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雪夜问计
猴九2019-11-29 18:163,183

  赵匡胤建立北宋后,在赵普等人的帮助谋划下,赵匡胤在平定李筠、李重进叛乱后,开始了加强中央集权,三权体制改革,发展生产,巩固政权,经过两年的体制改革,在政治、经济、军事诸方面都有很大建树。然而,赵匡胤时期的宋朝并不是天下太平,周边的势力盘根错节,宋朝北方面对的是耶律阿保机建立的契丹辽朝,盘踞在陕西的北汉与辽结盟,与宋朝对抗;南面更是有多达七个割据政权,分别是占据现四川和重庆一带的后蜀政权,径直长江下游以南和江西、福建地区的南唐国,控制岭南地区的南汉政权,占据浙江、福建东北、上海等地区的吴越国,固守江三州的南平政权,还有南平以南的湖南被武平节度使周行逢占据,福建东南地区被清源节度使陈洪占据,这些政权基本都是唐末五代时的一些割据势力,虽然北宋时期都俯首称臣宋朝廷,但多年的经营发展,对长江上游的宋王朝还是有一定的威胁,赵匡胤十分烦恼,只好找自己的谋臣赵普问计。

  公元962年正月的一天晚上,天下飘白大雪,刚下晚朝的赵普回到家中,正在书房看书,下人忽然传来有客人来访,这让赵普十分惊疑,天下着这么大的雪,还有谁会这会儿来拜访自己,赵普起身出门迎接,打开门只见有一个穿着锦绣、带着斗笠的男子站在风雪之中,赫然是太祖赵匡胤,赵普大吃一惊,赶紧跪拜迎接赵匡胤进屋。赵匡胤说已经约好了皇弟赵光义一起来,他还没来吗?赵普说还未到达,这时又传来敲门声,赵普打开门就看见皇帝的弟弟时任开封府尹的赵光义到了,赵普将两人先后迎进家里的中堂。由于天气寒冷他特意吩咐夫人拿来坐垫加垫在原有的坐垫上,然后挑旺了盆中的炭火,赵普见太祖冒雪深夜来访定有要事相商,便连忙让妻子下厨烫酒炖肉款待皇上,并叮嘱妻子炖肉时要放些祛风寒的中药材为皇上祛祛风寒。

  宋太祖、赵光义与赵普三人围炉边吃边谈国事,三杯酒落肚,宋太祖与赵普都亢奋起来,无话不谈,赵普此时见皇上吃的是津津有味、大汗淋漓,便随口问太祖:“陛下觉得夫人的厨艺如何?”宋太祖拍案叫绝:“嫂子厨艺精湛,此炖肉狠香、狠辣、狠麻,此味道是宫中御厨也做不出来的呀。”三人吃的是意犹未尽,后来三人更是一边说着一边做起了烧烤。赵匡胤说:“两位爱卿是不知道啊,我现在每天晚上都睡不着,俗话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但是现在却是一榻之侧,皆他人家。所以来见你,看你有什么良策。”赵普说:“国内政权稳定,国富民安,南征北伐,正当其时。臣愿闻成算所向。”太祖说:“我想收复太原。”赵普沉默良久,再三追问,才说:“北汉即使一举而下,则西北边患将由我们独立担当。何不留着它,待削平江南诸国,徒留北汉弹丸黑子之地,还能往哪里逃?”太祖听完之后,笑着说:“这正合我意。刚才问你这个问题是想试探一下罢了。你真的是王朴再生啊!”赵普说“臣不敢妄比王朴,只愿能够尽心效忠陛下。陛下重推王朴,定因满誉天下的《平边策》,但陛下取太原之意与之相背辙,臣不甚明白。”听完赵普一席话,赵匡胤终于下定决心定下这一策略。就这样,君臣之间的谈话一直持续到后半夜,尽管外面仍旧是大雪纷飞,寒气逼人,但赵普的家中却充满着和声气宇。

  其实在很多后来的历史古籍中记载说,赵匡胤采取的这个“先南后北、先易后难”的战略让宋朝失去了最佳攻伐契丹,收复燕云十六州的机会,古籍中给出的解释是当时辽朝廷正处于辽穆宗耶律璟时期。辽穆宗于公元951年九月即皇帝位,但是他的皇帝宝座一直受到威胁,因为他和他的父亲耶律德光一样,面临着众多兄弟的争夺。为了巩固自己的皇帝位,辽穆宗和一般的皇帝一样,排除异己,打压能臣,对那些和辽世宗耶律阮关系近的大臣或罢官或边缘化不再重用,就如耶律颓显这种扶持穆宗坐上皇位的大功臣都因为对辽世宗对他的恩情念念不忘而遭到排挤,更别说那些公开反对他或者进行密谋反叛的,更是毫不手软的铁血镇压。

