:“如果有记者问起来,你可千万不要回应。”

  孙宣朗才回过神:“不回应只是逃避,逃避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尤其是我,我不能逃避。”

  孙父一愣。儿子语气坚定地好像在下定什么了不起的决心似的。

  “也是哈,像你这种身份怎么能不回应。不过那个科研中心之前还用过咱们全家的照片做宣传,恐怕会有好事之人翻出来做文章……”孙父有些着急了:“不过当年咱们看在陈市长的面子上,可是一分钱也没要啊,是不是没有给我们版权费就和咱们没有关系。再说他们早就换了那个博士主持人当代言,囝囝你要学会珍惜自己的羽毛。”

  “爸爸,我明白你的担心,但如果这座城市需要我,我肯定不能只顾自己的。有些事情我一两句话没有办法跟您解释清楚,以我的身份,我必须做些什么的。”

  “我们囝囝是甄江城的英雄,我晓得。”孙父自豪感油然而生,“但你也要保护好自己啊……”

  寒暄道别后,孙宣朗站在办公室的穿衣镜前打量着自己,拿起卸妆棉卸掉额头上的妆,决定让红彤彤的痘代表他表达忧城忧民的内心。这是他二十多年来第一次不完美地出现在镜头前。

  公文包里的遮瑕膏也就画蛇添足了,拉开抽屉,没等他把卸妆膏放进去,就被眼前的东西吓了一跳。

  一条带血的狗尾巴。

  “这是皮蓬的尾巴。”好友徐杰斯皱着眉头,捏起手指把尾巴扔进垃圾箱,按下粉碎键。“行了,处理干净了,你也别想那么多了,可能就是恶作剧……”

  “恶作剧?你哄孩子呢,这就是恐怖袭击!”孙宣朗并不害怕一条死狗的尾巴,但他被这种不堪的行为激怒了。“皮蓬是谁?我要在市长办公室会议上公开讨论这一行为,这太无耻了。现如今怎么还会有人做这种事情,这简直是城市的耻辱!”

  “皮蓬是咱们局里最后一条自然狗,他昨天被安乐死了。”徐杰斯顿了顿,又说,“它才一岁。”

  它,才,一岁。孙宣朗注意到徐杰斯的语气。

  “你知道定制人对语言有着特别的敏感。你想说什么,它的死是我的错?要这么说的话,我是不是还要为恐龙的灭亡买单,要为猩猩没有成功进化成人感到羞愧?!”

  “哎呀,我没有这个意思啊。你真是……”徐杰斯叹了口气。

  “这肯定是王臣武做的!”孙宣朗的眼前又出现了那张又黑又圆的脸盘子,小圆眼镜后的小圆眼睛经常对他露出不屑的眼神。每次看见孙宣朗都会冷嘲热讽地打招呼道:“哟,孙局长亲自来上班啊!”

  但连孙宣朗自己也明白,王臣武没有恶意,他只是个单纯的人。王臣武乐于助人,无私奉献,热爱为民请命,但他却黑白分明。有人因为智能科技丢掉饭碗生活困苦,王臣武就认为智能科技是祸害,自然,定制人也是祸害。

  “普通人就是普通人。”孙宣朗气呼呼地在办公室里转圈。

  普通人三个字,让徐杰斯很不舒服。

  他也是普通人。

  徐杰斯和孙宣朗同年,因为家庭成分相似度极高,顺理成章穿着短裤但光着肩膀长大。他从来不知道孙宣朗是定制人,后来因为是好朋友,在徐爸徐妈的申请下,他被安排和孙宣朗一起接受研究。

  所谓研究,就是竞赛。

  徐杰斯的爸爸妈妈不甘心,认定儿子由我不由天,对徐杰斯期待值极高。有期待就有压力,徐杰斯背不过九九乘法表就得跪祖宗排位。但有压力就有逆反,徐杰斯在青春期的时候开始破罐子破摔。一家人集体大彻大悟,毕竟人家定制人没有青春期,比不了比不了。

