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妻子误戴佛珠生意外
九州巡抚2020-01-22 15:311,609

  说到这里,净空长叹一声,业力使然啊。他从抽屉里拿出一串手链般的佛珠,装到一个杏黄色袋子里,递给我说,施主与佛门有缘,与这女子有缘,你们再相见时,请将佛珠交给她,可以帮她消减业力,或许有个好归宿。净空说我遇到的白衣女子便是毕姓姑娘,但对于如何能将佛珠交给她,如何找到她的这些提问,净空笑而不答,却讲起了六道轮回的因果法理:

  缘起性空,自性本空,而世间七情六欲此起彼伏,使得众生被蒙蔽双眼,不见本性,临命终时,贪则入鬼道,恶则下地狱,愚痴则落畜生道。天道、阿修罗道是修善之人命终时的去处,人道是六道的源头,一生能造百千万亿生死业因业果,下一期因果如何开始,取决于此生造作及命终时起于何心。

  说到这里净空停顿下来,似乎在给我消化的时间。片刻后,他继续讲,心境很重要,如果临命终时,怨念太重,可能会游离于六道之外,无处栖身,苦不堪言,直至遇到合适机缘方可化解,重入六道。

  净空起身送我走到门口,叮嘱我,施主不必急于理解我刚才说的话,只需记住这一句便可,三界轮回淫为本,六道往返爱为基。

  下山途中,彭冰和李云不停地问这问那,我则胡编乱造含糊不清地搪塞。快到山底时,我停留在标注49的台阶上,旁边有一颗玉兰树,粉红色的花开得正艳。我俯身往外看,护栏下面的水泥和土坡之间有一条较宽的缝隙。李云翻出护栏,伸出一只手试图去触碰近在咫尺的玉兰,虽然够不着花,伸手探花的姿态倒是好看,彭冰心领意会地按下了相机快门。毕姓女子大概和李云一样,下山时发现了这处不错的景致,以这种姿态试图触摸玉兰或者请人留影,口袋里的佛珠也许就在这个时候悄悄滑落,掉在台阶下的缝隙里。

  下午我带他们看了塔院寺,第二天去了五爷庙、显通寺、菩萨顶,第三天我只身出山,去忻州和我妻子会合,留下他俩继续游览。

  妻子给我带了新买的T恤衫、休闲裤和几条烟。衣服上眼,烟草提神,还有小别胜新婚的喜兴,那天晚上我俩聊到很晚,家长里短的。期间,妻子几次拐弯抹角地刺探我是否有红杏。女人有时候真的很奇怪,明明一心一意爱着你,却又三心二意提防你,七上八下怀疑你。我说,你看到的是红杏,我看到的是围墙和围墙里面的主人,真有杏落下来,恰好砸我头上,那不是坏的,就是被虫蛀过的,吃了会闹肚子,还会挨揍。妻子嫣然一笑,坦然睡去,我却清醒起来。在她的三绕两绕下,我差点把那个梦、那个女人以及在五台山的经历告诉她。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正盯着别人院子里的红杏。

  我买了4号晚上10点回学校的车票。妻子上课,我便去泡温泉、游泳。忻州的温泉似乎遍地都是,很多机关单位、政府部门都在此建了培训中心,每个培训中心都有温泉、泳池。下午我一直泡到五点多才回房间,妻子已经下课,在帮我收拾东西。见我进了房间,问我,吃餐厅还是下馆子?我说,时间还早,下馆子吧,这一别又得一两个月,咱整个烛光晚餐什么的。

  是烛光晚餐,还是最后的晚宴?妻子话里有话。我猛然想到了那串佛珠,它被我小心地藏在了旅行箱的夹层。如果不在夹层还好,光明正大的理由可以编出很多。该死的夹层!我有些怀疑这些设计师的智商,隐私不是夹层能藏得住的。

  妻子伸出手在我眼前晃,佛珠果然戴在她的腕上。

  我原本打算按照妻子的政策从实招来,可人在这时候往往会有超乎寻常的自卫本能。我告诉她,这串佛珠是五台山的老和尚委托我捎回北京的。然后把毕姓女子在五台山的遭遇如实说出,然后编造说,那女子的母亲给寺庙捐了一些钱,在功德薄上留了姓名、单位和地址,恰好是我们学校食堂的工作人员。然后我想起什么似的,赶紧拉上窗帘,急促地说,老和尚专门交代过,不让打开这袋子,在送还主家前不能见光的。妻子赶紧把佛珠放回去,但还是不依不饶地对我进行了翻箱倒柜般的盘问乃至剥皮抽筋般的推理。

  蒙混过关已是七点,我俩边走边说地往车站方向溜达,选了一家干净的门店,点了还算丰盛的菜品,用餐氛围却不咸不淡。佛珠导致的隔阂显然还在,我却不知道如何化解。

继续阅读:第7章寺庙又遇尼姑揭秘往事,或将万劫不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玉兰花开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