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辞职
彭小旭2020-09-28 16:324,662

  郁清越缓缓睁开眼睛,世界剩下了窄窄的一条。“唔……”她又痛苦地闭上眼睛。

  “别睁开,先用冰袋敷一下,肿的很厉害。”郁清让的声音传来,郁清越感觉自己眼睛上被放了一个软软的冰袋,温度刚好,不会冰的她难受。

  “谢谢哥。”郁清越说。

  “笨蛋!”郁清让不客气的揉了揉她的头发,“行了,我上班已经迟了,你自己呆着吧,中午我会让人给你送饭过来。”

  郁清让走出去,门咔哒一声被关上了。

  郁清越静静的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已经过了八年她没想到自己还能如此清晰的梦到那些细节。

  那天过后没有多久,那些将她逼入深渊的事情就一件接着一件的发生了,她曾经几乎死了,没想到却被郁嘉平救了下来。

  现在想起来,那个时候雪林的脸上分明就是对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的宠溺和娇惯,哪里会把她的话当真呢。

  “呵呵。”她发出一声空洞苍白的笑。

  那时候她早就发现了雪林的金发,猜到他并不是像自己所说的,从小被拐卖,除了名字什么都不记得,最后又辗转被买进寨子的人。就算不论那根金发,他丰厚的学识也不是一个被买来买去,颠沛流离的人能够拥有的。

  她猜想他可能是那个女人生意上的竞争对手或者是仇人派来的奸细,但她不在乎,她只在乎他,而且巴不得那个女人早早的下地狱。

  曾经一度她以为他死了,但到了中都市,系统的学习了生物化学知识后,她才依稀想到,那时候她见到的那具尸体可能并不是雪林。所以这些年她一直在各种罪犯系统里寻找他的踪迹,并且进了调查局,努力工作,不断提升职级,就是为了能够最大可能的找到他,然后帮他脱罪,哪怕是窝藏包庇,利用特权也在所不惜。

  直到那天,他顶着一头她只见过一根的璀璨金发,一脸春风得意的样子出现在她面前,她才知道,原来他不是什么仇敌的奸细,而是国际刑警的卧底。

  都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来的期盼、等待和努力到底有什么用。

  罢了,既然这样,她也没必要强求什么,知道他确实的活着也就够了,继续纠缠不放就太难看了。

  那个人大概也不过是怀着当初抛弃她的愧疚心理,来看看她究竟过得怎么样吧,偏偏她自作多情,以为对方对自己有什么不一样的感情。

  够了,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他们都还活着,在这个世界上的某个地方各自安好的活着,足够了。

  放弃与坚持的情绪在她心中拉锯,一下一下割的她疼痛不已,她从来不想别人以为的那样无敌,她脆弱的很,脆弱到不敢想象一个没有对方的未来。

  温热的眼泪经过冰袋变得冰凉,她躺在床上,哭着,却无声无息。

  费雪从床上一下子坐起来,捂着胸口大口的呼吸,梦里本来还很清晰的阿芙蓉的脸慢慢模糊下去,只依稀记得阿芙蓉脸上红肿的指印和无边无际的黑暗河水。

  他光着脚走出卧室,克拉拉坐在吧台前,听到动静转过身看着他笑着说道:“醒了吗,昨晚睡的很不好吧,我刚刚可是听见你大喊着‘芙蓉’从梦里醒来呢。”

  “你为什么还没走?”费雪没有理会她的揶揄,拿过杯子接了一杯水大口大口的灌下去。

  “我把票退了,都跟你说我要来这边工作了,怎么可能回去。我做了早饭,你最爱的培根煎蛋,要吃吗?”

  费雪看着她勾勾嘴角,“不好意思,我现在喜欢吃包子豆浆油条拉面豆花煎饼……你会做吗?”然后不管克拉拉僵硬的表情,迅速的洗漱换衣,出门上班了。

  时间还早,但他已经迫不及待要去调查局,他昨晚打了好几个电话,早上起来也打了一个,但一直都没有人接,他实在很担心,还是早点去单位等着比较好。

  结果郁清越一直都没来。

  没一会儿兰璇接了个电话,是郁嘉平的秘书打过来的,给郁清越请假。

  于是费雪一早上都显得有点烦躁不安,吓得高羽则特别老实。

  费雪转着手中的手机,忍不住又给郁清越打了一个电话,依然无人接听,他一直听着电话里的嘟声,直到时间用尽自动挂断。

  他早上已经去过郁清越位于青苑的别墅了,里面没有人,门口的保安也说郁清越昨晚没有回家。他想到公寓楼下那辆开走的车,没记错的话应该是郁清让的车,所以郁清越现在要不就是和郁清让在一起,要不就是因为大雪感冒生病住进了医院,手机处于静音状态。

