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
喜马拉蓝鸟2019-11-13 16:304,630

  青春,就是这样,想笑就笑,想哭就哭,青春的泪水,不用问出处!

  美好的事物从不肯也不会为谁永远停留,转眼间到了开学季,我们各自奔赴各自的城市继续学业。

  我回到学校后和同寝室的几个同学开始了各种考证,考双学位,一年下来计算机证、会计从业证、英语翻译证考了一饭盒,日子过得很是充实。

  童二在国外的日子也不那么难过了,找到了相对轻松的兼职工作,每天在酒吧打工两小时,生活费不成问题,就是国外的文化还没有完全习惯。一天童二打来电话说:“白四儿,我现在在酒吧打工,必须得穿超短裙,我也没穿过裙子啊!你知道的,以前我们学校校服我都是穿男装。”

  “啊,那你这样,你在裙子里穿个短裤,然后你就把那裙子当作围裙,忽略它的长度。”

  “别说,那裙子还真像围裙,这老外也都太开放了,服务员的裙子上半身就是两个吊带,除了能把咪咪的头挡上,剩下的都在外面露着!我太崩溃了!”

  “哈哈哈哈,这样啊?那你还真不适合,要不你跟老板申请男装吧?酒吧得有男服务员吧?”

  “老板说,因为我长得不错,很有中国特色才用我的,否则酒吧才不会用一个不性感的小姑娘,人家都要找那种大胸、大屁股、大长腿的,你懂不?我要再要求穿男装,肯定得让我滚蛋。”

  “啊,那怎么办啊!要不你把那裙子让小五看看,看她能给你加点痱边子什么的不?”

  “诶,你这主意不错,那还给小五看啥,我也不能给她邮回去啊,我看看把咱家窗帘剪下来给裙子上那两个吊带儿加点儿料!”

  “你现在还会裁缝的活儿了?”

  “那你看,人啊,就怕逼,一逼什么潜能都能开发出来!明年我回去的时候会跳钢管舞也说不定呢!”

  “哈哈哈哈哈!那可太吓人了吧!我实在无法想象一个头发在耳朵以上,没胸没屁股,走路都迈八字步的假小子在钢管上扭动是什么景象!别人一定以为你是保洁,在擦钢管呢!”

  “白四儿,你一天不损我能死啊?你这么不积口德小心找不到男朋友!”

  “哈哈哈,别生气别生气,我这不是关心你吗?你打工别耽误学习啊?本来也不差你那点儿钱,你别把学习的正业耽误了!”

  “放心吧,在酒吧打工都是晚上,学习时间比以前多了,我这次期末考试考了班级第五名。”

  “你居然在英国成了高材生,老外的智商啊……”我惊讶的说。

  关小五开始准备毕业课题,从小模型做起,据说大三的时候她要用牙签大小的木制模块做成一个长度5米、高度3米的建筑模型,衔接部分没有金属全是靠卡槽拼接,所以要像蚂蚁搬家一样,一粒沙一粒沙开始堆积。

  李安妮和瑶美琼,两个小女人好像开始了恋爱,对象都是初中时候的同学,不过暂时还没有公布于众,估计也就停留在电话啊、短信之类的暧昧阶段,所以五花糕也没有参与其中。

  林海洛决定去国外念大学,给未来的接班事宜垫砖铺路。但是他没有去英国,去的加拿大。走之前,他还来学校看了我。

  那是一个周五的中午,我像往常一样在寝室里自己的二层床铺躺着听美国之音。

  电话响了,我看是林海,有一点小开心的接起电话。

  “嗨,林总!”

  “芷橙,忙什么呢?”

  “没事啊,中午休息,在寝室躺着呢!你干什么呢?白天怎么有时间打电话?”

  “你猜我干什么呢?”

  “我猜……你在工地搬砖!”

  “不对,我家又不是搞建筑的我搬什么砖啊!重猜!”

  “那……你学会了一门新技能,开吊车!正在吊集装箱!”

  “哈哈哈哈,行了,你还是别猜了!一会儿你再猜下去我就去太平洋打鱼了。”

  “呵呵呵,这个去处不错,你可以考虑。”我继续调侃到。

  “你站到寝室的窗户前来,往下看!”林海说。

  “啊?”