  在穆宗继位不到一年的公元952年六月,担任政事的国舅肖眉古得和宣政殿学士李澣商议投奔后周,李澣给在后周做官的哥哥李涛写信,说契丹的君主不好,只知道喝酒游猎,没有大志向,建议后周用兵。最后事情泄露,肖眉古得被杀,李澣被处以杖刑;辽世宗的弟弟耶律娄国又想自立为帝,被穆宗绞杀;政事令耶律寿远和太保肖阿不等人谋反,李胡儿子耶律喜隐的叛乱等等一系列的反叛事情让辽穆宗疲于应付。

  辽朝的内乱给了当时后周世宗机会,公元954年二月,北汉刘崇和契丹勾结准备进攻后周,却不想被周世宗和大将赵匡胤率领的大军于高平(今山西高平)反败为胜;后来的公元959年四月,后周世宗在取得南唐胜利后兵发辽国,周世宗名韩通为统帅,从沧州经水路进入辽国境内,进攻辽国治下的益津关(今河北霸县境内)、瓦桥关(今河北雄县旧南关)和淤口关(今河北霸县东),却不料辽国王洪进举兵投降,几乎兵不血刃就拿下了三关。周世宗能够在短期内取得大的胜利,主要是两方面的实力对比所致,一个皇帝昏庸,一个皇帝英勇,而穆宗又认为这些地方本来就是汉族之地,现在他们拿回去也没什么值得可惜的。后来的辽穆宗更是嗜杀成性,几乎每一年都有辽穆宗的杀人记录,却也因为辽穆宗的嗜杀成性、残暴统治导致辽国国势日益衰微,政治黑暗,兵将疲弱,此时在宋朝廷时正是赵匡胤南征北战的时期。

  还有一种争论是赵匡胤和赵普采用的这个策略是延续后周世宗和王朴北伐的战略,认为后周世宗如果不病逝,燕云可收复;后周世宗病逝后,赵匡胤篡权夺位之后的一系列统一方略违背了后周世宗的意愿。其实,这本来就是两码事,也存在以偏概全的嫌疑。

  第一是后周和宋的时局相同,面临的困局却不尽相同。公元955年,柴荣召集群臣商议统一的方案,当时诸多大臣多有苟且偷生的意味,所以他们提出的建议没有什么可取之处,只有王朴向柴荣上表的一篇《平边策》真正的为后周世宗解了困惑。王朴在表章中说道“当今惟吴易图,东至海,南至江,可挠之地二千里。从少备处先挠之,备东则挠西,备西则挠东,彼必奔走以救其弊。奔走之间,可以知彼之虚实,众之强弱,攻虚击弱,则所向无前矣。”

  王朴的这篇文章非常全面的说明了当时后周的困局,也说明了如何突破困局。一是强调“先易后难”;二是强调具体实施的步骤为“先南后北”,应先攻取南唐的江北,之后南下攻取岭南、巴蜀一带,等南方平定之后,调遣军队进取燕云十六州,最后集中兵力攻取北汉;三是强调攻伐战术为“知彼之虚实,众之强弱,攻虚击弱”,探知到了虚实强弱,然后针对性的进行攻击;四是强调战略布局上要弱小的采取恩威并施的手段,强大的采取强攻的手段。周世宗采取王朴的建议,并在实际情况中略作改变。世宗攻取了南唐以北,转而北伐辽朝,是因辽朝以南唐请求出兵进攻后周的缘故,并非统一战略的调整。

  第二,由于周世宗派遣韩通率军攻取三关时并未与辽朝主力军正面交战过,这就导致了当时人和后代史论家都以为契丹军队的不堪一击。实际上,辽穆宗虽腐败,但腐败的只是辽穆宗一行人,契丹军事实力仍保持着骁勇善战的精神。在后周世宗改变王朴建议,攻取下南唐江北地区之后,没有第一世间攻取南唐,而是直接转战辽朝,兵发幽燕之地,形成的局面还是多面受敌。虽然后周取得高平之战胜利,但是后来周世宗进攻北汉的时候,辽朝派耶律挞烈率重兵驰援并联合南唐军队,三方大败后周大将符彦卿,杀勇将史彦超,周世宗不得不遗弃太原城下数十万军粮后狼狈撤军。以为世宗不死燕云可复,以为辽穆宗时辽军不是对手的想法,充其量只是一种遗憾的转移和对未知历史的一厢情愿而已。

  而再回过头来看赵普提出来的统一战略,不过是王朴《平边策》这一战略的宋朝版而已。追根缘由,赵匡胤和赵普都为后周将臣,和王朴同朝为官,尤其赵匡胤还是后周时殿前都虞侯、严州刺史,是跟随后周世宗具体实施王朴战略的亲历者,对当下面临相同的时局,提出王朴战略也不是非常的惊奇。而赵匡胤实施这一战略的初选目标确定到了位于荆湖的武平节度使周行逢和位于南平的清源节度使陈洪二人。

继续阅读:第七章 平定后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王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