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后梁代唐
猴九2019-11-29 18:163,152

  朱温归降唐朝后,因抗击黄巢军有功,被唐僖宗赐名“全忠”,旨在让他忠心诚意的在唐朝廷为官,为唐帝国效力。公元889年的朱温已经官拜至检校太尉、兼任中书令,并且是唐昭宗御赐的异姓王爷,可以说这时候的朱温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但唐僖宗没有想到的是,他这真的算是“引狼入室”,将危险纳入了朝堂之上、门墙之内,为唐帝国的真正灭亡埋下一颗定时炸弹,也为他的子孙招来了一头白眼狼。

  公元892年二月,朱温因郓州朱瑄和兖州朱瑾偷偷在曹州和濮州以重金招诱自己的士兵,使得大量士兵因财货离开而发送檄文去谴责遭到朱瑄无礼回话发兵郓州。朱友裕(朱温的大儿子)接到朱温的命令带领将士驻扎在衢南,等待自己亲率大军过去会和,但是朱温没有想到的是,就在朱友裕率军赶往衢南的第一天晚上,朱瑄亲率一万多的步兵、骑兵在斗门伏击朱友裕,被伏击的朱友裕部队只能向南方撤退。听到前线朱友裕发来的战报,朱温在第二天早晨就带兵支援朱友裕,但此时的朱友裕已经向南撤离了,于是首先到达斗门的朱温部队被朱瑄驻留在郓州的部队斩杀,气急败坏的朱温追赶郓州的士兵没有赶上,只能带兵返回郓州。岂料朱温又被朱瑄的部队伏击,为了摆脱朱瑄部队的追击,朱温一路向南奔逃,这条路刚好和朱友裕撤退的路线相同。

  多次被伏击的朱温咽不下这口气,公元894年二月中旬,朱温亲自率领大军从郓州东边一路向北到达了鱼山(今山东东阿鱼山附近),朱温在到达鱼山之前就已命己方探子故意露出破绽,让朱瑄部队侦察到。果不其然,朱瑄侦察到朱温到达鱼山后,领兵也向着鱼山直奔而来。二月底,两军在鱼山山脚相遇,立即展开了激战。只是这次的朱瑄部队被朱温部队斩杀一万余人,朱温将朱瑄军队的尸体收聚筑起了一个坟墓,用来记录自己的胜利,而朱瑄部队剩下的残兵败将逃入了清河城。

  大败郓州朱瑄之后的朱温将枪口对准了另一个敌人——兖州的朱瑾。公元895年初,朱温派遣朱友恭率领军队攻伐兖州,朱友恭采取挖沟围城的策略,在兖州城外挖了多条堑壕围住了兖州城。被围的兖州城没过多久就因为粮食的问题告急,朱瑾眼看兖州城外驻守的朱温军队,只能向自己的堂哥朱瑄求助。接到求助信息的朱瑄带领步卒骑兵运送着支援用的粮食挺进兖州,想进入兖州城。朱瑄支援的消息被朱友恭探察到,在朱瑄军队毕竟之地的高吴设下埋伏,当朱瑄部队到达高吴时,伏兵一举击败了他们,将他们的军粮全部夺了过来,并在朱瑄军队大乱的情况下俘虏了蕃将安福顺河安福庆两兄弟。

  大败而归的朱瑄越来越频繁的接到堂弟朱瑾的求救信息,于公元895年十一月派遣手下部将贺瑰、柳村等人率领士兵一万余人袭击曹州,想采用“围魏救赵”的计策解除兖州的困境。此时已经带兵到达兖州的朱温听闻消息后,从兖州带领军队在钜野南边拦截,两军相遇立即开始了激战,由于朱温的兵量远大于贺瑰他们军队,导致贺瑰、柳存等三千余人被朱温部队活捉。而趁此机会,被围兖州多日的朱瑾趁机带兵冲出了朱友恭的包围圈,一路向着丰、沛等州一带逃亡。

  公元897年正月,朱温率领军队在济水旁边安营扎寨准备大举攻伐郓州,受朱温命令的庞师古命令诸将在济水河上搭起桥梁。十九日夜晚,庞师古率领中军渡过济水,闻讯的朱瑄赶紧弃城夜逃。葛从周追击朱瑄到中都北面,抓住了朱瑄和他的妻子儿女,被朱温诛杀在汴桥下面。此时的郓州城混乱一片,凯旋归来的朱温进入郓城,任命长子朱友裕为郓州兵马留后。从兖州出逃的朱瑾带领史俨儿等将领在丰州、沛州一带搜括军粮,只留下康怀英据守兖州,朱温因而乘胜派遣葛从周带领大军袭击兖州。康怀英听说郓城失守,接着又有葛从周大军来临,就出城投降,朱瑾、史俨儿便逃奔淮南。