  “没错,你不是在女生寝室1号楼南侧2楼吗?你站到寝室窗户前。”

  “啊?什么鬼?你派了一只猫头鹰给我送信吗?”我的床铺挨着门看不见窗外,我满脑子问号,还是听话的从二层床铺屁滚尿流趴下来,小跑到窗户边。

  打开窗户往外看,哇塞,王子找到灰姑娘的故事闪亮开场。

  林海洛身着白色棉麻T恤,米色麻裤子,小布鞋,带着小贝哥太阳镜,站在一辆奥迪A6车旁,仰头看着我的窗户。

  他见我的大头贴已经贴到窗前,就向我挥挥手说道:“下来啊!”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我的天啊!哦,你等下啊!”

  我立刻慌乱了手脚,忙退出窗口,同寝的小嘎和小飞也都站在窗边,看见了突然出现在寝室楼下的林海洛。

  “芷橙,这是你男朋友?你没提过啊!”小嘎惊讶的问。

  “不是,是我同学,关系挺好的,但不是男朋友!”

  “可以啊,这还不发展成男朋友?”小飞说。

  “哎,发展什么啊,两个世界的人!”我不知所措的就要往寝室外面走,被小嘎拦了回来。

  “干什么?你就穿成这样见帅哥去啊?”

  我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穿着粉红色碎花睡衣,像极了村里的邻家女孩儿。

  “哦!我还没换衣服!”我赶紧从衣柜里找衣服,虽然我平时恪守“人靠衣装马靠鞍”,特别爱臭美,衣服也不少,可此时我觉得自己好像真的缺一件公主的礼服,我从头扒拉到尾,叨咕到:“我穿哪个啊?”

  “穿裙子啊!穿你那条白色的吊带连衣裙吧!”小飞从我柜子里拿出来我新买的白色无袖连衣裙。

  我迅速换了裙子跑下楼。

  “嗨,你怎么突然来了”

  “来看看你呗,平时我不给你打电话你也不给我打电话,都不想我!”林海洛顽皮的说。

  “我是怕打扰小林总你工作,好不好!”我不好意思的说。

  “逗你的,正好到开发区见客户,看离你很近就来看看你。请我吃什么好东西。”

  “学校门前新开了一家正宗的东来顺,我请你吃。”

  “好啊,上车吧!”

  我上了林海洛的车,坐在了后座,林海洛开车,我从车窗不经意的回头看眼寝室的窗户,发现已经有半个楼的脑袋都贴在窗户上了。

  要知道,在20年初,汽车还没现在那么饱和,尤其是在质朴的大学校园里,我们系的教授也不过开辆小飞度,我觉得很不自在,就把火烧到了林海洛身上。

  “我说小林总,你平时都是这么高调的吗?”

  “你怎么叫起小林总还没完了,叫我小海!”

  “不叫,那不是你爸叫你的吗!”

  “那我怎么又高调了?”林海洛满口的疑问。

  “你这分明和我同龄,开着豪车进大学校园还不高调啊?你知不知道我在学校骑个新款自行车都算是土豪了。”

  “哈哈哈,原来是说车高调啊!”林海洛一副不以为然的口气:“那你骑自行车就算土豪,我开奥迪算什么豪呢?”

  “生豪(蚝)!阿拉伯王室海家养的!”

  “哈哈哈哈!就喜欢你的幽默!我知道了,下回一定不开奥迪进学校了,下回我把我们家运货的吊车开来,直接在二楼窗口就吊你下来了!”

  “去你的!”我也被气笑了,气氛转为和谐。

  到了东来顺,我很大方的点了一个景泰蓝锅底,要知道学生党吃顿东来顺可是半个月生活费啊。

  席间,我还故作温柔的给林海洛夹菜,本以为他会表扬我成熟了,会照顾人了。

  结果他说:“行行,你快别给我加了,看弄的哪哪儿都是,你这么需要被照顾的人管起别人来还真吓人!”

  “怎么了?”我一脸无辜。

  “看你的裙子上甩的都是油点子!”

  我低头一看,可不是吗!雪白的裙子上全是深色的油点子,如果都甩到衣服上半部也就好了,我都甩到了肚子上,按照当时公认的说法,胸大的吃饭吃一胸,胸平的吃饭吃一身,我就是吃一身那伙儿的。

  各种尴尬尽在不言中!

  我嘟着嘴,继续吃,不说话,林海洛伸过手来,拍了下我的头说:“好了,我不会嘲笑你的,认识这么多年了,又不是不知道你什么样。你们五花糕都挺奇葩的,安妮和姚美琼好些。你除了长的女人些,性格和童欢、晓晓一样,都是假小子。诶,童欢现在还像以前那么凶悍吗?吃完饭直接拿袖子擦嘴?”

