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溺水案
红眸2019-11-18 21:123,517

  清晨八点刚过,刑警队会议室已经坐满了人。男同志都聚在一起抽烟,把会议室内弄得乌烟瘴气。不过,大部分人都发现老丁今天坐在了副位上。前段时间老队长被调走,一直由他主持工作。大家都以为老丁会荣升大队长。

  结果,昨天他们就收到了消息,市局空降一个大队长给他们。大家都为老丁抱不平。同时,也听说新来的大队长是个美女,而且很厉害。此时,一帮大老爷们还挺期待。毕竟,有个美女队长每天看看也养眼不是。

  片刻的工夫,就看到钟懿带着罗笔芯走进了会议室。两个人都英姿飒爽,看着着实让他们眼前一亮。钟懿是老丁的妻子,在建安分局担任副局长,分管刑侦和技侦。见到领导来了,大家都马上坐好,抽烟的也把烟给掐灭了。

  钟懿环视了四周众人一眼,然后严肃地说道:“老队长已经被调到了支队担任教导员。这段时间,一直由老丁主持工作。市局考虑你们大队的实际情况,现经过研究,决定任命罗笔芯同志接管老队长的工作,暂代建安分局刑侦大队队长。”

  罗笔芯敬礼,当即大家都热烈鼓掌。

  钟懿咳嗽了一声后道:“好了,你们继续工作。”说完,就走了。

  老丁赶忙起来,把椅子给她拉开道:“罗队请坐。我给你简单介绍一下我们队里的情况。”

  罗笔芯之前在支队就担任大队长,对业务十分熟悉。而老丁也是业务骨干,对队里的情况十分了解。半个小时的时间,她对队里的情况有了一个大概了解。随后,她开始安排工作。罗笔芯在工作上向来是雷厉风行,做事决断。几分钟的时间,把队里的任务分配了一下。刑侦是实战岗位,来不得半点虚招。没有几把刀,未免让下面的人看不起。不过,经过刚才一番安排,都知道罗笔芯绝对不是花瓶,自然也就不敢轻视她。

  散会后,大部分人都离开了。因为辖区大了,每个人身上都压着案子。除了命案之外,诸如盗窃、侵占、诈骗等每天都有发生。片刻后,会议室就剩下了老丁他们几个负责命案的。罗笔芯问道:“张国军的案子进展如何?”

  老丁说道:“明川,你先说说。”

  明川打开了笔记本道:“经过解剖,冯媛头部虽然有撞击伤,但是并未伤到颅骨,颅内未发现出血点。所以,并不是致命伤。体表检查后,发现她身上有多处摔跌伤,有明显生活反应。结合现场勘验,确定被害人确实摔下过楼梯。这些和张国军的初步笔录吻合。但是,经过尸检发现,冯媛身上有多处打击伤,全身有多处电斑,颈部有明显的皮肤金属化。经过进一步的解剖,心血管系统特别是主动脉瓣膜有点状出血点,胰腺包膜下有出血点,消化道和肾脏也有不同程度出血。基本可以判断,致命伤是高压触电死亡。经过对胃内消化物分析,结合其他尸体特征,死亡时间和我之前推断的基本准确。另外,经过解剖后发现,被害人确实怀孕了。”

  老丁接着说道:“昨天找到了凶器后,我们送到了鉴定中心做了分析。电线上有张国军的指纹以及DNA信息。可以确定,实施电击心的行为和他有关。只是他目前并不配合我们,依旧执迷不悟,不肯交代行凶过程。”

  罗笔芯犹豫了一下,说道:“虽然口供只是辅证据,但细节还是有问题。我觉得张国军对他母亲言听计从,应该是个突破口。”

  对此,老丁没有异议。不过,罗笔芯却发现明川冷笑了一下,不由皱眉说道:“明川,你有什么话要说,就摆在桌面上,别整天阴阳怪气的。我顶看不惯你这德行。”

  “我说美女大队长,你跟我说说你怎么想的?一个控制欲那么强的老太太,又无比溺爱自己的儿子,你觉得她有多大几率会去说服自己的儿子认罪?我要是猜得没错,她现在满世界地找律师打算给自己儿子脱罪呢。别逗了,行吗?”

  老丁觉得明川怎么和这个新来的罗笔芯不太对付,觉得这不像是明川的处事风格才对。他生怕两个人一会儿再掐起来,赶忙想打圆场。结果,明川起身将一张医院的报告单递给了她道:“这是我昨天下午去妇幼医院找的,检查的日期是前天。我要是猜得没错,冯媛昨天把这报告单给了张国军。一心想和她离婚的张国军愤怒无比,两个人发生口角甚至动手。张国军随后失手将冯媛推下了楼梯。这个阶段,我想应该是意外。

  之后,冯媛受伤。但是,她见张国军如此狠毒,于是开始破口大骂。张国军情绪失控,对冯媛进行了二次伤害,直至冯媛昏迷。这是第二个阶段。冯媛昏迷后,张国军为了彻底地摆脱冯媛,并没有对她进行救治,而是临时起意,用电击的方式杀害了她。缺乏常识的他以为电击会没有痕迹,结果和他想的完全不一样。所以,他才决定迅速处理尸体,企图瞒天过海,逃脱罪责。在处理尸体的这个阶段,你觉得如果张母不知情,他能处理得那么迅速吗?”