  公元900年的大唐已经是名存实亡了,皇帝没有实权,宰相大臣们都成为了宦官们的秘书,而以刘季述为首的宦官把持朝堂,幽禁唐昭宗并立太子李裕为帝。听闻消息的朱温与关系密切的宰相崔胤、护驾都头孙德昭密谋于公元901年正月在皇宫中杀死刘季述等一大批宦官,并救出了唐昭宗。这年十月,宰相崔胤密书朱温,让他带领军队进京杀宦官,听闻消息 的宦官韩全诲等人勾结凤翔(今属陕西)节度使李茂贞、邠宁(今彬县、宁县)节度使王行瑜等人劫持唐昭宗到凤翔。朱温一路从长安追韩全诲等人至凤翔城下,要求迎还昭宗,而韩全诲等人“挟天子以令诸侯”,下诏让朱温返回自己的驻地,不让他多管闲事。朱温听诏返回河中的第二年(902年)再次围攻凤翔城,被逼无奈的李茂贞向鄜坊节度使李周彝求救,却不想被朱温部队拦截劝降了,只好杀死韩全诲等宦官向朱温求和并释放唐昭宗。公元903年,朱温救回昭宗到长安后,被任命为诸道兵马副元帅,进爵为异姓王爷梁王。而此时的昭宗也知道自己已经被朱温控制了,却也明白自己能够活着回到长安也是因为朱温的救援,从此对朱温言听计从。手里权利越来越多、越来越大的朱温,心思也越来月活跃了,向以己代唐。救唐昭宗回长安不久,朱温就找借口杀了第五可范等宦官700多人,狠狠的打击了宦官势力。

  因为朱温的势力范围在汴州地区,离长安路途深远,决定挟唐昭宗迁都洛阳,已对朱温言听计从的唐昭宗顺从了朱温之意。公元904年初,唐昭宗迁都洛阳,河东李克用、凤翔李茂贞、西川王建、襄阳赵匡凝等地方割据政权相互联盟,以光复大唐讨伐朱温为名,向其他割据政权发出倡议书。听闻消息的朱温决定率兵西讨,却又怕唐昭宗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整出幺蛾子,于是就指示自己的部下左龙武统军朱友恭、右龙武统军氏叔琮、枢密使蒋玄晖等人在晚上以上奏紧急情报为由率兵入宫,当时保护昭宗的昭仪李渐荣发现不对,带领不多的侍卫拦截,但是面对朱友恭等人的大军犹如羊入虎口,没有多长时间就被杀死了。听到外面动静的河东夫人裴贞一出来查看,被路过的将士杀死,将士闯入何皇后所在的椒兰殿杀死了穿着单衣绕殿柱逃窜的唐昭宗;何皇后因其苦苦哀求,也因朱温只下令杀昭宗才逃过一死。昭宗死后,朱温立当时年龄只有十三岁有余的昭宗第九子李柷为帝,也就是唐帝国最后的一位皇帝——唐哀帝,而何皇后也被尊为皇太后。公元905年天灾频频,朱温疑昭宗子嗣怀恨杀害昭宗的原因,命令蒋玄晖杀死了包括李裕在内的昭宗九子;有卜卦师建议朱温来一次大屠杀消灭天灾,又有朱温认为唐朝廷的朝臣中有部分人始终忠诚于李唐皇室,有可能会成为自己建立新王朝的障碍,而当时朱温的得力谋士李振因早年科举失利,对唐朝廷官员十分痛恨,趁此机会当时的唐朝廷宰相柳璨乘机把与自己不对付的三十多位大臣列成名单呈献给了朱温,所以朱温命朱友恭、氏叔琮等人在滑州的白马驿铲除以裴枢、崔远为首的朝臣三十多人,并将尸体投入到滚滚黄河才肯罢休,史称“白马之祸”。

  公元905年底,柳璨劝说唐哀帝李柷禅位给朱温,却被朱温拒绝。朝廷以朱温为相国、总百揆,以宣武、宣义、天平、护国、天雄、武顺、荆南等二十一道、州为魏国封地,封朱温为魏王,加九锡(九锡,也是九赐,历史上是篡逆的代名词)时,却被朱温再次拒绝。就在蒋玄晖、柳璨等人日夜筹谋改朝换代的时候,被记恨蒋玄晖已久的宣徽副使王殷、赵殷诬陷,朱温相信王殷和赵殷的说辞,派人杀了蒋玄晖,并将柳璨等人贬为庶民收押在监,在公元906年初于刑场斩首。

  公元907年上旬,朱温密谋在明面上由唐朝廷宰相张文蔚等数百官员劝进之后,接受唐哀帝的禅位,其实在暗处却是朱温囚禁唐哀帝,加以假传圣旨,正式篡唐帝位,建立自己的大梁,改元开平,改名“朱晃”。升汴州为开封府(今河南开封),建为东都,而以唐东都洛阳为西都。废17岁的唐哀帝为济阴王,迁往曹州济阴囚禁。公元908年,将其杀害。朱温以后梁代唐,标识着传承了共历二十一帝,享国二百八十九年有余的大唐帝国正式灭亡,中原大地上没有持续多久的大一统时期结束,历史进入了又一个混乱不堪、却又十分重要的战乱时代——五代十国时期。

继续阅读:第四章 后唐代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王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