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客栈老板训三恶 黑白双煞现江湖
冷霜陌2020-09-18 13:005,934

  清晨,天空中泛起一层鱼肚白,歇马村中的朝露在空气中凝固,白雾缭绕。许久之后,几道阳光散射而下,让这凡人居住的地方,颇有几分仙意。

  “恰,恰~”远处传来阵阵赶路之声。今天是九月初九,来自各地的寻仙者披星戴月,不知赶了多少时日的路程,大清早便来到了歇马村中,整个村子也因此热闹了起来。

  “你们说,今年有这么多人参加御剑门纳新大会,到最后会有多少人入门啊?”

  “不知,倒是去年,竟没有一人通过纳新大会的考验,御剑门也为此大失所望。”

  “废话,这御剑门乃是当今第一门派,更有修仙之术和诸多法宝,不是谁想入门便入的了的。看来我等这次前来,可能也只是个陪衬而已”

  “据说这御剑门已经有六年没有收徒了”

  “啊?那我倒不如回家种田去,反正也选不上咱这粗人。”

  “各位兄台听我一言,莫要诸多烦恼,今日就算不能入这御剑门之下,我等也能看到这些蜀山剑侠的法宝飞剑,何尝不是一件美事。”

  “对对对,这位兄台所言极是,所言极是”

  院子里,传来一阵议论之声。

  熟睡中的顾无画从梦中吵醒,她揉了揉眼睛,打了几个哈欠,无精打采的朝窗户看去。

  “哇,好多人啊”顾无画突然大声叫道,脸上透露出惊讶之色。

  她好像不太相信眼前的一幕,顺手捏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只听一阵哀声:“哎哟,好痛”

  “真不敢相信,今年会有这么多人来参加御剑门纳新大会,前些年因为御剑门纳新大会太为艰难,参加的人越来越少,看这情形,想必今年一定很精彩!”顾无画此时心中十分激动。喜形于色的样子久久不能平复。急忙下床穿衣打扮起来。

  平日里因为经常帮助娘亲打扫客栈,她总是身着一身布衣,头发也未曾好好梳理过,不过今天对她来说格外重要。娘亲答应过,要带她去观看蜀山御剑门的新大会,这是她生平第一次去心目中的英雄之地—蜀山御剑门,一定要好好打扮一下自己。

  一个时辰后,铜镜下的她身着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颈项和清晰可见的锁骨,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般流动,轻泻于地。梳了一头随云髻,头插玉簪,薄施粉黛,配眉心朱砂之印,宛如一个脱尘仙女。

  “吱呀”

  顾无画轻轻的推开门,明亮的光线一下子照了进来,让她不由感到刺眼,眯了眯眼睛。温暖和煦的阳光落在她的身上,浑身一亮,好似仙女下凡。

  院中的人看到屋中走出的顾无画,声音戛然而止。

  就在这时,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青涩的男声:“好美啊,世间竟有如此美丽的姑娘”。

  顾无画听后,双颊一烧,纯白的肌肤透出若隐若现的红扉,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身后的人看着顾无画的背影无不叹息其美,议论纷纷。

  顾无画从未被这么多人赞许,心中难免有些紧张,再没顾得听他们说些什么,加快步伐,急匆匆的走向客栈大堂。

  大堂内,早已坐满了人,都是在等御剑门的接引弟子,带他们去试炼谷进行纳新大会。正在招呼客人的刘英,见顾无画这身打扮,心中不由一惊,眼前一亮。似乎是想起了某个人又或是被她的美所惊讶,走到顾无画身边满脸的说道“我家画儿今日可真漂亮,比起那些金耀城的大户人家的小姐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呀”

  顾无画听娘亲这般赞美自己,害羞的低起头,说道“娘亲过誉了,孩儿今日这般打扮,是不想扰了御剑门的仙气,邋邋遢遢总该不是好的。”

  刘英听后欣慰的笑了笑,道“画儿既有这般见地,确实不错,一会招呼完客栈的食客,娘亲就陪你去蜀山走一遭。”

  说罢,刘英又从柜台上取下一壶女儿红,交于顾无画,道“画儿,把这壶酒拿给门边坐的那桌客人,千万别撒了,弄湿了你的纱衣”,然后转身去后院给客人们准备上菜。

  顾无画点了点头,小心翼翼地端起酒壶走了过去。期间许多人都盯着顾无画,就好像是再看世外美女一般,目不转睛。

  门口坐的这桌食客是三个彪形大汉,其中两个是一胖一瘦的年轻人,还有一个是个光头中年人,面相凶狠,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善茬。

