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师父,喝药罢
子暖2020-02-12 11:321,418

  白夜念诀从他体内取出了金莲花,又将手一腾,在小竹桌上做了个法,一碗黑糊糊的汤药就凭空显现了出来。

  “喝了它。”白夜将药碗推到了墨隐身边,随手扇扇鼻子,驱散了苦味儿。

  墨隐掩着口鼻,拧起眉毛,幽怨道:“这又黑又黏的是什么东西……你确定不是毒药么?”

  白夜托着下巴,语调不改,依旧重复着那三个字,“喝了它。”

  墨隐垂眼看着那碗苦气冲天的汤药,悔恨道,“早知如此……就不去调戏那女人了。”

  这时,却有一双小手将那药碗小心翼翼,稳稳当当地端了起来,紧接着便是熟悉的稚气童音响在耳边,“师父,我来照顾你吃药罢。”

  墨隐愣了愣,继而看着她扑哧一声就笑了,他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傻孩子,我方才是逗你玩呢,其实我好得很。”

  他说着,便抬起手来,欲自行端药。

  花隐却托着那药碗,往后退了一步。

  于是墨隐的神色不由一怔,手便如此,顿在了半空。

  花隐这才咧开嘴角,露出残缺不全的乳牙,朝他身前近了近,弯起眉眼,甜甜一笑,“我知道啊,不过我还是想照顾师父。”

  墨隐听罢只是歪头默默地看着她。

  看着她乱糟糟的头发,破旧的粗布衣裙,露出脚趾头的草鞋,还有那一双托着药碗的,脏兮兮的小手。

  然后他终于一点一点地勾起了唇角:

  “傻瓜。”

  “啊?”花隐不解。

  墨隐为她擦了擦小脸儿上的灰,又用手指为她梳理了一番头发,直到自己看着满意了,方才不自觉地笑了笑,却又恍然回神,别过脸,不冷不热,口是心非地回道:

  “可我嫌你太笨啊,小手那么脏,也不去洗一洗,笨手笨脚怎么照顾我啊,傻瓜,真是傻得没救了。”

  墨隐说罢也没顾得上看花隐和白夜惊诧的神色,便夺过了药,埋头猛喝。

  屋子里的苦药味儿更浓了。

  白夜看得直直竖起了大拇指,掩着鼻子感叹道,“小墨,忘了跟你说,这药其实是用七七四十九种虫子,还有蛇皮啊,苦胆啊等等,与仙草混合熬制而成的,你真是太有勇气了。”

  墨隐“噗”地一声,差点吐出来。

  白夜忽然笑得前俯后仰。

  墨隐极力忍下想将他痛扁一顿的冲动,擦了擦嘴,拉着花隐起身,一并朝外走去。

  “走罢,小花隐,你既叫我一声师父,我便传你法术。”顿了顿,他又回头看了白夜一眼,见白夜依旧笑个不止,墨隐终于蹙了蹙眉,对花隐念道,“……幸亏,幸亏你没当他徒弟。”

  花隐轻轻“嗯”了一声,随着墨隐出门,目光一转,望见了方才自己坐过的那块大石头,还有地面上隐隐覆盖的尘土,不禁又紧张了起来。

  墨隐一时好奇便也顺着她的眼神寻去。

  大石头下面扔着一根枯木枝,地面上模模糊糊有被划过的痕迹。

  只不过因为被花隐用鞋子抹过,所以辨认不出了。

  墨隐又想起当他问花隐“画的是什么”之时,花隐胡乱搪塞过去的情景。念此,墨隐暗自一笑,假装惊讶地唤道,“诶?花隐啊,那是你方才画的画儿罢,画的不错啊……”

  花隐一惊,还以为自己的画儿没擦干净,赶紧跑到大石头边上,又用力抹了几脚,还慌慌张张地狡辩道:“我画的不是你,不是你哦!”

  墨隐微微一怔,继而便慢慢地笑了,且笑意越来越浓。

  他走过去,拍了拍花隐的脸蛋,也不拆穿,只安慰般回道:“嗯……好好好,我知道啦,你画的不是我。”

  或许,有像她这样的一个孩子待在身边,也没什么不好的。

  如果可以一直如此下去,简单地活着,不用去思索那些前世,似乎也不错。

  墨隐忽然这么觉得,于是摸了摸腰间的酒葫芦。

  ……很想喝,可是舍不得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