  有时候徐杰斯也会自己嘀咕,如果当年自己没有青春期,使劲儿跟孙宣朗较量一下,说不定孙宣朗也就不会活成一个牌坊。

  是我成就了孙宣朗,徐杰斯一边背靠牌坊好乘凉,一边鼓舞自己。

  “也不是所有普通人都这样,你可倒好,一竿子打死一船人。”徐杰斯有些期待地看着孙宣朗。

  “你说的没错,我爸爸妈妈就不是这样的人。”

  得。徐杰斯递给孙宣朗一杯咖啡,笑道:“你这些年四处征战舌战群雄,甄江城被评为先进科技城市你功劳不小,有人看你不顺眼也是正常的。”

  孙宣朗冷笑。“他们算什么群雄,无知无畏的普通人。你们都以为我去嘉铭县签项目那么容易,谁都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实验种的事儿听老局长说是一早就确定下来的,你去就是签个合同走个过场,怎么还出什么幺蛾子了?”

  孙宣朗有苦难言。他没有办法说,就算是面对自己最好的朋友,但也没有办法。他觉得无奈,讲不清辨不明就像拴在自己脖子上的乱麻,紧固到威胁生命却没有空隙剪短。

  徐杰斯看出他的为难,也不想知道太多,宽慰:“行了行了,多大点事儿……不管怎么说这个项目也算是你签成的。”

  “什么叫也算!”孙宣朗委屈极了,“是就是,不是就不是。一面把我捧为英雄,一面贬我是个花瓶,为什么?我真的想不明白这些愚蠢的人们都在想什么!”

  “哎呀,怎么会不需要,怎么又捅出这么个马蜂窝,您老人家这些年大项目小项目推动了多少就业机会。懂懂懂,上至八十岁老母,下至吃奶的孩子都感谢您老人家呢。好了好了,不气了不气了……”徐杰斯拍拍孙宣朗的肩膀,却招的孙宣朗像弹簧一样避开。才暗自懊悔,怎么忘了拍肩膀是孙宣朗的大忌。

  孙宣朗几乎怒目圆睁。“你是我的好朋友,怎么会不记得,我们定制人的肩膀上有两盏灯,拍肩膀就是想要把我们的灯扑灭,你也想折断我的翅膀吗?”

  “我?我!我……”徐杰斯诧异地看着对面这个已经不说人话的人,“放心吧,您老人家的翅膀不怕折,就算折两条也比庙里的千手观音多。你也就是不飞,飞起来航天飞机在你面前都不是个儿,顶多是个竹蜻蜓。”

  孙宣朗被逗笑:“迷信!这个世界哪里有观音菩萨……”

  徐杰斯:“你啊,这个臭脾气什么时候能改一改……”

  孙宣朗:“我没有改脾气,你不也一直在我身边嘛。”

  终于听到和缓的话语,徐杰斯竟然觉得如沐春风。“对了,都说嘉铭县定制人科研中心出事儿了,还闹得挺大,但谁也说不明白到底因为什么,要是今天有人问你,你可千万不要回应。”

  孙宣朗对着镜子往胸前挂奖章,一个到一片。他突然冷笑:“记者这帮普通人就是自作聪明,天天正事儿不干,就知道针对整个精准定制智能体系,巴不得回到他们的笔杆子时代。科技进步近百年,这些普通人还是不能面对现实,无论他们怎么胡搅蛮缠,鲜花已经不再需要脚下的粪土了。他们也不动脑子想想,粪土就是粪土,凭什么获得鲜花的一丝芬芳。不,他们这种人,没有脑子……”

  徐杰斯走出孙宣朗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狠狠地嘬了一口烟,长长呼出一团乌云。

  他好像明白了为什么这个世界有人会主动吸毒。

继续阅读:城郊公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与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