  顾无画来到桌前,刚顺手放下酒壶时,其中那位胖子一把抓住顾无画的手,色眯眯地嬉笑道:“这是谁家的小妮子,长得挺俊呀”,说罢,另一只手也随即搭在顾无画的手上摸了起来。

  “放开我!”顾无画惊恐的叫道。胳膊竭力想要挣脱矮子的双手。但奈何她总归是个弱女子,丝毫没有对胖子的双手造成影响。

  “哟,还挺倔嘛,爷就喜欢倔强的小妮子”说罢抓住顾无画的双手,撅起嘴就要往顾无画的脸上亲去,好不恶心。

  “救命啊,娘亲!你快住手,大家快帮帮我。”顾无画此刻眼泪哗的一下流了下来,双手抵抗着胖子的身体,向其他人大声求救。

  胖子身边的瘦子和光头面无表情,似乎是默认了胖子的行为,四目望了望周围的人群,满是恶意。吓得周围的人赶忙低头吃饭,对此害人之事视而不见。店里的伙计虽然多次想解救顾无画,但还未走到身边,就被瘦子一个掌风通通击倒在地,咳出血来。

  顾无画一个小女孩,怎么抵得过这般修炼之人。经过几次挣扎之后,已经精疲力尽了。矮子见状哈哈大笑,满脸猥琐,一个手抓住顾无画的双手,另一个手竟向她的胸口伸去。

  众人眼看一个清纯女孩就要被活生生的糟蹋了,无不咬牙切齿。就在这时,柜台飞来一物。眨眼之间,竟穿破胖子的手心,鲜血直流,仔细一看,竟是一根筷子。

  在场的所有人无不惊讶,想知道是何方高手。转头朝柜台望去,只见刘英手中拿着另一只筷子,满脸杀意的盯着这三个恶人。

  “你是谁!竟然敢伤我雍州三怪!”瘦子怒道。

  刘英未答,拿起手中筷子用力一挥,嗖的一声,直接戳穿瘦子的耳朵!

  中年光头见状,似乎有点害怕,但兄弟被伤,此仇怎能不报?他拿起手中长刀,使出浑身蛮力朝刘英径直砍去。

  柜台边的刘英冷冷一笑,然后眉头紧锁,右手剑指一挥。只听“扑通”一声,中年光头栽倒在地,腿上出现数道剑痕!

  这一刻,整个大堂内除了三位恶汉的哀嚎之声,再无其他。

  “你。。你是蜀山何人”中年光头手捂胸口,眼生恐惧,对刘英问道。

  “我不是蜀山何人,也与你无关,你现在必须向我孩儿道歉,然后快滚!”刘英怒道。

  中年光头显然不是对手,听刘英这样说道,并没有取他性命的意思,赶忙给瘦子胖子使了个眼色,跪倒在顾无画脚下,磕头道歉“姑奶奶,我们有眼不识金镶玉,您大人有大量饶了我们吧”,说罢胖子还拖着受伤的手“啪、啪、啪”扇了自己几巴掌。

  顾无画此时只有哭泣,脸上的淡妆早已花了她的脸,满眼怨恨的看着三个恶汉,没做任何答复。看的刘英很是心疼,对三个恶汉吼道“还不快滚!”

  三位恶汉听罢,拖着受伤的身体赶忙离开了,店里的人见恶汉落荒而逃,拍手叫好,沉闷的客栈又变得热闹了起来。

  刘英把顾无画接到屋内,心疼的看着顾无画,此刻她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刘英安慰道“画儿,刚才是娘亲没保护好你,让你受了委屈。我已经替你教训了那帮极恶之徒,你不用再害怕,从今以后娘亲绝不会让你再受半点委屈。”

  顾无画听刘英如此说道,更加伤心了,抱着刘英大哭起来。她不是伤心刘英没有保护好她,她是哭自己从小体弱多病,如同一个废物,不能保护自己和娘亲。她抽泣着,说道“娘亲,我。。我一定要参加御剑门的纳新大会,学他们那样,行侠仗义,保护至亲至爱的人,请娘亲成全我。”

  刘英看着楚楚可怜的顾无画,听到她说的话,心中泛起了波澜,她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往事,眼中又是那么多的无奈之意,但是表情却很坚定,她在做斗争,在做一个很难的抉择。

  许久过后。

  “也罢,画儿,娘亲成全你。”刘英嘴里最终说出了这句话,整个人看起来也轻松很多了。

  顾无画听娘亲应允了自己的请求,眼泪汪汪,这不是悲痛,是高兴,是自己选择的哭泣,她依附在娘亲的怀里,思绪远方。

  就这样,母女俩在屋中相扶相依,相互释然。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午时,客栈里的人越来越稀少,再过半个时辰,御剑门的接引弟子便要来了,大家此时都在村子里比划招式,交流心得。