  “是呀,出国回来还那样呢!夏天不穿长袖衣服,就把腿抬到嘴上,直接用膝盖擦。”我赶紧抓住机会,把尴尬的焦点转移到童二身上。对于揭露童二的丑事我一直乐此不疲。

  “呵呵呵!吃完了吗?吃完了我送你回去。”林海洛问。

  “吃完了!服务员结账!”我抬起头,伸手招呼服务员。

  “我结完了!”林海洛说。

  “啊?这么不给我面子。”

  “你整天小林总大林总的寒颤我,我哪敢让你这苦心修行的穷学生请我吃饭啊!”

  “说的也是!”我双手捂着脸说:“早知道你付钱刚才就再点盘基围虾了!”

  “哈哈哈”林海洛的手打了过来:“行了你,等我回来,你欠我这顿饭得给我补回来!”

  “回来?你要上哪去啊?不会明天就回来让我还人情债吧!哈哈。”

  “走吧,先送你回学校,一会儿告诉你!”

  林海洛把我送到学校门口,突然很沉重的说:“你说我开车高调,我就不进去了,就在这告别吧,我要去加拿大留学了,最快也是一年后回来探亲。”

  “去加拿大啊?你终于决定去镀金了!那也没什么,挺好的,不过怎么选择加拿大,要是北边的话,还挺冷的。”

  “我喜欢滑雪嘛!加拿大是个全民会滑雪的国家,据说在加拿大,小孩子会走路就会滑雪!我想留学那么枯燥,如果业余时间能去世界上最好的滑雪场玩个痛快也不辜负我跨越大半个地球啊!”

  “有那么夸张嘛?那在老外眼里中国小孩会拿筷子的就都会打乒乓球呢。其实呢,你看我这么大了都没拿过乒乓球拍!”

  “你也好意思拿你自己举例子!你不知道你高中体育考试都是怎么过的啊,要不是我去体育组办公室给你改成绩……”

  “啊?是你去改的成绩啊?童二跟我说,是她们几个改的啊!”

  “她们几个哪进的去体育组啊!是我去的,为了和体育老师拉关系,我参加了一周的学校短跑队集训。”

  “啊,那她们几个为这事还蹭了我一顿肯德基呢!这些无耻之徒!”我俩从出国的话题一下又拉回了几年前的中学时代。这是包括我在内的五花糕谈话时最大的通病,跑题才是永远的话题。

  “哎呀,扯远了,我要跟你说,我下周就去加拿大了。你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也回不来,所以你得照顾好自己!”

  “不就是去加拿大嘛?不用搞得像生离死别似的,不过你们家也不差你的机票钱,为什么一年才回来一次?”

  “我爸规定的。说总想着回家静不下心来学习。我出国也要打工,也要住学校,我得像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历练。所以我可能真的没有时间经常给你打电话,或者来看你了!”

  “哦!这样啊!”此时被气氛被林海渲染的有些沉重。我赶紧拿出没心没肺的姿态,踮起脚,给了林海洛一个大大的拥抱,同时重重的拍着林海的背部说:“小同志,你要好好学习,努力修炼,争取早日成为党的好干部,林氏家族的接班人!”

  林海洛被我逗笑了,再次拥我入怀,给我了个紧实的拥抱。然后说,到了那边我给你打电话,有事情可以给我qq留言。

  “好了,好了,知道了!怎么娘炮起来!”我推脱开了林海洛的臂膀,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看着自己右脚踩左脚。

  分别的时候林海洛还从车里给我拿出两大袋子他事先从超市买的零食,好像我吃这些零食就能活到他下次回来一样。

  我独自拎着两个大袋子往寝室走,前半段心里还在想:“不就出个国一年嘛,大惊小怪的!童二走的时候也没这么伤感,还男子汉呢!”可是走着走着,心里就难受起来,越想越难受,不自觉的抽噎起来,走回寝室,二话不说,趴在桌上哇哇大哭。

  小嘎过来安慰我:“怎么了?分手了?”

  我没心情回答,就听小飞说:“还没谈恋爱呢就分手啊!程序不对啊!”

  我哭着抬起头来说:“没分手,也没谈恋爱,就是难受!就是想哭!”

  哇哇哇……

  青春,就是这样,想笑就笑,想哭就哭,青春的泪水,不用问出处!

继续阅读:第十章 屌丝逆袭自有时,载誉归来惊四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五花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