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欺负
鹿小策2019-11-26 09:502,082

  大小姐荣淑的房间是最漂亮整洁的,铺满了蕾丝和鲜花,所有的装饰品全是欧洲进口的,惹的三小姐荣玉羡慕不已,直嚷嚷着也想要这样的房间。

  “四小姐,这是你的房间。”

  佣人将荣音带到最角落的一处厢房,只是草草打扫了一番,灰尘都没擦净。

  荣音面不改色,只淡淡道了声谢,便放下行李,借了方抹布,打了盆水,开始大扫除。

  晚间全家人在一起吃饭,并没有荣音的座位。

  荣音站在一旁像下人一样伺候,听着众人对荣淑极尽溢美之词。

  “要不说咱们大小姐优秀呢,刚刚回国,京津各大医院都抛来了橄榄枝,这工作都不愁找了,现在西医可稀缺得很,薪水很高的。”

  二太太歆羡不已,大太太眼底闪过得意和骄傲,同时又不免有些忧虑。

  她没想让女儿这么快工作,觉得她刚回来,还是应该多参加一些舞会宴会,结交一些名媛,混个脸熟,也好赶紧在天津打开名声。

  荣邦国意见则相反,“女儿家抛头露面做什么,淑儿是有婚约的人,当务之急是赶紧把工作安定下来,下一步就好订亲了。”

  大太太一听也是,荣家和段家的婚约定的时间挺长的了,要不是当年段家二郎突然决定要出国留学,他们也不会狠心将大女儿荣淑送到英国去。

  毕竟出国念书要花很多钱,又是学医,一去至少三年,但不送出去,单是留洋这一块就跟人家匹配不上了,段家一向讲究,对儿媳妇的要求可高得很。

  按照大太太本来的意思,是想让女儿跟着她父亲经商的,她膝下无子,老二荣韦是个庶出,她可不想让家里的财产将来都归给二房。

  只是当年定亲的时候,段家大太太明里暗里都说希望将来的儿媳妇能够懂点医术,毕竟段家二郎常年带兵打仗,难免磕磕碰碰,有个头疼脑热什么的,身边还能有个贴心人照料,她这才狠下心让女儿去学了医,好在荣淑是个争气的,在学校里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出国留学还考取了医学博士,真是给她争脸。

  段家最近也频频示好,送来不少礼物,想来对这个未来儿媳非常满意,想要赶紧把婚事给定下来。

  荣家比段家更急,生怕拖得时间久了夜长梦多,容易生变故。

  “就这么定了,先把工作安顿下来,段家前几日来要了你的生辰八字,没什么意外的话,相信不久便会来提亲,咱们也得准备一下了。”

  荣淑双颊泛红,像是即将出阁的小媳妇似的,说“全凭父亲母亲做主”,心里也是对这门亲事满意得很。

  段家二郎,虽然她从没见过他,却也时常听身边的姐妹谈起,那可是个文武双全的风流人物,京城名媛哪个不想嫁,这等好事偏偏落在了她的头上。

  荣家是商户,原本是匹配不上段家的,只因早年间父亲因机缘巧合救过段大帅,段大帅感念恩情,这才有了定亲一说。

  这么些年,顶着“段家少帅夫人”的名头,走到哪儿谁不得高看她一眼,她很快就要嫁入高门了。

  荣淑沾沾自喜,又往嘴里送了一口粥,胃里却猛地涌上一阵酸意,她忍不住呕了出来。

  吓得众人都纷纷看过来。

  荣音眸光微闪,却淡定地从旁边取了一只垃圾桶递到荣淑面前,又给她倒了一杯水。

  “淑儿,这是怎么了?是不是饭菜不对胃口啊?”大太太面露担忧,一脸舐犊情深的模样。

  荣淑脸色涨得通红,想要说话,可又怕一张口又要吐出来。

  荣音轻拍她的背,对众人解释道:“大小姐是吃惯了西餐,乍一吃中餐胃口调整不过来,适应两天就好了,我去给您倒杯牛奶。”

  这番解释倒是说得过去,众人也没多想,又关怀了荣淑几句。

  只有荣玉小声跟三姨太嘟囔道:“瞧大姐的反应,我还以为她怀孕了呢……”

  三姨太在底下掐了荣玉一下,“闭嘴,吃你的饭。”

  荣淑抚了抚胸口,拼命按捺下恶心的反应,羞赧地冲父亲笑道:“还真是养成西洋胃,吃不惯家里的饭了。爹地,您可别笑话我。”

  脸上笑着,心里却慌的一批,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应该啊,她都有按时吃药的。

  难道是避孕药出了问题?

  荣淑下意识地看向荣音,却见她一脸恬静地站在她的身后,很坦荡很乖顺的模样,怎么也不像是个工于心计之人。

  见荣淑一直盯着她,荣音俯身上前,“大小姐,有什么吩咐吗?”

  荣淑将心头的疑虑按下,“没事,一会儿上楼给我放洗澡水。”

  她颐指气使,完全像对待一个丫鬟那样对待荣音。

  荣音温顺得像只羊羔,“是。”

  晚饭,荣音是在小厨房和佣人们一起吃的,虽然是些残羹剩饭,她却吃的大快朵颐,毕竟在外漂泊了三年,最想念家乡菜的味道了。

  荣音吃得饱饱的,洗漱过后拖着疲累的身子回了房间,散下头发关上灯,正准备脱衣服,就听到外头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嘶嘶嘶……

  她不由心生警惕,悄悄打开了手边的抽屉,绷紧了身子,嘶嘶的声音越来越近,借着窗外泻进来的月光,她看清楚了地上的爬物,是蛇!

  蛇吐着信子,蠢蠢欲动,眼看着就要朝她扑过来,荣音猛地抓起一把雄黄粉,朝它洒了过去。

  它动作亦是敏捷,闻到气味立刻逃之夭夭。

  到手的猎物,荣音岂能让它逃脱?

  她比蛇的动作还快,俯下身去精准地捏住了蛇的七寸,毫不惧怕地拎了起来,猛地打开门,朝趴在门口听动静的两个人丢了过去。

  “啊!”一声尖叫划破午夜,将整个荣公馆都震了两震。

  一时间鸡飞狗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绣女娇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绣女娇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