  顾无画从楼上下来,在场的人都冲她微微一笑,她也礼回,身后的刘英则是身背一个包袱,默默不语。但所有人对这个老板娘早已心存敬意。

  “娘亲,方才我没来得及问,您怎么也会蜀山的剑法道术呀”顾无画好奇的问道。

  “这……”刘英没想到顾无画会问她这个问题,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

  她想了想,道:“傻丫头,这是你爹爹教我防身的一些基本剑法道术,不足为奇。”

  爹爹?顾无画听到这个昵称,感觉是那么的陌生。在她的生命中,爹爹是什么样子,她从未见过。爹爹是谁,她也不知道。只是小的时候常听娘亲说爹爹是一个仙侠无双的剑客,后面因为种种原因被迫离开了她们母女俩。但是在顾无画心中从来不记恨这位陌生的爹爹,因为娘亲说过,是一个爱恨分明的真男人。

  “原来如此”,顾无画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身旁的刘英则再没说话,只是笑了笑。

  正在这时,门外跑进来一个年轻小伙,气喘吁吁的说道:“打……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什么打起来了?大堂中的人不解,急忙跑出去想要看看。顾无画看了看刘英,刘英点了点头,示意了一下。母女俩便一起出了门。

  门外人山人海,只听得阵阵议论之声:

  “这两个人真不要脸,欺负一个小姑娘”

  “是啊,现在的江湖怎么有这么多无耻之人”

  “嘘,小点声,这两个人看样子不是什么善茬,别自找麻烦”

  顾无画听声望去,只见不远处左右分别站着两个男人和一个女孩,摩拳擦掌,抽剑拔刀,气氛很是紧张。其中左面这波是两个男人,一位消瘦如竹脸色苍白,是个高个,身着黑衣;一位头大如斗脸色红润,是个矮子,身着白衣,人群之中很是显眼。

  顾无画打量了这两人一番,突然发出“噗”的笑声,她觉得这两男人身型反差太大,甚是好玩,忍不住笑了一声。这笑声打破了紧张的气氛,引的周围的人都看着他们,眼前的瘦子缓慢扭过头来盯着顾无画,两眼暗淡无光,嘴唇毫无血色,将双肩耸起,似乎要把头包住,盯的顾无画汗毛竖起,感觉要被吞噬一样。

  刘英急忙扯了扯顾无画的衣角,示意叫她别再盯着这个瘦子看。可顾无画此时却双目呆滞,一动不动。刘英见状急忙将自己的右手食指咬破,一指按在顾无画眉心,口中念起一段咒语“天灵开,万物复,八方神明速归来!”

  “呼”,顾无画深吸一口气,意识渐渐清醒,此时长相怪异的瘦子很鄙视的看了看顾无画,而后对着刘英冷冷一笑,将头转了过去。

  他的眼神看的刘英浑身一冷,脸上露出紧张的表情,对着顾无画语重深长的说道“这两人是江湖穷凶极恶之人,比早晨那三个恶汉还要厉害,瘦高的那位叫夺魂目蒋伟,矮胖的那位叫追命星裴康,这二人是当今世上臭名远扬的黑白双煞,两人同为魔道九霄揽月楼人字楼左右护法!”

  顾无画听罢,不明所以,好奇的看了看刘姐,问道“娘亲,九霄揽月楼是什么?”

  刘英深吸一口气,说道:“九霄揽月楼是是魔道第一门派,其历史与蜀山御剑门一样悠久,门中分为天地人三字楼和十二地仙楼,而这人字楼则是专门负责搜集情报,抢取法宝的组织。”

  顾无画听刘英这么一说,大概明白了是什么意思,脸上露出几分害怕的神色。然后看了看右边那个小姑娘。

  右面这个小姑娘,似乎和顾无画一般大,穿着一身高腰襦裙,裙摆上绣满了花卉,上著织金短衫,发簪将头发扎了起来,露出精致的脸蛋,一看就是个大户人家的孩子。

  “娘亲,这女孩是谁?”顾无画问道。

  “这女孩我也不知道她的身份,不过从她衣着打扮来看不是富贵之人就是家世显赫之人,不过很奇怪,今天是御剑门纳新大会,黑白双煞竟然敢来此地,为究竟有何目的?”刘英一边和顾无画说道一边似乎在想着一些事情。

  突然右边的女孩开口怒道“你们二人甚是可恶,灭我门宗,辱我名声,又一路紧追我至蜀山,实在是欺人太甚,究竟有何目的!今天若不说个清楚,休怪我剑下无眼!”说罢女孩双手合十,念道:

  神灵玄武,地势载物

  天道长存,歌啸乾坤

  “轰隆隆”的响声崛地而起,只见一把褐色剑破地而出!

