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欲擒故纵
觉音2020-01-12 19:582,341

  我马上转变了姿态,说道:“这酒确实不一样。”然后狠狠喝了一大口,周晓阳笑得更开心了,我又说:“周家不仅气派,风景也不错,你看屋外那园林,别具匠心啊。”说着便向窗口走去,路过余菲时,我的膝盖故意一弯,打翻了余菲面前的酒杯,我忙边道歉边抽出桌上的纸巾擦拭,周晓阳站起身说:“没事没事,你不用管。”说着便向屋外喊道:“来个人收拾一下桌子!”马上便进来个女佣,很快打扫完了。我趁大家不注意,轻轻舔了一下沾上酒的手指,果然余菲酒里同样下了药,所幸和我酒里的一样只是迷药。

  小风波过去后,周晓阳对女佣说:“让刘叔再拿个酒杯来,这个酒杯可能脏了。”我却一把拿过酒杯道:“不用了,麻烦,余菲也不会介意的,对吧?”说着便向余菲眨眨眼,她很快接话说:“当然,不用拿了。”然后我端起酒瓶替余菲斟好酒,我确定瓶里的酒没问题,因为周晓阳喝酒最快,已经倒过一杯了。

  周晓阳愣了一下,也没再说什么,再次打发走了女佣。我现在可以肯定那个管家刘叔和周晓阳是一伙的,两次周晓阳都是让管家端酒上来,第一次端上酒时,酒已经斟好,第二次又想让管家换酒杯,有女佣在为什么非要使唤管家?迷药的剂量应该只需一杯酒就够了,刚才余菲已经喝了一半,周晓阳应该是觉得一半也足够了便没再坚持换酒杯,想到这我一口将我杯中剩下的酒喝完,周晓阳马上殷勤地给我斟好酒,一副满意的笑容,我又抿了一小口,猜对了,瓶里的酒没事。

  我们又聊了一会,余菲果真不对劲了。她有些昏昏沉沉,我也立马有样学样,周晓阳笑着说:“你们酒量都这么差?没事,靠沙发上眯一会儿。”余菲很快便睡着了,我也“睡”了。

  狐狸尾巴露出来了。

  我默念口诀,元神出窍。只见周晓阳沉下了脸,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很快那个管家刘叔便进来了。这个刘叔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身上同样被一层黑气笼罩,整个周家每个人都是这样,唯有周晓阳和刘叔最甚。他进来看了一眼,向周晓阳点了下头便又走了出去,之后推了个轮椅进来,说:“下人都被我支走了,先是哪个?”周晓阳看了我和余菲一眼恶狠狠地说:“女的算了,先让她在这睡吧,搬男的。”说完他们便动手将我的躯体抬到轮椅上推了出去。我想了想,余菲在这应该没事,便跟了上去。

  他们将我抬上二楼,走进了二楼最深处。

  这里便是周晓阳父亲休息的地方,也是所有邪气的来源。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们后面,越往里走,越感到邪气逼人。他们先在一间房前停下,周晓阳轻轻敲了三下,打开了门,现在已是黄昏,屋内光线昏暗,但还是能看到布置豪华。靠近窗台处,有一老者坐在轮椅上望着窗外,开门声并没有惊动他。周晓阳走了过去喊了声“父亲”,老者慢慢回过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刘叔和轮椅上的我,轻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并没有说什么。周晓阳推着老者出来,一行人继续向楼深处走去。其实说是老者,但应该也只有五十多岁,只是那蜷缩在轮椅内的瘦弱的身躯和毫无血色的面孔,再加上稀疏发黄的头发,很容易让人把他和风烛残年这四个字联系起来。

  在最里面的房前,他们停下了脚步。我右手握住了柳枝,因为我感到在这间房内存在着一个强大的邪物,似鬼非鬼,似魅非魅,它似乎也正张着双眼注视着屋外,注视着我,就等门开的那一刹那一口吞噬掉所有。

  一行人静默了片刻,刘叔缓缓打开了门,整座别墅此刻静悄悄,唯有钥匙转动的咔嚓声和房门推动的吱个声。

  奇怪的是屋内幽暗一片,没有任何动静,死一般的存在。整个房间的窗户似乎被挡住,唯有从门外传进的一丝微光照进屋内,墙壁和天花板上好像画有什么但看不真切。整个屋内空荡荡,只有靠近最里面的墙边摆着一个台子,台上似乎有个神龛,龛前摆有蜡烛香炉。整座别墅的邪气在开门的一瞬间好似凝固了,竟然收敛了很多,但我知道这其实是最危险的,好比野兽在攻击前总要后退几步。眼前的这个神龛就是一样,我能确定邪物就在其内,但却并没有像我预想的那样邪气瞬间爆发。

  周晓阳他们推着两个轮椅慢慢走进了屋内,刘叔上前点燃了蜡烛。这时我借着烛光才看到原来那不是神龛,而更像是个鸟笼,只是比一般的笼子要大很多,外面包着黑布,上面有个圆环可以手提。我不禁愣神,这是什么东西,难不成这周家在养鸟?整个笼子被黑布包裹,看不到里面,也听不到任何动静。

  他们将老者和我推到了笼子前,我的躯体正对着笼子,老者则坐在我一边。这时老者说话了,他有气无力,似乎很是疲惫:“刚才听刘管家说你今天招待了两个朋友,一男一女,怎么只见到这男的,女的呢?”

  周晓阳立马答话:“哦,父亲,是有两个朋友,只是——只是我们先用这男的。”

  老者深吸了口气,缓缓道:“那女的是你喜欢的吧?”

  “哦,父——父亲,不是,您——”

  周晓阳还没说完就被老者打断:“没事,我早就说过,能少造点孽最好,我也不想这样下去,取别人性命来苟延残喘。待会让我见见那女的,我们周家标准很高,如果可以,我也就能安心去了。”

  “您别这样说,我一定会想办法治好您的病。”周晓阳脸颊上竟然滑落了两行泪。

  又是一阵静默。周晓阳擦干眼泪,将我又向那笼子推了推,然后在香炉内插上香,恭恭敬敬对着笼子鞠了个躬道:“上仙,人给您带来了,还和以前一样,您吸一半,给我父亲留一半,也不要一次吸完,这是真人走时交代过的。”

  我暗暗发笑,还什么上仙,周家这些人整天供着个这样的邪物简直就是在自掘坟墓。不过“真人”两字也印证了我之前所想,周家背后肯定有高人存在,而那“吸一半,留一半”应该就是指吸人精魄。

  周晓阳说完后却并没有什么动静,他们感到很疑惑,相互看了看,周晓阳又说了一遍相同的话,还是没任何反应。屋内一片沉静,所有人都注视着那个笼子。我不知道以前会有什么动静,但肯定不是现在这样。算了,不观察了,直接动手吧,我的元神回到了躯体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