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柳月月道歉
泡椒冰淇淋2020-02-13 19:063,042

  “应该就是这个房间。”柳琪敲了敲门,不时回头偷看罗天。

  当看到罗天有意地远离她起码两米,柳琪差点儿想哭出来,怎么这年头是个男人都要躲着自己。

  “我要死了……”张凡一脸痛苦地打开门。

  “凡弟,你饿了吧,我在下面订了个朱雀小厅。”柳琪急切地说道。

  张凡摸了摸肚子:“是有些饿了,你们先下去让服务员准备上菜,我洗澡了就下去。”

  柳琪用恳求的眼神看着柳月月:“月月,你先跟罗天下去吧,我和凡弟一会儿就下去。”

  柳月月看了一眼罗天,摇头:“不要,我不要跟他一起下去。”

  罗天也不想自讨没趣:“那什么,我就先下去吧。

  看到罗天一个人走,柳琪有些急了:“月月,你先陪他一起下去,我有些事要跟凡弟说。”

  “哼!”柳月月说什么也不跟罗天单独待一块儿。

  “凡弟,有件事我要告诉你!”柳琪抓住了张凡的肩膀。

  张凡面露恐惧:“琪姐,你别乱来啊,我们是姐弟!”

  柳琪当场就是一巴掌扇过去。“你酒还没醒呢!我要跟你说的是,其实,这都是我和月月故意造的谣。”

  “啥?”张凡惊讶得合不拢嘴。

  “四年前,我怕家里给我安排婚事,就和月月一起造我自己的谣……”柳琪谈及自己的黑历史语气逐渐低沉。

  “你……你……琪姐,你真不是女变态呀?”张凡依旧不太相信,生怕柳琪转头就趁他不注意做什么变态的事情。

  “你以为呢!”柳琪想着这几年看到好些青年才俊都躲着自己,也不由开始着急了,她担心自己真的嫁不出去。

  “那你干嘛现在说出来?其实你暂时还不算老龄剩女。”张凡抱着手饶有兴趣地道。

  “这不是担心以后都嫁不出去了嘛……”柳琪竟然有些扭捏起来。

  张凡一脸震惊:“等等!你……该不会真看上我兄弟了吧?”

  张凡有点儿怀疑人生了,感情特意撮合罗天和月月表妹失败,结果表姐看上了罗天?

  柳琪定的包厢在生门酒店一楼,罗天进了电梯下了一楼。

  刚刚走出电梯,没走几步就有个漂亮的服务员提着一个精美的礼品袋走上前来。

  “罗董,这是您之前忘记带走的红酒,是刘董事长让我们给您的。我是专为青龙区服务的聂晓红。”服务员小声说道。

  “哦,谢谢啊。”罗天没想到刘挺还知道自己在酒店薅羊毛的事情,他也没有客气,直接伸手接过了礼品袋。

  “柳琪小姐定的是朱雀九厅,酒店的青龙厅现在都还空着,是否需要我们将包厢换成青龙厅。”聂晓红没有急着带罗天去朱雀小厅。

  “不用那么麻烦了,哪里都是吃饭,带我去柳琪定的包厢吧。”

  酒店人来人往,李倩混迹在人流中,用手机拍下了刚刚聂晓红把红酒交给罗天的视频。“难怪敢在生门酒店偷东西,原来是有内应的。”

  罗天独自进了朱雀小厅,很快聂晓红就再度进来,拿出茶具为他泡茶。

  “这是刘董吩咐给您特别准备的母树大红袍。”聂晓红不时地些微手抖显示出她的紧张。

  这可不是一般的大红袍,而是传闻中所有大红袍的母树,整个华夏也仅有三棵。即便是这三棵,也因为保护而多年未采过茶,直到今年才少量采摘了一次。

  最近的一次拍卖会是在半个月前,总共只有三十克母树大红袍,最终以三十万的价格拍卖下来。

  也就是说,这茶叶,十克就需要十万块!