  “天…天歌剑!”人群之中不知谁突然大声喊到!

  “什么?天歌剑?!”

  “天涯北剑阁镇阁神剑?”

  “这女孩竟是天涯北剑阁掌门?”

  在场的人顿时炸开了锅,纷纷议论了起来,听的顾无画云里来雾里去,而一旁的刘英则面色沉重。

  矮子裴康此时哼了一声,对女孩说道“薛家女娃,我们只想要你手中的天歌神剑,快点乖乖交出来,不要让我们以大欺小在江湖上落个坏名声。”说罢哈哈大笑起来。

  女孩听后,气愤无比,两目怒光,大声说道“天歌神剑是我们薛家祖传的宝物,今天有本事你们就来抢,没本事就滚蛋,什么落个坏名声,难道你们两人在江湖上的名声还不够坏吗!”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休怪老夫无礼了”裴康道。

  女孩听裴康这么一说,顿时露出几分害怕的神色。毕竟面对的是臭名昭著的黑白双煞,奈何已经夸下海口,只能硬着头皮大战了。

  此时看热闹的人也早已躲的远远的,深怕伤到自己。

  画面一转,只见裴康纵身一跃,怀中掏出几张黄纸,嘴中默念几句咒语,竟将黄纸变为飞镖,朝女孩射去。

  女孩见状,急忙将手中长剑祭起,双手合十,然后将大拇指食指中指贴紧向下,嘴中念道“天歌守剑诀-盾守!”话音刚落,只见眼前长剑卷起阵阵沙土,将女孩全身包裹,犹如蚕蛹。通体黄沙,将所到飞镖全部折断。

  “哼,薛家女娃,看来你的确有两把刷子,没给你老子丢人,接下来我便不会手下留情了。”裴康面带杀意,冷冷说道。而后怀中掏出数叠黄纸,将手心割破,竟流出的是黑血,滴于黄纸之上,恶臭难闻。

  “女娃娃,老夫今日就要了你的性命,让你们薛家后继无人!”只见数百张黄纸从裴康手中化为黑色飞蛇朝女孩飞去!

  女孩见状不禁嘴角一颤,赶忙将左手中指咬破,而后举起剑指,右手贴于左手小指无名指之上,嘴中念道“天歌守剑诀-山!”

  周身包裹女孩的长剑突然插于地中,轰隆一声,尘土飞扬,地上竟然开了一道一丈多宽的口子,再看长剑已化为几丈之高,犹如一座小山,屹立在女孩身前。剑身同时发出轰隆隆的声音,黄沙剑风竟如柳叶飞刀,将飞蛇尽数斩断。但奈何飞蛇数量实在太多,女孩道行明显太浅,长剑从地中开始颤抖,明显是要撑不住了!

  “啊”的一声,女孩嘴角流出了鲜血,御剑的手指血迹斑斑。

  “咚”的一声,地中长剑缩回原有长度,落在女孩身边,看来这她已经到了极限。裴康看够哈哈大笑,嘴角一狠,继续发起攻势,黑色飞蛇眼看就要吞噬女孩了!

  突然,顾无画从人群中跑了过去,将女孩紧紧抱住,竟替女孩挡起飞蛇!怀中的女孩此时随已身负重伤,无力说话,对着顾无画泛起了一丝甜美的微笑,便晕倒在她的怀里。

  “啊”顾无画此时痛苦地叫道。

  无数飞蛇在她的背上狠狠咬了起来,满身鲜血染红了白纱。顾无画岁咬牙强忍,但终究抵不过这邪门妖术,双手渐渐无力,最后也瘫倒在地,奄奄一息。

  黑白双煞见状哈哈大笑:“这世间既然还有相信行侠仗义的人,真是可笑至极。”

  忽然,似有剑气划过,唰唰两下,竟斩断了所有飞蛇!黑白双煞顿时一惊,停了笑声抬头望去,只见刘英从包袱中取出一个破旧的剑匣,立于身边,抱着顾无画急慌慌的问道:“画儿,画儿,你感觉还好吗?睁开眼看看娘亲,和娘亲说说话。”

  顾无画强撑着了一下,眼生泪珠,笑着对她说道“娘……娘亲,我也……能行侠仗义了”

  刘英听罢擦了擦自己眼角的几丝泪水,对顾无画说道:“你真是像极了你的爹爹,真的是那般天真无邪”

  说罢,从怀里取出一个药丸喂于顾无画和身旁的那个薛家女孩。然后恶狠狠的盯着黑白双煞,大声怒道:“尔等狂徒,真是罪大恶极,今日我就替天行道,收了你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剑情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剑情侠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