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这一世,吐尽胸中不平气
江南七寅2019-11-06 14:052,343

  宁儿吐了吐香舌,脸红心跳道。

  性子温和的宁儿还是头一次这般激烈的抽别人的脸。尤其还是杨六这个整日在杨家中作威作福的恶奴。

  宁儿没少被杨六刁难。

  可那感觉,扬眉吐气,实在是太爽快不过,让她恨不得惊呼出来。

  “报复?放心,他不会有报复的机会。就算是杨莽也蹦跶不了几天。宁儿,我可以向你保证,你放心便是。自今日之后,无人能在欺辱你我主仆。”

  杨浩冷声道。

  那话音中蕴含着无比强大的自信,仿佛天地都在鼓掌之间。

  “嗯!”

  宁儿用力的点头,跟小鸡啄米是的。

  “对了,父亲在哪里?”

  时隔三万年,杨浩自然期待再一次见到父亲杨廷山的场景。可杨浩话音说出,宁儿刚刚还兴奋的通红的小脸顿时僵了一下。

  “老……老爷去了族里的议事厅,少爷,你大难不死,你可千万别在莽撞。老爷早就吩咐过,你可不能在出什么事情。若是你又半分差错,宁儿也不要活了。”

  “少爷,你……你就听宁儿这一次好不好。”

  宁儿偷瞄了自家少爷两眼,随后鼓着腮帮子拉住杨浩的胳膊不撒手,她表情怯生生的,但偏偏双眼中都是执拗。

  “议事厅?”

  杨浩的眼睛眯了起来。

  来的还真够快的。

  杨浩前世走过一遭,怎能忘记那屈辱的场面?

  就是议事厅一会,自己的罪名落实,自己那个如笑面虎一般的好二叔杨莽落井下石,不但要夺了父亲杨廷山多年打下的功劳,还将自己逐出了家门。

  父亲杨廷山一身傲骨,竟然被逼承受胯下之辱。

  这笔账,也该好好算一算了。

  不过这些事,杨浩却没打算将宁儿这个白纸一般的小侍女卷进来。

  “好,我答应你就是。放心,我绝不会让你们担心就是。”

  杨浩面色一缓,顿时笑道。

  “真的?”

  宁儿眼中一亮,在得到杨浩再三的保证之后,终于再次展露笑颜。

  而这个方才强咬着牙担忧不已的小小侍女,方才感觉到话中的大胆和不妥,她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俏皮是的扭头钻进了院子里。

  可她面色羞红,却欢喜的跟一只云雀儿一般,满院子都撒下了银铃般的笑声。

  一边跑,宁儿的心中还在想着。

  她不知道少爷为何跳河之后会突然之间变了一个人是的,但宁儿却十分喜欢这种感觉,好像天地都宽阔了。

  那是一种仿佛是找到了倚靠般的情绪,值得信赖。

  感觉真好。

  “这妮子……”

  杨浩摇了摇头,哑然失笑,他看着宁儿的身影逐渐消失在了院落中,杨浩瞳孔收缩,骤然寒冷下来。“不过宁儿说的很对,区区一个杨六,现在的我也根本不是对手……

  这世界,想要自保,实力才是一切的根本。否则就算我杨浩重生归来,昔日的屈辱也要重演。而我,绝不容忍。”

  他沉默的看着自己的手掌,逐渐握紧。

  杨浩出身土著,曾历尽苦楚,杨浩的心灵坚如磐石,对实力的理解也更深,他知道更是深知实力才是决定命运的筹码。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什么权势,什么谋划,什么算计都如无根浮萍。

  一剑便可斩断。

  若有实力,他不会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杨廷山当众受辱,被逐出家门,如丧家之犬。

  若有实力,千年后,星空外强敌在望,他不看眼睁睁看着十大武域崩碎,无数生灵涂炭。

  若有实力,他不会屈服在天道之下,与天豪赌,沦为往生河卒,渡船三万年。

  曾经,杨浩无能为力。

  他只能看着那一切遗憾眼睁睁的在眼前发生,哪怕他成就星空下最惊艳的武帝,也无力扭转乾坤,改变这一切。

  而此刻,他重头来过,如何能够辜负?

  杨浩眼中迸发炽烈光芒。

  他胸中气焰滔天,足以冲上九霄,将一切焚烧殆尽。

  他眼瞳前所未有的闪亮,那光芒耀眼,足以点燃黑夜。

  上辈子,杨浩与天豪赌,赢得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

  这辈子,杨浩卷土重来,他不求仗剑诸天问长生。

  只为纵意恩仇。

  吐尽胸中不平气。

  “吸!”

  …

  这几日,杨家孽子杨浩偷盗族中宝丹,而后跳湖轻生一事在整个紫嫣城中都传的沸沸扬扬,一度沦为城中的笑柄。

  但是出奇的,杨浩的父亲。

  那个一身傲骨,铁剑无双,曾在沙场上立下赫赫战功的杨家四爷杨廷山却连半面都没露过。似乎杨浩铸下了大错,这位在杨家超然的杨家四爷根本没有过问的打算。

  无数人都在猜测着杨廷山的心思。

  其实,杨廷山并非什么都没有做,他一个人,穿着素服,盘坐在议事堂前不吃也不喝,就那么静静的坐着。

  这一坐,便是三日时间。

  三日中,杨廷山滴水未沾,不眠不休。

  就算杨廷山已经是先天境巅峰的修为,能够短暂的进行辟谷,但未达金丹,也需要保证足够的食物水分摄入才行。

  但可惜,杨廷山却没有这个打算。

  他左手边,一席叠的整整齐齐的武服。

  他右手边,一卷长长的卷宗压在黑铁令牌下。

  武服象征着杨廷山数十年累下的战功,是杨廷山这位杨家四爷几十年铁血沙场的赫赫威名。黑铁令牌下的卷宗记录着杨廷山多年打拼下来的产业。

  但杨廷山却根本没有看上一眼。

  他胡子拉渣,脸上硬朗的线条已经疲惫不堪,可一双虎目却目光直视着身前紧闭的议事堂大门,半点都未曾动摇。

  儿子杨浩犯下大罪,偷盗族中至宝,罪无可恕。

  杨廷山没有辩驳。

  但,那又能怎么样?

  杨浩是他杨廷山的儿子,就算犯下大错,他这个当爹的抗下就是。

  想他杨廷山醉心武道,曾在沙场为杨家立下铁血功勋,名利之外,他杨廷山在杨家从不争权夺利。为的就是让身无武脉,武道无望的儿子杨浩能安稳一生。

  而现在,杨浩跳湖轻生,杨廷山如何能够坐视不管?

  但族中却轻飘飘的丢来一句,罪不可恕,还美其名曰要自己顾全大局。

  狗屎!

  杨廷山怒从心起,额头的青筋都要爆出来。

  想要逼死儿子,那就鱼死网破!

  杨廷山虎目闪动!

  吱呀。

  议事厅的大门打开。

  他长身而起,大步走了进去。

继续阅读:第四章 一口气,窜一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至尊武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