  “怎么喝以前喝过的大红袍不太一样?”罗天自言自语,大红袍以前米兰也买过,基本都是市面上能够买到最好最贵的品种,可是跟这杯大红茶相比简直就是拿不上台面的样子货。

  泡茶的服务员心情异常激动,当然不一样了,母树大红袍可是比黄金都要贵近十倍。

  “还有多少茶叶,我带点儿回去。”罗天随口说道。

  “啊?有……还有一点儿,是刘董。”聂晓红这下可不敢随便下决定,这都是刘董事长都舍不得喝的珍品级茶叶。

  “哦,那就算了,君子不夺人所好。”

  聂晓红悬起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罗董要是铁了心要带点走,真不知道回头怎么跟刘董交代,毕竟这点儿母树大红袍是刘董的珍藏,连自己都舍不得泡了喝。

  “你先出去吧,没必要守在这里。”罗天不习惯被人伺候,把聂晓红请了出去。

  “是。”服务员收了茶具,又小心翼翼地将一个精致的茶盒收好,这才慢慢退出去。

  过了一会儿,罗天已经喝完了茶,柳琪和柳月月才来到朱雀小厅。

  “你喝什么茶了?”柳琪刚开门就闻到一股浓郁的茶香,仿佛整个房间都已经被茶香浸透。

  “母树大红袍。”罗天直接把服务员说的名字告诉柳琪。

  柳琪深吸一口气,捂住了胸口。

  心好疼!

  今天中午可是她付账啊!

  “你说什么!”柳月月脸色马上就变了,母树大红袍一克得上万块,罗天居然这么不客气。

  “别紧张,酒店送的,不算钱。”罗天从之前服务员的表情猜测到母树大红袍价值不菲,在看到柳琪那难以掩饰的心疼后才知道可能其价值比自己想象的更高。

  “没关系的,我给得起……”柳琪捂着胸口着说。

  罗天微微一笑。

  都心疼成这样就别硬撑了。

  柳琪刚刚落座,又不确定地问:“那杯茶,真是送的?”

  罗天哭笑不得:“是送的。”

  “哦,那就好,那就好。”柳琪毕竟没有钱风那样的家世,要是罗天真喝了一万块一杯的茶,她得心疼好些天了。就连今天这个朱雀厅的包厢她也是一边心疼一边订下的,原本就是想要让张凡帮忙把罗天再请出来,朱雀厅最低消费得五千块呢。

  “张凡,我这有瓶红酒,你还喝吗?”罗天把装着红酒的礼品袋提了起来。

  张凡看了一眼罗天,把头扭到一边去揉眉头,左手不住地摆手。

  看样子昨晚把他喝怕了,最近两天他应该不会想要喝酒。

  罗天笑着摇摇头,又把礼品袋放了下去。

  “月月。”柳琪小声呼唤着柳月月。

  柳月月不情不愿地抬起头,她知道柳琪想干嘛,今天把罗天留下的名义可是她要道歉呢。

  “罗天,对不起,昨天我不应该直接说你。”柳月月用非常没有诚意的语气道了个非常表面的歉。

  柳琪偷偷瞪了柳月月一眼,你这是在道歉吗?

  什么叫不该直接说?

  罗天没有在意:“没事,小姑娘说话很正常。”

  柳月月拍桌子站了起来:“小姑娘?我哪里小了?”

  罗天连忙做出扇嘴的动作:“对不起,是我说错话了,你是该嫁人的大姑娘了。”

  张凡和柳琪随即都笑了起来,看来在场的人都明白柳月月的弱点是什么,柳月月最怕的就是被柳家人嫁出去。

  柳月月红着脸坐了回去,瞪了罗天一会儿才终于受不了表哥和亲姐姐的笑话,委屈的低下了头。

  就你这个混蛋人渣,休想娶我姐姐!

  老天爷呀,快派个夜叉来把这个混蛋男人带走吧!

  “罗天,还有两年就要毕业了,你想要做些什么呀?”柳琪也不方便从其他方面入手,只好问罗天未来的生涯计划。

  “在渭沱湖上盖个商城,然后再看看有什么办法成仙吧。”罗天开玩笑似的说道。

  柳琪皱了皱眉,她和妹妹昨晚参加钱风的晚宴本来是想要拿下一个地标性建筑的工程招标,她也是今天早上才知道那工程已经确定,是要在广阳城渭沱湖上建一座水上超级商城。

  这应该是很秘密的事情,连凡弟都不知道,罗天是怎么知道的?

  柳月月讥讽道:“做梦,还成仙呢,成鬼仙还差不多。”

  “月月!”柳琪拉了拉不听话的妹妹。

  酒店的房门忽然打开,一个服务员进来走到了柳琪身边:“柳小姐,外面有位叫李倩的女孩说想要见你。”

  罗天眉头一紧,这个女人还真是麻烦呀,真以为勒索我就能骗走我的钱吗?

  跟那些警察分别的时候跟对方的王局长交换过电话,说是如果发现逃犯有同谋伺机报复,可以随时打这个电话找他帮忙。

  要不要打电话报警解决这个李倩呢?自己这也算是被勒索了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有女神想害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总有女神想害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