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后唐代梁
猴九2019-11-29 18:163,812

  朱温以梁代唐之后,历史进入了五代十国的战乱时代。公元907年中旬,晋王李克用因不满朱温以梁代唐的做法,发兵进攻并占据了朱温统辖治内的潞州(今山西长治),从地理位置上来说,潞州是一个进可守退可走的兵家必争之地。朱温立国之后,想拿下山西太原之地,但是潞州却是进击太原的必要之地,此时被李克用扼住咽喉,朱温只能派遣将士攻打潞州。于是,朱温任康怀贞为潞州行营招讨使,率领兵将八万有余攻伐潞州,但是攻伐多日也无法攻下,于是康怀贞采取围而攻之的策略大兴土木。深挖沟壕,筑堡垒,将潞州城与外界隔绝,由于康怀贞表现不利,被李思安取而代之。李克用闻讯一边立即派遣周德威率领大军驰援潞州,当时几乎调动了晋王治内一半的兵马;一边派遣其他士兵攻打潞州以南的泽州(治今山西晋城),想要切断梁军的退路和军需补给线,朱温派范居实增援泽州。同年八月李克用调集大军支援潞州,派遣士兵驻扎在离潞州二十里以外的高河镇,然后派遣骑兵袭击骚扰围城的梁军。也就是在这一年,位于蜀中的蜀王王建在成都即皇帝位,国号“大蜀”,也就是“前蜀”。源于东胡后裔的耶律阿保机统一了契丹各部称汗,国号“契丹”。

  公元908年初,李克用病逝,其子李存勖继承了王位,并在李克宁、 张承业等人的辅佐下从李克用养子李存颢、李存实的手中夺过了兵权,平叛了叔叔李克宁的叛乱降梁之意。李克用病逝的消息传出后,朱晃以为是李克用的诱敌之计,御驾泽州下令李思安指挥部队从潞州撤军,并因李思安在攻伐潞州的时候没有建树还损失数以万计的将士,革除了他所有的官爵,任命刘知俊为新的潞州行营招讨使,错失了将潞州攻下的机会。后来确定李克用死讯的真实性后,又命刘知俊率兵继续包围潞州,刘知俊这个人空有一身武力,却没有高深的智能,率兵进攻潞州城,几次小小的胜利就觉得自己特别的厉害,有点骄傲自满。结果被刚继承王位没有多久,急需战功的李存勖用计在三垂岗设下伏兵,趁着大雾天气偷袭梁军兵寨致其大败,梁军伤亡数以万计,无心恋战的梁军仓皇而逃,至此长达一年多的潞州之围被解(这一战在清代严遂成诗中有详细叙写)。闻讯的朱晃发出感叹:“生子当如李亚子(李存勖小名),李克用虽死犹生!我的儿子与之相比,就像猪狗一样!”

  公元910年末,朱晃回疑成德军王镕、义武王王处直与李存勖的晋国有勾结,派遣军队企图夺取成德、义武,王镕和王处直向李存勖求援,李存勖力排众议发兵救援,当时只有二十六岁的他亲率晋军东进,在距柏乡不远的野河(今滏阳河支流)北岸,与梁将王景仁率领的梁军隔岸对峙,李存勖时常派遣己方的骑兵去河对面的梁军兵营前挑衅。公元911年春,李存勖多次的挑衅终于起到了作用,不堪挑衅的王景仁率军追击,在王景仁弃寨追击的时候,李存勖就已在鄗邑以南的平原旷野地带利用此地的地形优势设下重兵,待王景仁率军追击而来时早已疲乏不堪,一直以逸待劳的晋军突然发起袭击,大破梁军,李存勖的晋军追杀梁军数十里,杀敌两万有余,朱温部下的神威、神捷等禁军全军覆没,并俘获军校以上的将官二百八十多人,王景仁、韩勍、李思安仅率数十骑连夜逃回汴州。