  “高羽则,你查一下中都市所有医院昨晚和今早的医疗记录,看有没有清越的名字,尤其是私立医院。”费雪道。郁清让财大气粗,估计是不会去公立医院的。

  “明白了。”高羽则看着费雪的脸色,立马像战斗一样进入状态,“姓名,郁清越,身份证号是……我看看,嗯……没有,没有任何医疗记录。以防万一,我再看看郁清越哥哥的名字,郁清让,嗯……也没有。”

  那就是没有去医院了,和郁清让在一起的话,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北山别墅,但是郁清越突然不上班肯定不想俞晏女士担心,所以不会去。另外一个就是郁清让在市区的私人住所了。

  “高羽则,郁清让名下有几套房产?”费雪问道。

  “之前好像查过啊,你真的想知道吗?蛮多的……”高羽则露出一个又眼热又尴尬的微笑。

  “算了,你告诉我他住在哪一套就行了。”费雪说道。

  “这个很难确定,因为每套房子都有按时交水电费,网络费等,不过我觉得他应该会住在郁氏的顶楼,上班方便,而且你看那么高一幢大厦都是他的,他居高临下住在上面,多有成就感。”高羽则说道。

  虽然费雪觉得郁清让肯定不是因为那样的理由而选择住在郁氏大厦的顶楼,但他不得不承认,那的确是最有可能的地方。

  他让高羽则帮忙查了郁清让的私人号码,打过去接电话的却是秘书,说郁清让现在有事不方便接电话。

  费雪只好投入工作,暂时把这件事情抛到脑后。两个多小时后,他又打电话过去,接电话的还是秘书,连说辞都没有变。这下他确定,郁清越肯定是在郁清让那里,而且郁清让并不想让他见到郁清越。

  费雪只好压下心中莫名的烦躁不安,耐着性子打电话预约和郁清让会面,结果却被以郁先生近期安排已满的理由给拒绝了。

  他暴躁的想掀桌子!

  他看着郁清越的桌子,上面还整整齐齐的放着一厚摞郁清越已经写完案情分析的卷宗。不像其他人,没有任何私人物品,高羽则的桌上是他和两只狗子的照片,兰璇桌子的角落有一小盆绿植,就连来没几天的范田青桌上都摆了萌系摆件。

  郁清越的桌上什么都没有,没有全家人的合照,没有宠物照片,也没有任何装饰品,没有人坐在那里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那张桌子的主人是谁。

  费雪想,郁清越一定是生气他隐瞒她结婚的这件事儿,估计明天就会回来了,他应该再耐心的等等。

  结果下午的时候,兰璇接了个电话,然后面带犹豫的说道:“组长,刚刚局长秘书来电话,说他来帮郁清越送辞职信,放在大门值勤人员那里,让我有时间过去取一下。”

  办公室陷入一阵静默,良久费雪沉声道:“麻烦你去外面找个小干事帮忙拿一下。”

  兰璇于是去外面找了个普通科员帮忙拿来了郁清越的辞职信,然后把它放在了费雪的桌子上。

  费雪肃着脸看着雪白的信封上“辞职信”三个大字,不停的敲着桌面。

  高羽则哭丧着脸跟对面的兰璇做着口形:“兰哥,这个氛围我害怕。”

  兰璇也回了个无声的“嘘”。

  突然费雪道:“太不像话了,辞职信居然用打印的!还让别人顺路带过来?真是好大的排场!”

  高羽则默默腹诽,谁让人家是局长千金呢,可不就好大的排场?

  范田青刚进门就听见了郁清越要辞职的好消息,心里雀跃不已,坐在座位上偷偷的给自己的父亲发消息,让人事部尽快通过郁清越的辞职申请。

  费雪早退驱车来到郁氏大厦,在前台等了好久也没能见到郁清让,本想拿出警徽直接进去,但转念一想,不知为什么就没有这么做。

  天很快就黑了,费雪只好回家。此时此刻他已经全然没有什么烦躁郁闷,充斥在心里的只有无奈和隐约的不安。

  郁清让站在顶楼的落地窗前,看着费雪的白色越野离开,然后又转身看着窝在沙发上看书的郁清越,很久了,郁清越手里的书没有翻动一页。他叹了口气:“你的手机一天都在我这里,要我拿给你吗?”

