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陈桥兵变
猴九2019-11-29 18:163,205

  公元959年,后周世宗柴荣去世后,年仅七岁的周宗训即皇帝位,史称后周恭帝。周恭帝继位后,由于年龄太小,由宰相范质、王溥辅政,符太后临朝听政,当时的政局已经出现了不稳定的因素,朝廷官员们开始有了自己的各种小心思,各种各样的谣言也是层出不穷。后周朝廷的一些忠贞官吏对于朝堂出现的事情都非常清楚,这些隐含暴乱反叛的事情都是出于赵匡胤的左右,于是向后周恭帝上表奏折指出不能再让赵匡胤掌握朝廷禁军,甚至有些激进者上表主张恭帝先发制人,趁早将赵匡胤处死。但是,年少的后周恭帝却只是将赵匡胤任命为归德节度使、检校太尉,调离了禁军,并没有处死赵匡胤。

  禁军是一个皇家宗室最后的安全保卫屏障,对禁军的掌控程度一定程度上也表明对皇权的掌控。赵匡胤任归德军节度使之后,虽然已不再掌管禁军,但是在恭帝继位的半年中,禁军基本上已经都是赵匡胤的势力圈子在掌控了。殿前副都点检一职是赵匡胤的少年好友慕容延钊出任,殿前都虞侯一职由赵匡胤的同乡好友王审琦担任,殿前都指挥使一职由赵匡胤的“义社十兄弟”之一的石守信担任。纵看后周恭帝时期的皇家禁卫军的高级将领基本都是赵匡胤系的大将担任,这对赵匡胤是非常有利的,此时的皇家侍卫军的高级将领侍卫马步军都指挥使李重进在扬州兼任扬州节度使,侍卫马步军都虞候是赵匡胤的“兄弟”韩令坤担任,马军都指挥使高怀德、步军都指挥使张令铎也都是赵匡胤的好友,只有一个侍卫军副都指挥使韩通在朝中且是忠于后周朝廷的,却也因为势单力薄,无法抗衡赵匡胤。禁军、皇家侍卫军都被赵匡胤系将领所掌控,从侧面也可以看出后周的命运在赵匡胤系的手里掌控,这也滋生了赵匡胤自立为王的野心。

  公元960年正月初一,国历新年的第一天,后周朝廷的君臣们正在高高兴兴地朝贺新年,祭奠宗族,却不知一场密谋已久的政变也开始了实施。归德军节度使赵匡胤指示将士谎报军情说北方的契丹国联合北汉率兵大举南下入侵后周,正在欢喜关头的后周大臣们慌作一团,也没有辨别战报的真假,当时主政的符太后毫无主见,听说此事,茫然不知所措,小皇帝柴宗训询问宰相范质、王溥的意见,早已暗中和赵匡胤勾结的次相王溥促使首相范质让赵匡胤率兵出征,范质暗思朝中大将唯赵匡胤才能解救危难,于是就同意了次相王溥的建议,不料诏书下达后赵匡胤却托言兵少将寡,不能出战。被逼无法的后周小皇帝只能委托范质任命委派赵匡胤为最高统帅,可以调动全国兵马。

  被任命为最高统帅的赵匡胤,立即调兵遣将,由慕容延钊为先锋军统帅正月初二即率兵出城首先出发,赵匡胤随后在正月初三率军出发,跟随他的还有他弟弟赵匡义和亲信谋士赵普。赵匡胤统率大军出了东京城(今河南开封),行军至陈桥驿(今河南封丘东南陈桥镇)。按照赵匡胤和亲信们的计谋,在兵出东京之后,就在东京散播谣言。于是在 当时大军刚离开不久,东京城内就掀起了一阵谣传说,“出军之日,当立点检为天子。”这个谣言不知是何人所传,多数人不信,但朝中文武百官却略知一二,此时已慌作一团。赵匡胤此时虽不在朝中,但东京城内所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周世宗在位时,他正是用此计使驸马张永德被免去了殿前都点检的职务而由他接任。赵匡胤知道皇帝的心理,就怕自己的江山被人夺走,所以他们的疑心很重。这次故计重施,是为了造成朝廷的慌乱,并使他的军队除了绝对听命于他外别无他路。

