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大雨
红麻子2019-11-29 18:162,203

  幽幽醒来,宁致远依旧浑身剧痛。动也不能动,虽然发出呻吟,但天雷劈的浑身硬壳之下,连张嘴都做不到,更不用说做别的动作了。

  只不过依旧仰面躺在拔步床上。

  被天雷劈穿的房顶,到是能够看到外面的天光。

  “已经天黑了啊。不知道昏迷了多久?”

  宁致远心里想到。

  他感觉口中火辣辣的,之时觉得干渴。但别说喊人了,估计如今的异花宫,就他一个活人。喊谁去?再说了,他也不能动弹不是么?

  再想要神魂出窍,到处看看,却听得一声霹雳,顿时暴雨如注。

  “这等天气,神魂离体,就等于送死。老实待着吧。”

  死里逃生的宁致远,这个时候想起了自己和妻女车祸的时候,一样是不能动弹,只能等死。

  但那个时候,是在公路上,能够有人经过,他也是被路人发现之后,帮着报警,被送往医院,才活下来的。妻女却是当场就去了。

  现在可是在妖精窝里呢,那里会有路人经过?有也是仅存的妖精。

  “还是死路一条啊,不过也许到了地府,有机会见到妻女?”

  他正在胡思乱想,就看到落在房顶的雨水开始从破洞中落下。而破洞就在他的正上方,这么一来,雨水就直接落在他的身上。

  没有闭合严实的口中,当然也有雨水进去,虽然连口腔和舌头都成了焦炭,但更里面的喉咙,虽然疼痛,勉强小幅度的吞咽还是能做的。

  就是吞一口,会疼好久。需要歇歇再来。

  但就是这样,他感觉到哦那种干渴,也能得到极大的缓解。

  “只要雨下的够久,估计还能多活一段时间。”

  有水就暂时死不了。他心中想到。

  也许是冥冥之中,老天不想让宁致远就此死去。这场暴雨居然一连下了三天三夜都没有丝毫减弱停顿。

  这倒是让泡在雨水中的宁致远身上的那层焦炭外壳,被雨水泡软了,他试着动动,意外的发现,尽管艰难,还伴有剧痛,但毕竟可以稍作移动。

  人的求生本能,绝对强烈。

  宁致远从最开始的动弹,都忍着举动的加大幅度,一边喝着雨水,一边活动自己。

  等到雨停的时候,他甚至可以把手放到自己身上了。只不过,想再多做些什么,那是绝对的痴心妄想。

  雨停了,他意外发现一件事情,由于拔步床上铺着厚厚的被褥,居然被雨水浸透,他等于是躺在水中呢。而后背本就不多的焦炭,此时已经不是他活动的障碍。

  这么一来,如果能够翻个身,趴在水中,是不是可以继续依靠被褥中的水活下去,也能继续泡软那层壳子?

  他感觉只要没了那层壳子,顶多是忍着疼痛而已,他可以慢慢试着活动幅度大一些。当然了,能够走动才是他的终极目标。

  怎么说,也得搞明白自己在哪里,还有没有妖精存在不是么?万一找到一件地牢什么的,不就有人帮助自己了么?

  至于说依靠自己走出去什么的,还是别想了。没可能的。

  想到就做废了好大劲儿,他没有成功。但意外的发现,也许是壳子被泡了三天三夜的缘故,到是这一番辛苦,没有白费,有些地方,已经随着活动,开始脱落了。

  有希望。宁致远的劲头更大了。继续活动自己。

  终于在成功被渴死之前,他让自己站了起来,能够扶着东西,在房间里缓慢走动了。

  而嘴里吐出许多焦炭硬块之后,虽然说话艰难,但居然能够吞咽张口,而且疼痛感觉也有所减低。

  “难道我在蜕皮?”

  他诡异的想,但是,想不通,也不符合常理。管他呢,活着就好。

  房间里有着当时成亲准备的许多东西。食物就别想了,已经坏了,而他如今也只能喝水。

  但酒壶里面真的是酒,还是果酒呢。他能喝。

  艰难的凑到壶嘴那里,吸出一口之后,吞咽下去,他顿时明白,异花宫虽然是妖精的地方,但这果酒,也并不是凡物。

  只是一口果酒下肚,顿时感觉一股热流走遍全身,不但痛苦少了许多,力气也恢复不少,这样行动就更加方便了。

  一壶灵酒下肚,他居然能够离开房间了。但他没有急着离开,反倒是耐心的把身上能够剥下的硬壳子忍痛给剥了下来。

  没想到的是,壳子下面,居然不是烧伤之后的伤口,而是一层新的鲜嫩肌肤。

  “真的是在蜕皮。”

  兴奋的宁致远干脆就在那里剥壳子了,等到他的身体全部露出皮肤以后,这才随便找到一件衣物,裹着自己,走出房间。

  他先要确定这里还有没有躲过天劫的妖精,顺便看能不能知道自己身在哪里。

  一番艰难的走动之后,他终于确定,绝对没有妖精存活,全都灰灰不见,而同时这处巨大的异花宫里面,只有自己一个活人。

  走出去?别想了,尽管能够活动,但终究还没完全恢复。出去之后,有危险怎么办?

  所以,他选择继续待在这里。

  找到一些衣服,艰难穿上之后,他又开始寻找,这次是找吃的,总不能饿死吧?

  但他这次的收获不小,找到了吃的不说,居然这还有书?虽然一大部分是竹简,很少的才是纸,但总归能从看到些什么不是么?

  要知道,他可是个古玩商人,古文字对他来说,那属于基本技能。

  幸好不是外域,文字他能看得懂,而那些竹简和书籍,也有着一些野史游记什么的,经过他的经验推断,加上本朝不修本朝史书的惯例。

  他基本能够断定,这里和原本的世界有差异,大不大不敢肯定。但脉络相同。秦汉三国已经过去,还有些地方提到魏晋。

  “难道是南北朝,五胡乱华?”

  他疑惑的不敢肯定。但只要是这样就好,具体的详细,等能够出去了再确定。养伤要紧。

  如果是和原本的世界差距不大,拿自己不但能够继续修炼,就是熟知的历史走向,也是存活的基础,或者干脆叫金手指不是么?

  “倒是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六朝仙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