  “啊。”郁清越回神,才发现手机不在,“没关系,除了打电话我也没有别的什么用。”

  “我今天帮你打好了辞职信,托爸爸的秘书给你送去暴打组了。”郁清让说道,看着郁清越的表情,观察她的反应,

  郁清越愣了一下,然后低下头看着手里的书,“这样也好,昨天已经说好的不是吗,正好休息一段时间,我也打算接受中都大学心理系的邀请,明年八月底就去任教了。”

  “是吗?”郁清让轻轻说道。他的内心很挣扎,出于私心,他很希望郁清越就此断开和暴打组,尤其是和费雪的联系。但是他心里也明明白白,郁清越……其实还没有放下,前前后后十年的执念,怎么可能一朝一夕就放下。

  她人就坐在那里,看上去和往常无异,但郁清让能感觉到,郁清越又将自己封闭了起来,她看似正常的躯壳里,是一颗像气球一样好不容易充满勇气却又被轻轻一针扎得千疮百孔的心,她看似平静的表情也无法掩饰她眼中的灰暗。

  她嘴上说着要放下过去,要坚强,但实际上面对问题,她的第一选择仍旧是软弱的逃避。

  郁清让本来想告诉郁清越费雪给她打了一天电话的事情,但是觉得不能这么便宜他,他倒要看看,这个男人能有多执着。

  他依然拿着郁清越的手机,保持开机静音的状态,还不忘给手机充电,免得费雪电话打不进来。

  “我跟妈说了你要辞职的事儿。”郁清让给郁清越削着苹果说道。

  “你为什么要告诉她,她会担心的。”郁清越逗着狗狗selling说道。

  “爸已经知道了,你觉得他能瞒过俞晏女士吗?”郁清让无奈。

  郁清越想想也对,那个严肃精明的局长大人,一有事情瞒着俞晏女士,就连她的眼睛都不敢直视。

  “爸爸这辈子就是被妈给吃的死死的。”郁清越笑着说道。

  郁清越就这样在郁氏大厦的顶楼住了好几天,这里是郁清让长居之处,装修和奢华不沾边,但是非常有格调,舒适又自然,跃层结构,外面还有一个大露台,养满了花花草草。她每天养养花,看看书,兴致来了还会亲自下厨做一顿只有郁清让凭着感情才能下咽的饭,日子过得轻松又闲适,这样的时光是她从有记忆以来就从来没有过的了。

  “清越啊,我给你买了好几本食谱。”郁清让说道,“我觉得你看了食谱再做饭的话会更完美。”

  郁清越:“今天这餐我肯定会做的很好吃的。”

  郁清让于是便坐在吧台前,一边看着郁清越做饭,一边用电脑处理公文。郁清越一旦和书沾上边,就会变得非常认真,做菜的步骤丝毫不乱,调料和食材的比例丝毫不差,一会儿就做出了一餐色香味俱全的晚饭。

  郁清让尝了一口,连连点头,虽说没有惊艳到和星级大厨相媲美,但绝对是好吃的。

  郁清越坐在他对面,一边吃一边翻看旁边的书。

  郁清让犹豫着,手中的汤匙无意识的搅拌着碗里的汤,终于他抿了抿薄薄的嘴唇,从口袋里掏出郁清越的手机,“四五天了,费雪给你打了将近两百通电话,每天至少四十通。昨天和今天是双休日,打的更多。你……要不要给他回个电话?”

  郁清越看着桌上的手机,上面的未接来电除了几通暴打组其他成员的,其他的全部是费雪打来的,她翻了一页书,“不用了,说好放开手的,就决断一点吧。”

  郁清让轻轻握住郁清越放在书上的手,拉过来放在她自己的手机上,“清越,我比谁都希望你能真正的放下,决断过去,但是你骗不了我。这本书,你看了四五天了,每天都在看,却连一半都没有看完,如果我问你,你肯定也没有记住自己看了些什么吧。”

  “哥……”

  “清越,你这是逃避,不是告别。告别应该要做好心理准备,正式的,好好的告别,然后就不要再囿于过去了。”郁清让说道,“为什么不给自己一个机会呢,也许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糟糕不是吗?赌一赌吧,赌一赌费雪对你的感情,赌上你十年来的执念,赌上你剩下的几十年人生。”

  郁清越抽出自己的手,把手机推回郁清让那边,“你再让我想想吧。”

  夜幕降临,郁清让端着一杯红酒站在落地窗前,看着外面露台上因为和selling玩耍而冻得脸颊通红的郁清越,良久,他拿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费先生,我想你一定很想和我谈谈吧,就今天吧,青苑清越的别墅前。”

  “清越,我有点事情要出去一下,你在家里好好呆着吧。”郁清让对郁清越说道。

  “这么晚,都快九点了?”郁清越走过来,不解的说道。

  “嗯,很重要,必须得去。”郁清让笑着摸摸郁清越的头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暴打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正常暴打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