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初现端倪
觉音2020-06-21 02:372,283

  崔雪便是这位寡妇。

  生老病死是每个人都逃脱不了的宿命,出生的一刻,面对这个熟悉又陌生的世界,一声啼哭的背后,是自己的好奇和向往。死亡的一刻,面对死后的世界,却是无助与彷徨。就像这个崔雪,已然明白了什么,也依旧坚持着什么。

  她跌跌撞撞向后退去,颤抖着看着自己那具仍旧冒着鲜血的尸体,张大了嘴,颤巍巍的下巴想大喊却一个字也说不出。

  那帮滋事的地头蛇在短暂的沉默后全都四散逃去,那位张哥更是吓傻了魂,一身酒气的他瞬间清醒,看着倒在血泊中的寡妇连连后退,急忙扔掉手中的碎酒瓶,转身就跑,却摔个踉跄,又立马手脚并用站起,刚跑几步又觉不妥,又跑回来想去捡碎酒瓶,待到手伸到一半却又停住,也许是想到了酒瓶上的指纹,本想擦拭干净,却不自觉得用手在自己身上摩擦,突然反应过来,要擦的是酒瓶上的指纹而不是自己的手,急忙捡起酒瓶,可破碎的瓶口令他无法下手,只能慌忙抹抹,殊不知越抹痕迹越多,滑稽的表演后,他又扔掉酒瓶,一步一跟头地离去。

  夜市上只剩下吃饭看热闹的人们,慢慢围了过来又不敢靠近,烧烤摊老板吓得瘫坐在地上,人群中间,只有小女孩声嘶力竭的哭声。

  不过这一切,都与这个不知所措的女人无关。

  勾魂师到得近前,女勾魂师平静地对崔雪说:“时辰到了,该走了。”

  崔雪傻傻地看着勾魂师,甚至不能确定是在对她说话。

  男勾魂师开口了,声音是那么的沉稳却又冷酷无情:“你今生阳寿已尽,该去地府报道了。”

  崔雪这才结结巴巴答道:“什……什么?”

  “你已经死了。”男勾魂师简短直接。

  “不……不可能!”崔雪声嘶力竭地大喊。说着又向女儿跑去,她想抓住女儿肩膀,却又扑个空,只能颤抖着对女儿大喊:“宝贝别哭,妈妈在这,妈妈在这,你看妈妈呀!看妈妈呀!”

  可她面对的,却是女儿的“熟视无睹”。

  她又向烧烤摊老板跑去,依旧大喊道:“李哥,李哥,站起来啊,我在这,快喊医生!”

  仍旧毫无反应。

  女勾魂师摇摇头,叹息道:“别挣扎了,没用的,你已经不在了。”

  崔雪这才瘫坐在地上,无助地看着自己尸体,此刻的她真的明白自己已经死了。

  “走吧。”女勾魂师道,面对这人间悲剧,尽管见多不怪,声音却也柔和了许多。

  良久,崔雪无神地看看勾魂师,问:“去哪?”

  “地府。”

  短暂的几秒后,崔雪却像发了疯般,她拼命朝自己尸体扑去,想回到身体中,当然,都是徒劳。

  她扑倒又起来,扑倒又起来,可身体依旧睁大着眼纹丝不动。她绝望了,泪珠滚滚滑落,掉在地上化作水晶又瞬间消失不见。前面说过,鬼的泪是自身精华的一部分,但若无人保存,便会落地而入。

  无助的她只能祈求勾魂师,她扑倒在勾魂师面前,哭着哀求道:“求求你们,我不能死,我女儿还小,求求你们,求求你们……”

  也许是见多了这种,女勾魂师淡淡地道:“生死自有天定,我们也无可奈何。”

  男勾魂师抬高了声调,但仍是那么冷酷无情:“自己走,还是我们带你走?”说着亮出了锁链,闪闪泛着寒光。

  崔雪向后挪着身体,本能地想去逃避。接下来,却是铁链锁身,动弹不得。

  看到这,我默默地摇头,黑白无常也叹了口气,那姜宇也低下了头不愿再看。

  之后,便是勾魂师拉着女子,一步步向城隍庙走去,崔雪尽管不情愿,却由不得自己,她停止了哭泣,无神地看着这个世界,想转身再看女儿一眼,奈何阴路催逼,回头不得。

  白无常喃喃道:“今生死于非命,必是前世所欠。”

  我不自觉地问了句:“非要这样吗?究竟谁在主宰?”

  白无常没有搭话,也许他也不明白。

  看着勾魂师带着崔雪渐渐远去,黑白无常跟了上去,我和姜宇急忙跟上,身后隐隐传来警笛声……

  我这才明白,黑白无常作为勾魂队的鬼帅,本是看惯了生死,怎就非要返回夜市一看究竟,原来是想查看灵魂。

  之前我们仔细观察这里每一个人,都看不出异常,现在有个“活生生”的鬼魂,自是可以一探究竟。

  只见黑白无常拦住了勾魂师,互相行礼后,二人对着崔雪仔细查看,此刻的崔雪已经“傻”掉,不管也不知这一切到底是干什么。

  人有经络,鬼有鬼络,所谓经络,便是人的血气流通之路,气血运行,正气疏通到全身,人才得以存活,而鬼络,便是鬼的阴气流通之路,阴气运行,鬼才得以存在。之前观察,魂魄附于身体之上,经络的运行自会影响查看灵魂的状态,而现在,鬼络却一览无余,清晰明了。

  那黑白无常“点亮”了法眼,细细查看,我也定下神观察,却见隐隐的鬼络之中,确有一股异动,四处跳跃,却微弱无比,没有一定修为还真不能发现。

  黑白无常对望一眼,看来也是发现了异常,只见黑无常微微张开嘴,对着崔雪慢慢吸气,这是想将崔雪体内异常吸出。我早知道黑白无常可以吸人魂魄,这若要是对着活人,魂都会被吸出来。

  我能感到一股寒流涌动,尽管黑无常很是轻微,生怕伤着崔雪,可崔雪还是感到痛苦,只是此刻的她早就没了意识,只能任由“摆布”。

  那跳跃的异动,在寒风中渐渐停在一处,慢慢上升到崔雪额头,接下来一点点渗出,待得全部吸出,突现一道微弱的黄光,直直向天空飞去。

  只听白无常大喊一声:“哪里走!”话音未落,左手臂却瞬间伸长,黄光迅速,白无常的手臂更胜一筹,转眼间已经伸进茫茫夜空。姜宇看呆了,下巴都合不拢,等到我们反应过来,白无常已收回了手臂,手掌上,一颗樱桃大小的黄色圆团被困在五指涌出的法力之中。

  没错了,玄鼋精气!

  虽然我只在妲己消散的一刻见到过玄鼋精气飞出,但那时精气给我的感觉和这个樱桃大小的黄色圆团的感觉不差分毫,只是一强一弱而已,看来这只是整个精气的小小一部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那人不是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