  柏乡之战后的李存勖快速的拿下了河北地区,解决了自己驻地的后背对敌的情况,并对后梁的攻势慢慢减少。把主要矛头对向了囚禁父亲刘仁恭而继任幽州节度使的燕王刘守光,主要原因是刘守光利用骄兵之计对成德、义武等地大加威胁,让其共尊他为尚父,并且不顾治下幕府诸将的反对,于公元911年八月在幽州称帝,国号大燕,史称桀燕。李存勖命部下大将周德威率兵联合成德、义武等地节度使一起讨伐刘守光治下的涿州并合围幽州,刘守光不敌李存勖向后梁太祖朱温写信求援,朱温深知幽燕等地的重要性,如果落入李存勖的手中后果不堪设想,于是决定派兵攻伐不久前投靠李存勖的王镕,以此声援刘守光。公元912年,朱温军北上魏州(今河北大名县东北),命杨师厚等围枣强(今枣强东),贺德伦等围蓨县(今景县),杨师厚昼夜急攻,枣强因城小,很快被攻陷。当时蓨县还没有破城,朱温与杨师厚的部队前去支援贺德伦,将军队驻扎在蓨县以东,却被数百敌骑攻扰了军营,火烧了很多帐篷和粮草。而李存勖的攻势很快,几尽将刘守光消灭,刘守光无法与李存勖继续抗衡下去,朱温“围魏救赵”的方法也失去了作用,随即收拢军队撤退。朱温年老体弱,本来就患病在身,路上的颠簸和大败于符存审、史建瑭的愤恨,更加重了他的病情。

  回到洛阳的朱温深知自己已经命不久矣,却因朱友裕的早死,没有立过太子,其他几个亲子不堪重用,驻守在开封的养子朱友文还算可以,决定把皇位传给他。事情被朱友圭知晓,而此时的朱友圭准备调任莱州刺史,知道事情缘由,朱友圭深知将自己调离洛阳是为了给朱友文传位做准备,如若自己真的前往上任,那么就会和皇帝宝座真正的无缘了,甚至还会招来杀身之祸。感到不安的朱友圭穿着庶装偷偷进入左龙虎军军营,向老部下韩勍说明了当下的情况,韩勍也害怕横生枝节导致自己也不能自保,二人一拍即合,决定弑父篡位。公元912年中旬,朱友圭和韩勍带领亲信混入皇宫,趁着黑夜涌入朱温所在的寝宫,朱温绕着大殿内的柱子奔跑躲避,最后因为力乏倒在床榻上,被受朱友圭命令的马夫冯廷谔找准机会一刀刺入腹部而死(和昭宗死法何其相似)。朱温死后,朱友圭命供奉官丁昭溥假传圣旨赐死朱友文,召集百官宣读皇帝伪诏,在丁昭溥带来朱友文已死的消息后,公开朱温驾崩的消息,并继承帝位。然而,朱友圭软弱无能,荒淫无度,因其弑父篡位的事实朝中大臣都清楚,所以不得人心。公元913年中旬,均王朱友贞联合天雄军(即魏博军) 杨师厚、策反龙骧军众将,在洛阳命袁象先向朱友圭发难,并率兵冲入皇宫进伐夺位,史称后梁末帝。在后梁朝廷内乱,篡权夺位的两年中,李存勖带领的晋军连夺幽州统辖的顺州(治今北京顺义)、檀州(治今北京密云)、武州(治今河北宣化)、平州(治今河北卢龙)、营州(治今辽宁朝阳)等地,转而征伐燕国幽州,公元913年底,李存勖带军攻下幽州,俘获刘仁恭、刘守光父子,燕国覆灭。

