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莫名其妙的醋意
鹿小策2019-11-26 11:211,622

  让手下处理了那两个男人,段寒霆将荣音请上车,“住哪儿,我送你。”

  荣音没有推却,原本她来这一趟,就是为了见他。

  只是没想到,戏还没开演,就提前见到了人。

  车厢里充斥着烟草的味道,荣音对气味十分敏感,不禁皱了皱鼻子,段寒霆瞧见了,命副官打开车窗,散了散车里的味道。

  荣音正襟危坐,和段寒霆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道:“少帅似乎对我出现在这里,并不感到意外。”

  “意外,也不意外。”

  段寒霆军装笔挺地坐着,微微侧头看着她,“今晨收到子易的电报,说你被土匪绑走了,拜托我去救你,我把京津一带的土匪窝翻了个遍,也没寻得你的行踪,不曾想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会在这儿遇到你。四小姐,咱俩这缘分,实在匪浅。”

  荣音双手不由蜷了蜷,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她“失踪”至今,家中一点动向都没有,反而是将她“抛弃”的陆子易,在满世界的找寻她。

  那的确是个好人,只可惜,终究不适合她,有份却无缘啊。

  像是看透了她眼底一闪而过的落寞,段寒霆眸底也跟着黯了几分,点燃一支烟,闷声抽了几口,他道:“是子易没这个福分,你不必伤心。”

  荣音愕然抬头,没想到他知道她和陆子易之间的那点“纠葛”,更没想到他会这么说。

  她淡若一笑,“人人都道是我配不上陆少,你却说是他没福气。”

  “你们的确不般配,但不在于家世,而在于性格。”

  段寒霆喷出一口烟雾,说出的话有些晦涩,却字字清晰,“他敦厚正直,却过于绵软,罩不住你,你嫁过去,免不了要受更多的苦。”

  这一点,直直地戳中了荣音的心事。

  她也是这么想的,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如今自然也没有太多失望,荣家是龙潭,陆家便是虎穴,摊上陆夫人那样一个强势的婆婆,她怎会有好果子吃?陆家和荣家还有剪不断理还乱的亲戚关系,陆夫人和大太太是亲姐妹,有这层关系在,她若嫁过去,一辈子也翻不出那两个老女人的手掌心。

  这样想着,她竟有些头皮发麻,暗悔自己的一念之差,重重吐一口气,“我知道。”

  “不,你不知道。”

  段寒霆声音夹杂着几分冷意,犀利的目光射向荣音,“你若早想清楚这一点,就不会给陆子易任何希望。”

  他突如其来的指责,令荣音眼眸一睁,心脏深处猛地蹿上来一股火。

  她冷冷一笑,“朱熹说‘存天理,灭人欲’,可人生下来就有欲望,都想成为人上人,过锦衣玉食的生活。我只想要一个平安顺遂的未来,有什么错?”

  看着炸毛的小野猫,段寒霆刚刚黯淡下去的眼眸又亮了几分,青烟缭绕中,他问:“那你,喜欢陆子易吗?爱他吗?”

  一句话,将荣音的气焰灭了下去,她低下头,闷闷道:“他是个好人。”

  “呵,那就是不爱。”

  段寒霆冷嗤一声,“好人管什么用?是能就饭吃,还是能保护你?我告诉你,在这吃人不吐骨头的世道,好人屁用都没有!”

  他似是突然又来了火,说话铿锵有力,震得人耳朵疼,一车子的兵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喘。

  荣音怔怔地看着男人,不知道他这火气从何而来。

  难道,就因为她夸了陆子易一句?

  车子不知不觉开到了军营,段寒霆冷冷撂下一句“送她回去”,便迈步下了车。

  荣音还处在怔忡之中,半响没反应过来哪里得罪了他。

  阿力调转车头,驶离了军营。

  看着男人在众士兵簇拥下渐渐远去的身影,荣音倾吐口气,不自觉有些委屈,“你们家少帅,性格一直这么喜怒无常吗?”

  阿力稳稳开着车,闻言不由失笑,“四小姐难道没瞧出来,我们少帅是在吃醋?”

  “吃醋?”

  荣音拧眉,吃哪门子的醋?

  这个问题没仔细想,她却突然想到更重要的一件事情……

  坏了!

  忘记跟他说正事了!

  她这次来,是要在他面前捅破荣淑的真面目,要他们解除婚约的,可刚才罗里吧嗦聊的都是她和陆子易的那点破事,把正事忘得一干二净。

  猪脑子啊……荣音十分懊恼,她一向理智清醒,这一次竟然不知不觉被这个男人牵着鼻子走了。

  看来,只能再找机会,按原计划进行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绣女娇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绣女娇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