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世宗治世
猴九2019-11-29 18:163,259

  郭威立国后,努力革除唐末以来的积弊,重用德才兼备的文臣,改变后梁以来诸多由军人把持政权的丑恶形象。他崇尚节俭,仁爱百姓,不但重视减轻人民的赋税负担,还自己带头俭省,下诏禁止各地进奉美食珍宝,并让人把宫中珍玩宝器及豪华用具当众打碎,说:“凡为帝王,安用此!”郭威也经常去曲阜祭拜孔庙、孔子墓,对那些年久失修的庙宇,他下令让各地府衙负责修缮,并要求各地民众禁止在孔林打柴毁林,他还拜访孔子的后世子孙,提拔他们做官,以此行为表达自己对圣人的敬重,对儒家思想的尊崇,在其治国期间贯行以儒教治天下。郭威的一系列文治武略的手段得到民众们的拥护,让因战乱南流的人口再度回到了中原。并且在后续的国家治理方面更是采取了很多手段。

  郭威下令免除了后面所设额外苛敛以及中唐以来地方官员进奉的“羡余物色”,废止了后晋、后汉一些极残忍的刑法;民众与蕃人“一听私便交易”,诸州所差散从亲事官等,也被一齐遣散;对累朝极为严酷的盐、酒、皮革的禁令稍予放宽;废除京城内无名额的僧尼寺院等。对恢复农业生产,郭威也采取了有效措施。授无主田土给数十万回归中原的幽州饥民,放免其差税。以田分给现佃户充为永业,使编户增加3万多。无主荒地听任农民耕垦为永业,提高农民生产的积极性。郭威除了改革利民之外,自己也非常注意节俭,尽量减轻人民的负担。他生活异常俭朴,衣食住行都很节俭,下诏禁止各地进奉美食及地方土特产品,珍宝就更不用说了。在治国体制方面,郭威通过改革达到统一中国的目的。他所进行的改革不仅是多方面的,而且收到了显着的效果。综合起来,主要包括:提倡节约俭朴;整顿吏治纲纪;减轻压迫和剥削;招抚流民,组织生产;治理河患,灌溉良田;准备军事力量,开展统一战争。郭威的政治、经济改革和统一战争,收到了显着的效果。虽然郭威有些能力,但他仍然谦逊地重任有才德的文臣,以行动来改变从后梁以来军人政权的丑恶形象,他对这些有才德的大臣们说:“朕生长于军旅之中,不懂得学问,也不精通治国安邦的大计,文武官员有利国利民良策的就直接上书言事,千万不要只写一些粉饰太平的无用话。”

  虽然郭威的文治武略得到了后周臣民的拥护,但因为郭威称帝前的所做所为,导致周边局势不是特别的稳定。公元951年,郭威未称帝的时候,派遣后汉朝廷宰相冯道迎接徐州节度使刘赟进京,并表示拥立刘赟为帝,当时准备举兵南下讨伐郭威的刘崇听到消息后就放弃了,当年十二月,郭威在澶州军变中被拥立为帝后,将刘赟降为湘阴公。带兵到达太原的刘崇派遣牙将李鋋入京,想将刘赟接到太原,但传回的消息是刘赟已经遇害。刘崇当时非常的气愤,于是在公元951年底在太原称帝,建立北汉。

  刘崇继位不久,便下令任命刘承钧为统帅,带领军队攻打后周治下的晋州(治今山西临汾)、隰州(治今山西隰县),由于当时北汉治内经济落后,无法攻下。于是,刘崇采取了亲辽策略,对辽以侄子的身份称呼,并每年进贡金银布帛等物品,以换取辽的援兵支持。公元952年,刘崇又派兵攻打府州(治今陕西府谷),却遭到府州防御使折德扆的强烈反抗,不仅被折德扆打的丢铠弃甲,还被夺去了治下的岢岚(治今山西岢岚)。此后,刘崇所在的北汉再也不敢进攻后周,主要以防守为主。

  公元954年,郭威病重难以恢复,留下遗诏为自己修建陵墓,并让柴荣继位以后就撒手人寰。晋王柴荣按照郭威的遗诏在灵柩前即皇帝位,史称周世宗。柴荣即皇帝位的时候年仅33岁有余,年富力强的他雄心勃勃,又有太祖郭威的遗命,下定了决心要干出一番大事业。公元954年中旬,刘崇建立的北汉勾结契丹南犯,柴荣召集大臣们商议对策,雄心勃勃的柴荣想要御驾亲征,被宰相冯道极力反对,柴荣因言:“唐初,天下草寇蜂拥而起,最后是太宗御驾亲征平定的。”冯道上奏说:“陛下怎么能够和太宗皇帝相比呢?”柴荣怒骂冯道说:“你真的不知天高地厚啊!”于是,下诏罢免了其相位。世宗对群臣说:“以我兵力之强,破刘崇山压卵耳!”(《新五代史》)柴荣率领大军在高平与北汉军队相遇,时任右军统帅的樊爱能,何徽不战而逃,徒留柴荣一人不畏生死的督战,在此战中由于有正确的督导和英勇骁战的将士,北汉骁将张元徽被杀,刘崇单骑北逃,契丹军退逃。打了大胜仗的柴荣乘胜追击,将刘崇围控在太原城中,却又因为粮草不足,退回汴京。回到京城后的柴荣开始了论功罚赏,对战斗中临阵脱逃的樊爱能、何徽等70多名将士悉数斩杀,右屯卫将军薛训,因“监雍兵仓,纵吏卒陪敛”被除名,流放沙门岛;宋州巡检供奉官、副都知竹奉璘于宁陵县,因“盗经商船不捕获”被斩;对作战有功的李重进、赵匡胤等将士给予重赏。

