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烛影斧声
猴九2019-11-29 18:163,109

  在《宋史》中记载“开宝九年(公元976年)冬十月癸丑夕,帝崩于万岁殿,年五十。殡于殿西阶,谥曰英武圣文神德皇帝,庙号太祖。太平兴国二年四月乙卯,葬永昌陵。大中祥符元年,加上尊谥曰启运立极英武睿文神德圣功至明大孝皇帝。”只说明了赵匡胤于公元976年十月二十日晚上驾崩于万岁殿,却并没有说明赵匡胤的死因,这也就为后世之人留下了一个千古谜团,为众人所探索。后世之人关于赵匡胤的死因大致持有两种不同意见,分别为“偶然致死说”和“弑兄夺位说”。

  第一种是“偶然致死”。这个主要基于现代的医学史研究,医学史专家研究认为,赵匡胤所在的赵氏家族存在一种时而躁狂,时而抑郁的家族遗传疾病——躁狂忧郁症。当然,赵匡胤所在的赵氏家族是否有这种遗传疾病无法考证,但是对于赵匡胤因疾病家中猝死的说法倒是有些许记载。在《宋史纪事本末》中记载有“开宝九年冬十月,帝有疾。壬午夜,大雪,帝王召晋王光义,嘱以后事。”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出赵匡胤可能已经知道自己不能久活了,于是就提前召赵光义安排后事了。又有《续资治通鉴长编》和《杨亿谈苑》两份史料中透露,赵匡胤生病后,曾命人通过驿站三千里加急火速前往终南山召道士张守真进京,并通过“设醮”、“降神”等手段祛病,但无济于事。从这些许的史料记载中我们不妨大胆猜测,赵匡胤是因疾病无可救治而猝死。当然,不管是清乾隆年间的《宋史纪事本末》、成书于南宋钦宗时期的《续资治通鉴长编》还是后人整理的《杨亿谈苑》等史料都是非正史,关于千古帝王之事的说服力比较低,信服力也不是特别的高。

  第二种是“弑兄夺位”。大多数人对这种说法持赞同的态度,但也分立多种认知。第一种是宋僧人文莹所作的《续湘山野录》记载的关于赵匡胤的死因,记载中认为赵匡胤是在烛影斧声中突然死去的,而宋太宗当晚又留宿于禁中,次日便在灵柩前即位,实在难以逃脱弑兄之嫌。第二种是,宋太祖的死与宋太宗无关,持此说的人主要依据司马光《涑水纪闻》的记载为宋太宗辩解开脱,毕沅《续资治通鉴》中的相关记载也即力主这一说法。

  在文莹《续湘山野录》中记载:赵匡胤早年行走江湖的时候,认识了一位名叫真无真人的老道士,这个老道士的道行比较高深,曾在赵匡胤和其一起喝酒的时候,老道士喝醉酒后说“金猴虎头四,真龙得真位。”的话语,恰巧被赵匡胤听到了,赵匡胤当其酒后醉语没有当一回事。等到公元960年赵匡胤真的黄袍加身的时候,才想起这个老道士所讲的话,于是赵匡胤就下诏书让全国各州郡寻找这位老道士,但是群尽全国之力也未寻得,实在寻不到的赵匡胤也就慢慢的发下了这事。

  开宝九年(公元976年)夏天,赵匡胤收到轩辕道的官员上报,说老道士出没在嵩山和洛水之间,赶紧下达命令御驾亲临轩辕道亲自寻找老道士。赵匡胤终于在洛水河西的一个树荫下见到了正在喝酒的老道士,老道士看到赵匡胤问到:“别来无恙啊”。赵匡胤确定了这就是自己曾经见到的那个老道士,却又害怕老道士不辞而别,就恭请老道士移驾到轩辕道官府后院。两个人坐在轩辕道后院和初次见面的时候一样,划拳喝酒。酒过三巡,赵匡胤对这老道士说:“你我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我也派人多次寻你,这次好不容易见面,我有一个问题想请道长指点。”老道问何事。赵匡胤说“也没有其他的,主要是想问一下我现在的寿命还有多长?”老道听了这个话,掐指一算,说到:“陛下,贫道刚才算了一下,如果今年(开宝九年)十月二十日夜里天气晴朗,您的寿命就还有一纪(木星绕地球一圈的时间为十二年),反之,如果天阴的看不到星星了,你就抓紧交代后事吧”。

