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有鬼
红麻子2019-11-29 18:162,184

  此时的宁致远也被人领着去了自己的住处,正要安歇,突然腰间的法剑一声铮鸣,让他陡然一愣。

  随后就听门外有人轻叩房门之后,开口喊道。

  “师君开门,我是钟尹。”

  “这么晚了,有事么?”

  “是有事,还是要紧事,有关土地庙的事,我有了别的发现,事关重大。没敢告诉别人,所以只能过来找你。”

  “是吗?你稍等。”

  说到这里,宁致远走到门口。拉开了门。

  外面等着的的钟尹本就知道自己肯定能够叫开门,听到了里面的脚步声走了过来,并且很快下栓正在开门,脸上就浮上了一丝笑意。

  但门开之后,他看到居然不是宁致远,而是一抹剑光,一闪而逝不说,就是已经身为恶鬼的他,也只是感到一道寒意之后,周身都不能动了不说,体内好不容易积存的阴寒鬼力,居然被出现的宁致远给吞噬一空。

  “来骗我?你不知道土地神遭遇天劫的时候,我就在场吧?”

  宁致远发泄一般的说了一句,但装作钟尹的恶鬼,却是怎么都听不到了。

  恶鬼已死,陡然间土地庙里的一座鬼吏塑像,轰然崩塌。有他镇压的一处地方,直接被崩开了一个口子,虽然不大,却是已经足够里面的东西逃逸出来了。

  顿时,整个镇子被一片低压压的乌云覆盖,遮住了天光和星辰。

  有鬼先起风,一道从九幽而来的阴寒之风,在乌云盖顶的同时吹起,整个镇子别看还处在早秋,但阴风过后,所有树木的叶子就好像遭遇寒冬一般,被吹落在地,熟睡中的人们,不由得裹紧了被褥,才能继续沉睡。

  但阴风过后,镇子就如同被阴风冻结了一般,陷入了死寂。根本没有任何声音的街上,陡然传来一阵脚步之声,随着这种踏入人心的脚步声,一队鬼影从土地庙走出来,仅剩的那个鬼吏,出了土地庙,抬起一双鬼眼扫视四周之后,直接带领鬼影,向着钟家走过来。

  如今的钟家,被那道阴风扫过之后,全都陷入了沉睡,唯有客院的几个人还能保持清醒。

  王岩在阴风吹过来的时候,就有所察觉,急忙伸手拉住县令王谷,本想给与他一丝庇护,却没有想到,在王谷的身上,有着一抹福禄之气闪过,直接把吹过来的阴风消融一空。

  “我倒是忘了,你是个县令。走吧,我们赶紧去和那个宁致远会合。”

  “为什么要去找他?”

  虽然跟着族叔在走,但王谷依旧不忘问上一句。

  “如今的这里,恐怕事除了我们,就只有他还醒着了。“

  王岩解释一句,拉起王谷就走。

  “你知道他住哪里?”

  “望气便知。”

  一边回答,一边拉着王谷疾走,绕过几道门户刚到一处院落门口,就看到宁致远已经仗剑走了出来。

  如今的宁致远在王谷的眼中,看起来不过也是一个正常小心出来查看的书生而已。

  但在王岩的法眼之下,却是大有不同。在宁致远那正在闲庭信步,仗剑而行的潇洒身影后面,骇然还跟随着一个活脱脱的宁致远。

  不过这个宁致远双目紧闭,脸上却是毫无表情不说,还让人一看就觉得有些恐惧。

  “法相?他居然已经到了这种高度?”

  法眼之下,王岩自然看得出,那可不是什么简单的存在,更不是什么别的物事冒充,而是实实在在的宁致远修炼出来的神魂,他们一派称之为法相。

  王岩如此震惊宁致远居然能够有着阴神法相,那是因为,如今的楼观道中,有着如此成就的,哪一个不是七老八十,还是不敢出外行走,只能在门中闭死关,苦苦寻求突破?

  像宁致远这般年轻,已经修出法相的道门中人,四处游走的也不多见,可以说是根本没有。

  但是王岩却不知道,他眼中的高人宁致远,却也是心里没底,不过是依仗着手中的那口法剑,以及在移花宫杀死狼妖和刚才斩杀一头恶鬼之后,吞噬的一些微薄法力在勉力支撑。

  他所修的太阴练形,是法却没术。法是法门,术才是运用。如今的他,虽然有着阴神法相,却根本没有使用的技巧,所以只能是勉力支撑而已,如果不是手中法剑有灵,拿着它斩杀恶鬼一名,宁致远敢不敢走出小院还不一定呢。

  “师君。”

  看到了有着法相的宁致远,如今的王岩也只能称呼一句师君。他已经有着这个资格了。

  “怎么是你们?怎么回事?居然有鬼夜行?”

  宁致远一看到王岩拉着县令王谷,就直接问道。

  “我也没有想到,居然会爆发的这么快。”

  “究竟是怎么回事?”

  在宁致远的询问之下,王岩说出了他所知道的所有事情。

  土地也好,山神也罢,都是守护一方,保境安民,维护地底秩序的存在。

  也就是说,不管土地山神行善也好,作恶也罢,总归是有个秩序约束,不会混乱的。

  但如今由于这盩厔以及附近,诸多山神土地陡然消失,疑似被人或者什么东西所灭。使得原本的秩序不再。当然就要爆发一阵混乱。

  而具体到这个钟家所在的镇子上,那就是土地神已经没有了,而土地原本所镇压的一些鬼魂当然也就没了约束,有鬼夜行才是正常的表现。

  “不过,根据我师门的推演,应该还有一段时间才会爆发的,怎么会现在就开始了。原因我却不知,但任由鬼魂随意行走,镇子上的人,可是会被他们所伤害的,有些甚至还会直接被吞噬。所以么,斩杀鬼魂,救人之事,就只能有我们三个来做了。”

  说道这里,王岩一脸的苦笑。

  “我们三个?别的人呢?”

  宁致远一听,惊讶的问道。

  “师君难道不知道,如今的镇子上,就只有我们三个还是清醒的,至于别的人,都被那道阴风给迷惑了么?”

  “原来如此,我说怎么如此寂静。”

  他话音刚落,就听一阵脚步声由远至近,走了过来。

  “是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