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画中仙
子暖2020-02-12 11:321,597

  北陵十五年。

  帝都,古阳城。

  夜下微风,轻似梦。

  初春的明月被阴云噬掉一半,惟留一抹淡淡的白晕,木窗在风中来回摆动,月下藤蔓的投影稀稀疏疏,凉意来袭。

  弯曲的小径上传来路人悠闲的脚步声,经过木屋前,他渐渐放慢了步子,最后索性停下了,屏气凝神地倾听着:

  一片寂静之中,忽有了轻微的响动,似是木屋桌案上的纸卷正在被人一张一张地翻过——嘶,嘶,嘶。

  他忆起这里的主人在前不久已辞世,屋子一直空着。此刻听到声响,便强忍着心中忐忑,好奇地凑到窗前,探头向里望去。

  黑暗之中,渐渐生出了零星的亮光,一幅画卷自桌案上直直地立起,画中的山水渐渐淡去,最后只剩下零零散散几许墨色,勾画而出的……是一双浓黑的眉眼。

  那画中眸子轻轻一转,望向窗外的男子,挑了挑眉毛,又隐隐地显出一张嘴,那嘴微微一勾,似是对他笑了下。

  须臾,便听得窗外之人发出一声胆战心惊地大叫“鬼啊——”之后逃似的狂奔而去。

  “玩够了?”屋中忽而传出如此一句淡淡的问话。

  那眸子又转了方向,寻着声音望去,原不知何时,屋中竟多了位少年,一袭华丽的白袍,长长的黑发,因他戴着金色面具,故无法识出他的样貌。

  只见那面具下犹如妖魅的双眸透着笑意,漫不经心地扫过画卷,“云,我是来接你的。”

  这话一出,便见一阵青烟从画中飘出,化为一个约莫八、九岁大的男孩,他走近了些许,仰起脸来盯着眼前这少年,“你是……”

  少年执手摘下面具,露出一张俊美而温和的笑脸。

  这张脸,已经在他的眼里……消失了五年。

  男孩的身子先是一怔,随即便惊呼一声,亲热地扑到少年怀里,“墨隐哥!”

  墨隐。

  他是被人用墨一笔一笔画出来的少年,因作画之人下笔精致,故让他拥了有堪称绝世的俊颜。画他之人,也就是授予他灵法之人,而他又与修炼成灵的妖魅不同,他在画卷完成的那一刻便具有了智慧和灵力,非仙,非妖,非人,若真要论,或许他只算是……一幅画吧。

  至于云,是画师当初为了试墨,随意勾画的小男孩,他年年都是八九岁的模样,似乎永远长不大,灵法也是一般般,没什么出众的地方,跟墨隐相比,就如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墨隐习惯叫他“云”,是因为那幅画上有一行题字——天若翩羽,水映浮云。

  没人知道是谁画了他们,云不知道,墨隐也不知道。

  可他模模糊糊地知道,在被人画出之前,他也是有过去的。

  只是那些过去,他忘记了。

  犹记曾有谁说过:

  其实要想杀死一个人很简单,只要杀掉他的记忆,他就不存在了。

  浮生轮回,周而复始,一个人真正死去,并不是在断绝呼吸的那一刻,而是在他走过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忘却回忆的那一瞬间。

  云抬头看着他那双清澈的黑眸,又指了指他手中拿着的金色面具,好奇地问道:“诶,你戴这玩意儿干嘛?”

  墨隐听罢此话,眼中忽而显现一抹狡黠的锐利,嘴角浮起一丝耐人寻味的淡笑,片刻之后,终是应了两字:“捉鬼。”

  似是为了应他所言,霎时阴云骤起,烈风呼啸而来,桌案上的画卷被吹落满地,木屋之中忽变得一片狼藉。

  他凝神望着窗外阴冷的夜色,雪缎白袍在冷风中摆动,黑发被吹得稍稍凌乱几分,须臾过后,他忽而迎风一笑,将面具重新戴好,声音波澜不惊,“走吧。”

  云微微扬起脸来,看着金色面具将墨隐的一张脸全全遮住,不禁暗暗揣测,他离开了整整五年,去各处寻找将自己画出来的那个画师,而他今日突然回来……那么五年之后的此刻,他又该是怎样的心情?

  “墨隐哥,你要带我去哪?”

  墨隐的面具泛着金色光泽,他抬手指向黑暗中的东南方,宽松的白袍长袖倾垂而下,声音中弥漫着些许轻微的笑意:

  “烟花巷。”

  话方说尽,未等云回应,他便自顾自地移步而出,雪白的锦袍在风中摇曳,渐隐于夜色之中,宛如仙魅。

  “烟花巷?”云不解地摇摇头叨念了句,又大喊一声“等等我!”便紧地朝着那抹白影追随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墨间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