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宴无好宴
雪在烧2019-11-17 09:102,301

  邓家山简直把高飞当成了忘年之交。

  天南海北,政经商贸,无所不谈。

  这一趟高飞算是大有收获,一百万的报酬且不说,还成为了腾云集团的顾问,更是对邓家山有救命之恩。

  离开丽景小区,他又被早就等候在一旁的邓仁超跟左培生逮住。

  两个人是软磨硬泡,非要宴请高飞一顿赔罪。

  这样闹到晚上十点,高飞回到丽景小区,已有点微醺。

  走在小区的小径里,头顶上淡淡的月华如水。

  高飞清醒过来。

  作为简家的上门女婿,他谨小慎微的过了足足五年,已经养成了在岳父、岳母面前克制的习惯。

  起码不能醉醺醺的回家。

  “凛凛月寒,护我元神……”

  《日月炼体决》功法在心中流淌而过,月华慢慢涌入身躯化为真元。

  伴随着修炼的过程,高飞体内的酒液被他从毛细血管里排了出去。

  滴滴——

  手机一阵震颤。

  高飞掏出来一看,是简如梦发来的信息。

  “姐夫,我姐还没回家,电话也没人接……她给你打过电话吗?”

  高飞心中一凛,简灵犀没有回家?

  现在已是晚上十点,虽然他这老婆是工作狂人,可向来顾家,晚上八点之前必在家中。

  囡囡对于她这个妈妈,还是很依恋的。

  高飞的心一下揪紧——老婆,你人在哪?

  ……

  江月人家,这是一间建造在江面上的韩式烧烤小店。

  店面虽小,却是黄金地段,装潢豪华,虽然是烧烤店,却没有一点油烟味,主打高端路线。

  简灵犀妆容精致的坐在靠水的四人小桌面前。

  她脸庞红润,酒精的刺激下整个人比平时活泼了不少。

  她穿着标准的a字裙跟白衬衫,最上头的一颗扣子没系,微微露出的雪白一抹,令前面的两个男人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对面的两个男人,一个是老同学陆鹏,一个是中海城市交通集团的马定发。

  陆鹏依旧是一副成功男士的打扮,殷勤的讨好简灵犀。

  陆鹏旁边的马定发,穿着西裤跟白衬衫,皮鞋锃亮。

  他光头在灯光下油光闪烁,年龄约在二十出头左右,脸上有一道隔了很远也能清晰看到的刀疤,横肉累累,尤其是一双眼睛,不时闪烁异样的光彩。

  “马总,我们鹰翔公司的公交车车身、候车亭的广告,可全都靠你了!”简灵犀端起一杯红酒,向马定发落落大方道,微醺的感觉给她平添了几分豪爽。

  不久前,他们刚刚离开热闹的饭店。

  可马定发说不够尽兴,还要喝酒,不得已简灵犀跟着他们又来到了这间烧烤小吧。

  面前的马定发,虽然年纪不大,却已经是中海城市公交集团的老总,据说在市里颇有背景,除了公交集团之外,他还涉及房地产、p2p贷款等金融业务,身价不菲,是简灵犀今天主要公关对象。

  最近两年中海市广告公司呈井喷状态,想要拿下一些好的公共广告位置竞争激烈。

  简灵犀的鹰翔公告公司,瞄准了市里的公交车广告位,可派出公交谈判的几个女职员,去城市交通集团那边都没有谈妥。

  这时陆鹏不知道怎么知道了简灵犀的难处,牵线搭桥,联系上了马定发。

  简灵犀对此很重视,亲自出马接待马定发。

  “别靠我!你要靠就靠陆鹏,我都是看在他面子上,才跟嫂子你见面。”马定发的目光,肆无忌惮的在简灵犀身上打量,脸上笑容暧昧。

  他的目光很猥亵,让简灵犀暗自恼火。

  被这赤裸裸的目光环绕,仿佛能够将她身体看个通透,令她不悦。

  那一声“嫂子”,更让她心里面泛起了别样的滋味。

  “灵犀,你放心,马定发是我铁兄弟,你的事情包在我身上。”陆鹏就挨着简灵犀坐着,故作关切的拍了拍她的手背。

  陆鹏只觉得自己像是触碰到了一团水,柔滑细腻的触感,让他浑身飘飘欲仙,酒精刺激下的大脑,恨不得马上将面前的女神抱入怀中,呼吸都急促了几分。

  简灵犀心中抵触。

  她自然明白陆鹏对自己的想法。

  不过她知道自己这个老同学是个花花公子,向来反感。

  再说了,她跟高飞还没有离婚,下面还有个粉雕玉琢的女儿囡囡,在外面跟异性相处肯定要注意分寸。

  简灵犀直接推开了陆鹏的手。

  陆鹏眼睛里闪过一丝不悦,简灵犀当着马定发的面对他的抗拒,多少令他觉得没有面子。

  多次追求简灵犀不成,他已经失去了耐心。

  “鹏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马定发笑吟吟道。

  简灵犀微微一怔,旋即脸上腾起红晕——马定发这话暗示得太明显了。

  她想要离开。

  今天这宴席明显不对劲,可现在离开岂不是前功尽弃?公交车广告的事还没有板上钉钉。

  嗡——

  香奈儿包里面,有微弱的震动声音传出。

  她心中一动,不久前的那个饭店太吵闹,她晚上一直都没有注意电话。

  打开手机一看,有十几个未接电话。

  现在这个电话是高飞打来的。

  简灵犀眉头微皱,老实说,这一会儿她并不想跟高飞通话。

  如果不是这个老公没有用,她需要这么晚还在外面拼命?

  “喂?”犹豫片刻,简灵犀还是接通了电话。

  “灵犀,你人在哪?现在十点多了,怎么还不回家?”电话那头,高飞暗自松了口气,能找到人就好。

  “我在谈业务,不用你管。”简灵犀硬邦邦道。

  “灵犀,谁的电话?”高飞陡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他心脏一下抽紧,这声音比较尖锐,有种做作的豪爽,他一下子听了出来——是陆鹏!

  他有种不妙的感觉,暗自握紧了拳头——陆鹏可是一直很觊觎他老婆!

  高飞感觉自己头顶要绿油油的。

  “陆鹏怎么跟你在一起?你小心点……”高飞不爽道。

  简灵犀微微一滞,有点心虚,不等高飞说完,直接吃枪药一般打断:“你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龌龊?他是我老同学,我要小心什么?我这次的业务都是他牵线搭桥,你行吗?”

  在简灵犀侧身打电话的时候,陆鹏神情似笑非笑,悄然拿出了一包粉末状物体,抖到了简灵犀面前的饮料里。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上门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重生之上门奶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