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故
申椒2019-12-28 17:462,568

  孙宣朗的手机已经被收走了,只在右耳后植入了传输芯片。

  魏主任亲自送他到城下,抬手拍了拍孙宣朗的肩膀,说:“放心去吧,我们会为你提供全面支持。”

  孙宣朗望着人群,已然忘记肩膀的禁忌,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别碰我的肩膀,灯会灭。”

  “什么灯……”魏主任不明所以。

  孙宣朗也懒得解释:“没什么……”

  他面前是一望无际的人,但没有一张熟悉的脸。再等一下,他还想再等一下。

  “快去吧,早去早回!”魏主任目光坚定。

  孙宣朗是一定要送出城的。定制人科研中心的人到达城外后,冯院长点名要孙宣朗,甚至不关心刚刚送来的一百一十份实验种。

  陈市长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在天黑之前把孙宣朗送出城。

  什么投票,只是幌子。

  或许他们不出现对他们更好,孙宣朗有些心痛。算了,还要站在这些白眼狼面前多久。

  就在孙宣朗转身那一刻,突然听到母亲凄厉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囝囝啊!你不要去!你根本就不是定制人,不要去!”

  随后,孙父的声音自远而近:“你胡说什么!”

  孙妈妈衣衫褴褛跌跌撞撞地冲进孙宣朗的怀里,连魏主任都吓了一跳。

  孙宣朗抱住母亲,顺势跌坐在地上。看着她的乱发黏在青紫色的眼角,有血也有泪,孙宣朗心痛地无以复加。“你们!你们简直不是人!”

  “可不是我们打的。”人群中突然有人说道,“是你爸自己打的,我们也不好管的呀。”

  母亲紧紧地抱住孙宣朗:“囝囝,你不要去,你不是定制人。你去了也没有用的。”

  “妈,你说什么呢?”

  孙父怒吼:“你再胡说一个字,我就杀了你!”直到孙父走进,孙宣朗才看清他手中的刀。“爸!你要干什么?!”他将母亲护在身后。

  母亲没有丝毫畏惧。“囝囝,你是我和杨医生的孩子。妈妈对不起你,对不起你爸爸,你不是什么定制人。是因为你爸爸不孕不育,但是你奶奶不相信啊,妈妈没有办法了,没有办法了……是杨医生救了我,他说可以伪造你的定制人身份……啊!”

  “你给我闭嘴!”孙父一刀劈空,还要再击,被众人围住。

  孙宣朗惊异地看着母亲,大脑一片空白。母亲狼狈地像被抓奸的荡妇,可是又坚毅勇敢得像个战士。

  “可是,你为什么要说出来?”许久,孙宣朗问道。

  母亲愣住了:“囝囝啊,那些怪物会吃人的。那个冯院长点名要你,说只要把你送出去,就不攻打甄江城,他们就是冲着你来的!”

  “可是你为什么,为什么要说出来呢?”

  “他们会吃人啊!囝囝啊!”

  孙宣朗一把推开母亲,义无反顾地向城外走去。

  身后,母亲一声惨叫。

  见到吴杨的那一刻。孙宣朗坦白:“我不是定制人。”

  吴杨一怔,低头思索了一会儿,说道:“怪不得。”

  “你好像一点儿都不惊讶。”孙宣朗站定,挺直了腰板。

  “惊讶啊,当然惊讶。”吴杨还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孙宣朗突然就想起吴杨说过的那句话——吴杨就像是这个世界上另一个孙宣朗,只不过一个活在阳关道,一个活在独木桥。

  城郊的山林里有很多野坟,每每路过,孙宣朗就点头示意一下,心里默默道声打扰了。吴杨瞧见嘿嘿笑了两声,相对无言。

  孙宣朗跟在吴杨身后走,这种感觉很奇怪,说不清是远行,还是归去。

  傍晚清静,绿叶簌簌落下。

  吴杨笑说:“听说百十年前,一年还有四季,十一月是叫冬季。满地上都是枯树叶,等着老天下雪,埋了它们。等来年春天再从树上重新长出来。”

  孙宣朗:“哦。”

  吴杨:“你有什么打算?”

  孙宣朗反问:“你有什么打算?”

  吴杨坦然:“打算先拿下甄江城,然后是甄北县。”

  孙宣朗又问:“冯院长为什么要见我?”

  吴杨笑了笑:“我就是冯院长。”

  孙宣朗:“那你见我干什么?”

  吴杨大笑:“为了让你帮我拿下甄江城!”

  一直走到天黑。从透心凉走到大汗淋漓,远远地看到了篝火。

  吴杨的大本营很简单。

  孙宣朗见到了那些怪物。一只胳膊三条腿的小姑娘,有着比新疆姑娘还好看的容颜。一双绿色瞳孔的小伙儿没有鼻子,远远地看见吴杨和孙宣朗,点头问好。还有很多小孩子像吴杨,白色的眼眸,或许因为天色渐暗微微发出绿色的光。孙宣朗小声问:“这些是你的孩子吗,跟你很像啊……”

  吴杨大笑:“这些是我的兄弟。”说完,他大声说道,“大家都停一停,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个新朋友!这位,是我们定制人的英雄。他叫孙宣朗!大家鼓掌欢迎!”

  “我……我不是……”孙宣朗站在篝火旁,脸烧得通红。

  吴杨冲他眨了眨眼,接着说:“相信你们都听说过这位甄江城的大英雄。当年定制人政策放开,他是第一个勇敢表明自己定制人身份的,那时候他才十岁,几乎是在普通人的口水和谩骂中长大的。但是他没有封闭自己,他也没有因为自己定制人更高等的基因优势而荒废学业。他比一般的小朋友更努力地学习,他十四岁的时候和我在全国定制人辩论大赛相识,他是冠军,我是亚军。没错!我输给他,我输得心服口服。因为我知道,他一定会带领我们定制人走向一条光明之路。孙宣朗十八岁就带队获得四国模拟战争冠军为国争光,二十岁回到甄江城成为警局历史上最年轻的副局长!”

  孙宣扬突然感到一阵眩晕,太多画面涌在眼前。他荒诞的小半辈子,像爬了一座小山,少年时候有如天助地获得了一根神奇的登山杖,他飞快地爬到了山顶,比很多人都快,所以他和一般人相比有更多的时间来欣赏山顶的风光。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人一把推下了山。

  呼啸的掌声将孙宣朗拉回了现实。篝火映照下,这些定制人的脸更加可怖,火苗跳跃在吴杨白色的瞳孔上,孙宣朗感觉自己已经身处地狱。

  “孙宣朗虽然没有经历发生在我们身上的苦痛,但是我相信,当他回到我们身边,他就是回家了。”说完,吴杨期待地看着孙宣朗。

  我需要说点儿什么。孙宣朗心想。但如鲠在喉,他像被人捏住了嗓子,发不出一点声音。

  “鬼爷!你的大英雄被咱们吓着了!”

  一阵哄笑。

  吴杨皱了皱眉,怒道:“为什么要这样对待刚刚找到家的兄弟,齐老三?还有你们,好笑吗?我们一群狼尚且被羊群欺辱了近三十年,孙宣朗他一只羊在狼群里生活了二十五年,这是他的错吗?告诉我!这是他的错吗?不,这是我们的错,是我们没能早日脱离魔爪,是我们无能没救出更多更多的兄弟!现在,还有一百一十份条生命躺在甄江城的实验室里……”

  孙宣朗脑子里轰的一声!

  原来是这样。

继续阅读:深入敌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英雄与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