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后周代晋
猴九2019-11-29 18:163,616

  石敬瑭称帝之后,对于契丹一方面百依百顺,一方面也是非常谨慎的对待,每次书信都用表的形式,以此表示君臣关系,石敬瑭称辽太宗为“父皇帝”,自称“臣”,为“儿皇帝”。除此之外,每当契丹派遣使臣来到后晋朝廷,石敬瑭都会大加赠送、赏赐。除了每年30万布帛外,在一些特殊的日子中也会给契丹进献一些奇特之物。

  当时的晋朝刚得天下政权,诸多藩镇都不服从、不认同对契丹称臣的“儿皇帝”石敬瑭的存在,皆都闭城不受石敬瑭诏命,也不对后晋朝廷进献财物。后晋朝廷一方面要敬献大量金银布帛,一方面还要维持军政的正常开销,只能加大对民间的苛税,这也就导致了后晋朝廷的国库渐渐空虚,民间百姓越来越穷。为解决财政危机、巩固政权,石敬瑭采纳了桑维翰的建议,桑维翰上表说:“要想解决藩镇和民间积怨,应当采取以下措施,一是摒弃仇怨,以诚心安抚藩镇的不满;二是加强军队的训练,武器装备的打造修缮,以防外部政权的侵扰;三是鼓励民众发展农业、手工业,大力种植小麦、水稻等农作物,填充国库的空虚;四是大力推进商业贸易的合作,和周边地区建立稳定的贸易关系;五是对契丹采取称臣纳贡,稳住契丹对中原地区用兵侵扰。”

  石敬瑭称帝的第二年,契丹皇帝耶律德光改契丹国号为“辽”,建立“大辽国”。时任天雄军节度使的范廷光在魏州发起兵变,应耶律德光的命令,石敬瑭派遣东都巡检张从宾参与平叛,但张从宾对石敬瑭的做派早已看不惯,于是在其带兵离开后晋京都以后,也发起了兵变。当时的后晋朝廷被侍卫将军杨光远自持重兵,把持朝政,干预社稷,多次抗旨不从,而石敬瑭却对其无可奈何,后来在杨光远杀死范延光的时候,石敬瑭更是不敢过问。

  公元942年成德军节度使安重荣指斥后晋高祖石敬瑭父事契丹,要求出兵征讨契丹,但实际上却是暗通契丹,意图夺位,后晋高祖派杜重威率军击败并斩杀安重荣,将头颅送于契丹以表衷心。同一年,位于代北的吐谷浑部,因为不愿意投降契丹国,首领白承福率军投奔河东节度使刘知远,契丹派使团前来问询吐谷浑之事,石敬瑭既不敢得罪手握重兵的刘知远,更不敢得罪“父皇帝”耶律德光,再加上其早年征战受伤未好,由此郁疾加重,最终在耻辱中死去。

  石敬瑭死后,宰相冯道和当时掌握兵马实权的侍卫亲军指挥使景延广擅自拥立石敬瑭的养子石重贵继位,史称晋出帝。石重贵即位前,后晋的形势就不乐观。契丹凭扶立石敬瑭有功,挟制中原,虎视眈眈;后晋的南面又有割据称王的吴越、后蜀;后晋统治集团内部也是矛盾重重,加之连年的旱、蝗、涝、饥,饿殍遍野,民怨沸腾。后晋的政权内外交困,危机四伏。

  石重贵一即位,就遇到一棘手问题,就是如何向契丹主耶律德光报告。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景延广傲气十足,认为自己掌握重兵,契丹奈何不得,力主向契丹主称孙不称臣,结果给对中原虎视眈眈、伺机南下的契丹提供了机会。恰逢青州节度使杨光远这时外连契丹造反,于是将石敬瑭时与契丹称臣修好,虽屈辱倒还大致和平的局面打破了。

  公元944年正月,契丹前锋大将赵延寿、赵延昭带领军队进入中原,兵分数路攻陷贝州、雁门,长驱直入中原,刘知远作为幽州道行营招讨使,在忻口大破契丹军,醉生梦死中的石重贵也在众将的簇拥下御驾亲征。这时的石重贵可能已经感到大祸将要临头,于是遣人上书契丹皇帝耶律德光,以求修好关系。契丹皇帝这是正志得意满,岂愿中途罢兵。石重贵求和遭到拒绝,只好迎战。在这一年与第二年的抗击契丹的战争中,尽管他指挥无能、用人不当、号令不灵,但赖有中原军民的英勇战斗,契丹两次大规模的进攻都被挫败。此后,契丹退兵,石重贵凯旋还朝,以为从此天下太平,又过起醉生梦死的生活。石重贵本来就是一个声色犬马之徒,视国事为儿戏,在石敬瑭尸骨未寒之际,石重贵纳颇有美色的寡婶冯夫人(石敬瑭的妃子)为妃。

  公元944年底,晋军与契丹军在戚城大战,石重贵却每天听乐不管国事。他在宫中听惯了“细声女乐”。亲征以来,只能召左右“浅藩军校,奏三弦胡琴,和以羌笛,击节鸣鼓,更舞送歌,以为娱乐”,所以他常给侍臣们抱怨说“此非音乐也”。宰臣冯道等投其所好,奏请举乐,这时石重贵还算清醒了一点,没有允许。公元945年三月,后晋与契丹在阳城决战前夕,石重贵仍不管国事,一心出外游猎。他不做战守准备,反而大建宫室,装饰后庭,广置器玩。为了在新修建的宫殿内铺设地毯,不惜用织工数百,费时一年专门针织地毯。身为一国之君,皇帝即国家,应有尽有,但他贪得无厌。为应付战争费用,为满足自己滥耗,他甚至在大蝗大旱之年,派出恶吏,分道搜刮民脂民膏。

