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长大成人(6)
石庆猛2020-01-05 09:213,362

  七年前我放弃了烦心的课本,带着年轻的资本从第二中学校离开,如今的自己已溃不成人,以行尸走肉的身体支撑到2018年。

  每当回忆起这七年,心里不舒服呀,为什么我会变成这样?

  几年前。

  这几天爸妈老是在我耳边唠唠叨叨:“你什么时候找工作,你以后要怎么生活?”

  类似的话永远讲不完,听得我想离家出走,可是冷静之后,想一想眼角莫名其妙的流泪。大概想到我爸妈老了,那些白头发可能天天看见吧,或许俩人不在的时候我又会变成什么样。

  关于找工作的话,我二姐周末回家就怼我:“你什么时候去上班,天天在家里吃白食,爸妈不辛苦吗?”

  这些话虽然不比冬天冷,但是比剑更锋利,每一句都刺心。

  家人的话,在我听来并没有说服力,加上自身顽固不化的性格当然洗耳恭听,所以我的洗耳恭听,一边进一边出。

  就这样,我每天活在家人的催逐中,那些好心好意的话语,我听得习惯了。可是呢?我并没资格跟任何人吵架,一直沉默寡言。

  一月后。

  我经过各种劝告,但是我已经练成刀枪不入,家人对我无可奈何!奶奶开始讲不沾边的话,叫我爸妈把我关进牢里,而我爸妈在一边神色暗淡,没有说话。

  此情此景,我已成了不孝子,就是一个没心没肺的人。

  三天后。

  我爸妈一同下班回家,进来就翻开电饭锅盖确认里面的饭少了没有,怕我饿着肚子,然后放下手中从饭店里带来的剩菜。我依然没心没肺的吃起来,吃饭没有完,身后散发着一阵凉意,刚想说打住的时候为时已晚了。

  这时不愉快的心情一瞬间涌出,嘴里的饭菜凉得直激舌头,脑子里还想着我爸妈的话。

  “我们跟你姐夫说好了,只要你明天去上班就行。因为店里正缺一个徒弟,等你会炒菜了我们自己开个小饭店,以后就不愁吃不愁穿。”

  这般诱惑的语气,我听得似乎有几分道理,所以在我动心的情况下,不由自主的答应了。当天晚上我躺在被子上思前想后,一直到半夜才睡去。

  第二天。

  我比任何人都起得早,空着肚子翻箱倒柜的找干净的衣服穿好,可是我手忙脚乱的不知是担心还是期待。

  准备好后,一个人坐在客厅里等我爸妈起床,又看着手机里的时间一点点流走,心中万吨沉重的说道:“为什么我会这样?”

  八点二十分钟。

  我爸妈摇摇摆摆的起床,昏昏沉沉的刷牙洗脸,时间也过去十分钟了。俩人也准备好,脸上的笑容比昨天我答应的时候还要开心。

  爸妈说道:“走吧儿子。”

  “阿弥陀佛……”家门拉开的那一刻起,我祈祷着未知的生活希望平安快乐。

  可是双脚还不敢迈出,背对着门口望着窗外,那是高高在上燕子,它在叫它在挥动着翅膀,好像在对我说:“年轻人啊,不要留恋以前的日子了,现在到你出去闯一闯了。”

  早上出门有点凉,毕竟多久没出去了,一直宅在家里吃了就睡。如今低着头走在街上像犯人一样,不敢与别人对视,这是由于自己封闭太久了吧。

  行人匆匆忙忙的路过,有不少擦肩而过,有不少故意而为,大概是自己的错吧!身上所穿的落伍衣服,在别人眼里不太舒服,才故意撞我的吧。

  这条路很陌生,没有当年的熟悉,那时我作为一个学生走在路上,然而现在的我作为一个学徒走在路上。两种不同的选择却是同一条路,让我哭不出声。

  时间过得真快,一不留神我跟父母就到了即将要上班的饭店门口,我妈妈拿钥匙开门后,里面传出一股油烟味。它正在呼唤着我;这就是你工作的地方,今后可能成为你职业的归宿哦。

  当我回过神,坐在一个小小的饭店里,跟我家一样大小。让我想嘲笑又温馨,心里太纠结于眼前的事情,正在发生在我身上,那我要不要临阵脱逃呢?还是留下来认命自己的未来?

