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不信任
风啸万里2020-01-08 10:332,345

  郑怀安正想着怎么避开小小姐好好称量称量这小子的水平,忽然就听叶枫道:“你家管家也伤的不轻啊!”

  “……什么?”

  郑怀安有些不明白的看向安青瑶,觉得自己好像误会了什么。

  “怀安叔,这是我请回来给爷爷瞧身体的大夫,他叫叶枫。”

  安青瑶从郑怀安的表情上猜到他刚才误会了什么,忍不住心中一窘,赶紧给他解释了一下叶枫的身份。

  “哦~”

  郑怀安这才反应自己闹了乌龙,但哦了一声后,又因叶枫的年纪对叶枫怀疑起来。

  “叶枫,你这么年轻就成为名医了?不知你是师从哪一家?”

  “算不上名医,也没什么师承。”叶枫实话实说,却略过了自己的实际水平。

  郑怀安听他这么说,神情越发不满,反而更倾向于他是个骗子了。真正年少有为的名医,基本上都是从小师从名师,哪会说不出师承来?

  “小小姐,这人您是从哪里寻来的啊,您该不会是被他给骗了吧?您真确定他是医生?”

  他这并非指责安青瑶,而是真担心她被叶枫给骗了。

  这些年,安青瑶四处寻觅名医给爷爷治病,确实曾遇到过好几回假冒名医的骗子。郑怀安担心她的一片孝心,再次被宵小之徒利用。

  “不信任我,那就算了。”叶枫可没承认自己是什么名医,也没必要费力的去让人相信他,对方不信,他直接走就是了。

  说着叶枫转身欲走。

  “等等。”安青瑶叫住叶枫:“你不会临阵退缩这么没种吧?”

  叶枫讪讪的挠了挠鼻子,眼神凉凉地看了安青瑶这小妞一眼。

  他不走了,否则就真的变没种了一样。这小妞还真敢说,他得留下来教教她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能乱说。

  “怀安叔,你相信我,叶枫确实医术很好,我相信他这次能帮到爷爷的。”

  安青瑶完全没主意自己一句话惹到了叶枫,忙着给郑怀安发定心丸。

  郑怀安见安青瑶坚持,治好将信将疑地将人带到安家老爷子安振国面前。

  安振国正在花房给花浇水,听到声响,放下水壶扭头朝几人看过来。

  “爷爷,我回来了,我今天给你带了一个厉害的医生。”

  安青瑶快步上前,挽住安振国的一只胳膊,向他介绍起叶枫来。

  “是你?”

  安振国看清叶枫面容身形后诧异了一下,随即笑道:“小小年纪,功力不俗,连我都看走了眼了啊。”

  看了他昨天早上并不是真的将叶枫当随意路过的普通人。

  “老爷您也认识这个年轻人?”

  郑怀安听安振国的话语是认识叶枫,还真以为叶枫是某个老医药世家子弟,而他这个管家孤陋寡闻了。

  “呵呵,昨天和瑶瑶晨练的时候有过一面之缘。”安振国笑呵呵地说道。

  “嗯?”郑怀安脸色一凝,恼怒道:“小子,你居然敢偷看老爷和小小姐练武?”

  偷看他人练武和偷学他人武功一样都是大忌,做了这种事情的人通常都会夹着尾巴做人,没想到叶枫居然敢直接上门,太他妈嚣张了。

  郑怀安恼怒地将拳头捏地咯咯响,恨不得一拳打扁这个嚣张的家伙。

  “怀安叔,误会了,他没有偷看。”安青瑶解释

  “怀安,飞燕湖是公共区域,他没偷看!”安振国也急忙解释了一句。

  “不过几招花拳绣腿的招式,有什么好偷学的?”

  叶枫不满他的语气,将心底地实话说了出来。“住口!”

  “胡说八道!”

  郑怀安和安振国的脸色都随之一变,其声喝止。

  安振国因为他的话侮辱了安家传统武学而生气,郑怀安则是不满叶枫的态度和语气。

  “本来就是,要不然,怎么让你们一个个都练得一身的伤。”

  叶枫说着,伸出右手两指搭在安振国脉门上,青罡劲微微刺探而出,立刻便激得安振国内腑一阵激荡。

  “你……啊!”

  安振国被他这一手震的眼睛一亮,随即却感觉五脏像是突然被车撞了一样,齐齐传来碎裂一般的痛楚。

  这痛楚太突然,也太强烈,安振国都没忍住叫了一声。

  “你干什么?快放开老爷!”郑怀安又惊又怒出拳入电朝叶枫脑门上砸。

  “叶枫你干什么?”

  安青瑶担心爷爷安危,也急忙朝叶枫怒吼。

  “别那么紧张,检查而已。”

  叶枫只刺激了安振国一下,便重新搭脉,细细感受了一下他的伤势情况。

  同时叶枫轻轻一偏头,恰到好处地避开郑怀安地拳头。

  郑怀安练拳多年,拳势凌厉,拳风刚猛,比安青瑶不知强了多少倍,叶枫现在的青罡劲一层也无法像对付安青瑶一样,自行反弹,现在又不适合回击,只能每次以微小的移动巧妙避开攻击。

  另外,郑怀安也担心误伤安振国,每每看到叶枫避开便急忙收力。几次出拳,叶枫头发丝都没乱一下,郑怀安自己倒弄的满头大汗。

  安振国渐渐从剧痛中缓过神来,脸色渐渐恢复,朝郑怀安使了个稍安勿躁地眼神。

  郑怀安这才确定安振国振真地没事,讪讪地收回自己地攻击。

  叶枫经过把脉,发现这安振国地情况比他目测地要轻许多,想来也是近些年得名医调养地功劳。

  可惜,那名医虽医术了得,却到底不懂古武,只能按照普通心肺脏腑受损地病来调养,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怎么样?我爷爷他地情况还好吧?”安青瑶见叶枫半天不说话,心中着急忍不住催问出声。

  “没事,安老爷子保养地不错,伤势没我事先预想地严重,还是有治愈希望的。”

  叶枫见这时时刻刻一脸骄傲的妞因为担心爷爷为温情流露的样子,不由想到了家里的父母,说话不由得轻柔了几分。

  “真的!那太好了!”安青瑶喜地差点跳起来,觉得自己找叶枫来的决定太正确了。

  “你,你可不要信口开河,张医生都说了老爷的病只能调养,你竟然说能痊愈?”郑怀安对叶枫仍有怀疑,对他的话本能的质疑。

  “对一般的医生来说,确实如此。”叶枫点头应道。

  “那你还敢信口雌黄!”

  “我什么时候说过我是普通医生了?”叶枫拉个凳子坐下,一边掏烟一边说道。

  郑怀安:“……”

  “那,治疗的事……?”安青瑶追问。

  “我一会儿给你写两张药方,照方抓服药就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废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最强废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