  正月初三晚上,赵匡胤率军夜宿在距开封东北二十公里处的陈桥驿,兵变计划正式开始了。赵匡胤喝得酩酊大醉而睡后,他的一些亲信按照计划在将士中散布议论,说“现今的皇帝年幼体弱,不能亲政,符太后虽说临朝听政,但什么都不懂,一切皆由宰相范质说了算,我们为国效力勇猛破敌,到最后有谁知晓;不若我们拥立赵检点为皇帝,然后再出发北征,为时未晚!”将士们听了,都赞成这个意见,于是你说一句我说一句,将士的兵变情绪很快就被煽动起来,就推都押衙李处耘把将士们的意图报告给赵匡胤之弟、时任供奉官都知的赵光义和赵匡胤的掌书记赵普。(因为我们都知道在后世的历史记载中认为这次兵变的直接指挥者是赵匡义和赵普。)李处耘到赵匡义那里,还没有把话说完,将领们已经闯了进来,亮出明晃晃的刀,嚷着说:“诸军无主,愿策太尉为天子。”赵匡义和赵普听了将士们的话暗暗高兴,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但此时天还早,于是就让大家回去休息,并叮嘱大家一定要安定军心,不要造成混乱,又偷偷的派赵匡胤的亲信郭延斌秘密返回京城,通知留守在京城的大将石守信和王审琦管好京城内外大门并部署“将士环列待旦”策略,等待策应赵匡胤兵变部队回京。军营中的喧闹声将其他正在熟睡的将士也吵醒了,各方询问都知道了什么情况,于是,“策太尉为天子”的消息就传遍了军营。闹哄哄地人群拥到赵匡胤住的驿馆,一直等到天色发白。

  第二天早晨,酩酊大醉的赵匡胤一觉醒来,听见外面一片喧杂,想出去看看,还没有等到赵匡胤起身,外面的将士已经在赵匡义和赵普的授意下冲进驿馆将一件早已准备好的黄袍披在醉酒刚醒的赵匡胤身上,并皆拜于门厅,呼喊万岁,并将赵匡胤又推又拉的扶上了战马,请他回京城。赵匡胤立于马上,拉着马髻,装出一副被迫的样子对众将士说“我有号令,尔能从呼?”众将士皆都下马表示“惟命。”看到将士们的表现,赵匡胤乘热打铁的宣布军队进城的要求以及对后周宗室的处理决定“太后、主上,吾皆北面事之,汝辈不得惊犯;大臣皆我比肩,不得侵凌;朝廷府库、士庶之家,不得侵掠。用令有重赏,违即弩戮汝。”众将士皆都应声到“诺”。于是赵匡胤率领兵变之军返回开封。

  在赵匡胤带军回到开封的时候,后周宗室听闻消息下令不让赵军进城。却不料前一天早已接到消息的殿前都虞侯王审琦、殿前都指挥使石守信得悉赵军到来便打开城门接应。当时在开封的后周侍卫亲军马步军副都指挥使韩通正在早朝,听闻消息后,在仓促间想率兵抵抗,但还没有召集军队,就被殿前司军校王彦升杀死,这时范质等人才知道不辨军情真假就仓促调兵遣将是中了赵匡胤的奸计,但已经晚了。在赵匡胤率军进入开封城后,就下令让军队回归各自的兵营,并派遣潘美先去见执政大臣范质等人,当时早朝还没有结束,范质等人马上跑出宫外站在宫门台阶上,见到赵匡胤质问他为什么兵变,赵匡胤装出一副呜咽流涕的难为样说“违负天地,今至于此!”范质等人不知该怎么回答的时候,旁边还未返回兵营的列校罗彦环拔刀大声地向范质等人说“我辈无主,今日须得天子。”范质等人被这一番操作吓的不敢说话,几人你看我我看你,实在没有什么办法了,只能走下台阶向赵匡胤跪拜。

  朝中大臣都已经表示听赵匡胤是从了,那接下来就剩下举行禅位仪式了,王溥等人召集了后周在开封的所有文臣武将,但是在禅位仪式上却发现没有禅让诏书,眼看着非常好的局面要变坏,赵匡义和赵普这两个兵变的直接指挥者急的满头大汗,不知该怎么办的时候,时任后周翰林承旨的陶谷从袖袋中拿出一份诏书,当时对于快要发生变化的局面来说,这个诏书的内容到底是不是关于后周恭帝禅让的诏书已经不重要了,只能硬着头皮上,于是,最后就用这份不知真假的诏书宣告后周恭帝柴宗训禅让皇位,而赵匡胤也就正式的登上了皇帝位,夺取了后周太祖郭威建立的后周政权。在赵匡胤即皇帝位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罢黜柴宗训的后周恭帝的帝号,改封为郑王,而尊后周符太后为后周太后。第二件事就是正式宣告天下赵氏皇权的建立,由于赵匡胤在后周任归德军节度使的藩镇所在地是宋州(今河南商丘),遂以宋为国号,定都开封,改元“建隆”,史称“宋朝”、“北宋”。

  赵匡胤取代后周政权的过程中,因赵匡胤注意严肃军纪,以至于在开封城中没有发生自唐末、五代以来藩镇割据、改朝换代时出现的那种烧杀抢掠的混乱局面,并因赵匡胤亲自下达“严敕军士,勿令剽劫”的口谕,从而保证了陈桥驿兵变到入皇城时的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也因为赵匡胤的一系列明令禁止赢得了后周及其他治下的民众的民心,做到了几乎“兵不血刃,市不易肆”的就取得了改朝换代的成功。

继续阅读:第三章 体制改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王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