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节 序幕8
耿恭守孤城2019-11-16 17:192,196

  “别放在心上,耿弇和韩信不一样。韩信被刘汉皇室灭了三族,家族内襁褓中的婴儿、怀孕的女子都被残忍诛杀。韩信本人更惨,被汉高祖刘邦的妻子吕皇后下令砍成一堆肉泥,装进麻袋丢在乱葬岗。所以韩信怨恨刘汉皇室,亲手掐死了他的宿主。而耿弇是善终,子孙后代都封侯拜官,一直到汉末三国,耿弇的后人耿鄙还在凉州担任刺史。”

  “所以耿弇不会像韩信那样杀掉自己的宿主,也就是我?”

  “理论上而言,是这样的。”艾莉把吃剩的苹果核丢在金属的垃圾桶里,从扶手下方抽出一截纸巾擦手:“但不敢保证,将魂杀掉宿主之后就自由了,无人可以约束。说不定耿弇复苏后会杀掉你,然后称霸世界。”

  “啊…”刘显祚皱眉陷入沉默,复苏将魂居然有生命危险,他完全无法预料。

  “不要想这些了,你身上很臭,快去洗个澡,你后面是间浴室。”艾莉伸出右手在鼻前扇动,嫌弃的说:“还有你的丧尸妈妈,如果你不想我一脚把它从飞机上踢下去,给它也洗洗!”

  “哦…”刘显祚点了点头,对艾莉的嫌弃不以为意。把妈妈从皮质靠椅上扛起来,迈着趔趄的步伐走向身后的房间,打开金属的浴室门又关闭。

  “真是个笨蛋,和几百只猫鬼在下水道里住了两个月。那么浓重的猫骚气,居然没有察觉。”艾莉皱眉,锋利的眉毛透着坚毅与高冷。

  长登高志目送刘显祚离开,听见花洒和水流的声音后蹲在艾莉旁边,低声说:“情况不容乐观…邪灵散发出的脑电波越来越强了,根据塞维尔博士预算,下一头邪灵的复苏大约在90天以后。”

  “90天?这么紧张吗?”艾莉也压低了声音,似乎生怕他们的谈话被刘显祚听见:“下一头邪灵是谁?可以确定吗?”

  “是那头狼…”

  艾莉的身体触电般颤抖一下,乌黑的眸中掠过一抹忌惮,或者说恐惧:“不会吧?!”

  “塞维尔博士在脑电波讯号附近发现了这个。”长登高志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个小的密封袋,戴上白手套打开密封袋,用两根手指捏出三根灰色的毛。

  艾莉抱有一丝侥幸心理:“看起来很普通,说不定是可怜的流浪狗经过脱落的。塞维尔那老家伙一向疯疯癫癫,如果他的预算准确,我养的独角兽都能当博士了!不过话说回来我也没有养独角兽…”

  长登高志站了起来,把手里的狼毛抛到空中。迅速拔出腰间刀鞘里的长刀,自下向上斜劈,速度极快。

  “叮!”

  脆响从刀刃接触狼毛的地方响起,长登高志握刀的手不断颤抖。三根狼毛摇曳着落地,毫发无损,钢铁般坚硬。

  “我的刀可以斩断钢铁巨兽,火车轻轻刮擦一下就会断为两截。可它劈不断这三根狼毛,基本可以证明塞维尔博士的判断是正确的。”长登高志幽幽的说:“下一个复苏的邪灵是…巨狼芬尼尔…”

  巨狼芬尼尔,存在于西欧神话中的生物。它张开嘴,上颚能够顶到天空,下颚碰到地面,从嘴里喷出焚世的烈焰。为了不使世界被摧毁,西欧众神付出惨痛代价,用铁链把芬尼尔封印在黑暗的深渊中。可芬尼尔挣脱了铁链,把主神奥丁吞噬了。

  连神在芬尼尔面前都是渺小的,更不要说人类。那种邪灵足以毁天灭地,连核武器都炸不死。

  长登高志第二次露出笑容,是苦涩的笑容,捏起地上的三根灰色毛发,装进特制的密封袋里:“或许不用那只猴子复苏了,芬尼尔复苏后首先要做的就是统治世界,我们很有可能会全部战死。”

  “妈的…”艾莉第二次说脏话:“拼了!方舟没那么容易覆灭,用命也要把那头狼弄死在它的王座上!”

  “给刚才那小子注射针剂吗?”长登高志瞥了浴室门一眼:“无法打败芬尼尔人类就会彻底灭绝,如果他能在实验中活下来,我们或许还有希望。”

  艾莉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犹豫:“当然。”

  事关人类存亡,刘显祚的生死根本无足轻重。

  长登高志点了点头,从地上站起身,双手环抱胸前靠在墙面,闭着双眸假寐。艾莉的身体也放松下来,用笔记本玩一款名为‘保卫萝卜’的单机小游戏。他们之间的谈话非常短暂,而且声音小。

  机舱配备的简易浴室内,刘显祚的耳朵紧贴金属门,热水淋在肮脏的破校服上。他清楚听到了艾莉和长登高志的对话,稚嫩的脸颊上透着淡淡的恐惧。

  如果他能从实验中活下来…这个‘他’当然是指刘显祚。

  什么实验?注射针剂?会不会把实验体绑在手术台上,注射细菌?虫子在实验体体内生存、繁衍、产下虫卵,最后由内而外把实验体吃的只剩骨头?

  刘显祚想起了那个无比真实的梦,梦里的男孩欢呼着逃离‘生命方舟’,被丧尸咬断脖子死状凄惨却露出笑容,那个男孩究竟在‘生命方舟’遭到了何等难以想象的虐待?

  可他没有选择的权力,要么去‘生命方舟’接受命运的审判,要么死。艾莉和长登高志提及‘那头狼’的时候声音中透着绝望,特别是艾莉说‘方舟没那么容易覆灭’的时候,像是临死前的宣誓,恰如勇士战死前总会高呼自己的国家万岁。

  艾莉坐直升机千里迢迢的来救自己,想必不会让自己轻易死去吧,至少在利用完之前。艾莉说只有他才能开启耿弇的墓室,这应该是真的,否则艾莉完全可以抢走那张羊皮纸,把Ss级的将魂据为己有。

  短暂的寂静,刘显祚挤出一坨洗头膏,娴熟的给妈妈洗头。对于未来会发生什么他一无所知,那就干脆不要去想。

  被热水淋湿的破校服静静的躺在地上,领口位置突然闪烁了一下。

  那是一根极细的定位器,黑色的,像是一根普通的头发。刘显祚的校服已经很久没洗,领口是黑的,所以定位器和衣服完美贴合在一起,难以察觉。

  定位器是老刘留下的,被艾莉炸死的狡猾猫鬼做了两手准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生命方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