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罗笔芯
红眸2019-11-18 21:123,216

  当罗笔芯还在出神的时候,二楼已经炸开了锅。

  张母一听就急了,一把拽住了明川的衣服喊道:“我说小伙子,你是不是弄错了?我儿子怎么可能杀她呢?他这么成功,而且这么年轻,他犯不上啊。”

  张国军也说道:“警察同志,是,我确实是说谎了。冯媛失足跌下楼梯的时候,我那个时候在家。我也说了,我喝了酒,回来就睡觉了。等我醒来,我就发现冯媛跌下了楼梯。我马上就拨打120。我刚才那么说,只是因为我不想落下一个见死不救的骂名。再说了,我真的没有理由杀她。”

  不过,冯浩已经不干了。他冲上去直接给了张国军一拳,然后揪住了他的领子怒吼道:“你这畜生,我就说你有猫腻,不然你干什么那么着急地去火葬场?原来你是想毁尸灭迹!”

  罗笔芯马上去拖开了冯浩,结果他情绪失控,竟然一下把她甩开了,让她差点跌倒。她知道,这么下去一定会出事。于是,她冲上去一把揪住了他的胳膊,然后一个过肩摔将他按到了地上。动作凌厉,一气呵成,冯浩都没反应过来,就已经动弹不得。他拼命地挣扎,结果一个大小伙子竟然无法挣脱她的控制。

  冯浩歇斯底里地喊道:“你们不去抓他,来抓我干什么?我就知道你们跟他是一伙的。”

  罗笔芯怒道:“别动!在法院没有审判之前,张国军只是嫌疑人。就算他真的是凶手,也轮不到你来声张正义。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有没有想过,万一你今天伤了他,你的家人怎么办?”

  冯浩又挣扎了几下,发现无济于事,直接眼圈一红,就哭了起来。

  此时,老丁从外面急急忙忙地上来,看到眼前的这场景不由火大。他指着四周的同事骂道:“都愣着干什么?第一天上班啊?”

  这个时候,大家才一拥而上,先将冯浩给控制住,又将张国军给控制住。此时,场面才安静了一些。

  张母一看儿子被戴上了手铐,情绪十分激动。好在老丁及时上来,帮明川解了围。

  罗笔芯揉了揉肩膀,刚才她那凶狠的样子,着实让四周的人大开眼界。明川对着她竖起了大拇指道:“我说,美女大队长,没看出来你练过啊。”

  罗笔芯此时发现明川已经回到了那个让她厌恶的人格上,对着他说道:“刚才你明明知道场面会失控,为什么不拦住冯浩?万一他伤了张国军,这对他的家庭不是雪上加霜吗?”

  明川简单地回答道:“他没这个胆子。再说了,人家姐姐死了,还不让他出口气?”

  罗笔芯一听,气得怒发冲冠。她指着明川道:“你知道不知道,大多数的刑事案件都是一时激动酿成的恶果。你这样不负责的态度,怎么干的警察?”

  老丁就纳闷了,这两个人也没见过,怎么就都跟打了鸡血一样不对付呢?他赶忙当和事佬,笑道:“罗队长,你先消消气。明川我是了解的,他这样做一定是有目的的。”

  罗笔芯冷笑一声道:“目的?目的就是看着别人出事吧。”

  明川不耐烦地说道:“我说,罗队长,你失恋我能理解。但是,你怀疑我的职业素养,我就得跟你好好说说了。我这也是为了帮你们破案。不然,我一个法医的现场工作已经完成了,我早就能带着冯媛的尸体回去开始我下一阶段的工作。我不走,不是为了帮你们吗?再说了,你怎么断定我就知道场面会失控呢?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罗笔芯一想也是,人家是法医,侦破确实是他们的工作。一时间,她竟无言以对。老丁赶忙笑道:“明川,罗队长是新来的,对你的做事方式不了解。你有想法,可以提前跟她沟通啊,也好让她做好准备。不然,就刚才那场面,她一个女孩子家,确实不好控制。”

  明川长叹一声道:“算了,我好男不跟女斗。惹不起,我还躲不起啊?我本想看看冯浩逼问张国军,能不能再弄点干货出来。结果好么,一个过肩摔直接把人按地上了。这案子虽然不是提前有预谋,但是张国军杀了冯媛后两个小时才拨打120,显然是想好了怎么对付你们。我估计,你们接下来的审讯会一无所获。”

  罗笔芯愣了一下,她完全不苟同明川的做法。虽然冯浩有可能彻底地激怒张国军,导致张国军情绪激能露出更多破绽,但是风险太大了,也不符合公安的办案规定。不过,眼下确实比较麻烦,张国军肯定不会主动承认杀害冯媛的细节。毕竟,这是故意杀人的重罪,想从口供突破将会变得十分困难。

  明川接着说道:“现在,虽然从逻辑上证明张国军有杀害冯媛的嫌疑,但是证据呢?我们一没有办法证明张国军把冯媛推下楼梯,二没有办法证明他电击了冯媛。所有的问题,他都可以用‘睡着了’这三个字打发我们。我说美女大队长,你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吗?”