  赵匡胤听了老道士的话暗暗记在心中,以待等到当天瞧一瞧。并命侍女将老道引到客房休息,然而奇怪的是老道并没有在客房休息,他每天都是在马棚或者鸡窝睡觉,过了三四天老道就不辞而别了。赵匡胤每天忙着朝政,却也惦记着日子,等到了老道士说的十月二十日晚上,下令让御史台太清阁的官员观望气数,后来赵匡胤自己也出来看着天空。刚开始的时候,赵匡胤看到万里无云,繁星点点,他心里十分高兴,准备回宫。结果就在赵匡胤正准备返程的时候,瞬间阴风大作,暴雪骤起。赵匡胤看到天气的突变,马上下旨让禁卫军开门召开封府尹赵光义进宫,并命御膳房做了一些小菜。赵匡胤将侍女、太监和守卫都驱赶的远远的,只能远远的看到赵匡胤和赵光义两人对席而坐,对影而酌。后来宫人们看见赵匡义一会儿离开坐席,一会儿又回去坐好,非常的急躁难耐。两人一直喝到午夜三鼓(鼓为古时计时单位,因用打鼓计时,故古人将一夜分为五鼓或五更)才罢休,等他们到殿外醒酒的时候,殿外的积雪已经好几尺了。赵匡胤返回寝宫拿着柱斧出来坐在大殿台阶上戳着雪,好一会儿才抬头看着赵光义说“好做,好做”。赵匡胤下诏让赵光义在宫里留宿之后就回去睡觉了,没一会儿就听见赵匡胤的寝宫里传出大如惊雷的鼻息声。第二天近臣们发现赵匡胤已经驾崩,收敛赵匡胤的遗体的时候,发现太祖尸体晶莹剔透,就像刚洗完澡一样。赵光义登上朝堂,宣读太祖遗诏,登基称帝。

  在司马光的《涑水纪闻》中记载:宋太祖驾崩的时候已经是十月二十日晚上四更时分,宋皇后派遣宦官王继恩前往秦王府召赵匡胤的第四子秦王赵德芳入宫,王继恩领旨前去传旨。但王继恩却没有去秦王府,而是出宫以后直接前往了开封府衙门向赵光义传信去了,熟睡中的赵光义被叫醒后,听闻赵匡胤驾崩拥立自己继位的消息后十分吃惊,并对王继恩说“这事我会和其他王兄们商议定夺。”但王继恩却劝他赶快下定决心,以防出现意外被别人捷足先登。赵光义下定决心进宫后走出府衙,此时赵光义的亲信左押衙(医官名)程德玄已经驾着马车在府衙外面等候着了。但是,赵光义没有乘坐马车,而是与王继恩、程德玄一起迎着风雪步行入宫的。回到宫中之后,王继恩前往宋皇后那里奏报,宋皇后看到王继恩来后大喜过望,赶紧问到“德芳来耶?”王继恩答“晋王至矣!”此时赵光义已经和程德玄进入了赵匡胤的寝宫,大吃一惊的宋皇后看到赵光义后,颤颤巍巍的说道“吾母子之命,皆托于官家。”(官家是古时对皇家的称呼)赵光义看到赵匡胤的尸体之后,假惺惺的哭了几声之后,对皇后说“共保富贵,无忧矣。”第二天早朝的时候,赵光义就宣告即位。

  从以上两种史料记载看,赵匡胤驾崩的这一天晚上,没有冲突,没有流血,貌似完全是赵匡胤阳寿已尽,自然死亡。在看文莹记载的,说赵匡胤驾崩的那天晚上出现的“斧声”是赵匡胤自己戳雪所为,虽然那天赵光义在宫中就寝,却并没有直指赵光义“弑兄夺位”。而在司马光撰写的《涑水纪闻》的记载更是说赵光义在赵匡胤驾崩的那一天在开封府衙中,是接到消息才入宫的,直接将赵光义从“弑兄夺位”这一嫌疑中摘脱出来,而是由赵光义的亲信传假旨意,才导致赵光义误打误撞的继承了皇帝位。针对司马光的记载以及赵匡胤驾崩留下的疑团,在《宋史·太宗本纪》和《续资治通鉴长编》等史料中都有或多或少的质疑。

  在《续资治通鉴长编》中记载的和文莹和尚记载的有相同之处,却也有不同之处:相同之处在于,两人都记载了存在一个神秘的道士对赵匡胤的帝王之途有或多或少的指点,也有对赵匡胤寿命测算、赵匡胤和晋王赵光义在皇宫对影而酌的记载;但是不尽相同的是,在《续资治通鉴长编》中记载的是赵匡胤和赵光义两人一直在寝宫里喝酒,并没有离开寝宫醒酒一说。文莹和尚记载的赵匡胤大喊的那句“好做,好做”也在《续资治通鉴长编》变为“好为之,好为之。”整片记载中也没有明确指出赵光义有“弑兄夺位”之疑。但从《续资治通鉴长编》中可以推断出以下几点:①赵匡胤为瞬间暴毙,没有任何征兆;②赵匡胤驾崩前并为立太子和留下传位遗诏。然而,赵光义在既无遗诏又无“兄终弟及”的传位先例的情况继位,是非常不合情理的。

继续阅读:第十三章 金匮之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宋王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