  石重贵昏晕无度,继位以来的朝政全靠一群将相大臣扶持,但他亲逆臣远忠臣。公元947年,石重贵任命杜重威为北面行营部招讨使抗击契丹的再次侵扰,对此番出征,石重贵充满了狂妄的信心。他在诏书中声称要“先取瀛莫,安定关南;次复幽燕、荡平塞北”。却不想杜重威在前线投敌契丹,另一将领张彦泽引兵南下,直趋汴梁。在契丹进犯汴京的时候,北平王刘知远安排自己的牙将王峻向契丹丰表投降,并带着石重贵之子石延煦和石延宝趁夜色逃出汴京来到太原。

  来到太原的刘知远听到牙将王骏带回来的消息称契丹内政混乱,对攻占中原的态度也是各持态度。于是,刘知远就在太原看准时机称帝,刚称帝的时候,刘知远没有改国号,而是延用石敬瑭的年号,称为天福十二年。接着刘知远就下诏书禁止为契丹继续输送布帛和金钱,并将这些省下来的布帛和钱财拿来慰劳那些保卫地方和武装抗辽的群众,并将还在中原的契丹人全部处死的政策深得人心,于是晋朝的那些旧臣纷纷投诚归降刘知远。公元948年,刘知远采纳张彦威的建议,以中原无主为由在开封建都,改天福十三年为乾佑元年,改名为刘暠,改国号大汉,史称后汉。

  刘知远正式称帝后,采纳皇后李氏的建议,大赦天下,减免赋税,并且一改过去纳民财犒劳军队的惯例,而是拿出宫中所有的财物赏赐将士,刘知远的这一做法深得民心。在契丹军进入中原,以“打草谷”的名义掠夺财物、烧杀抢掠地时候,刘知远采纳郭威“由汾水南下取河南、进而图天下”的正确建议,命史弘肇为先锋将军,刘知远亲率士军南下,所向无敌,耶律德光率领的契丹军被迫北撤,他命萧翰留守开封,杜重威留守邺都。刘知远大军很快拿下洛阳和汴京。

  在刘知远拿下洛阳和汴京后,开始平定中原的内乱,当时投靠契丹的杜重威任魏州节度使,刘知远下令将杜重威调往归德(今河南商丘南),调归德节度使高行周前往魏州任节度使,将魏州当成自己老窝的杜重威抗命不从,刘知远就派遣高行周和当时任镇宁军节度使的慕容彦超率军讨伐杜重威,杜重威誓死守城,拒不投降。刘知远害怕杜重威又向契丹求救,于是亲自带兵攻伐,并多次派人招降杜重威,许诺不杀,此时已经被围半年有余的魏州粮草基本用尽,城中的将士也偷偷的逃亡。公元948年底,此时的刘知远已经病重而卧榻不起,被逼无奈的杜重威出城投降,刘知远言而有信,没有杀杜重威,封其为检校太师、守太傅、兼中书令、楚国公。

  在杜重威投降后汉的第二年,也就是公元949年一月,因太子刘承训病死而使得病情加重的刘知远召史弘肇、王章、苏逢吉、郭威等人托孤刘承祐,并遗诏认为杜重威反复无常,授意托孤大臣除掉杜重威。当时的刘承祐还没有封王,宰相苏逢吉请刘知远封刘承祐为王,但是还未来得及封王刘知远就已去世,按照刘知远遗诏,宰相等人秘而不宣,设计杀死了杜重威及其全家,并将尸体弃于街市上,被行人践踏。公元949年二月,刘承祐在刘知远灵柩前即皇帝位,延用刘知远乾元年号,史称后汉隐帝。

  后汉隐帝继位以后,以杨邠与王章为重要近臣。杨邠这个人为政俭静、不收贿赂,任贤荐能,直言敢谏。王章和杨邠两个人是同乡,相互之间特别亲近,两个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瞧不起文臣儒士,“此等若与一把算子,未知颠倒,何益于事!”据传李太后的弟弟李业找刘承祐要官,刘承祐和李太后私下问杨邠,杨邠认为不可;刘承祐想立自己所宠爱的妃子耿夫人为后,杨邠又认为不可;耿夫人去世,将用皇后的礼节安葬,杨邠又认为不可。因此刘承祐大怒,左右又谗言诬陷,刘承祐与亲信李业密谋,于公元950年十一月以杨邠与王章等人私第开宴,召宾客等原因诛杀杨邠、王章、史弘肇等人全族。

  在诛杀杨邠、王章、史弘肇等人后,刘承祐派镇宁节度使李弘义去诛杀侍卫步军指挥使王殷,派马军指挥使郭崇去魏州诛杀郭威、王峻等人,不料李弘义向王殷、郭威告急。郭威见事情紧急,即采用谋士魏仁浦之计,伪作诏书,宣称刘承祐令郭威诛杀诸将,致使群情激愤,推举郭威起兵讨伐,以“清君侧”。

  公元951年,郭威带军入京,觐见李太后,让李太后垂帘听政,并假意拥立刘氏宗室武宁节度使刘赟为帝。恰逢此时契丹军南下,郭威带领军队北上抵御,途径澶州的时候,随军将士发动兵变,郭威被将士们强制黄袍加身,到了此时,郭威不得不真正的当皇帝。郭威返回汴梁,逼太后任他为“监国”,夺得国政。郭威正式称帝,国号大周,定都汴京,史称后周。

继续阅读:第七章 世宗治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王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