  在纠结之间,身后一个影子正向我走来,心中不由自主站起来。立马怂了,露出不失礼貌的尴尬笑容。

  “进来吧,我教教你怎么切菜。”

  这是我姐夫对我说的第一句话,他就是我在成为一段厨师的师傅。他与我有着同样的梦想,却走上不同的道路。

  七年后他成功了,我依然在坚持。

  对于厨师这个职业,我并不讨厌也不太喜欢,因为它是一个累死人的职业。起初师傅教我切菜时,我学得很快,不用半个月全部的菜系我都会学会了,因为我在家里自己煮饭炒菜吃。

  我姐夫也被震撼到了,多次偷偷摸摸的观察我,想让我上灶台试试,可他不敢说怕我搞砸。

  在我作学徒的那段时间,他常常把一句话挂嘴边:“你看我怎么炒就行,这也是我师傅教我的,他根本没有说什么要如何要如何,只是让我看他怎么炒菜。”

  这句我天天记在心里,天天站在他身边看着炒菜,可是由于身高差,我们身后总传来我爸妈的评论声,叫我多吃饭等上灶的时候,才有力气颠祸。

  学徒的这段时间里我很幸福,除了切菜跟抓菜我什么都不用干。店里的生意有时好有时坏,可是我姐夫的脸上依旧淡定。

  自从我上班后,父母天天笑容满面,天天准时喊我起床上班。我也改掉坏习惯练了好习惯,可是心里隐隐不安,生怕这种幸福有一天会消失殆尽。

  自从我上班后,我奶奶每天来饭店看我,有时帮忙可能为了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久点。

  自从我上班后,我二姐再不说我什么,放心的在学校里读书。

  自从我上班后,我变得不在懒惰,仿佛又回到学校里的日子,我规规矩矩的上下班,吃的饭比平时多一碗。

  自从我上班后,我有了工资总算能给我妈妈存起来,零钱大部分给我奶奶买东西。

  自从我上班后,我始终在问自己;爸妈真的在为我高兴吗?而我真的要一个厨师吗?

  过完2011年后,我们饭店搬迁了,入驻一五十平方米的饭店。由此我也正式成为一名厨师,不再是师傅的助手。

  依然记得自己炒的第一个菜,那就是青椒炒肉,这个家常菜让我炒得色香味都没有,因为第一次炒菜太紧张了,完全发挥不了平时的心态,结果客人吃了表情却非常奇怪,后来自己尝了那盘青椒炒肉。没盐巴又炒的太死太烂了。

  可是我姐夫没说什么,继续让我炒一些简单的。这样的安排,时间不久后的一个月,我的厨艺见长了,炒的菜色香味俱全都有了。

  这天下午,我姐夫去买菜,饭店里只有我跟我爸爸妈妈留守。他出门没过多久,突然进来一名顾客。

  顾客快速问道:“有厨师吗?”

  “有。你点什么菜?”爸妈站起来同声问道。

  父母不知哪来的自信去回答,却把我一个人吓得不轻,从包房里慢慢伸出脑袋。此时在场的人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又担心,毕竟我没炒过复杂的回锅肉,今天却让我第一次撞到,当然不能躲,只能忐忐忑忑的靠近灶台。

  我来到灶台,不可思议的是,我居然记起回锅肉的炒法,这一下子自信蹭蹭的出来。

  开火,倒少量的油等五秒钟后,舀一勺豆瓣酱放入热油里,另一只手不能闲着,迅速抓一把切好的干椒拌两下,就放过好油的五花肉再妙几次,继续投入香料炒六秒钟后起锅装盘,之后让我妈妈上菜就行。

  炒菜完了,我心里才隐隐约约的不安,它比第一次上灶更紧张。害怕顾客说难吃,害怕他们下次不再来,害怕自己学来的东西到底是不是用心。

  看着客人一口一口吃进去,那种期待的眼神,那种非常在乎的评价。

  直到顾客吃第六口的时候,这男子突然站起来:“老板结帐,太难吃了。”

  “……”一句话再次把我吓得不轻,站在厨房门内不敢出来搭话。

  妈妈结帐完后,爸爸高兴着奔向那盘我炒的回锅肉,一入口就点点头:“这么好吃还说难吃,你谁阿你。”

  顾客的话,我爸爸的话,两种不同的话使我跌宕起伏,此时此刻我到底要相信谁说的。走神中,我渐渐的接近那盘充满谎言的回锅肉。

  然而当我回过神来时,一块肉已经躺在嘴巴里嚼了好久好久才吞掉:“客人说的对,我炒的回锅肉太难吃,嘴巴里只剩下咸味了。”

  这几个月来,我第一次被顾客骂炒的菜难吃,心情一落千丈。

  但是第二天我姐夫买菜回来,没进门就冲我说:“今天你开始炒那些复杂的菜,我在旁边会提醒的,你放心炒吧。”

  “好的。”

  突如其来转告,让我原本不开心的心情,一下子扫光了昨天的耻辱。因为我以为我姐夫不在让自己炒菜,今天却让我真正的上灶台,此时的心情比紧张更加紧张。

  切菜好后,我们有一个小时的休息,这时电话响了。我姐夫闪电般走到灶台边,一边问老板娘要炒什么菜,我刚站起的同时,一声回锅肉一份,香辣排骨一份。

  我呆了,可是我姐夫没呆还一直给我眼色,让我开火炒回锅肉。

  “啊,这比第一次上灶还要紧张!”我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只要幸福一点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只要幸福一点点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