  罗笔芯被他问得有点心虚。她在刑侦上干了几年,知道越是有预谋的凶手,越是难以从口供上拿到线索。因为凶手知道,一旦他承认了,将面临无期甚至是死刑的惩罚。有些凶手即便在证据链完善的情况下,依旧不会吐露半个字,只能无口供定罪。那种侦探小说上一顿推理就认罪的凶手,也只会出现在故事里。现实中,办案口供是最不稳定的证据,因为嫌疑人可以随时翻供。要想定张国军的罪,恐怕需要更加直接的证据。

  老丁瞪了明川一眼道:“你这个人怎么回事?罗队长是好心。你这个人怎么香臭都不分了?直接说,下一步该怎么办,别给我卖关子。好歹人家罗队长第一天来,你倒是表现表现啊。难怪一辈子打光棍,我看你就是活该!”

  明川却不以为然地道:“老丁,你是不是我兄弟?你不能把兄弟往火坑里推啊。你是没看见那个过肩摔。啧啧啧,哪个男的敢要她?难怪失恋了。”

  罗笔芯这就不能忍了,瞪着明川道:“你再说一句试试看?”

  老丁赶忙拦住了她道:“你消消气,消消气。这小子一直就这德行,嘴巴臭得很,确实很欠揍。我一会替你骂他。”然后,老丁又对着明川道:“你是不是不怕死?罗队长他父亲是我们警队的搏击冠军。你皮痒痒了是不是?一会儿她要是揍你,我可拦不住。”

  明川不屑地说道:“切。力气大就能当刑警啊?干这行得带脑子。”说完,他就朝着楼下走去,边走边说道:“电击造成的皮肤金属化,一般来说,铜导体呈绿色或黄褐色。冯媛脖子上的皮肤金属化呈绿色,应该是铜导体,也就是铜电线。张国军一定会处理凶器,希望小区的垃圾车没来,不然你们哭去吧。”

  老丁下去组织人翻垃圾箱,希望能找到凶器。只要找到凶器,按照物质交换定律,一定能在上面发现张国军的信息。若是那样,这个案子还有转机。

  罗笔芯看到明川消失的背影,心情无比沉重。这倒不是因为和明川接触发生的这些不愉快的小事,也不是因为失恋的阴霾。这一切都源于另外一个案子——干尸案。

  干尸案之所以叫干尸案,就是因为被害人都被掏空了内脏制作成了干尸。这是一起连环杀人案。到目前为止,已经发现了数名被害人,而嫌疑人却迟迟没有线索。就在上个月,沉寂了许久的凶手再次开始作案。死者是名叫刘斌。万幸的是,一年前,经过他们缜密的侦查和走访,发现了一名目击者。

  根据目击者提供的嫌疑人画像,他们在人像比对系统上进行了长时间的比对。结果,比对结果竟然是鹏海市建安分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队长明川。这无异于一声惊雷。上级对这个案子万分重视,专门派了有关人员,以心理评估为借口,想从侧面证实明川作案的可能。结果,局里明川的同事都不约而同地给他提供了不在场的时间证据。

  作为分管刑侦副局长的陈怀远指出,目击者是一年前提供的嫌疑人画像。而建安分局明川相关的同事对于一年前某一天的事情都记得那么清楚,这本身就有问题。因此,他们有串供的嫌疑。那么,这个案子就变得更加复杂。从明川到他的朋友,似乎都有了嫌疑。

  作为刑警,本能地就要怀疑一切。可现在只有怀疑,没有任何证据。一时间,所有人都无计可施。而她则主动请缨,想卧底刑警大队找出明川作案的证据。这个计划虽然看上去很冒险,但是这也确实是黔驴技穷后的唯一选择。陈怀远批准了她的计划,于是她今天就出现在了这里。

  经过与明川的短暂接触,罗笔芯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只是眼下这个明川厉害的程度超出了她的预料,她知道自己恐怕要打一场硬仗了。

  这个时候,她手机响了一声。低头看了一眼,是陈怀远打来的。她拿起电话说了两句,赶忙朝着外面走去。

继续阅读:第四章 河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灵法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