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帮我找一个人
鹿小策2019-11-26 11:031,518

  荣音和好友约在京都报社附近的一家咖啡馆。

  她穿着一身略旧的桃色旗袍,简单梳了两个麻花辫,额前的空气刘海让她看上去像个不谙世事的女学生,这样的打扮并不新潮,与周遭西化的环境格格不入,可她宁静清幽的气质与举手投足的优雅又十分吸引人,肤色白净,臻首蛾眉,眉如新月,一双大眼睛水灵灵的。

  “阿音!”

  一声清亮的呼唤让荣音抬起头,看着来人,她露出久违的舒心笑容,“你终于来了。”

  冯婉瑜大喇喇地在她对面坐下,风风火火的,端起咖啡就仰头喝了个干净,牛饮似的,喝美了才把相机和包包放下,跟荣音解释道:“不好意思,来晚了。刚要出门就临时接到一个任务,去采访宋氏千金,这不马上要和陆家大少订婚了嘛。”

  荣音眉睫微微颤了两颤,低喃一句:“宋氏千金……”

  “是啊,就宋家那位大小姐,宋梓琳,出了名的交际花。长得漂亮,架子也大得很,我一去就吃了个闭门羹。要不是我搬出我老爹的名号,估计还进不去呢。”

  冯婉瑜不满地撇了撇嘴,又突然想起什么,“哎对了,那陆家大少陆子易不是一直挺喜欢你的吗,怎么你一回国他就要娶别人了?”

  荣音一瞪眼睛,“别瞎说。”

  “好好好,不说不说。反正那陆子易算是瞎了心了,娶那么一位回家,保不齐哪天头顶上就长绿草了。”

  冯婉瑜十分不厚道地揶揄陆子易,实际是为荣音打抱不平。

  荣音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表情,只是淡淡道:“别管别人的事了,我特意来找你,是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

  见她神情严肃,冯婉瑜也跟着正色起来,“什么事,你说。”

  荣音从包里拿出一张照片,递给冯婉瑜,道:“照片上的,是以前伺候我阿娘的一个奶妈,姓刘,叫阿芬。我阿娘死后她也失踪了,这些年我一直在打听她的下落,最近才听人说在北平见过她,我估摸着刘妈应该还是在某位府上做活。北平你人脉广,帮我打听打听。”

  “还用这么麻烦,我直接在报上给你登一则寻人启事不就好了。”

  “不成。”

  荣音果断拒绝,凝眉道:“不能让我家里人知道我在找刘妈,否则她会有麻烦,我也会有麻烦。”

  冯婉瑜了然,将照片仔细收好,“我明白了。这事交给我吧。”

  荣音这才露出笑容,“谢谢。”

  “咱们之间,不用客套。”

  冯婉瑜摆摆手,两个人是过命的交情,又从小一起长大,不是姐妹胜似姐妹。

  冯家也是穷苦出身,早年间冯父靠走街串巷卖药糖养家糊口,荣音小时候和阿娘在天津住过一段时间,她是早产儿,从小体弱多病没少喝药,阿娘疼她,每次哄她喝药便去买药糖给她吃,后来混熟了荣音就拿糖葫芦去换药糖,一来二去地就和冯婉瑜成了好朋友。

  后来因为冯父生意做的好,得罪了同行,差点被人打死,是孟晓娥出手平了这件事,不但救下冯父,还借了他一笔钱。

  就是这笔钱,成了冯家做生意的本金,现在冯氏在食品业是数一数二的商户,冯婉瑜也摇身一变成了千金大小姐。

  即便今时不同往日,但冯家是知恩图报之人,这么些年也没和荣音断了联系,时常想要接济她,不过都被荣音给拒绝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看来你还是放不下干娘的事。”

  荣音眼底闪过晦色,唇角冷冷一挑,“换做是你,你放得下吗?”

  冯婉瑜摇摇头,脸上也是一片哀伤,“干娘走了十年了,我也是想她啊!我爹和我娘天天都在感慨,感慨红颜薄命,感慨苍天无眼。当年他们就想把你从荣家接过来,可荣家偏不放人,你也不肯走。那一大家子的豺狼虎豹,你留在那里能落个什么好?”

  “我当然不能走,我走了,他们岂不都痛快了?”

  荣音眉梢俱冷,“我得让他们天天看着我这张脸,时时记着他们做下的孽,也提醒着我自己,是谁害了我阿娘,害我失去了最亲的亲人!”

  会拿回来的!

  她失去的一切,她通通都会拿回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绣女娇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绣女娇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