  公元915年,魏博节度使杨师厚病逝,朱友贞想要将魏博分为两镇的做法导致魏博将领张彦等人发起兵变投降晋国。李存勖乘机攻占魏州(治今河北大名东北),进而攻取德州、澶州(治今河南清丰西)等地后转战莘县,与梁将刘鄩对峙。公元916年,李存勖兵分三路使计引诱刘鄩出战,刘鄩中计在元城被李存勖、李嗣源、符存审三面夹击溃败逃至滑州。拿下魏州的晋军接连攻取卫州(治今河南卫辉)、洺州(治今永年东南)、相州(治今河南安阳)、邢州(治今河北邢台)、沧州、贝州(治今河北清河西)等地。公元917年,寿州刺史卢文进叛附契丹,并引契丹军南下攻伐幽州,李存勖派李存审、李嗣源率军迎战于幽州外60里处,契丹军不敌晋军而败逃而去。公元918年中旬,李存勖集结兵力于魏州后转濮州,由濮州的麻家渡渡过黄河于胡柳陂(今山东鄄城西北)与梁军展开大战,晋军大败,周德威战死,晋军据山自保。

  公元921年,成德军将领张文礼煽动兵变,杀成德节度使、赵王王镕,控制成德军,联合契丹国与后梁,对抗晋国。李存勖命阎宝征讨成德镇,围困镇州(治今河北正定),张文礼惊惧之下被活活吓死。张处瑾(张文礼之子)接掌军事,继续负城顽抗。此时义武节度使王处直勾结契丹帝王耶律阿保机军队南下,意图背叛李存勖,结果被义子王都囚禁。王都继任节度使,不久便被契丹军围困在定州。公元922年,李存勖率军大败契丹军,擒获契丹君王之子。公元923年,李存勖接受河中、昭义、成德等藩镇的劝进,在魏州称帝,沿用“唐”为国号,追赠祖上三代为皇帝, 与唐高祖、太宗、懿宗、昭宗并为七庙,表示自己是唐朝的继承人,史称“后唐”。

  后唐建立后,面临的问题也是非常的多。契丹不断侵扰幽州直逼河北,潞州守将李继韬叛附后梁,梁将董璋进攻泽州吞昭义进太原,为扭转战局,李存勖派李嗣源率军渡河奇袭郓州,又命朱守殷严守德胜,自己率军进军澶州,朱友贞派王彦章率军阻击唐军,王彦章出兵杨村渡进抵杨刘城下。李存勖听闻消息亲率军队到达杨刘城,一面命唐军出营挑战,牵制梁军兵力,一面命谋臣郭崇韬领兵奔赴博州(治今山东聊城东北),在黄河东岸修筑新城,以接应郓州唐军。王彦章多次被唐军击败,只能退守杨村渡,不久被召回汴州,由段凝接任主帅。同年八月,朱友贞部署四路反击:命段凝攻澶州、董璋攻太原、霍彦威攻镇州、王彦章攻郓州,打算在十月向后唐发动总攻,但因兵力分散,造成汴州防守空虚。梁将康延孝投降后唐,将后梁军情尽数告知李存勖后,李存勖亲自率军自杨刘渡河进抵郓州,并以李嗣源为前锋,攻破中都,俘杀王彦章,向汴州进发。李嗣源抵达汴州,挥军攻城。朱友贞自杀,梁将王瓒开城投降。李存勖于同日抵达,由大梁门进入汴州,后梁正式灭亡。

  后唐灭梁,威震天下,岐国、楚国、吴越国、闽国等割据政权纷纷入贡称藩,前蜀据有三川(指剑南西川、剑南东川、山南西道)却不肯臣服。李存勖便有意讨平前蜀。公元924年,李存勖派李彦稠入川,表示要与蜀国修好,以此麻痹王衍(前蜀后主)。公元925年,唐军以康延孝、李严为前锋,连克威武城(在今陕西凤县东北)、兴州(治今陕西略阳)等地,当年十一月,前蜀中书令王宗弼发动政变,以王衍名义邀请李严到成都,商谈投降事宜。 又有赵岩、张汉杰等人进谗言,使王彦章被撤换,后唐庄宗又率军经郓州迂回攻入空虚无兵的汴州。城破之日,后梁末帝无奈命皇甫麟杀死他,前蜀宣告灭亡。

继续阅读:第五章 后晋代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王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