  在攻伐北汉刘崇的战斗中,柴荣发现后周军队的军纪涣散,官员层次不齐,于是在赏罚之后,开始了对军队的整顿。《资治通鉴》记载“侍卫士兵,老少相半,强弱不分。”“况百户农夫,未能瞻一甲士。且兵在精不在众,宜一一点选。精锐者为上军,怯懦者任从安便,庶期不用,又不虚费。”并在公元955年初下诏“在朝文班,各举堪为令录者一人。虽因族近亲,亦无妨嫌。授官之日,各署举主姓名,若在贪官浊不任,懦弱不理并量事轻重,连坐举主。”“应逃户庄田,并许人请射承佃,供纳租税。”整个整顿军政的过程都由赵匡胤负责,并委派忠武节度使王彦超与彰信节度使韩通带领士兵疏通深州和冀州之间的胡卢河,修建城堡,派遣重兵戍守。

  公元955年下旬,整肃军政完毕的柴荣下达西征后蜀的命令,在秦州地带因为军需供应不及导致战事陷入僵局。后周的各位将领都劝柴荣下令收兵,却不料柴荣下达命令,委派赵匡胤为特使前往前线视察战局,领命的赵匡胤外出探察两月有余,回来后按照事实情况上报柴荣,柴荣按照赵匡胤的视察结果下达了战争命令,提拔王景兼任西南面行营都招讨使,向训兼任西南面行营都监攻打秦州、成德、阶州等地,又乘胜攻克凤州,并命起居郎陶文举攻伐宋州。

  公元956年,柴荣下诏亲征南唐,派遣李谷、李重进、赵匡胤等战将出征。后又因李谷胆小怯懦任命李重进为淮南道行营指挥使,指挥后周军队攻打唐军,一举拿下滁州、扬州、秦州等南唐治下六州,后又大建水上战舰数百艘攻伐南唐水军。公元957年,柴荣下诏第三次亲征南唐的命令,攻破南唐援军紫金山寨、寿州。攻下濠州,大败唐军于涡口(今安徽怀远东北),之后沿着淮河向东推进,泗州守将开门投降。公元958年,南唐皇帝李璟派遣陈觉向后周表示称臣,以每年上供贡物十万,划江为界的四州之地充当贡品,南唐去帝称号,以“江南国主”称呼。公元959年,柴荣又下诏亲征契丹,赵匡胤任忠武军节度使,担任水路都部署。周军到达瓦桥关后莫州守将姚内斌开门投降,当时朝中有人眼热张永德的机遇,勾结术士大肆宣传“点检做天子”的事情。柴荣在北伐的路上审阅各地文书,发现有一个皮袋中装着三尺长的木板,上面写着“点检做天子”,柴荣怀疑张永德有反叛心理(赵匡胤设计)。于是,在柴荣卧病,班师回京后,解除张永德殿前都点检职务,命赵匡胤任检校太傅、殿前督点检。同年末,世宗柴荣病逝,年仅七岁的柴宗训在灵柩前继位,史称后周恭帝。赵匡胤任归德军节度使、检校太傅。

  纵观后周历史,自安史之乱开始的藩镇割据,国家内乱在后周世宗柴荣时代开始有了结束分裂,重新走向大一统的征兆,在历史上对周世宗柴荣的评价普遍很高,司马光在《资治通鉴》中评价周世宗“若周世宗,可谓仁矣!不爱其身而爱民;若周世宗,可谓明矣!不以无益废有益。”“世宗以信令御群臣,以正义责诸国,王环以不降受赏,刘仁赡以坚守蒙褒,严续以尽忠获存,蜀兵以反覆就诛,冯道以失节被弃,张美以私恩见疏。江南未服,则亲犯矢石,期于必克,既服,则爱之如子,推诚尽言,为之远虑。其宏规大度,岂得与庄宗同日语哉!《书》曰:‘无偏无党,王道荡荡。’又曰:‘大邦畏其力,小邦怀其德。’世宗近之矣!”民国时期的蔡东藩在《五代史演义》中评价周世宗柴荣“至若周世宗之英武过人,王朴之智谋绝俗,天独未假以年,不获共谋统一,命耶数耶?是固在可解不可解之间矣。然世宗美政,王朴长材,不容过略,故类叙之以风示后世云。”

继续阅读:第一章 太祖降世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王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