  明川话音一落,罗笔芯和老丁都隐隐地明白了这里面的关键。罗笔芯问道:“这只是你的推测吧。”

  明川不屑地说道:“干刑警么,要大胆推测,小心求证。昨天下午,我拿到报告单之后,查证了张国军名下的房产。然后,让片区的民警走访调查。已经确定有一名叫张丽的女子和他同居时间很久,该女子已经怀孕。从笔录上能看出来,张国军已经承诺近期和她结婚。我想,这就是冯媛和他之间最大的矛盾。”

  老丁若有所思地问道:“婚内出轨倒是个杀人的理由。可是,我觉得他买卖做得不错,应该是个理智的人,怎么会突然情绪失控?”

  明川说道:“正常情况下,确实不该。但是,张的母亲强势,控制欲又强。侧面我打听了一下,张的母亲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我想,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母亲,才让他长期活在母亲的阴影下。而母亲又是独自将他拉扯大,你们知道,女强人总是没那么容易的。我想,冯媛应该是触动了他情绪的扳机点,才让他失去了理智。而这扳机点,我总结了一下,比如野种、贞操之类的。我想,他明知冯媛在有孩子的情况下,还出手伤了人。我觉得他在一定程度上未必认同冯媛的孩子是他的。以此为突破口,我想应该能刺激到他的底线。说不定会有收获。”

  罗笔芯此时确实佩服明川的推论。虽然心里有气,但她仍然说道:“一会儿我们去对他进行审讯。看看明川说的是不是正确的。江小白记录。”

  江小白马上点头。老丁没有异议,直接说道:“罗队,还有昨天的河飘呢。”

  罗笔芯问道:“小黄,你那边的尸检结果呢?”

  黄晓蓉打开笔记本,说道:“经过尸检后,被害人体表呈现出菱形网格化的伤痕,带有明显生活反应,应该是生前伤。不过,体表还有其余擦伤、碰撞伤但是没有生活反应,应该是尸体在水下摩擦碰撞所致,并不是致命伤。另外,死者肺泡高度扩张以致破裂,多数肺泡腔内充满水肿液体,支气管腔内出血,基本符合溺亡体征。不过,她肺部的这个重量已经远远超过一个成年女性肺叶的重量。”

  罗笔芯知道,溺水死亡的肺部都会水性肺气肿,所以肺部会明显有重量改变。不过,淡水改变较小,海水改变较大。她问道:“不是在江里溺死的?”

  黄晓蓉点了点头道:“罗队长看来是行家。被害人角膜中度浑浊,手掌肿胀皱缩,尸斑指压不减退,尸僵手指强硬,结合胃内消化物判断死亡时间在15个小时左右。因为超过10个小时,心腔内血液分析无法辨别是海水溺亡还是淡水溺亡。所以,我取了器官切片做了硅藻试验。根据检定中心的分析,被害人身上竟然有两种不同属地的硅藻。经过比对,包括心脏、肝脏等都检验出现这个问题。因为海水硅藻以中心目为多,淡水硅藻以羽纹目居多。我们在他内脏里,同时检出了这两种硅藻。这点本身就十分奇怪。按理说,硅藻有它固定的生活特性,尸体身上出现两种属地的硅藻,根本无法判断他的落水地点。可案发地点在滨江,应该不存在海水硅藻才对。”

  老丁听到这里,不由地笑了,他说道:“是不是你把样品给弄混了?”

  黄晓蓉道:“我起初也是这么想的,可是从理论上又不可能。即便我弄混了,也不该出现海水硅藻才对。”

  罗笔芯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确定吗?”

  黄晓蓉点头道:“确定。我拿到报告后,以为自己可能把样品污染了。毕竟,硅藻试验取样有严格的要求,先腹腔后胸腔,每次取组织我都换了器械。我以为自己哪一步没有做好。结果,我把报告给了师傅。师傅看了一眼说,报告不可能有假,那被害人的落水点就该不是滨江才对。”

  罗笔芯马上明白了她的意思,于是问道:“被害人身份确认了吗?”

  黄晓蓉摇摇头道:“她身上没有任何证明身份的东西,而且发现的时候已经巨人观。比对失踪人口,比较费时间。”

  老丁问道:“明川,你有办法没有?”

  明川从笔记本拿出来一张画像道:“复原后的人脸,你们拿去用。请问美女大队长,我们能走了吗?”

  罗笔芯懒得搭理他,不过看复原画像倒是画得不错,心里纳闷这明川还学过美术?

  老丁问道:“你去哪里啊?”

  明川道:“今天不是罗大队长第一天正式上班么?按老规矩,是不是得表示一下?”

  老丁点点头,明川说道:“那不就结了?我去买菜。你得给我一个拍美女大队长马屁的机会。”

继续阅读:第六章 迎新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灵法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